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对付LG
作者:桐哥   最难不过说爱你顾霆琛时笙最新章节     
    荆曳挂断电话之后拍着彩虹屁道:“家住,你看席先生多有心啊,你还和他置什么气?我没见过这样的席先生,他都不敢给你打电话亲自问你,唉,男人真是可怜啊!”

    我郁闷问:“可怜什么?”

    “女人的心摸不透,赫尔也经常这样与我生气,但我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

    “这就是你的错。”我道。

    荆曳懵逼问:“什么?”

    “你以为女人就是莫名其妙爱发脾气的生物吗?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就是最大的错。”

    荆曳:“……”

    我随荆曳到了席家总部,谈温见我来没有丝毫的惊讶,很正常,他是席家的一把手,随时随刻关注着我的下落确保我的安危。

    我问他,“最近忙什么呢?”

    “都是些生意上的事,家主若是感兴趣我待会向你汇报!对了,席先生刚联系了我。”

    席湛竟然还联系了谈温。

    我问道:“他联系你做什么?”

    闻言谈温笑了笑温和道:“席先生说你正生他的气呢,他向我叮嘱,倘若遇见了你就代他向你问一声好,我私自认为席先生是在委婉的向家主道歉,家主会原谅席先生吗?”

    席湛为了让我气消竟然还联系了谈温。

    这于他而言着实不太容易。

    对这个高贵的男人来讲的确不容易。

    我转移话题道:“帮我查个事。”

    “家主,你需要查什么?”

    “席诺,沿着她最近的动向查一下席家主母的下落,呃,就是之前的那个席家主母。”

    谈温惊讶,“这……”

    “立即去做。”

    谈温道:“是,家主。”

    “还有一事。”我说。

    谈温恭敬问:“什么事?”

    席湛怕LG咬着我所以一直迟迟的没有将LG一网打尽,他怕的就是让她死灰复燃。

    席湛无法彻底解决LG,那么这事便让我来做,我不想杀人的,但为了我和季暖的安全我不得不这样做,不得不立即绞杀LG。

    我深吸一口气,脑海里突然想起席魏留给我的那副权势分布图问道:“在欧洲的确是席湛和蓝公子他们独大,但在国内……谈温,席湛曾经所掌控的席家只是我父亲想让他掌控的范围,实际上的权势你可知晓?”

    谈温立即道:“抱歉家主,各个城市的席家其实很独立,我所掌控的范围有限,我知道的仅仅是我能知道的,虽然他们每年会上交席家的营业额,但他们是直接效忠家主的,而且掌权的是那些人只有家主才清楚。”

    的确,只有我才清楚。

    全在那份权势分布图里,里面清清楚楚的记载着一切,但我从未动用过那份资源。

    现在仔细想想自己平常依赖席湛的时候太多,明明有些事情我自己都可以处理。

    而且我父亲还给我留下了宝藏。

    之前听说是囤了大量的黄金。

    我吩咐道:“谈温,动用席家的一切势力击杀LG,还有江承中那边给他警告,倘若想要与席家毁约便直接些,不要在暗地里动什么手脚,即使要做什么就堂堂正正的。”

    谈温顿了顿,有些为难的说道:“家主,那些人的联系方式只有你清楚,倘若要动用席家全部的势力必须要你亲自下达命令。”

    我直勾勾的望着谈温。

    他心有余悸的问:“家主这是?”

    “我曾经想将姜忱培养成自己的一把手,但他和墨元涟的关系……他们曾是故友,所以我放弃了姜忱,可你和席湛……谈温,你总是背着我和席湛透露我的事,虽然我并不是要防备他什么,但你算不上是我真正的人。”

    我曾经因为这事总是警告谈温。

    谈温赶紧道:“家主赎罪。”

    我抿了抿唇,继而说道:“你知道席魏吗?他是我亲生父亲唯一信任的人,他曾经就手握席家的权势分布图搞垮了席湛,你知道这份权势有多重吗?而我,我有心寻找一个我能真正信任的一把手,彻彻底底的只听我的话,我说的是这辈子只效忠我一个人。”

    谈温忐忑的喊着,“家主。”

    我笑问:“谈温,你想要这份权势吗?”

    谈温神色略微颤抖,“家主。”

    我施压威严问:“谈温,我能信任你吗?”

    我曾经选了姜忱,谈温也明白,可现在我改变了主意选择了他,他明白这个机会得之不易,至少是捡漏,他肯定会牢牢抓住。

    “家主,我愿为家主肝脑涂地。”

    我笑了笑道:“我不需要你的肝,更不需要你的脑,我只要你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记住,你拥有了这份权势,只要在未涉及我的情况下你怎么用它都不用通知我,但你要清楚我的底线,永远的效忠我一人。”

    我顿住,我摆摆手吩咐道:“言尽于此,我要说的只有这么多,待会你去取那份权势分布图,虽然说是图,但其实是一份文件,里面清清楚楚的记载着席家的一切资源。”

    “是,家主。”他道。

    “嗯,你先去取图,然后联系他们绞杀LG,我在这儿等着,直到LG死我才会离开,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还有席诺那边我也只给你三天的时间,希望你能令我满意。”

    “是,家主。”

    待谈温离开之后荆曳才问我,“家主,你突然选了谈负责人,姜助理会不会不开心?”

    “不会,他压根就不清楚这些事,而且是他自己作的,谁让他曾经是墨元涟的人,最近和尹助理又不安分,我换人实属正常。”

    再说尹助理说过,只要墨元涟愿意他们就会再次为他肝脑涂地,虽然墨元涟现在不愿意,但我不能拿这个做赌注,我信任姜忱是一回事,但我不能将席家置于危险的境地。

    再说谈温明白自己是捡漏的。

    只要他明白这点他就会格外珍惜。

    “家主,席先生又给我打了电话。”

    我叹息道:“接吧,把我要做的事用你的方式告诉他。”

    席湛迟早会知道我绞杀LG的事。

    荆曳扩音接通喊着,“席先生。”

    “席太太呢?”他问。

    “在席家,家主吩咐谈温绞杀LG。”

    席湛低沉的声音传来,“我马上到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