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6章 芝麻大的叶片
作者:阿宝的笔记   尖碑漂流记最新章节     
    千想万想,千算万算,谁也没有料到祖石会做出这般,令人匪夷所思,又极度悚然恐怖的事情来。

    没有征兆,事先也没有任何痕迹,就连牢牢抓握着幼苗,硬生生塞进了一点点挪出眉心的大树,祖石的脸依旧平静,就像一个从来不会为任何事动容,不起波澜的湖面。

    永恒地冻结了一般,让人心胆皆寒,后脊背滚落的冷汗,打湿了紧贴的衣衫。

    没有任何扭曲与狡狯,平静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就是做了一件在稀松平常的事,将挣扎与恐慌的幼苗,送进了完全挣脱束缚,浮在湖底的大树内。

    蓦然地,巨大的震动传荡而出,就见那树冠与树根连接在一切的大树,树身猛然一震,生长起来。

    它的生长不是变的高大,而是横向变得更加宽广,幅员辽阔,眨眼间一片超大的森林,以一棵树为中心,同时就是这一棵树,化成的森林,郁郁葱葱,充满了无限生机,出现在文起的面前。

    放入幼苗的树,它所变化的森林要比第一次成形,还要广阔。

    站在它身下的文起,不管距离有多么遥远,都不能逃脱它的笼罩范围,实在是太大了。

    这是文起脑海中,看到这棵大的不像话的树,所出现的第一反应。

    极度恐惧与骇然出现在文起的脑海之中。

    同时,没有拔出手掌的男子,另一手臂向缓缓抬起,细长洁白的手指,接连弯曲,似乎做着一个最平常不过的呼唤手势,口中也没有念出什么晦涩难懂的话语,就这么动了动手指,文起那不受控制,被无形力量束缚的身躯,徒然一震,剧烈晃动起来。

    而他能清晰感觉到,存在于自己精神空间的老乌鲁,那存留的精神意志,化身成的巨大树木,躁动中想要冲出他的身体。

    “你……你……要干什么?”

    文起显的极其虚弱无力,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也不知道喘了多少口气,断断续续,慢吞吞且惊恐地问了出来。

    但那存在于精神空间的大树,从那爆发出耀阳光芒的胸口中,闪现了出来。

    霎时间,文起只觉得自己被掏空,没有了心也没有神,就是一具空空如也的壳,哪里有生机与丝毫的活力,但没有立时死去,而是将眼前出现的一切,没有情感地看在眼中,记在脑海。

    他不知道祖石这样做的目的,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怀疑祖石想要杀了自己,包括被它送进那棵新树体内的幼苗,将两者囚禁起来,作为观赏着,欣赏它的杰作。

    没有杀意,也没有任何邪念,只有全力完成眼前杰作的热情。

    只是那股热情被接着的一口血液浸染,美艳且诡异。

    那从男子口中喷出的血液,不是红色,也不是液体,而是结晶体,且散发着宝石般的蓝,以及边缘微弱的绿。

    在喷出的一瞬间,沉入了湖底。

    男子没有停止他的行动,老乌鲁的精神所化大树出现后,他将弯曲的手指,缓缓摊了开来,像是一片平稳安宁肥沃的土地,向托举,慢慢来到方那已然稳定了的森林。

    新旧大树一点点融合,虽然外形不同,有很多无法重叠的地方,但彼此依稀有了合二为一的迹象。

    就在这时,文起头顶生长而出的犄角,在男子听不清的话语中,竟然离开了他的身体,一闪来到他的面前,且外形也在一瞬间有了巨大的变化,不再是牛角装,而是与图腾一模一样的东西。

    文起到现在才看清,原来生长在自己头顶的,根本不是什么牛角,是一个图腾,且比之前见到过的更加鲜活生动。

    那刻画在图腾顶端的脸,就像是一个本来有生命的东西,露出的洁白牙齿,没有鲜血的痕迹,而一双被画的极为夸张的眼睛,几乎占了整张脸,竟然在凝视中,动了起来。

    不单是眼睛,这根图腾的头也可以移动。

    而文起能够看到这一切,就是因为它将面对男子的面容,转了过来,看向了自己。

    时间没有静止不前。

    短暂的定格,那根犄角便向着方重合在一起的树木,飞了过去,作为新树与旧树的连接物,新树的身躯与旧树的精神渐渐融合。

    下方的文起,凝视着一点点融合,直到成为一颗新树,翠绿的叶子忽然向抬起了头,仿佛迎着阳光,慵懒且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它便活了过来,而依稀残存的老树虚影,能够瞧见老乌鲁那残缺不全的意识,在被新的树木吞噬,通道便是那根存在于两者间的图腾。

    虚影消失,一棵巨大的有广阔森林包裹着的树木,出现在文起面前。

    同一时间,那男子将同样变成树木般的手臂,从新生的树木体内抽离出来,干枯碎裂的声音回荡在文起的脑海中,一片片,一块块木头落在地,溅起的碎屑如尘沙一般,在这个被隔绝了的海底飘舞。

    褪去木头包裹的手臂,完好地出现在文起眼前,还有那被手掌紧握的幼苗,已经奄奄一息,没了一点鲜活的痕迹。

    “死了?”文起忍不住,带着悲伤,疑惑地道:“它死了?”

    那男子并没有回答文起,但肉眼中的幼苗,头顶的连片叶子,已然不见,只有一个光秃秃的头顶,以及耷拉下来的身躯,要不是略微起伏的身体,文起真以为幼苗在复活老乌鲁的过程中,成了营养品,死在创造它的老乌鲁体内。

    但即便幼苗身体有起伏,也不能证明它是活着的,因为这个家伙根本不需要口鼻的呼吸,叶子便是它最好的口鼻。

    而已经没了叶子的幼苗,看起来活的几率非常渺茫。

    男子瞧了眼手中的幼苗,叹了口气,偏过头又看了眼嘴角颤抖,双眼迷离的文起,作托举状的手,缓缓收回,再次勾动手指,那本来被融进大树体内的●app下载地址xbzs●图腾,硬生生刺破大树身体,留下一个碗口大的疤痕,从其体内冲了出来。

    然后,飘飘摇摇落到了他的手掌中。

    忽然,在手掌握紧的同时,本来只有巴掌长的图腾,竟然伸长了起来,一端连接幼苗头部,一端生长,插进了新树的身体,像一根导管般,吸取新生树木的活力,就仿佛拿回本属于幼苗的那部分。

    这一幕,突然出现的画面,文起简直目瞪口呆。

    只见插在幼苗头顶的图腾,这个细长的导管,吸取能量的过程中,变化着,就像在幼苗的脑袋扣了一定巨大,好像可以压垮它身体的帽子,光秃秃的头顶四周,霍地生长出多到数不清,只有芝麻大的叶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