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交给京兆府
作者:元卿凌楚王   元卿凌楚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在抱着元卿凌走回楚王府的时候,宇文皓整个人都还在颤抖的。

    他不敢想,如果来迟一步会有什么后果。

    当他远远地到褚明翠冲过去掐住元卿凌的脖子时,那一刻绝望充斥着他的心。

    齐王府走水,老七被困火场,火势烧得很大,很快,隔断老七逃生的路。

    而最重要的是老七竟是昏迷过去的,他压根不知道起火。

    鬼影卫是先到的,但是当时火势已经无法控制,火火势一旦烧起来,十尺内也感觉烈焰灼身。

    老七素来附庸风雅,屋中多是木制建筑,整个门楼都是用榉木建造,这一旦烧起来,就形成火海,鬼影卫压根无法靠近,虽冒死冲了进去,却无法带着抬着齐王再冲出来。

    他们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彻底失控,往周边蔓延。

    为了避免往烧到附近的宅子,必须要尽快扑灭火势。

    他与老三去救老七,水龙灌了许久,才终于把门楼给剿灭,救出了老七。

    可这边还没消停,便听得孙王府的人来报,说有贼人进了府,掳走了楚王府与齐王妃,更重伤了阿四。s11();

    当时的他,是整个慌乱,不知道往哪里去找,带着人在京城如蒙头苍蝇般乱搜无果,码头的苦力来报信,说有人挟持楚王妃下了水,他立刻便带人去追。

    他现在知道是蛮儿叫苦力来报的,他把元卿凌放在床上,眼底一阵生涩,抚摸着她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指端还是颤抖得厉害。

    元卿凌还没醒来,虚弱得像一只受伤落地的海燕,毫无生气。

    喜嬷嬷和其嬷嬷都冲着进来了,抓住徐一便问情况,徐一告知,说王妃受伤,但是没危及生命,大家才安心。

    宇文皓把众人关在外头,为元卿凌换了衣裳,再开门。

    “徐一,给本王端杯酒来。”宇文皓尾音颤抖地下令。

    徐一知道他吓得要紧,便连忙去倒了一杯酒给他。

    宇文皓握住酒杯的指尖发白,狭长的眸子里浸着寒意,他仰头,一口喝尽,才使得呼吸慢慢地畅顺起来。

    “王爷,您别担心,方才在船上,鬼影卫都说王妃没事的。”徐一安慰道。

    宇文皓眸子是不到尽头的沉黑,口气冷冽地道:“褚明翠送到哪里了?”

    徐一道:“听鬼影卫的意思,是送回褚家去。”

    宇文皓眸子越发冷寒,“你去给首辅送句话,这不是家事,希望首辅不要私下处理。”

    徐一一怔,“这……王爷您的意思是?”

    宇文皓面无表情地道:“京兆府负责京师治安,这是蓄意纵火谋杀案,你去京兆府传本王命令,让府丞亲自带人到褚家去拿人。”

    汤阳快步进来,道:“王爷,还是让首辅私下处理吧,这事若闹到衙门去,京师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京兆府有巡查不力的罪名,到时候,就算能顺利治了褚明翠的罪,您也会被问责。”

    宇文皓脸色阴沉,“本王确实有失职,父皇问罪,本王认罪就是

    ,你有什么好怕的?”

    汤阳道:“王爷,褚首辅想必是会严惩的,且褚明翠伤势很重,就算不处死,怕也是过不了这关,您何必把自己

    搭进去呢?”

    宇文皓扬起阴鸷的眸子,眸中锐光如那茫茫雪地里反射的太阳光,叫人不敢直视,他声音也没有任何的温度,“汤阳,她布置这件事情,不动声色,先放火引开鬼影卫,再引人进孙王府重伤阿四,掳走王妃,这是她一个人能做到的?她一个女人,便可把当朝这么多位亲王戏弄在掌心之上?你信,本王不信,褚明翠有几分能力,本王很清楚。”

    汤阳一怔,“这……”

    “齐王府纵火,本王信她勉强可以做到,但其实深究起来,这场火一点都不简单,再者在孙王府里头,凭她一人之力,便可引狼入室,杀人掳劫,再安排逃走路线,定下船只,这不是她独力可为。”

    光接触杀手,便必须有人牵线。

    杀手组织背后都是有统筹的,不会轻易接私单。

    而且,他们也很讲究规矩,皇室和官家的人头,基本是不拿,免得被人连锅端。

    但是他们是直接进了孙王府,至于齐王府的火,放得十分有技巧,也不是随便丫鬟婆子可以做的。

    同时两拨人在进行这个阴谋,会是褚明翠能一手控制的?

    今天知道她落在褚明翠的手中,那一刻,他已经绝望到不抱任何希望了。

    他差一点落下眼泪。s11();

    她全身一点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像是被车轮碾过,又痛又酸,连睁开眸子都觉得乏力。

    :“我没事。”

    “你怕本王得罪褚首辅,怕本王被问失职之罪,可若背后之人不揪查出来,本王寝食难安。”

    汤阳回过味道来,才白着脸道:“王爷想得周到,卑职欠缺思量了。”

    宇文皓浸湿双手,用指腹轻轻地在元卿凌的脸上先擦拭,她脸上有很多血污,都已经凝固。

    “知道。”他唇角隐约有颤抖之意,“如果你有事,这天就塌了。”

    汤阳道:“那这事,卑职亲自去褚家那边说一声,徐一,你到衙门去,传王爷的命令。”

    两人分头行事。

    “醒了?”他痴痴地着她,唇瓣扬起,一笑,泪水却竟真落了下来。

    第二次了,这种惊吓再多一次,他觉得他会死的。

    可当初到的时候,还是叫他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手指是温热的,但是她的脸是冰冷的。

    喜嬷嬷命绿芽去打热水,为王妃擦脸擦身子。

    他这些日子里,对未来的所有预设,憧憬,都轰然倒塌,那种绝望的滋味,便是如今着她躺在自己的面前,还是没办法消除。

    元卿凌想转过来对着他,但是一动弹,就痛得她闭上眼睛轻呼。

    她脸上无伤,这些血不是她的。

    元卿凌醒来的时候,便到他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眼底赤红。

    众人领命退了下去。

    热水端了上来,宇文皓暗声道:“你们都下去吧,给王妃准备点粥的,等她醒来吃。”

    宇文皓坐在了元卿凌的床边,冷冷地道:

    元卿凌望着他,眼底有泪水盈起,慢慢地抬起手,扫去他脸上的泪水,无力哑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