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8章 避嫌
作者:沈若初厉行末喜   经年一曲故人戏最新章节     
    第1878章 避嫌

    皇甫策的目光,让那杀手觉得浑身瑟瑟发抖,整个人难受的不行,好像是后背有一座冰山 一样,那寒意一阵阵一阵儿的袭来,说不出的难受。

    沈若初瞧着皇甫策的眼神,也莫名心里发怵起来,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是觉得这人可怕。

    就在杀手想着的时候,皇甫策拿了刀子出来,准备在那人身上划拉一刀,那人吓得立马跟皇甫策回道:“我招,我全招了,我就跟你说吧,是苏家,苏家让我来的,让我杀了沈小姐。”

    “苏家?是苏曼文的阿爸吗?”沈若初试探的对着杀手问道。

    估摸着对方应该是知道的,杀手用力的点了点头:“就是那个苏家,老爷让我给他的女儿和儿子报仇,一定要杀了你。”

    在晋京动不了沈若初,这次回来了,必须得让沈若初付出代价,老爷交代的事情,他们的了沈若初回来的消息,就在沈家门口布着了,谁知道今天会弄的这么个下场。

    真是太意外的了,沈若初抿了抿唇,眼底满是冷意,还真是苏家,之前苏曼文死有余辜,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个人作恶多端,还想活着?

    现在苏家还想让她偿命,真是可笑,看来苏家早就盯上她了,要不然,怎么她回了迷城,督军府都不知道,苏家立马知道了。

    只是在晋京不敢动手而已,皇甫策看得出,沈若初说的人,应该是沈若初的仇家了。

    皇甫策对着沈若初问道:“这人怎么处理?”

    “抓回去,关在地牢里头,苏家敢动我,就不要后悔。”沈若初对着皇甫策说道,她现在还没回去,叶然和林四很快就会来。

    到时候,可以把这人给抓回去了,皇甫策看了沈若初一眼,朝着夜色里头喊了一声:“罗宋!”

    声音一落,一穿着黑衣裳的男人,不知从哪儿到了沈若初和皇甫策的跟前,那人恭恭敬敬的对着皇甫策开口:“爷,有什么事情吗?”

    “把这个人给我带回地牢去,好好的看着,要是自杀了,你就跟着他一起死。”皇甫策不带温度的声音命令着。

    罗宋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仍旧是恭恭敬敬的开口:“是,少爷。”

    说话的时候,罗宋带着那人离开了,沈若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皇甫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摸不透皇甫策了,对皇甫策的身份也是很好奇。

    却又不好多问什么,养了暗卫,本就是不得了的人,还养了这么个厉害的暗卫,一路跟着过来,明明就在周围附近,看到主子出事儿,也没有出来。

    应该是皇甫策的命令,没有他的信号,绝对不允许出来,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扛得住的,这需要莫大的配合,和苛刻的训练。

    饶是林海和林四也做不到这一步,看到厉行出事儿,可以一直等着厉行的命令才出来,不是固执,而是执行力,太难了。

    “行了,这些你安全了,找到刺杀的主谋,我也安心了,我们回去吧。”皇甫策看着发呆的沈若初,对着沈若初问道。

    沈若初点了点头,再次看向皇甫策,轻声开口:“之前在沈家,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些人本来是冲着你来的,如果被发现了,岂不是鱼死网破吗?你家里还有个孩子,我不能让衍儿出事儿。”皇甫策很是认真的看向沈若初,对着沈若初说道。

    他准备离开了,总要抓紧时间把这帮人给解决了,不能让沈若初置身于危险之中,沈若初这才明白皇甫策的用意,点了点头,感激的对着皇甫策说道:“谢谢你。”

    “不比了,我们两清了,我明天就要离开了沈家了,到时候,咱们江湖再见吧。”皇甫策笑着跟沈若初说道。

    那笑意散在脸上,说不出的好看,沈若初只是看了看,便收回目光,倒是皇甫策,表示很是习惯了,这么多年了,他不是第一次被人直直的盯着自己的长相。

    皇甫策和沈若初一起离开市郊,重新回了沈家,皇甫策径自上了楼,叶然担心的不行,拉着沈若初问道:“小姐,怎么样?那个人有没有伤害你?你没出什么事儿吧?”

    要是出了事儿,少帅不得掐死她了,她出去办点事情,回来知道小姐被皇甫策带走了,她还把云心给骂了一顿,连小姐都照顾不好。

    沈若初点了点头:“我没关系,他没有伤害我,今天是我误会他了,出了点小事儿。”

    沈若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叶然,她跟叶然之间,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事儿,都得告诉叶然,好让叶然方便做后面的事情。

    “苏家?真是胆大,居然敢行刺小姐,简直是胆子太大了。”叶然愤愤不平的开口,沈若初笑了笑,眼底满是嘲讽,“苏家什么做不出来的?若不然,也不会把苏曼文给养成这个样子,不过我给苏家机会了,没让苏家彻底绝后,苏家倒好,还想杀了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次回迷城来了,势必要将这些个东西给收拾妥当了。绝对不能让他们飞上天去,苏家的帐,是该彻底的清完了。

    叶然点了点头,对着沈若初说道:“小姐,这事儿交给我,您就放心吧。”

    “先不要去处理,先晾着苏家,看看他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动作,等沈菲的事情处理完吧。”沈若初不由声音低沉了下来。

    沈菲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大家都能感觉到的,沈菲或许活的过今天,活不过明天,一想到这儿,沈若初心里特别的难受。

    叶然忍不住对着沈若初安抚道:“小姐,你也别太难过了,生老病死,总有轮回的,您这样会伤了身子骨。”

    沈若初点了点头,洗了洗鼻子,话是这么说,可是能做到淡然的,又有哪个?

    沈若初没有说话,转身准备上楼,也不过刚刚走几步,云心匆匆忙忙的出来了,对着沈若初说道:“小姐。小姐,出大事儿了,快点出大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