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双强对决
作者:大炸鸡   尘寰帝君最新章节     
    夜幕降临,幻沙堡内,一抹人影悄然离去。【阅读..】

    那道人影消失的很快,几乎眨眼之间,就已经来到了善水宫外。

    然而此时的善水宫,却透着一股异常的寂静,寂静的有些异端,有些诡异!

    “怎么回事,善水宫下,竟然没有人镇守了么?”柔和的月光,映照出说话之人,竟然是幻沙堡堡主千夕颜!

    “数千年的宿怨,今日,也该画下句号了。”千夕颜喃喃说着,缓缓踏入善水宫内。

    一路走来,千夕颜并没有刻意的压制自己的气息。但饶是如此,却没有一个人发现。

    而就在行进半山腰的时候,千夕颜终于看到了善水宫的弟子,只不过,是尸体!

    千夕颜眉宇微微一颤,叹息道:“你果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么?你为了达到目的,竟然真的如此疯狂了?”

    随着千夕颜不断深入,也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尸体。而且,陆陆续续开始出现一些善水宫高层的尸体了!

    最后,千夕颜来到了净水宫前。此时此刻,原本冰晶剔透的宫门竟是染上了一层刺目的鲜红!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散溢在净水宫四周。

    “善水宫主,你!”千夕颜一把推开大门,眼前的景色,让这位幻沙堡的掌门人也为之色变!

    原本那方清澈见底的清池,此时此刻已经化作血池。而在这血池之中,善水宫主就盘膝坐在那里,身上的气息正一点一点的增强着。而在血池边上,横着的是数具死不瞑目的尸体。定睛一看,赫然是那善水宫的十大长老!包括,被林霄和素九幽控制的上官白!

    不论是大长老,还是二长老上官琳,死亡之前的最后一抹面容都定格在了一副无比惊恐的表情上!

    “你终于来了。”血池当中的善水宫主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旋即从血池当中缓缓走出。诡异的是,随着善水宫主离开了血池,那池中的鲜血竟纷纷自水面消散。

    “你竟然真的下得了手?”千夕颜摇了摇头:“让他们自相残杀,并用他们的精血和生命能量,来增加自己的修为。善水宫主,多年不见,你更加极端,更加毒辣了。”

    “不不不,本宫主从来没变。变的,是你。”善水宫主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看看,我现在皮肤多好,这可都是这些奴才们的生命能量补给的。”

    “你疯了。”千夕颜叹息道。

    “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善水宫主发出一阵刺耳尖锐的笑声:“千夕颜,你这个背叛者,好意思说这句话么!”

    “我只是了解到了生命的可贵而已!”千夕颜袖袍之中,劲风自舞。

    而善水宫主,周身也开始散溢出慑人的寒气。

    两位七星境的高手,大有出手死战的打算!

    “千夕颜,今天,我就将你这张虚伪的嘴脸撕烂,哈哈哈哈!”狂笑之中,善水宫主身后数百的冰绫罗凝聚而成:“冰绫罗舞,漫天冰华!”

    善水宫主似乎对千夕颜非常的熟悉,一出手,便是极招应对!顷刻间,漫天冰绫罗带着滚滚极寒之力,犹若利刃一般狠狠斩向了千夕颜的首级。

    “你果然在吸收这些人的生命增加自己的修为!”千夕颜脸色y沉之际,周身漫天朱砂飞舞而起,凝聚成一面又一面的盾牌将冰绫罗挡在身前。

    “哦?朱砂神法?呵呵呵呵,想不到,这么多次的轮回,竟反倒让你的朱砂神法逐渐修炼圆满了!”善水宫主露出一丝神经质的笑容。下一刻,双掌蕴寒,接连挥出。掌气发出的瞬间,整个净水宫也瞬间陷入一片冰冻之中。

    “破!”千夕颜轻舒猿臂,漫天朱砂化作两柄朱红长剑,一前一后,破了善水宫主两道掌力。顷刻间,已经化作冰窖的净水宫,更是直接出现一道道的裂纹。旋即,碎裂!

    废墟中,千夕颜和善水宫主冲天而起,朱砂和冰绫罗更是几乎遮蔽了整个善水宫上方的天空。两股力量不断在空中吞噬的同时,千夕颜和善水宫主更是来来回回斗了数十个回合!

    “起!”千夕颜素手一挥,离别琴急旋而出。只见千夕颜轻勾琴弦,铮铮琴波扩散而出。

    “哼,终于用出看家本领了么!既然如此!”善水宫主杀意凛然,双袖之中,一对碧绿色的古剑飞纵而出。

    “离别古琴,如意对剑,昔日成双成套的兵器,今日,竟然要彼此厮杀,还真是讽刺!”千夕颜叹息道。

    “如果不是你冥顽不灵,我们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田地!”

    “是你手段太过残毒,你怪得了谁!”

    “哈哈,笑话!”善水宫主双剑用力一劈,两道剑光交叉而出,却在下一刻,被琴声震散:“本宫如此残毒,究竟是拜谁所赐?拜谁所赐!”

    尖锐刺耳的质问,伴随的是宛若惊涛骇浪一般的剑雨。

    “千夕颜,你这个贱人,我今天,要你死!”善水宫主饱提元功,一时间,天地动荡,空中再落杀人白雪!

    “千里霜天,冰绝灭世!”漫天白雪化作冰雪暴风,顿时将千夕颜包裹其中。

    “一琴绝响!”千夕颜双手宛若穿花蝴蝶,琴声阵阵,柔和而又淡然,面对暴风冰雪,竟隐隐有压制之态!

    “哼,净水琴心?我倒,是你的净水琴心强大,还是本宫的净水剑心更胜一筹!”善水宫主双手持剑,化作一道流光,宛若白色的流星一般,瞬间冲入风暴之中。双剑,毫不留情的刺向了千夕颜的心口。

    “铮!”琴音瞬动,一股莫名的力量挡住了长剑的攻势。

    “破!”善水宫主高声一扬,双剑竟是破了琴声防御,瞬间刺入千夕颜的身体当中。

    “嗯?”长剑入体,善水宫主却是骤然变色:“你,你没有吸收火精玉髓!不可能,林霄费尽心思去流阎火山,不就是为你取得火精玉髓么!”

    “是的,可是,我没有吸收。如何,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千夕颜一口鲜血吐在离别琴上。

    “你这个可恶的女人!”善水宫主却是骤然大怒,拔出长剑之后竟是撤掉了四周的飞雪风暴。夜空之下,一个伤人的人和一个受伤的人,彼此对视。

    “怎么,不动手么?”千夕颜看着善水宫主,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收起你那副可恶的嘴脸!每次看到你那种表情,我就恶心的想吐!”善水宫主气急败坏地说道。

    “善水宫主。”

    “闭嘴!怎么,你不敢承认我的身份么!还是说,你害怕自己回想起那段最可怕最血腥的时日!”

    千夕颜苦笑道:“那段时光的确是我最害怕最恐惧的时候,但,这不代表不敢承认我自己和你的身份,善水宫主,不,千夕颜,你,了解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