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孤峰寒月
作者:吟游大诗人   巨门卷最新章节     
    ();

    孤峰似剑刺星辰,寒池如镜照月轮。

    世人皆言神仙所,不知埋骨万万人。

    .

    寒夜,

    薄云。

    零落几点星子伴着一弯新月。

    一片云雾缭绕的巍峨大山,居中一座孤零零的高峰,四周绝壁笔直陡峭,彷如天神用利刃劈开一般。山顶寒风阵阵,其间夹杂着丝丝凛冽的阴气,让本就难以承受的寒意,更加沁人心神!

    孤峰虽孤,但是顶上却有一处平台,平台中心一潭碧水倒映着星子明月,月光潋滟彷如弯腰可捞。

    碧水中央一缕缕白雾缭绕凌乱,每每要飘散空中,池中仿佛有股无形吸力又将白雾吸落水面。

    如此白雾四下飘散,搅得周围寒气更盛,整个山顶彷如冰窟一般。

    湖边一个八角凉亭,亭子上刻了三个字:近月亭。

    亭中端坐三个长者,亭外站了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

    几人眉头紧锁脸色如冰,就在这清冷月色中沉默不语,似乎是遇到了难心事。

    自从二十年前,渊家一族在四王大乱中被灭,这作为巫王所居的触日峰就变成了三王轮流居住,如此一晃也已经二十载。

    又经历近二十载的肃清,渊家大部分族人都被绞杀,剩下零星的势力也大多远遁他乡再也翻不起浪花,经此一役,原本四王之首的渊家在巫疆几乎销声匿迹,再无任何消息。

    当三王共同敌人消失,为了抢夺渊家地盘,三家又开始了明争暗斗,虽然明面上和和气气还没有撕破脸,但互相之间背地里没有少捅刀子。

    而今日,三位巫疆的最高掌控者渟王、岳王、峙王,竟然全部齐聚在巫疆最高峰触日峰上。

    亭外所立之人是三王最看好的孩子,三人或神采飞扬,或眉目动人,皆是一言不发盯着亭中长辈。

    亭中本来有四方石凳,自从渊王陨落之后,被人悄悄撤去了一个,现在仅剩下三个,如三足鼎立各占一方。

    近湖的是一位婆婆,一身朱衣大袍,上面用金丝绣了几朵头颅大小的花团,花间用银丝勾了几根细草。虽然脸上已经爬上皱纹,但是相貌大方,看起来极是舒服,想来年轻时也是一位美人。此人正是三王中的渟王。

    靠山的是岳王,粗眉圆脸,宽额大耳,看似憨厚,此刻双眼微闭正在养神。一身黑袍中央绣了一朵巨大莲花,莲花红叶黄蕊,莲上端坐一个白胖婴孩,婴孩虽然笑靥如花,但是眼珠空洞仿佛无物,看起来极其不舒服。

    另一人白袍白鞋白束带,一身素白如雪,庞眉皓发,器宇不凡,但是眼神冰冷,表情肃穆,不夹一丝感情,仿佛一个死人。

    三人面前石桌上一个金灿灿的大龟,大龟约有面盆大,不似寻常乌龟看似人畜无害,反倒生了一对凶目,眉心一根尖尖独角,脸上倒刺密布,金龟大嘴张开满嘴獠牙,显得狰狞可怖。

    龟背上托了一颗血红色的晶珠,珠中血气缠绕,时而变成一个人形,时而又散成一团血气,不停撞击晶壁。

    “金龟龇牙,血珠化形。看来又有渊家余孽回来了!”渟王看着面前金龟血珠,喃喃道。

    “渊家余孽又不是第一次潜回,不必小题大做吧!”闻声,闭目养神的岳王身子轻轻一抖,睁开了眼睛,“来一个杀一个,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次不同!你没发现往常示警所化人形模糊不堪,而今日竟然如此清晰!”渟王摇了摇头,“此宝中灌满了渊王的鲜血,所以可以感应渊家血脉,这次恐怕.....”

    “渟王的意思,这次回来的是渊家的嫡脉?”岳王闻声身子顿时坐直了。“可是,渊家的嫡系一支不是全部都灭了吗!”

    “岳王,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故意欺骗自己?”渟王嘲笑道,“不是有个孩子当年逃了出去。”

    “啊!你是说那个天煞孤星?”岳王表情一愣。

    渟王不答,轻轻的点了点头。

    得了确切的答案,岳王身子顿时矮了几分,三人再次沉默不语,亭中顿时陷入安静。

    而亭外女子听到这个名字,身子却出现一阵微不可查的颤抖。

    良久之后,岳王有些沉不住气:“能预测他在哪里?”

    “东北方,越近人影越清晰,看这程度,应该上岸了!”渟王盯着人影回答。

    “一个孤星能成什么气候!”岳王自我安慰。

    “要在往常并不用担心,可是如今择魂祭祀即将开始。他选在这个时间回来,肯定是为了巫王传承而来!”渟王扭头看了看天池上缭绕的白雾,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哼!他一个孤星,如何能闯过万水千山来到此地?即便参加,他又如何能胜得了我们的孩子!”岳王再道。

    “不行!不能让他参加!”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衣老者突然开口,斩钉截铁的说道。

    “恩,本王也是这样想。即便有一丝的变数,也不能让他得到!”渟王附和道。

    “那就派人掘地三尺,把他找出来灭了!”岳王重重的点了点头。“上次出手是我的血童子,这次轮到你们俩了吧。”

    “呵~老规矩,让金龟选。”渟王说着一指金龟,一道白光打入血珠,珠中人影顿时散开。

    不过片刻功夫,血气再次聚成一个小人,朝晶珠壁上撞去,看方向却依旧是岳王方向。

    “又是我!哼!”岳王嘴里嘟囔着,眉毛顿时立了起来。

    “这次他既然敢回来,想必也有准备,我也派人跟着吧。”渟王想了一下道。

    “如此甚好!”岳王点头,说着起身,“事不宜迟,那就这样,我先走一步!”

    “本王也走,这山上清清冷冷的,老骨头受不了了,反倒是你,极其喜欢这里,真是想不通。”渟王看着白袍人摇了摇头,也起身随着岳王而去。

    白袍人点了点头,也不言语。

    待两人带着年轻人离开,他才望着金龟上的人影,眼光犀利,“木乱,你过来。”

    一直站在亭外的年轻人闻声顿时恭敬的走了进来。

    “这次恐怕不简单,你也跟去看看。”

    “是!”叫木乱的男子应道,然后转身离去。

    顿时整片山顶,仅剩下一人。

    月光,雾气,白衣...

    寒意更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巨门卷》,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