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我夫人小孩子脾气
作者:聂亦深乔安   逃妻归来:总裁诱宠不乖妻最新章节     
    此话一出,孙母倒是有些不解了。

    她早就已经听说了,聂亦深鬼迷心窍,一定要娶一个没有家世的女孩子。

    遭到了聂老夫人的强烈反对,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

    但是即使是面对外界的质疑,聂亦深依旧我行我素。

    她之前倒是有听孙馥舟说过,那个女孩子一直在聂亦深的深身边做助理,看起来很和善的样子。

    但是聂亦深好好的怎么会来这里找人,她们一向和那个女孩子没有交情啊。

    她偏过头看向孙馥舟,却看见孙馥舟也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孙馥舟看向聂亦深,“聂先生这话是怎么说的,尊夫人不是应该一直在你身边吗,怎么会跑到我们这里?”

    聂亦深提了一口气,“今天中午,我夫人说她要外出一趟,保镖跟着她到这里。所以,我现在来,就是带她回去的。”

    孙母的眼神沉了一下,她叫来管家,“你去查一下,中午的时候有没有来拜访的客人。”

    管家应声下去了,很快就回来了。

    他站在孙母的身侧说:“中午的时候,只有一个钢琴调音师来拜访过,现在还在琴房呢。”

    聂亦深的眼神渐渐沉下去,这个乔安,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看回去怎么收拾她!

    他冰冷的眼神落在孙母身上,“孙夫人,可以请您叫人将我夫人带出来吗?”

    孙母立刻和管家说:“去将聂夫人带出来。”

    管家下去了,快步走到琴房。

    越靠近琴房,他就越是能清晰的听见钢琴的声音。

    他推开琴房的门走进去,果然看见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就坐在琴凳上,手指在琴键上敲击着。

    不知是正午的阳光太过刺眼,还是乔安太耀眼夺目,管家一时间有些愣神。

    但是他还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他一走进去,副管家就迎上来。

    “总管,您来这里有何贵干?”

    管家轻声说:“来请聂夫人。”

    他走到乔安身边,恭恭敬敬的说:“聂夫人。”

    乔安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紧张的看着管家,“你是谁,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管家轻笑了一声,“我是这里的管家,是夫人叫我请您下去的,聂先生来接您了。”

    乔安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管家。

    “你是说,聂亦深?”

    管家点点头,“夫人,请吧。”

    乔安迟疑的站起身,和管家一起走出了这里。

    当她来到大厅的时候,果然看见聂亦深黑着脸坐在那里。

    在见到乔安之后,他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他站起身,将乔安拉到他身边。

    乔安本来已经做好了接受聂亦深怒气的准备了,但是没想到聂亦深却没有对着她发难,只是握着她的手,不断加紧。

    乔安忍着痛,不敢表现出来。

    但是谁知,聂亦深却忽然放开了她的手,宽厚的手掌,揽住她的肩膀。

    紧接着,聂亦深亲冷却略带宠溺的声音在乔安的头顶响起。

    “我夫人就是这样的小孩子脾气,一不留神就这样偷跑出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乔安抬起不可置信的看向聂亦深,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聂亦深吗?

    孙母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圈子里的人说聂亦深鬼迷心窍,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虽然之前她没怎么和聂亦深打过交道,但是也知道聂亦深时候一个很不好说话的人。

    她真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能看见聂亦深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一天。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是孙母却很快就定下心来。

    “哪里,是我们不知道,将聂夫人误当做调音师招了进来,招待不周,还希望聂夫人不要介意。”

    乔安笑笑,“没有,是我自己……瞒着你们的。”

    聂亦深听见乔安不情不愿吞吞吐吐的说出这几个字,嘴角扬起一道好看的笑容。

    孙馥舟见状,指尖都要嵌进肉里去了。

    但是脸上她还是尽力的维持着笑容,让人看不出有一丝的不悦。

    寒暄过后,聂亦深重新拉起乔安的手。

    他重新换上了清冷的表情,“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多打扰了,先告辞了。”

    孙母假意挽留了一下,但是聂亦深也知道她只是客套。

    他面无表情的说:“不了,下午公司还有事情要出处理,就不打扰了。给你们添麻烦了,先走了。”

    说着,聂亦深就拉起乔安的手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乔安的手都是没有知觉的,直到上了车之后,聂亦深才放开了她。

    而孙家大厅内,孙馥舟的终于不用再克制自己的情绪,将手边的抱枕狠狠的扔出去。

    孙母知道孙馥舟是为了什么,她拉着孙馥舟坐下。

    “女儿啊,算了吧,你不是看不见聂亦深对他夫人是什么态度。”

    她叹了一口气,轻声说:“就算是你真的能和聂亦深在一起,你有没有想过,你能不能让聂亦深也这样对你?”

    其实孙馥舟心里都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她看向孙母,“妈妈,这件事,我自己有分寸的,你不用再劝我了。”

    说完,孙馥舟就要离开。

    但是孙母却拦住了她,“站住!”

    她很少用这样的语气和孙馥舟说话,可见孙馥舟是真的让她生气了。

    “就算是你能和聂亦深在一起,我也不会同意的,现在聂家是什么样子,难道你还看不见吗?你要过去给人家当后妈吗?”

    孙母说到这里,眼神闪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现在顾泽凯那边你已经接触了,这才是你应该嫁的人,而不是聂亦深。”

    孙馥舟的眼神沉了沉,她何尝不知道孙母说的有道理,只是她的心里就是不是滋味。

    她提了一口气,“妈妈,这件事情,你再给我点时间,让我再考虑一下。”

    孙母冷声道,“你是未来sk集团的继承人,妈妈相信你在大事上是拎得清的。”

    孙馥舟没有说话,而是转身走到了楼上。

    道理她何尝不明白,只是选择了理智,内心却一直在受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