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往事如烟
作者:吟游大诗人   巨门卷最新章节     
    少年鼻骨高挺,眉宇如刀,眼神中带着一丝冷漠之意,仿佛大雪山上的万古坚冰,正是渊家二公子渊临天。

    “路简!”渊临天一声低呼,从楼下跑来一个浓眉大眼的孩子,看模样与他也相差无几小不了几岁。

    “公子,喊我有什么事?”男孩一身粗布麻衣仆人打扮,语气恭敬眼神赤诚。

    零星阁虽然不大,也只是相对于其他几处院子略小,比寻常人家住处还是大了许多。

    一栋两层阁楼,一个五角小亭,还有一个数亩的院子,但是族长只给他配了一个仆人,基本上吃穿住行都是他照顾。

    以前零星阁也有过许多仆人,但后来发生一些意外,再加上一些流言蜚语,最后都是告病离开,只有这个几年前从路边捡来的男孩对他是全心全意伺候至今。

    路简就是路捡之意,后来少爷给他换了一个字,一直叫到如今。

    “来的是什么人?为何能闯到院里?”渊临天指着楼下大呼小叫的女子,面带疑惑的问。

    “启禀公子,来的是小铃铛,渟家二姑娘。”路简回答。

    “小铃铛?素不相识她为何上来就骂我?”渊临天再问。

    “我的二公子阿,前日里不是和你说过了嘛,族长给你定了一门亲事,那女子就是她。”路简见少爷虽然对书卷上的繁琐符号过目不忘,但是却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丝毫不放在心上,顿时有些无奈。

    “亲事?不是说对方还在考虑,怎么今日就骂上门了!”渊临天面带恍然,好像想到前几日确实听过这个消息。他看了看眼前身材娇小却脾气极大的可怕女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一旁的路简看着少爷摇头模样,再看了看楼下的女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渟家同属四大家族,虽然实力排在最末,但是却无人敢轻视。

    近来渟王不知为何突然提议要将二女儿嫁给渊家大少爷,据说是看到大公子相貌出众资质奇佳,这才生了嫁女之心,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她更看重渊家的势力。

    本意是想着两家结盟实力更盛,哪里知道渊王并不待见渟家,毕竟渟家的女人精通情蛊,若是偷偷在大公子身上下了情蛊,到时候可真不知是谁当这个家了!

    但是直接推辞又怕渟王难堪,正好想到家中有个煞星,所以就借口大公子有了意中人,可以让二公子迎娶小铃铛。

    不管她是真心联姻也好,另有企图也罢,嫁给二公子都无所谓,毕竟连渊临天的死活都没人在意。

    渟家得了消息虽然没有当面发怒,但是心中却是愈发生气。

    大人们之间再不高兴都不会表露心情,但是小孩子不一样。

    这不,就有了今日任性之事。

    前几日路简和少爷说起此事的时候,说的比较委婉,说族长给他寻了一门亲事,对方正在考虑。

    所以现在见二公子一副嫌弃的表情,更是不知该怎么开口。

    “今天看来....对方不愿意!”路简双手一摊,面带无奈的说。

    “恩~都骂成这样了,聋子也听出来了。”渊临天点了点头,不过眼神却波澜不惊毫无起伏。

    “你去和那姑娘说,不愿意就不愿意,我也不想娶她。”渊临天直接说道。

    “这...公子我....”路简一听顿时头大。

    公子不善交际,言语也是极其冷漠直接,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公子伪装而来,其实他心底善良待人极好,只是没有朋友,或者因为那漫天流言蜚语,所以只能摆出一副孤傲的姿态。

    可是公子可以这样说,他哪里敢下去这样说,一时间支支吾吾愣在场上。

    “还愣着做什么?下去将她打发走啊!”渊临天吩咐。

    “呃...好好。”路简点了点头朝楼下走去。

    这一会的功夫,小铃铛几人已经站到阁楼下,也看到了二楼临窗那个翩翩少年。

    她盯着渊临天,却发现此人面容清朗,倒也生的一副好皮囊,但他的目光仅仅在她脸色一扫就别过头去,顿时心头怒火更盛,大声道:

    “你想娶我!门都没有!”

    “呵~这声音清脆如铃,不愧是小铃铛。”听到女子声音,渊临天苦笑一声再也不理会她,抬手就要将窗户关上。

    小铃铛一见被他无视,更是火冒三丈!

    这少年不但傲慢无力,竟然还敢给本姑娘闭门羹,想要再骂几句,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发挥。

    毕竟她也算名门望族,能动手的一般不会动口。

    可今天她来闹事自然是得了母亲暗许,但也只是找回点颜面,更不可能动手伤人。

    毕竟这是渊家的大宅,对方虽然在族中极不受待见,总是二公子。

    一时间气的她连连跺脚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旁边一个紫衣丫鬟见到小姐受气,向前一步跨了出来,一手掐腰,一手高指,本就胖乎乎的身材因为这个造型倒是像极了一把茶壶,她对着阁楼大喊:

    “都传你是孤煞之星,近者必死!”

    “出生就克死母亲,少时克死下人,如今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难道想把我们家小姐克死!”

    “.....”

    “克死母亲...孤煞之星....!”

    其它字眼,仿佛自动过滤一般,这几个字却飘过窗子清晰入耳!

    渊临天听到这几个字,一直平静的脸庞终于有了变化,他嘴角一阵抽动心头一颤,一道无名火腾然升起,刚想推窗呵斥,突然一道悲意泛起心头,有些难过又有些无力。

    “为什么都这样说我?”

    “先是母亲因为自己难产而亡,而后一个下人在外落水溺死,再加上一个云游僧人说了一句话,自己就变成了人人忌惮的嗜人恶魔。”

    “难道这一切都怪我?!”

    “母亲!你能看到孩儿吗?”

    “我真希望当日死去的是我!”

    心中思绪翻滚,顿时悲从中来,两颗泪珠悄然从眼眶滑落。

    而此刻路简已经跑到楼下,硬着头皮走到小铃铛前。

    “姑娘请回吧,此事全在长辈做主,公子他....”路简看着小铃铛带着怒气的样子,再看了看旁边丫鬟仿佛烧开的茶壶正在扯着嗓子喊,顿时把那句“不想娶你”生生吞了下去,再偷偷瞄了一眼小铃铛的容貌,心中暗叹:公子若是能娶到她也是极好,可惜....

    想到此处他话锋突然一变:“公子他自从那年远远见过姑娘一面,便时常念起,前几日听说渟王有意联姻,这才向族长说出爱慕之意,既然今天知道了小姐的心思,那便作罢!”

    “我回去和公子说,让他死了这条心!”

    小铃铛闻声顿时一怔,本来以为是渊王狡诈,没想到其中竟然还有这层缘故,顿时好像失去了敌人一样没了方向。

    她银牙咬唇,伸手拍了拍茶壶般的丫鬟,低声道:“走吧,紫云,我气已经消了!”

    就在此刻,那扇才关的窗子却突然打开,露出一个清秀少年。

    少年眼眶微红,好像泪痕才干,淡淡看了着小铃铛道:“姑娘请回吧,你不愿嫁便不嫁,没人强求你!”

    小铃铛才听路简一番话,再看渊临天冷漠的表情,分明是被爱慕人无情拒绝后,伤心欲绝却故作坚强的样子,顿时心头一晃,有些心疼。

    “我们走!”

    小铃铛带着众人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