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是龅君不是暴君?”
作者:水落无纹   紫灵战神最新章节     
    那老汉叹道:“离这里最近的官府在翔安城,翔安城离这里少说也有两百里地,我们也去通告过官府,可是他们……唉!”

    叶晨不用在往下问也知道,肯定是那些当官的,嫌路途遥远况且又是绿林小贼掀不起大浪所以才不愿意发兵至此来剿匪。

    谁料到那老汉却说:“官府是去报过了,可是人家收费可比这些强盗还贵,强盗要三十两他们却要五十两!”

    王世龙一脸诧异的问道:“这个买卖不算亏啊?”

    那老汉道:“我有又不傻,当然知道不亏啊。两百里地长途跋涉中途开销也是需要花费的,况且官府只收一次的钱,那强盗却是月月都要,我和村里的几个老人一商量便吧钱给交了!”

    王世龙好奇的问道:“既然交钱了,为何老人家你还是愁眉苦脸的啊?”

    陆之男瞪了一眼王世龙碎道:“说你聪明吧,你这个人有时候又挺笨的,难怪你的洪岳父不喜欢你。”

    王世龙被她一顶当下不知道如何是好要知道,他心里的洪妹也这样说过他。

    不过王世龙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依你所见,这官府收了老人家的钱,为何老人家还是愁眉苦脸的啊?”

    陆之男不削道:“当然是,官府把这些银子给吞了,不给石牛镇发兵,我说的对不对老人家?”

    陆之男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老人,这样她就能再众人面前大放异彩了。

    谁料那老人说道:“不是!”

    叶晨哈哈大笑道:“我说陆姑娘,你还是好好先听完老人家怎么说吧,你在怎么插嘴也猜不中啊!”

    陆之男当下小脸一红又瞪了王世龙一眼道:“都怪你!”

    “怎么怪我啊?”王世龙有些莫名其妙!

    “怪你,怪你,就怪你!”

    陆之男没好气道:“要是你不多嘴老是问东问西的,我也不会被我家主人嘲笑了。”

    “这下到好,你让我在主人面前多没面子?”

    王世龙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是好奇才问的,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你接我的话题又不是我自愿的!怎么能怨我呢?”

    “你……你……”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在吵了。”叶晨见他们二人争论的没完没了当下只能先出言制止不然就这样让他们两个吵,指不定得吵到什么时候。

    叶晨转头看向王世龙赔笑道:“王兄,见谅见谅啊,陆姑娘的脾气,先前我就和你说过了,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王世龙也笑道:“叶兄,我真是惭愧啊,我要有你一半的风度陆姑娘也不会说我了,嘿嘿。”

    见这两位“冤家”不在争吵,那老人继续说道:“官府来是来了,可是敌不过牛角山的那帮强人啊,还没打两下官府的人就吓的全跑光了,结果害了我们这帮村民!”

    夏晴问道:“莫非这牛角山上的强人之中,有武功高强的人士?要不然那些官兵怎么就缉拿不住他们呢?”

    老汉点点头道:“是啊,从那次以后,这帮强人变本加厉,所要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然后呢?”叶晨问道。

    “后来有一次交粮和银两,村里实在是拿不出来了,那些匪盗强人便开始四处烧杀抢掠,看见什么就拿什么?一路放火,眼看好端端的石牛镇就要化作一片废墟,老汉心里实在是……实在是……”

    那老人说到这里,声音突发哽咽,仿佛五年前的屠村惨案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当下他放声大哭,过了良久之后拂袖擦干脸上的泪痕说道:“就在我以为石牛镇要完蛋的时候,那群匪徒的马队面前赫然出现一个黑衣少年。”

    众人啊了一声陆之男抢道:“难道这个黑衣少年就是屋里那位?”

    “是的,这位黑衣少年武功了得,手中铁爪纷飞,瞬息之间就将领的二十多名强人好手便死在他的手下!

    我见他将强人赶跑之,便上前拱手作谢。”

    “那黑衣少年说他是血衣门的弟名叫聂青,是奉血衣门的门主木大龙之命来找寻练功的药引!”

    “我见他帮村民击退强敌,武功卓越便问道:‘聂青少侠救我村民几百口人性命,只要村里有的药材理当给血衣门送去’”

    聂青道:“你别高兴的那么早,满足需要的药材我们血衣门一样可以把你们赶尽杀绝!”

    “我当时被他吓到了,心想怎么赶走了豺狼又遇猛虎呢?”

    “他见我没有说话便继续说道:‘牛角山上的强盗还没有死绝,我这就上山将他们竟数歼灭,回来的时候你把药引准备好!”

    “我见他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来要那几味药材,毕竟这人刚给我们击退强敌,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就上山追击匪徒,我们这可不能怠慢了人家,于是我便问道:‘少侠需要什么药材!’老朽好去准备!”

    那聂青说道:“这药材嘛,简单,童男一名需要阴月阴日生!午时三刻放在你家门口我便来取,如若不然便屠村。”

    “他一说完话,转手便走,我哪里还敢怠慢当下找了村民协商之后,便他同意了他的要求,之后的每一年只需要交上一名童男即可,今年正好是第五年!”

    叶晨道:“血衣门?这个门派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你们有谁知道吗?”

    王世龙道:“这血衣门,在下有所耳闻、”

    叶晨好奇道:“王兄竟然知道?快说来听听!”

    陆之男瘪了瘪道:“我也知道啊,你怎么不问我?”

    叶晨正色道:“你也没有率先开口说你知道啊?别闹了,先听王兄说吧,他说得不对的地方你在补充好吗?”

    王世龙道:“这血衣门是进几年来江湖上突起的新新门派,这个门派专门将江湖上的门派弃徒,邪魔外道,他听说他们门主叫做龅君,自称血魔君王专练邪门武功的,这个童男估计就是他抓取做练功药引用的!陆姑娘我说的对不对?”

    “对极,对极!”

    叶晨道:“听你那么一说此人真当是武林一祸害啊,要是等他邪功练成岂不是要危害武林?对了,他叫龅君?是暴君的暴吗?”

    王世龙摇头道:“不是,是龅牙的龅!”

    叶晨笑道:“难怪这人自称君王,原来是姓氏同音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