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 原来,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啊!
作者:沈微慕南深   情深微微,慕少蜜宠甜妻最新章节     
    “无事,说到底还是我叨扰你了!”靳夜白看了宋罗一眼,宋罗从靳夜白进来之后就一直挺局促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镇定,但是内心却慌乱的不行,根本就不敢去看靳夜白的眼睛。

    宋云珩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对于宋罗这鸵鸟一般的性子还真是有些无可奈何。

    “我今天找你过来是因为前段时间你助理找过我!”

    靳夜白讶然抬头,“嗯?”

    “你最近老毛病又犯了?”宋云珩跟靳夜白好像很熟稔的老朋友聊天一般,几句话的工夫便将原本还尴尬的气氛给调节了。

    宋罗也因为宋云珩的话而紧张的看向靳夜白,靳夜白抬头,视线跟宋罗相撞,眸色微敛,随即浅笑,“其实没什么大碍,是他们瞎担心!”

    “如果不严重,他们也不会找我!”宋云珩当年好歹也是靳夜白的主治医师,从他父亲那里接手过来之后就一直是宋云珩替靳夜白治疗。不过这一晃都好多年过去了,靳夜白的身体也很健康,一直都没有犯病。

    靳夜白身边的人会主动找宋云珩,那必然是身体恨的出现了不可控的问题,不然不会来找宋云珩。

    宋罗闻言,心似乎都提到了嗓子眼,一双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靳夜白轻扯嘴角,“其实没什么大事,就老毛病了!”

    宋云珩敛眉,“走吧,去休息室我给你检查一下!”宋云珩可不相信靳夜白的话,他是个医生,仅仅从刚刚靳夜白的一些表现来看,他就看出一点儿问题来。

    靳夜白特别无奈,“还以为你找我什么事儿,成吧!”他随着宋云珩起身,走到宋罗身侧的时候顿了一下,“其实没什么大事!”

    宋罗下意识看向靳夜白,不过靳夜白已经随着宋云珩去了里间的休息室检查,她只盯着那扇门许久,直到两人出来,宋罗才急忙收回了视线。

    “这段时间你会在桐城吧,按时找我,我这段时间每天都会抽出时间给你治疗,不过你也要注意,有些事情不应该做,那就停下!”

    靳夜白闻言,系纽扣的手稍稍一顿,随即勾唇,“我知道了!”

    “怎么样?”宋罗起身,“四哥,没什么问题吧!”

    宋云珩浅笑着看宋罗,宋罗被宋云珩看的心虚,撇过头不敢去看宋云珩的眼睛。宋云珩摇摇头,“暂时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还需要治疗。”他这话虽然是对着宋罗说的,不过却是看向靳夜白。

    靳夜白顿了顿,点点头,“我会惜命的!”

    “那成,我还要工作。”宋云珩一摊手,摆明了是要赶人走。靳夜白扯了扯嘴角,“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他走到门口,停了一下,终究没说什么还是离开了。宋罗盯着靳夜白的背影好一会儿,在宋云珩开口之前她拿起包包冲了出去,宋云珩张张嘴,最后无奈的笑了出声,“死鸭子嘴硬。”

    “靳夜白,你等等!”

    宋罗在靳夜白上车前追上了他,拦住靳夜白,“我们谈谈!”

    靳夜白心念一动,握着门把的手稍稍收拢,眼底闪着光,尤其是在对上宋罗的眼睛的时候,他忍不住勾唇,“好,上车吧!”

    宋罗点点头,绕过车头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坐好,原本她一腔热血的冲过来,可这会儿坐在车上却一下子脑海一片空白,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靳夜白大概也了解宋罗的心态,他也没有主动开口,而是发动了车开始开车。

    车内流淌着轻缓地音乐,让原本情绪和精神高度紧绷的宋罗渐渐地安稳了下来。她深深吸了口气,转头看向开车的靳夜白,“我四哥已经告诉我了。”

    “嗯?”

    靳夜白扭头,不解的看向她,“说什么?”

    “当年,你不是要拒绝我,而是我四哥,对吗?”

    靳夜白手稍稍一顿,眼神微敛,“不是!”

    “不是?”

    “嗯!”靳夜白点头,“当初即使宋云珩没有对我说那些话,我还是会照样那样做!”他淡淡道,经过了这么多年,其实很多事情都已经很淡了,不过他却仍然不想欺骗宋罗。

    “当时的情况太复杂,我不可能接受当时的自己跟你在一起。我也没有办法保证未来,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疏远你,远离你。我当时的确是做好了跟你永远不相见的准备。”

    宋罗闻言心口狠狠一颤,“你跟我四哥都是为了我好!”

    “宋宋!”

    “我其实都知道的,你们总是认识我脆弱到不堪一击对不对?你们总认为你们那样做其实是为了我好,总觉得替我做的决定才是最好的,我以后的人生会更好?”

    “所以现在我是人生你们觉得不好了,想要改变?”宋罗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出声。

    “宋宋,其实……”

    “靳夜白,其实你就是个胆小鬼!”宋罗打断他的话,扭头,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靳夜白的身上,“比起我来,你真的是一个胆小鬼!”

    “宋宋!”

    “我一次次的给你机会,其实哪怕你只要上前一步,我都不会……等到现在!我想我可能真的是疯了?一方面告诫自己不能弥足深陷,这些年我跑了那么多地方,我以为我会坦然面对,可每次当我收拾好心情的时候,你又闯入我的生活。靳夜白,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的?”

