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大名定下来了
作者:元卿凌楚王   元卿凌楚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宇文皓见她一直看着小糯米,便道“别嫌弃,丑是丑点儿。但是自己生的,就认了吧。”

    元卿凌没好气地道“怎么就看出来是丑的了?”

    “蜡黄蜡黄的。就跟小老鼠一样,我觉得就不该叫小糯米。就该叫小老鼠。”宇文皓伸手抱了过来,“你别抱太久,伤口还没好呢。”

    他低头看着小糯米。越发觉得丑。但是心里头却有些悸动。看着这么一个静静的小人儿躺在自己的怀中。和自己还有几分的相似,那感觉好生奇怪。

    就仿佛是看着老元的时候,忍不住想要低头亲一口的那种感觉。

    这小黄老鼠。凭什么啊?

    “他的黄有些不寻常。”元卿凌说。

    “确实,眼白都黄了。”宇文皓有些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事?”

    “先观察观察吧,别担心。”元卿凌说。

    “还瘦得很。是不吃奶吗?”宇文皓抱过去在小床那边看了一下。三个对比,越发觉得小糯米不对劲。

    他紧张起来。回头看着元卿凌,“老元。孩子不会有什么事吧?”

    “不要瞎说,不会有事。就是体质弱点儿。”

    元卿凌下床,宇文皓走过来扶着她,“怎么又下来了?多躺会儿。”

    元卿凌站在小床前看着仨娃,宇文皓从后面抱着元卿凌,下巴抵住她的肩膀,和她一同看着孩子,三个孩子虽然不是同一个襁褓,但是,动作很一致。

    例如挥舞拳头,他们都几乎是同时举手,又同时放下,仿佛无形之中,有什么牵引着他们去做同样的一件事情。

    “好神奇,你说是不是有心灵感应呢?”宇文皓好奇地问道。

    元卿凌看着仨娃那模样动作,粉团似的人儿,心里觉得都萌化了,听到宇文皓的话,她把头往他怀中移,“我觉得是有的,同卵胞胎完全相同的基因决定了他们拥有相同的脑神经蛋白质结构,他们在思维活动中会做出同样的举动和选择,这大概就是我们说的心灵感应。”

    “哦,原来如此。”他努力做出已经明白她意思的模样,虽然他一点都不明白,但是他有经验,如果再问下去,他会更不明白,所以,选择不问。

    元卿凌也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所以她在他身边的时候,越来越能够表现真实的自己,而不需要藏着掖着。

    宇文皓就这样抱着元卿凌,看着仨娃,眉间心上,都是浓浓的幸福。

    宫里总算把仨娃的大名给定下来了。

    太上皇斟酌了许久,把逍遥公和褚大都叫了过来,定下了几个名字,然后交给皇上那边再斟酌斟酌。

    皇上的斟酌范围就少了许多,毕竟,太上皇都定下来几个了。

    太上皇定下来的名字里头,是选自五德五常里头的礼智仁义信忠孝节勇和。

    明元帝为了慎重,还特意请了方丈过来,让方丈在有限的几个字里头选。

    最后,选定了三个。

    大包子叫宇文礼,二汤圆叫宇文孝,小糯米叫宇文和。

    明元帝也知道小名的乌龙,所以,为了表示肯定元卿凌的付出,用了元卿凌原先起的字。

    就这样,老大的大名宇文礼,字空青,小名包子。

    老二大名宇文孝,字南星,小名汤圆。

    老三大名宇文和,字忍冬,小名糯米。b

    r

    名字下来的时候,宇文皓很开心,轮流抱着孩子叫了一下他们的名和字。

    他高兴地问元卿凌,“你喜欢这三个名字吗?”

    元卿凌微笑,“喜欢啊。”

    皇室起名字,都得说意头和意义。

    她最喜欢老三的和字。

    做人,心平气和,和顺一生,且和这个名字对应忍冬也十分合适。

    宇文皓喜欢孝字。

    老元生他们有多辛苦,他是亲眼目睹的,所以,以后孩子必须要孝顺老元。

    故知被送回了明月庵,元卿凌给了无忧散,且叫了其嬷嬷到那边去照应一下。

    静候最近不敢闹什么幺蛾子,只一心在府中伺候老母亲。

    如今老母亲是他的救星,不能死,但是也不能好活。

    妾侍周氏以为他做做样子,见他辛苦地照顾老夫人,便偷偷地跟他说“侯爷,您就别自己辛苦了,叫下人伺候着就是,老夫人看着是不中用了。”

    静候听了这话,气得一巴掌就打过去,怒道“什么叫不中用了?你再敢胡说八道,本侯撕烂你的嘴巴。”

    静候对周氏一向宠爱,骂她都舍不得,更不要说动手打她了。

    周氏捂住脸,眼底噙泪,一脸的不敢置信,“侯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滚!”静候烦躁地道。

    周氏哭着走了。

    静候气呼呼地坐下来,喝了一口水,只觉得心头又慌又乱。

    他这会儿是真后悔了。

    母亲会突发风症,就是因为他说了和那些夫人的事情,求母亲出手相助,殊不知,母亲听完就激动,一手举起来想要打他,还没打下来,人就倒了。

    他以前总觉得,母亲对他过于严厉,不近人情,有时候还特别的刻薄。

    但是他心里是明白的,母亲在,靠山在,根在。

    母亲娘家那边,始终看在母亲的份上,对他这个不争气的外甥十分看顾,若不是有他们,就算自己掏空了家底,都没办法稳固这么多年。

    之前母亲病重,他便四处去找靠山,这两年,褚家,吏部,诸位亲王,但凡能找的,他都去找了,不管用什么方式,他就想维持着静候府的辉煌。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与褚明翠串联设计楚王,因为,一旦成功,他再不用为这些事情奔波担忧了。

    如今的慌张,自然夹着气死母亲的大不孝。

    他心头是很绝望的,这些年像狗一样,蝇营狗苟,无孔不钻,到这一刻,他甚至连自己的命都未必能保住。

    他是真不愿意离开京城,离开京城,他真的是连狗都不如了,他这么多年牺牲的,也都毫无意义。

    他怎么甘心呢?

    不行,他不能一直这样。

    他去了一趟楚王府找元卿凌。

    元卿凌本来不想见他了,但是想着他这会儿来,许是祖母那边有什么变化,便叫人请了他到侧屋去。

    静候一见到元卿凌,就直接提了要求,让元卿凌去求宇文皓,想办法让他官复原职。

    元卿凌听了这话,便知道此人已经无可救药,冷冷地道“你就不要做梦了,莫说他不会帮你,就是他帮你,我也会阻止。”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