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那忽然消失的孩子
作者:重生医妃   元卿凌楚王最新章节     
    宇文皓浑然不顾智商被孩子们碾压,只一味追着问,“那你们能不能控制姥姥那边的人?”

    仨对望了一下,“这个没试过,我们这两天都是控制这里的人。”

    “你们还控制过这里的人?”宇文皓眯起眼睛,习惯性地想凶一下,但是想着什么时候了,那都是小事,“试试能不能控制姥姥那边的人。”

    “没试过啊。”三人有些茫然,“去那边做什么?我们也不认识人啊,而且,控制这里的也都是妈妈跟我们说了之后我们才开始弄,很好玩儿,那些人见着就跑,鬼哭狼嚎的。”

    “妈妈什么时候跟你们说让你们控制人?”

    包子说:“要控制死人,就是她睡觉前之前说的啊,控制活人是很辛苦的,头会很痛,但是控制死人就不会,晚上睡着的时候,就能用另外一个人身体出去玩儿了,我都去玩过两回了,有一回还得从地下爬出来,可费劲了。”

    说完还得意洋洋的看着宇文皓,一副真的很好玩的模样。

    宇文皓咬咬牙,以后再收拾。

    “听着,你们试试能不能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去到姥姥他们那个地方,然后找到方丈,问问方丈妈妈的情况现在怎么样?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包子点头,“哦,那我们就去找姥姥,可不知道姥姥长什么样子。”

    汤圆说:“可以找祖奶奶,祖奶奶知道,她说她还知道门牌号,多厉害啊。”

    “我也知道,妈妈说过的啊。”小糯米说。

    “那我们今晚就去!”仨说完麻溜地爬床上睡觉。

    宇文皓看着他们,犹豫了一下,“能不能把爹爹也带去?”

    不理解这种什么控制,但是,孩子们能去,他……大概或许也能是不是?

    “爹爹你会吗?”包子撑大眼睛问道。

    “你教我!”

    “好,教你。”包子说。

    于是,三人七嘴八舌地把元卿凌那天晚上科普的小课堂同样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对宇文皓道:“就是这样,就这样可以了。”

    宇文皓沉默了一下,眸子淡淡地道:“你们去吧,爹爹不去了。”

    什么把脑电波变成什么样的信号植入叫什么脑干然后怎么样怎么样,那个人就能像正常人一样起来走动,鬼知道他们在扯什么东西嘛。

    说得怪渗人的,这不是诈尸吗?

    仨闭上眼睛睡下了。

    宇文皓就坐在他们的身边,定定地等着。

    包子悄然张开一只眼睛,“爹爹,你盯着我们睡不着。”

    宇文皓哦了一声,“那我回去,你们要多久?”

    “不知道啊!”包子看着他,“爹爹,要探到坐标,要有死人,最好是死了没多久的,然后不用从地上爬起来不会发臭的,而且还要讲究磁场,不是每一个身体都合适。”

    “每天死那么多人。”宇文皓嘀咕,看到仨都定定地望着他,像是望着傻子一般,他站起来,“好,好,我出去。”

    开门出去的时候,还听到他们在窃窃私语,“爹爹似乎不怎么聪明的样子。”懒人听书

    “脑子不好使。”

    “哎,真让人担忧。”

    宇文皓无语望天,他已经够聪明了,在他正常人的世界里,好吗?

    他回去守着元卿凌,但是心里总定不下想回去看看孩子们现在的进度如何,出去走到门口,又想起他们说的话,又往后走,这一晚上的,来来回回走了数遍,最终也没进去。

    回去躺下,轻轻地抱着元卿凌,把手覆在她的腹部上,还记得以前她怀着三宝的时候,肚子里一天到晚都在动,可现在这个不动。

    他很担心,也很着急,说不出的忧虑心痛。

    他们之间从不曾说过二胎的问题,因为第一胎太吓人了,二胎就不曾有过想法,就算是偶尔地谈论一下,他都会马上终止话题,没想到现在是直接怀上了。

    “元,要快些好起来。”他开始觉得有困意了,或许是心头定了一些,毕竟也有点儿苗头能想到办法。

    广市第一人民医院。

    “主任!”有人急忙跑进了心外科主任的办公室,“今天您急救的病人章小小在送殡仪馆的时候忽然醒过来,还跑了。”

    主任猛地站站起来,“什么?这不可能啊。”

    “真的,殡仪馆的人现在回到医院了,在院长办公室里呢。”

    主任震惊万分,“这怎么可能?”

    病人是他负责上急救台急救的,孩子送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心跳了,用了肾上腺素也用了电除颤,可没能救过来。

    “家属呢?”主任忙问道。

    “家属……孤儿院那边吗?估计没在医院了,我联系一下。”

    “我去院长室!”主任从医多年,不曾见过这种情况,也是蒙圈得很。

    来到院长室,殡仪馆的人还吓得脸色发白,一个劲地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都在袋子里装着了,忽然就起来在后头使劲拍,我停车下来看,刚打开后面的车门,那小孩就跑下来了,一直跑,吓死我了,他就在车龙里穿梭,跑得快极了,一点都不像两三岁的孩子。”

    “报警了吗?”主任问道。

    “还……还没啊!”

    院长马上报警,报完警之后看着主任,“是你负责抢救的?”

    主任惨白着脸,“没错,是我负责的,但是确实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心脏停顿,呼吸停顿,脑死亡。”

    “马上调监控和病例过来,然后上报。”院长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且主任的医术医德他是信得过的,是心外科的专家,治愈过不少病人。

    不出两个小时,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和几名专家都来到了第一人民医院,一同查看了急救的监控,病例,在现场急救的医生护士共有四人,都可以证实主任的话。

    “元教授,您怎么看?会不会有误判假死的可能?”卫健委的官员看向元教授,他是这方面的老专家了,说的话还是比较权威。

    元教授双手放在桌子上,神色颇为凝重,“说真的,我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临床判定的死亡是准确的,假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因为所谓的假死还是有微弱心跳呼吸的,人为诊断可以出错,可仪器检测着,证实已经心脏停止了跳动,脑干死亡,所以,不存在假死的可能,当然了,仪器出错的可能性……也不能说没有,检查过仪器了吗?”

    院长道:“检查过了,仪器正常。”

    元教授道:“先找到这个孩子吧,找到了他,才能进一步查看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