    “宋宋,对不起!”

    宋罗垂眸,“四哥说我应该给自己一次机会,也应该给你一次机会!”

    她笑了笑,见靳夜白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她扯了扯嘴角,“苏苏也说我若是忘不了,就不要忘记。”

    “靳夜白,我们做个约定吧!”她扭头,看向靳夜白,“半年后,如果我还是忘不了你,我会去海城找你!”

    靳夜白的手微微一颤,他扭头看宋罗,“宋宋,你……”

    “给我半年时间,我的人生不光只有你。我已经自私很多年了,这些年我为了忘记了跑遍了很多地方,抛下了我的父母,我的家庭,我的亲人!我答应了我爸妈还有我四哥,我会在宋家安安心心的工作,我也想证明自己的价值!”

    “好!”

    宋罗浅笑,“或许半年后,我忘了你也说不定!”

    “我等你!”

    宋罗垂眸,“万一我忘了你呢?”

    “那你就开始新的生活,人总不可能一直踟蹰不前,如果你没有忘记我,我会等着你来找我!”他说着看向宋罗。

    宋罗又笑了,“说你是胆小鬼,你还真是。为什么不自己争取一下?”

    靳夜白摇摇头,“比起我自己,我更希望你能幸福!”

    ……

    半年后,宋罗刚下飞机就感受到了一股气凛冽的气息,海城的春天似乎来的格外的迟,比起桐城的春暖花开,海城好像还一派肃冷。

    宋罗揽紧了衣服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面前一辆车停下,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林一看了宋罗一会儿,似乎有些不太认得了,“宋小姐?”

    宋罗颔首,“是我,林一!”

    “靳先生临时飞法国,今早的飞机刚走!”林一说着下了车,打开车门替宋罗搬行李箱,“宋小姐这次过来是谈生意?”

    “是!”宋罗点点头,钻进车内,总算是暖和了一些,“麻烦你了!”

    “不麻烦!”林一也上了车,从座位旁拿了一个暖手宝递给宋罗,顺便还递了一个保温瓶。宋罗有些讶然的看向林一,林一有些不好意思,“靳先生临走的时候吩咐的。”

    宋罗点点头,“谢谢!”

    “还是去之前那个酒店吗?”

    宋罗楞了一下,“我他家。”

    这回轮到林一愣住了,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有些迟疑的看向宋罗,宋罗勾了勾唇,“怎么?靳夜白不让我去?”

    “不是。”林一只是觉得有些好奇罢了,虽说这半年来两人一直都保持往来,不过说是在一起了,却又不像。两人始终都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起恋人来,他们倒更像是知己。

    很多时候林一都看不懂两人的相处模式,他甚至以为靳夜白都要放弃了,两人可能真的就做回好朋友了。可现在看宋罗这操作,似乎不太一样?

    宋罗大约是有些累了,一上车便闭上眼睛睡着了,等醒过来的时候林一的车都已经停在靳夜白家门口了。见宋罗悠悠转醒,林一急忙打开门,“宋小姐,到了!”

    “啊?不好意思啊,我昨天一直在忙着工作的事情,太累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宋罗急忙打开车门下车,又那么行了,“那个……你有钥匙的吧!”

    “密码是宋小姐您生日!”林一说到,宋罗楞了一下,随即点头,“哦!”

    她去试了一下,果真是她的名字。“那个……你不进来?”

    “我就不进去了,宋小姐您请,家里什么都有,如果您有什么其他需要可以直接打我电话,我会让人送过来!”

    “好,谢谢!”目送林一离开,宋罗推着箱子进了靳夜白的别墅。

    她是第一次来这里,虽然半年间两人见面的次数不算少,可她跟靳夜白之间一直都很冷静。这次也是因为半年的时间到了,所以她来了。

    宋罗伴着行李上楼,推开门进去,房间的布局很大气,很有格调,一看就是靳夜白特有的风格。

    她顿了顿,在门口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干净,看得出来靳夜白是一个很自律的人,里面没有一丝多余的物品。

    她缓缓走近,当走到床边时,目光却是落在了床头柜上的那一个相框上。她心口猛然一颤,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相框,纤细的手指巍颤颤的伸过去,终于还是拿了起来,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青涩的脸,照片上,少女笑靥如花,明媚灿烂。

    身后传来脚步声,宋罗惊慌的转身,却在对上那一双沉黑的眼时,愣住了,“你……你不是去法国了吗?”

    靳夜白垂眸,视线垂落在宋罗的那只手上,眸色沉了沉,“对方临时有事,改签了!”他说着,声色暗哑,“宋宋,你过来,是决定好了吗?”

    宋罗身子颤了颤,拿起那相框,“这是我……的?”她蠕蠕唇,见靳夜白沉默半晌却没有说话,急忙问,“靳夜白!”

    “是!”

    宋罗咧了咧嘴,“原来,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啊!”

    ——

    终于,大结局了,这个结局是算半开放式吧!很多东西我觉得都没有必要再写了,其实原本为很早就想大结局了,但是一直拖着。期间有我自己的问题,也有我矛盾的心里,还有我身体的问题,总之很多事情加起来,我有一段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写结局,要写一个完美的,还是按照我心里想的写,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打算写靳夜白和宋宋的,他俩我一直想留白,但是很多可爱的读者一直给我留言跟我聊,所以我给了这么一个半开放的结局,也算是一个交代吧!山长水阔,我们来日方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