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孤星零丁
作者:吟游大诗人   巨门卷最新章节     
    随着冰甲显出,整个房间的温度陡然一降,连木桌藤椅上都浮现了一层白霜。

    冰甲晶莹剔透散发着阵阵乳白雾气弥漫四方,虽然没有山尽领主施展时那般刺骨恐怖,但看气息倒也勉强有半数之威。

    刚才猜测施展冰甲需要冰系功法才能发挥全部威力,又突然想到冰火九天身法也能算半部冰系功法,这才略作尝试,不想竟然真让他猜对了。

    良辰举手抬足不停活动身子,时而摸摸袖子,时而弹弹膝甲,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一路走来,他深知战甲的重要性,八棱玄光盾立功无数却早已损毁,燃星盔也在数次大战中毁坏严重,无法继续使用。

    在几次拍卖会上他一直在寻找,却都没有找到心仪战甲。

    不想这一下就得了两件,而且看品阶绝对都是上上之宝!

    毕竟一件得至八阶妖王,一件得至元婴后期大修士。

    良辰这边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而另一边房间却又是另外一番情景。

    居中坐着渊临天,脸色明显有些僵硬。

    身前众人也都是表情黯淡沉默不语,唯有草婆婆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场上回荡。

    “少主虽然已是黑袍,但是其他三人也早已进阶黑袍,而且皆可掌控艾林丈,比少主要高上一个境界。”

    “我们有圣守啊!不是刚才听说他连八阶妖王都能斩杀!”旁边一个独臂汉子说道。

    “对啊!有圣守在,少主定能安然无忧!”旁边立刻有人附和。

    “圣守虽然强大,但是少主想要通过择魂祭祀,有很多的地方都要独自完成。再说我们有圣守,他们几人也都有,而且我听说几人都已是太攀杖的大祭司!”草婆婆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啊!”人群惊呼连连。

    大祭司已经是这片森林最顶界的存在,是与三王并驾齐驱的人。

    即便圣守实力强悍,但是面对几位大祭司,恐怕也占不了任何的便宜。

    “当然,这还不是关键。现在最重要的难题是如何把少主和圣守神不知鬼不觉的送上触日峰!”草婆婆面带郑重,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惊魂峡的隐桩不是藏了一座传送阵?从那可以到黑山寨。”缺耳男子想了一下道。

    “黑山寨在哪里?”渊临天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地方,开口问道。

    “黑山寨已经是隐桩能到达的离触日峰最近地方,此寨属于岳王势力范围边缘,再往前就是核心地区,根本无法落足。距离触日峰还有万里之遥!”草婆婆回答。

    “万里!这...”渊临天听到这个答案,才缓和的脸色再次变得凝重,心中更加没了主意。

    此次归来参加择魂祭祀,争夺巫王传承,一切都是按叔父的计划行事,他只需一步步照做即可。

    但是叔父的陨落令人措手不及,一时间所有重担都压在他的身上。

    两人虽然也曾讨论过此行大概计划,但是具体如何实施却没有详谈。

    再加上叔父走时太过突然,临终并没有交代清楚,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思量许久,却拿不出一个主意,看到众人都盯着自己,渊临天只得转移话题:

    “此事慢慢再议,不知三家派出参加祭祀的是哪几个?”

    “岳家是血鹰,执掌岳家婴蛊阵,峙家派的是木乱,据闻最擅长乱魂术。而渟家的是......白铃,最善花草情蛊。”草婆婆说到渟家时却停顿了一下,抬头看着少主,见他面无表情才继续说道。

    “血鹰,木乱,白铃...”渊临天重复着几人名字,感觉都有一些熟悉,但因为太过遥远,又怎么都记不起来。

    一番努力之下终于勾起一些少时记忆,血鹰是岳王长子,那时候记得最清楚的是他长了一个极高的鹰钩鼻。

    木乱应该是峙王的大徒弟,有些木讷,看着呆呆的。

    “白铃?是哪个?”渊临天思来想去,前两人还有些模糊印象,白铃却一点也想不起来。

    “启禀少主,是...小铃铛!”草婆婆欲言又止,但还是吐出一个名字。

    “小铃...啊!”渊临天还在思索的表情陡然一僵,瞬间愣住。

    他的身体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一般,定在了场上。

    而场下众人看到少主模样,脸色表情各异,但多少都带了一丝叹息。

    。。

    三十年前。

    渊家,零星阁。

    一个白衣少女大步流星走在最前面,后面跟了五六个仆人急切追赶。

    少女身材娇小模样可人,樱桃小口弯月眉,瑶鼻玉腮剪水瞳,但是此刻杏目圆睁面带怒气,丝毫不顾身后几人呼喊,径直冲进院子,

    入了院子抬头就见一个两层阁楼,阁楼书了三个字:零星阁!

    银钩孤瘦,落墨随意,倒也算是字随其境。

    院中几颗花草别无它物,略显安静,仆人不知是没有,还是都不在。

    如此一片清冷,哪里像四大家族之首渊家二公子的府邸。

    零星阁,取孤星无依,漂泊零丁之意,但此刻这零星阁里,却因为突然出现的白衣少女,变得多了一份生气。

    当然从少女表情,也可以看出她确实极其生气!

    “你个天煞孤星,也敢贪图本姑娘美貌!你给我滚出来!”

    女子声如银铃,清脆悦耳,若不是言语不敬,又带了极大怒气,倒也让人心生欢喜。

    而在阁楼二层,临窗坐了一个少年,年纪不大但表情冷峻,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此刻他正手握书卷看的入迷,本来就已经察觉有人进院,只是懒得抬头看,现在听到这声大骂,他脸色一阵变幻叹了一口气,轻轻放下书卷缓缓抬头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