第三百三十四章:夺旗
作者:女大我变   唐斩的大麻烦最新章节     
    张猛冲到水寨之下,便再无动静,只抬头盯着那白菊黑旗。

    鬼塚又之介,不知这是什么战术。

    更不知,这汉子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到底有何意义。

    因为,他孤身一人,到了那水寨之下,也无力爬上墙台。

    更别提,去夺那旗子了。

    不过,一时间这墙台之上的人,也奈何不了那张猛。

    因为,墙台正下方,是巨弩的死角。

    而,海上的巨弩舢板,也都被暗爪刺客压制。

    鬼塚右之介也只能盯着那张猛,不知如何处置。

    正在此时,那本已经进水,正一点点沉没的战船上,突然起了响动。

    哗啦一声,汉斯主舰上的帆全数打开。

    为了区别战船,防守方战船挂的黑帆。

    而,进攻方战船,挂的白帆。

    此时,海风既不是向海港吹的,也不是朝水寨吹的。

    而是,横着刮过的。

    所以,在攻防之时,双方都没有开帆。

    可这将沉的汉斯主舰,却突然打开了全部风帆。

    这时辰,太阳斜挂东方,水寨刚好是背对阳光。

    而,那战船展开的风帆,却是正对太阳的。

    白色风帆,在阳光之下格外的刺眼。

    以至于,转眼看来的鬼塚右之介,被晃得眼前一阵发花。

    不止是他,墙台上的水勇,无一不被开帆之声吸引。

    转头之下,都被那白帆反光晃得有些睁不开眼。

    “啪!”

    正在此时,一声铳响,从那正在沉没的主船之上传来。

    这一声突兀,鬼塚右之介被吓了一跳。

    谁带了火器?

    不是说,不能伤人性命吗?

    情急之下,鬼塚右之介再定睛看去。

    此时,他双眼已经适应了那晃眼的白帆。

    他只见,那战船桅杆之上,老汉斯手举细铳,半身掩在白帆之后。

    那火铳前端,还幽幽的冒着白烟。

    明显,是这老者开了铳。

    他,这是在瞄着哪里打?

    “旗!旗子!”

    鬼塚右之介还没想明白这汉斯是开铳打了哪里,便听见有水勇喊到。

    旗子?

    鬼塚右之介心中一紧,似乎明白了那老汉斯开铳的用意。

    转眼再看,那原本插在墙台最高处的白菊黑旗,正飘飘落下。

    那早已守在水寨之下的张猛,伸出手来稳稳的接住了旗子。

    “汉斯老爹,好铳法!”

    张猛接住旗子,将其举起,大声的对战船喊到。

    果然,和鬼塚右之介想的一样。

    那老汉斯,开铳打的正是那旗杆。

    一铳击断,这老者的铳法果然是了得!

    看着那水寨下摇晃着旗子的张猛,墙台上的鬼塚右之介一屁股坐了下去。

    原本以为,自己的防御配合上水泽丸次郎的战船,能够将这水寨守得密不透风。

    可回想起来,自己和那水泽丸次郎的阻击,似乎一直都没有奏效过。

    水泽丸次郎拦截的战船,被两艘副舰牵制。

    对方的主舰,舍身推进,只求一个火铳的射程。

    水寨本身的防御,只有那巨弩起了一些作用。

    但,却也并没有控制局势。

    鬼塚右之介布下的防守,基本没有起到多少作用。

    对方,简直就是职业水军的水准。

    不,对方的战法,比很多水军更大胆,也更直接。

    这打得太有章法了,鬼塚右之介甚至认为,自己这是完败!

    职业水军?

    老汉斯,又哪仅是职业水军的水准。

    要知道,洛德岛水军在当年,可是整个蒙哥帝国最强的水军。

    其实力,远超如今五大国任何一方的海上战力。

    能在洛德岛水军之中,掌柜战舰,哪又能是泛泛之辈。

    虽是多年未行水战,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对付此般水勇。

    老汉斯,还是游刃有余的。

    进攻之前,这曾经的水军战船管事,已经将潮水、海流、日头升降搞了个清楚。

    他也从远观,分析了水寨的防御。

    并且,针对性的制定了战术。

    那,便是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战法。

    硬攻水寨,代价太大,成功的几率也太小。

    也只有这奇招,才是最省时间的。

    至于,开战前沉默了一炷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唐斩的大麻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