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冷漠的顾澜之
作者:顾霆琛时笙桐哥   最难不过说爱你最新章节     
    窗外淅淅沥沥的又下起了雨,落在江川之上泛着细微的波浪,桐城这座城市和梧城太像了,多雪且多雨,空气里一直弥漫着潮湿的气息。

    顾霆琛颔首道:“时笙,你口口声声说你爱顾澜之。”

    “是,我爱顾澜之,所以很烦你现在的纠缠。”

    顾霆琛厉声呵斥道:“闭嘴,时笙。”

    我讽刺的问:“怎么?我不能提顾澜之?不能说我爱他?顾家这三年凭借着时家发展壮大更甚至齐傲时家,你以为你用的是谁的?你能得到那些不过因为你是个赝品,而你挥霍过也无视了本不属于你的爱,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来这儿找我复婚?”

    现在的我只想甩开他这个麻烦所以口无遮拦。

    去他么的复婚,真当我好欺负不懂得痛是不是?

    顾霆琛想要复婚,这辈子都不可能!

    我的话太过犀利,顾霆琛晃了晃身体颓废的坐在床边,手指轻轻的抵着额角,嗓音异常沙哑的问道:“即使我不记得这些,但你这样否定我的存在......”

    他忽而顿住,神色充满悲伤道:“时笙,你真是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来伤害我,最有本事来戳我的心,这样会让你感觉到报复的快.感吗?”

    他说的这些话,给我一种他记得我们曾经的错觉。

    见不得他这样,我闭上眼说:“我没报复你。”

    我只是实事求是说一些真话罢了。

    这些比起他曾经给我的伤害不及万分之一。

    “我的哥哥,顾澜之。”顾霆琛忽而提起顾澜之,薄凉的唇说着薄凉的话道:“他看似对谁都温和,实际上待谁都冷漠,他这人太过孤傲,谁都入不了他的眼,包括我母亲领养的女儿郁落落,那个小姑娘喜欢他很多年,追着他满世界的跑,可他呢?一句不爱就给打回来,落落一旦说什么出格的话顾澜之就会将她送回顾家,几年都不会再跟她联系。”

    我满脸震惊的问:“郁落落喜欢他?”

    那前天她看见顾澜之抱了我......

    那她该是有多伤心?!

    因为他爱的那个冷漠男人,主动拥抱了其他女人。

    即便是他口中的可怜,也比那一句不爱强。

    顾霆琛垂下眼眸,嗓音里透着无尽的疲倦道:“落落喜欢他的事众所皆知,包括我的母亲都是赞同的,可外人无论怎么支持都撼动不了他那颗冰冷薄凉的心,你以为他九年前给你的那点温暖是因为爱你吗?”

    我怔住,听见顾霆琛残忍的说:“那不过是他给你的怜悯。”

    顿了顿,他冷笑着说:“或许连怜悯都算不上。”

    我跌坐在床上,心里一阵浮乱。

    见我这样,顾霆琛挑眉问:“怎么,伤心了?”

    我闭上眼下着逐客令说:“你走吧顾霆琛,你不用纠结曾经,因为我和你压根就没有曾经,即使有,我也不过是将你认成了顾澜之。”

    顾霆琛:“......”

    房间里是久久的沉默,我突然爆脾气问:“你到底走不走?你非得让我把话说到最难堪的地步?还是你要逼得我从这儿跳下去?”

    顾霆琛似乎很执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时的我特别怨恨顾霆琛,对他带了太深的偏见。

    哪怕现在的他忘了我们曾经的事,哪怕他很无辜,我都对他带着深深的不耐烦。

    只是希望他赶紧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可我并不知道,那时的顾霆琛是假装失忆的,他记得我们的曾经,记得自己对我的爱。

    他这样,不过是想换一种方式重新认识我。

    可我呢?!

    我说他是一个赝品。

    我直接否定了他的存在。

    那时的他就是曾经的我,在自己的世界里心潮澎湃、兵荒马乱,面上却还要云淡风气,明明想尽了一切办法接近自己爱的人却总是被对方的冷漠拒绝,被对方的话一次又一次的伤到却还是舍不得放弃。

    那时的顾霆琛,隐忍不拔,情深不移。

    ......

    顾霆琛不肯离开,我拖着行李箱下楼正要踏步进雨中的时候,顾霆琛拉住了我的胳膊,嗓音淡漠如水的说:“你留下,我走。”

    说完,他长腿阔阔的迈进了微微细雨中。

    他的背影挺立孤寂,带着一股决然。

    细雨朦胧中,我的眼睛似乎也湿润了。

    我闭了闭眼,转身回了楼上。

    可能是和顾霆琛争执了半天,此刻我的精神很疲倦,取出抗癌的药喝下就睡觉了,一晚上都在做噩梦,断断续续的清醒也没休息好。

    我早上疲倦的躺在床上时傅溪给我打了电话。

    他约我,“宝贝儿,待会有时间吗?”

    要是之前我会说有时间,可经历过昨晚那件事之后我心里隐隐的感到不安,我怕越到后面纠缠越深,便拒绝说:“我待会离开桐城。”

    傅溪不解的问:“你刚到桐城,怎么突然想着离开了?”

    我找了个借口敷衍说:“公司现在在我名下,有很多事都要处理,而且我还要找个时间回S市检查身体,楚行一直在叮嘱我这事呢。”

    在楚行的人生安排里,我的事是头等大事。

    他不允许自己出错,更不允许我糟蹋自己身体。

    回梧城之前他叮嘱说:“笙儿,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治好你,其余的事都是小事,我希望你能珍重自己的身体,不然我会......”

    他抱了抱我,神色淡淡,冷漠的语气威胁说:“我没有那么善良,如果你没了我会杀了你在意的人,算是将我这条命还给你妈妈,所以你自己且行且珍惜。”

    楚行认为我在意的人是顾家那两兄弟。

    他怕我糟蹋自己,说出了狠话。

    在我陷入沉思中,傅溪的声音传来,“你不会是因为昨晚......”

    我立即打断他笑说:“真有事,过段时间再来找你。”

    傅溪特别好说话道:“嗯,随你。”

    挂了傅溪的电话后我觉得无聊登陆了微博,热搜第三是——时笙的新恋情。

    我不解的点进热搜,看见那个视频怔住。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