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汤泡米饭
作者:桐哥   最难不过说爱你顾霆琛时笙最新章节     
    我自然不能说我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没打算现在解释,想等着晚上再冒泡,哪儿知道元宥挨揍的速度这么快,两分钟不到脸上就挂伤,目的达成我自然不能一直端着。

    我敷衍他说:“我刚在传照片,抱歉三哥,下次有这种事你在群里艾特我一下!”

    元宥发了个可怜的表情。

    随后没在群里说话了。

    我想他应该是去找慕里求安慰了!

    我把元宥挨揍的事给席湛说了,后者将蒸好的虾递给我,“慕里的脾气一直都爆。”

    我端着虾出了别墅放在游泳池旁的玻璃桌上,这里有遮阳伞,而且这里的风景美。

    我又进厨房端牛排。

    一来一去端了四个菜。

    我坐下喊着陈深吃饭。

    陈深起身过来看了眼,“牛排油腻,我和席湛受伤不能吃,虾又是发物,会影响伤口愈合,螃蟹也不能吃,就剩个青菜汤?!”

    他偏头看向身着白色衬衣一脸端庄的席湛,惊讶的问道:“我们两个吃什么?”

    席湛过来坐在我身边指了指青菜汤。

    陈深惊掉下巴,“汤泡米饭?”

    席湛未理他,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觉得挺不错的,而且你们受伤吃清淡点有利于伤口愈合,再说这个青菜颜色……”

    我有点编不下去了。

    陈深神情不悦的坐下给自己倒了一碗汤,他们两个大男人还真的吃的汤泡米饭。

    吃完后我要去洗碗,席湛拦住我对陈深说:“我做饭你洗碗,要么你做饭我洗碗。”

    “嘿,你真当我吃不起饭?”

    陈深没管那堆碗,又躺过去了晒太阳,我起身笑说:“我洗吧,反正又不是很累。”

    席湛摇了摇脑袋,“别管了。”

    “那扔在这儿……”

    席湛嫌弃道:“我们不住这里,这里距离市中心又远,他晚上饿了自己会收拾的。”

    我:“……”

    我发现席湛将陈深吃的很透。

    貌似席湛将每个人都吃的很透。

    吃完饭后我晒着太阳,而席湛躺在我的身侧,我晒着晒着觉得热就去换了身泳衣跳进游泳池,我不怎么会游泳,只能狗刨两下那种,但是大夏天泡在泳池里特别凉快。

    我喊着,“二哥你过来。”

    陈深一直闭着眼睛晒太阳,我和席湛都将他当成了透明人,席湛听见我喊他,他起身过来蹲在我身边,我拉住他冰冷的手掌说道:“我想学游泳,可你受着伤不能碰水。”

    陈深忽而出声道:“我也受着伤。”

    我赶紧回他,“不需要你。”

    席湛揉了揉我的脑袋,哄着我的语气道:“自己先试试,等我伤好了再教你。”

    陈深突然起身,“这腻歪的声音,我受不了你们两个了,再见,我回房间睡觉了!”

    我们成功的击退了陈深,我抱着席湛的脖子想亲他的脸颊,可惜我够不着。

    他察觉到我的意图跪在了泳池边。

    男人膝下有黄金,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为我退让原则,我开心的跳起来亲着他的脸,转身出来的陈深问:“你们有完没完?”

    我无所谓的问他,“你不是睡觉吗?”

    “我忘了手机。”

    陈深过去拿起手机道:“早知道你们是过来给我喂狗粮的,我干嘛让席湛过来?!”

    陈深哼了一声进了别墅。

    我笑说:“他气急败坏。”

    席湛回道:“嗯,羡慕我们。”

    我嘿嘿笑说:“我们是不是很腻歪?”

    席湛无所谓的回我,“正常现象。”

    “那辞镜哥哥我们继续?”

    席湛垂眸看了眼泳池,又抬眼看了眼周围,随即将我从泳池里捞出来抱着我去了遮阳伞后面,这里位置隐秘,不怕陈深偷看。

    再说陈深也没有偷看的习惯。

    ……

    我和席湛在别墅那边待到下午四点钟左右才离开,我们回到了家,时骋和九儿他们没在家,保姆和孩子们也没有在家,估计是去附近遛弯了,我搂着席湛的胳膊回到楼上,刚到楼上蓝公子就给席湛打来了电话。

    席湛接起问:“怎么?”

    “陈深在梧城。”

    席湛漠然的回道:“未曾。”

    席湛撒谎了。

    而且说的未曾。

    他曾经说未曾的时候会不会也是在撒谎?

    蓝公子见他否认便问:“喝茶吗?”

    邀请席湛喝茶说明蓝公子有事商议。

    席湛回道:“哪儿?”

    “猫猫茶馆。”

    我和席湛在家里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又要离开,我有些厌倦坐车,但想着不远就忍了,何况席湛还陪在我身边,在车上的日子不算难熬,我一上车就躺在了他的怀里。

    席湛揉着我的脑袋问:“不舒服?”

    我摇摇脑袋说:“没有。”

    抵达猫猫茶馆后我看见蓝公子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质短袖坐在遮阳伞下面闭目养神。

    席湛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而我进了茶馆,一进去几只猫就围绕在我的脚边打转!

    我问季暖,“蓝公子有什么事?”

    “不太清楚,他早上还说要回冰岛,但中午就取消了行程,说有老朋友到了梧城。”

    蓝公子口中的老朋友肯定指的陈深。

    他知道陈深回了梧城还特意问席湛。

    他这是在试探席湛吗?

    我没有告诉季暖陈深在梧城的事,在茶馆里扫了一眼发现那个戴口罩的少年还在。

    他正坐在窗边看书。

    特别安静。

    我又扫了眼易冷。

    没在茶馆里看见她。

    我疑惑问季暖,“易冷呢?”

    季暖指了指窗边,“庭子御对面。”

    庭子御的对面是个死角。

    难怪我没有看见。

    “她倒是个死忠。”

    “她莫名其妙的就粉了一个偶像,她算是幸运的了,毕竟她的偶像要跑这儿来喝茶,我刚刚差点没认出来,但易冷总看他,次数久了我就觉得有问题,索性放她半天假让她坐他对面去看,反正她后天要离开梧城了。”

    我悄悄地过去看见易冷正歪着脑袋睡觉,她脑袋下的那本书被她流满了口水,有些惨不忍睹,难为庭子御看的下去,我想了想没叫醒她,反正丑已经出了叫醒也没用!

    我回到前台将这件事告诉季暖,她笑出声道:“笙儿真坏,我们出去看看他们吧。”

    季暖说的是蓝公子和席湛。

    “嗯,我给席湛倒杯热水。”

    她递给我一个杯子,我接过接了杯热水。

    季暖忽而问我,“你猜他们在聊什么。”

    “我怎么知道?”

    季暖惆怅道:“我总觉得蓝殇有事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