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挟持宇文龄
作者:重生医妃   元卿凌楚王最新章节     
    纪王妃听了,慢慢地垂下眸子,“老五心里其实什么都清楚,也什么可能性都想到了,否则不会抄这本经书。”

    元卿凌对佛经的禅意不太懂得,问道:“这本佛经,有什么意义吗?”

    纪王妃解释道:“地藏菩萨在过去无量劫前,曾是一婆罗门女,她的母亲不信三宝而行邪道,死后堕入地狱,因此婆罗门女便在佛像前立下誓愿,要度脱罪苦的众生,同时也是超度亡母为亡母赎罪,地藏王菩萨本愿经本是代表了大孝和大愿。”

    纪王妃说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元卿凌眸光暗淡,心情也一时堕入冰窖。

    他心里该是多难受啊!

    纪王妃道:“贤妃是没有转机了,但是,太子的事情还不定,废太子的后果太严重了,父皇不会愿意走这一步的。”

    “我心里大概知道父皇会怎么做。”元卿凌也认同纪王妃的话,这点大概老五心里也有数。

    庆余宫。

    自打刺伤太后,贤妃便被送回了庆余宫,原先伺候她的人都被调走了,内府调了几个新人过来伺候她。

    贤妃刚被送回来的时候,吵闹了许久,在殿中打砸了一通,但是,这两天就静下来了,不吵不闹,终日坐在门前,披着一件狐裘披风,多大的风也不愿意回去,直坐到身体僵硬。

    宇文龄带着身边的宫人走了进来,她去求了父皇要恩典,才可以过来见上一面的。

    宇文龄心里头也清楚,这一面,怕是最后一面了,因为,父皇说年初八那天,便有要事宣布。

    她看到母妃痴痴呆呆地坐在廊前,眼底一热,泪水便掉了出来。

    贤妃抬起头看她,神情古怪得很,“你哭什么?本宫还没死呢。”

    宇文龄上前拉着她的手,哭着道:“母妃,进去吧,这里冷。”

    贤妃却挣脱她的手,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逼着她仰起头看她,厉声道:“你给本宫记住,你是本宫的女儿,本宫落得今日这下场,是元卿凌造成的,你嫁到冷家之后,必须要让冷家的人帮你除掉元卿凌,你知道吗?只有这样,母妃才有盼头。”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手指骨头咯咯作响,捏得宇文龄的下巴生痛,宇文龄骇然地看着她,落泪不止。

    “哭有什么用?”贤妃放开她,粗暴地道,“只知道哭,哭就能救得了本宫吗?本宫伤了太后,你父皇决计容不下本宫,他肯定会把本宫打入冷宫的,你知道吗?”

    宇文龄泣不成声,“母妃……我只怕父皇会杀了你。”

    “他不会!”贤妃眯起眼睛,神情阴狠,“他杀了本宫,便是杀了太子的生母,除非是要废太子,可废掉太子便是动摇国本,伤筋动骨,你父皇事事以国家天下为重,不会行此险招,他宁可憋着一口气,也会把此事遮瞒下来。”

    宇文龄没想到她还会这么认为,不禁悲声道:“如今人人都知晓此事,大皇姐说,估计等到初八早朝,便有人会上奏废了五哥。”

    “谁敢这么做?”贤妃扭头去看她,恶狠狠地道:“谁敢这么上奏,你父皇就砍谁的脑袋,夫妻多年,我怎不知道他的性子?他会允许有人动摇国本吗?再说,本宫伤了太后,太后又是苏家本家的人,太后只要不追究,谁能追究?”

    “对了,”她盯着宇文龄,“你皇祖母那边怎么说?她要追究么?你回头去一趟,代替本宫跟她赔罪道歉,也转告她一句话,本宫所做种种都是为了苏家,太后也是苏家女儿,她应该理解本宫做的一切。”

    宇文龄摇头,擦了一把眼泪,“父皇不许女儿去探望皇祖母,但是我觉得皇祖母心里也生您的气了。”

    “本宫都没跟她生气,她生什么气?”贤妃抓住她的手腕,再厉声道:“还有,你命人传一句话给宇文皓,他杀了苏家这么多条人命,苏家迟早是要找他报仇的,你叫他马上去跪在苏家大门口请罪,求他们的原谅。”

    宇文龄张大嘴巴,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母妃,莫说苏家没有死人,就算死了,也不能让五哥去跪拜请罪啊,五哥是太子,跪在苏家的大门口,他们受得起吗?”

    “怎么受不起……”贤妃怔了一下,猛地盯着她,“你说什么?苏家没死人?不是说有几人在大火中死了么?你外祖母呢?”

    宇文龄摇头,“一个都没事,且连伤都没有,五哥放火的时候,是先闹了一通,人都没在里头了。”

    贤妃侧头盯着宇文龄,眼神渐渐地冷厉起来,狠狠地道:“你竟然敢撒谎骗母妃?是不是你父皇和你五哥叫你来瞒骗本宫?苏家死了人,他们竟然想粉饰太平?”

    她冲天怒吼,“好狠毒的心啊,苏家的人命,难道就比旁人的卑贱吗?她元卿凌这会儿怎么不出来叫屈了?为了麻风山的病人,她连本宫都能出卖,这会儿怎么不见她出来了?”

    宇文龄被她的癫狂吓着了,踉跄退后一步,痛哭道:“母妃,您别这样,苏家真没有人死,现在很多人都离开京城了,怕受您刺杀太后的罪连坐,都走了大半了。”

    贤妃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直打得宇文龄跌倒在地上,她指着宇文龄一字一句地道:“不可能,叫元卿凌来!”

    宫婢忙上前扶起宇文龄退出去,贤妃一个箭步上前揪住宇文龄的衣衫,对着脸又是两巴掌,狂怒吼道:“叫她来,本宫要质问她。”

    宇文龄大哭,哪里还敢留在这里,想与宫婢一同逃出去,但是贤妃拉住她的手,扯着她的头发直往里拽,宇文龄放声大哭,“母妃,放手,好痛啊,好痛啊!”

    贤妃却不撒手,眼底已然一片执狂之色,干脆就拔下了宇文龄的簪子,刺她的脖子,宇文龄细嫩的脖子顿时溢出了一抹血珠子。

    宇文龄素来胆大,但是因抓住她的是自己的母妃,此刻不敢反抗半点,只一味伤心大哭。

    宫婢吓得跪在地上求她,贤妃一双眸子染了火焰,下巴抬起,盯着宫婢道:“出宫去找太子妃进来,本宫在这里等着她,最好快一点,否则,本宫就拉着公主一块死。”

    宇文龄被拖行而上,贤妃坐在阶梯最高一层,手死死地抓住宇文龄的头发让她匍匐在整条石阶上头,簪子就抵在她脖子的位置,贤妃浑身都在颤抖,散乱的头发被风吹得乱舞,宫婢瞧见,心底说不出的骇然震惊,在地上爬了几下,才猛地一个激灵起身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