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章 各处战场,有在僵持,有占上风,有落险情
作者:云霄野   水浒任侠最新章节     
    ,

    随着驻守于荆湖路的岳家军众部大举驰援而至,也立刻与本已成侵吞江南西路全境之势的齐朝诸部军旅打出了火气,双方围绕着洪州乃至周围几处军州治下通往宋境各处疆土的必经之路,而展开了拉锯也似的遭遇战、争夺战、持久战。

    而时任岳家军右、后两军统制的庞荣与王经,则是与齐朝梁兴、孟邦杰、董先所率领的齐朝军旅于筠州上高县地界后世江西省宜春市遭遇交锋。然而比起与史进、牛皋等大将打得个平分秋分的张宪,庞荣与王经再是竭力死战,他们二人的对手梁兴、孟邦杰、董先三员统军主将,却是按原本的轨迹却也尽是同僚袍泽,应当于岳家军中任职,而尤其后两人更是本来应在岳飞帐下以骁勇而闻名,而屡番承担打硬仗任务的先锋猛人

    是以由梁兴压阵督战,董先、孟邦杰各自率领马步军精锐身先士卒,立刻向庞荣、王经所部岳家军发动猛烈冲击。饶是岳家军右、后两部兵马军纪森严,众将士奋死血战守住阵势,但是庞荣、王经二将于临阵应变能力上仍是略显不足,考量到一味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早晚必为敌军所制,不得已也只得选择往西面退却。而梁兴、董先、孟邦杰这边对于岳家军众将的态度虽然并非必要赶尽杀绝,可是既然占得上风,也势必要竭尽所能的扩大战果,几支齐军立刻追击撵杀,劈波斩浪,又迫使得庞荣、王经所部往西面又退出四十余里,期间还俘获得做为岳飞身边幕僚,也担任随军参谋的岳家军干办公事于鹏。

    直到岳家军选锋军统制胡清率领所部军马奉令驰援而至,与庞荣、王经二将会师于一处,双方各自结寨探觑,又互成对持之势。然而此役过后,岳家军右、后、选锋三支部曲也不得暂退休整,被本来按原本的轨迹应同为岳家军同僚,如今却是各为其主的梁兴、董先、孟邦杰迫退,而无法驰援洪州以南的筠州治所乃至诸处险要军寨。

    然而位于北面、西面分别与筠州、洪州接壤,于宋朝淳化年间划清江、新淦、新喻三县所置的临江军治下百丈山一隅,却也有三支齐军中了诱敌之计,陷入时任荆湖路招讨司主管机宜文字,虽是太学生出身,亦曾应试兵科,并著兵书二卷的胡闳休,以及兼权转运、提刑等职事招讨司参议官李若虚萧唐击溃完颜斡鲁补大军,而救还宋廷赵氏宗族时也曾打过照面的刚烈臣子李若水的二哥这两员岳飞的亲信幕僚所设计布置的埋伏圈中

    临江军百丈山,地势山上峭壁耸峙、危崖突兀,怪石嵯峨、雄杰葱秀,然而此时却是连绵的箭簇呼啸声与回荡的惊呼悲号声不绝于耳。而在此遭受奇袭的刘唐、穆弘、雷横三员将领,甫一惊觉遭受伏击,便立刻嘶声高吼着喝令所部将士立刻寻山谷下方的林荫峭石下躲避,然而百丈岭此间地势甚是空旷,骤然遭受密集的箭雨打击,也教他们三人所统领的军旅阵型不免当即溃乱

    本来由唐斌、栾廷玉、欧鹏、马麟所统领的几支齐军先前本来于临江军地界已与岳家军破敌军统制李山所部兵马相遇交锋,而对方明显是兵力不济,故而在进行了几次小规模的交锋试探之后便立刻选择撤离。

    齐军方面,由唐斌等将领继续迫使李山所统领的岳家军往荆湖路的方向退返,自须兵行神速,尽快要招抚得江南西路治下诸州各处子民心安而肯归从齐朝统治。刘唐、穆弘、雷横则率部趁势往东南方向逐次攻克接管县镇村坊,期间却曾探闻得百丈山一带巡检司仍有余众把守。

    先锋军旅,既已然破敌,现在战事时间也仍是紧凑,而正须趁势大举侵夺宋廷疆域的要紧时候。依刘唐主意,也无须再拖过谨慎把细,也正要趁势先是招抚,不得已再强攻而肃清沿途仍要抵抗的残余军马。

    按宋境路、军、县治屯戎兵马的安抚司、指挥使司、巡检司所制,所谓的巡检司在宋时也只是剿捕本处不成甚气候的匪盗,说白了就是捕盗官兵,倘若啸聚强人动静闹得大些,便当如甚青州州治军司当初秦明、黄信那般由上层军事司署接管甚本处巡检司官兵,除非蛰伏着甚当初曾屈沉于浦东巡检司的关胜那般不得重用的将才,似刘唐、穆弘这等于绿林厮混,以及当地能臣一霸的人物但凡做绿林勾当拉扯个百人时都不会瞧在眼里,何况如今也尽是统管得一拨兵马的正规军将领

    然而如今甫一遭受伏击,刘唐等人便立刻意识到了龟缩于百丈岭一隅的,绝不可能只是甚么军治下巡检司的散兵游勇,而是军力齐备,且训练有素的精锐军旅

    凌空袭射下来的羽箭,仍如无穷无尽也似的挥洒下来,而四周山岭之高、峭壁之险,也根本无法攀登上去。一支锋利的箭簇呼啸而落,几乎是贴着刘唐的面颊疾速掠过,而那强劲的力道甚至也直刮得他面庞火辣辣的生疼。而目眦欲裂的刘唐再往周围环视过去时,眼见不止是一支箭簇呼啸直而落,正从雷横奋力挥刀也不免露出的空隙间透出,直穿透了他的肩胛,殷红的血液当即从随着见后透出的箭簇激溅而出还有如暴雨倾泻而射来的箭簇耀出一片片的寒芒闪过,旋即激溅起的便是周围众多将士身上激溅起的血光

    山岭之间,呼喊惊嚎轰然回响。如今刘唐、穆弘、雷横三将,也知道唯有尽快从此间山谷险地撤离,才能摆脱只是被动挨打的局面。怒吼喝令之声,当即又在山谷之中乍起回荡起来。然而这边刘唐、穆弘、雷横三将方自喝令速速退出山谷时,陡然间隆隆马蹄声激荡得山谷回声入耳,更是嗡嗡作响。山谷两侧虽然是怪石嶙峋,峭不可攀,但是从前方好远处葱葱郁郁的林荫岭坳处却又撞出大批军马,顿时幢幢绰绰的人马身影,就朝着山谷当中涌动而入,便似是山谷中忽的决堤,而乍然形成的一道激流雄壮的瀑布,已然暴卷奔涌而来。

    先是遭受箭雨几轮打击的齐朝将士尚还没有回过神来时,从山谷间狭道另一侧奔涌杀来的那无数甲骑,已然化作狂涛怒浪涌杀过来,当即便挥起兵刃猛砍乱杀。无数的兵刃翻飞、无数的铁蹄乱踏,也距离刘唐、穆弘、雷横所处的位置愈发的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