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没事吃饱了再看
作者:二宝天使   我只能穿越一半最新章节     
    “去最里边!那里清净!”

    瞧着沈度熟门熟路的模样,一看就是来过许多次的常客。

    那半夜里充当了服务员的老板,还特意挂了一条围裙,亲自为沈度服务呢。

    “呦!来了?今晚吃点什么?带人过来了?女朋友?”

    沈度却是连头都没抬:“啥啊,哥们,兄弟,特别纯洁的那种。”

    而与老板对视着的阮柔,眼神之中略显兴奋的光芒却在这句话结束之后,嗖的一下就熄灭了。

    待到沈度抬起头来,准备跟老板点餐的时候,这位略显可怜的姑娘脸上却是恢复成了常态。

    拿着菜单的老板眨眨眼,对于这姑娘万分的同情。

    但是这却不耽误他赚钱的热情,在沈度接下来的报菜名当中,就快速的将今晚的菜品给记了下来。

    “免费的酸梅汤就算了,以我这条敏锐的舌头一尝就知道你们这儿的大扎的酸梅汤就是用酸梅粉自己勾兑出来的。”

    “你这样,让店员去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给我拎一扎信远斋的玻璃圆肚子瓶的酸梅汤去,一来一去的都是老顾客了可就别给我加价了。”

    这话说的老板特别的不好意思,不但如此他还特别心虚的往身后的左右瞧了瞧,发现旁的客人光顾着吃虾聊天并不曾听到沈度的这番言论后明显就松了一口气,赶忙点着头,就将这不算大的要求给应了下来。

    开玩笑呢,若是被人知晓了他家的酸梅粉其实也是信远斋的酸梅精冲兑的话,那么那种占了大便宜的感觉岂不就没了。

    这大多数的人哪会像是面前这位先生这般的挑剔啊。

    若不是这人总是能一针见血的提出相当关键的意见以及对自家的生意特别的照顾的话,他都恨不得这位爷能少来他们家几回。

    不过没关系,这位小爷又接着点了下去。

    “蔬菜沙拉,时令蔬菜对吧,和风芝麻酱多放一些,其他的依照原本的口味配比。”

    “你们家的沙拉做的着实不错,其实可以考虑中午推出一个简餐速食,以卖低脂肪0卡路里的健身餐为卖点,说不得就能带动一大截的销售量。”

    这沈度也就随口提了一句,接下来就专心致志的看菜单了,但是这店老板那手底下却不自觉的将这些话都给记了下来,他怎么听都觉得特别的有道理,待到沈度说出第二道菜的时候,他自己琢磨的都快入迷了。

    “来一个辣度适中的冒菜江湖吧。”

    这也是犟虾家的特色菜。

    穿自四川的冒菜,在这里被混合到了一处,香菇,宽粉,午餐肉,豆皮鱿鱼加黄喉,外带毛肚配豆腐,再撒上一把炒香了的芝麻,舀一勺焦焦的辣椒碎,带着红油的汤,就是为接下来的一道菜所准备的。

    “爆炒方便面。”

    是不是特别的大排档?

    可若这方便面除了面是方便的,内里的蔬菜到肉丸,海鲜到鸡蛋,全都是真材实料所构成的呢?

    那可真的是太好吃了。

    若是觉得口轻了一些,将那冒菜挂着红油从黑色的大钵子中夹出来,在这盘炒方便面上一抹,嘿,香,辣,鲜,咸,这些最刺激的味道,就会在舌尖起舞,如同这躁动不安的黑夜,总是那些不甘寂寞寻求刺激的人才会出没……是一个道理。

    它们就是夜宵界最为重口的存在。

    它们本就为这道在晚上吃的菜而生。

    而在这些菜逐一上桌了之后,跟在它们身后,最有分量,也是凭其一出无人左右的菜肴才姗姗来迟。

    它与一个硕大的,快要占据了半张长条桌案的铁盘一起被端了上来。

    这是一个起手五斤,论个计算的虾之战队。

    它们用色彩鲜艳的盔甲武装着自己最后的操守,却用各色的调味料,来掩盖即将被吞咽的紧张。

    这些虾光从外表来看,跟其他铺子里的虾并无任何的不同。

    但是当你跟着沈度白皙的手指,将它们硕大的虾头与肢体分离了之后,就会发现,哦,原来是白腮小龙虾啊。

    这种生活在极其干净的水域当中,连自己过滤杂质的腮都不曾染上任何的污秽的白腮小龙虾,自然要比那种其他品种的贵上一些。

    但是作为见过这家店的老板的进货渠道的沈度,在这个时候,却不在意每一斤会多出来的那点小钱了。

    因为这种小龙虾的虾肉,尤其的通透甜美。

    就如同初春可以放进嘴中细细品尝的花瓣,又像是夏天丰美多汁的杨梅,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最恰大好处的那一种。

    让吃的就是那口味道的沈度,那可是满意极了。

    五斤的虾,其实真的没有多少。

    一男一女不已谈恋爱为目的的话,这不,不过在他们叭叭叭的咀嚼之下,桌面上原本还气势镚儿足的龙虾盘,现如今就只剩下一盘子的狼藉了。

    这时候,吃完了虾了,总不能立马就抹嘴走人吧。

    然后沈度就开始跟阮柔吹牛。

    是的,这是打从他开始创业起,就最喜欢的活动了。

    大概这人骨子里有一些自卑,待到真的能够将生活牢牢的操控在手中的时候,就喜欢跟最熟悉以及最不设防的人来炫耀现如今的成功。

    说来也是奇怪,早熟的沈度在任何人的面前都是特别内敛的人,不了解的他的人会认为他是一个温柔和善富有才华的成功人士,了解他的哥们会当着面的叫他一声:老阴险了。

    但是独独在阮柔这里,沈度幼稚的像是一个孩子。

    仿佛不跟阮柔面前吹嘘一下的话,就无法让对方了解到他现如今的成功了。

    其实这种现象特别好理解。

    只需要这两个经常聊的驴唇不对马嘴的人,将那扇他们从不曾打开的门朝着对方尽情的开放,也就能结束这一场幼稚的喧嚣了。

    只可惜,一个人吹的欢快,另外一个傻姑娘听得开心。

    阮柔简直要佩服死沈度了好吧。

    自打这位一见钟情了之后,这姑娘但凡是碰到了与沈度有关的事情,那都自带降智光环的。

    于是在这个即将亮天的深夜里,一男一女就在这个已经开始变得冷冷清清的饭馆中聊得是热火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