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帝武废魂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箫楠,你不过斗级一品神魂,永不可能突破斗级九品,何苦仰望苍穹,谨守卑微才是你的命运。”温婉柔美眸里尽是讽刺。

    箫远仙连看箫楠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他们曾经齐名,但七日前就已是天壤之别,何需在意一个废物的挑衅。

    斗级一品,双系神魂,谁在意?

    “箫楠,箫家会给你交代的,暂且退下。”一位名箫星洗的箫家老辈强者站出来道,他是大长老,代表无上权威,同时也示意箫平山不要多话了。

    “没错,退下吧。”

    “莫要聒噪,家族自有公议。”

    箫家的执事长老一一表态,十分不耐烦。

    箫平山父子强夺箫楠神魂,虽说手段冷酷,可已成定局。

    箫远仙远比箫楠有价值。

    “武试继续。”箫平山大手一挥,森冷笑道,碍于武试规矩,他不能将箫楠逐出家族,可往后有的是办法对付一只蝼蚁。

    “你们坚信箫远仙可武极巅峰,视我箫楠如草芥,可没有我的神魂,他算什么?”箫楠傲视众人道:“不需三十年风水转,只需三年,我就叫大元帝国尽知我箫楠。”

    箫家不想为他主持公道,武道绝情,天心孤冷,东荒圣陆规则如此,可家族往后休想得到他的善意!

    他早晚会超越箫远仙,真到那一天,家族还有勇气承受苦果么?

    “爹,我们走。”他面朝箫无悔,心里的愤怒渐渐平静,多说无益,唯有拳头和杀戮才能讨回公道。

    箫家,只有一个箫无悔值得在意,血脉中的烙印不可改变,前世今生,箫无悔都是他父亲。

    “我儿的话,你们最好记住了。”箫无悔扫了一圈四周,今日箫家人的作为让他彻底心寒,家族在他心里的位置,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箫家人脸上一时怔然,不需三十年,只需三年就叫大元帝国尽知我名,是少年的张狂无知,还是自信?

    箫家,难道错了?

    他们随即摇头轻嘲,那可是拥有斗级九品神魂羿日剑和万武圣体,即将拜入天剑宗的罕见天骄,箫远仙,又如何是箫楠可及的?

    “楠儿,为父无用,不能为你伸张冤屈。”离了武院,箫无悔仰天叹息,为人父亲,却坐视孩儿被奸人夺取根基,个中羞愧愤懑无以言说。

    “爹,孩儿自当扶摇九天,无需为失去之事懊悔。”箫楠宽慰他道,废过又如何,他早晚重回巅峰!

    “好,我儿有志向。”箫无悔欣慰。

    箫楠却看出父亲并不相信,这也难怪,毕竟他曾经是元灵七重,斗级九品神魂。

    对此,唯有一笑,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楠少爷,等你许久了。”箫楠将父亲送回,返回自己的住宅,早有箫家仆人等候着,见到他直接奉上一个盘子。

    “培元丹!”箫楠挥退箫家仆人,拿起三颗流转温润药力的丹药,眼眸冷戾,这就是家族的交代?

    丹药分黄,玄,地,天四级,每级十品。

    培元丹只是黄级一品,算最差的丹药,他鼎盛时每月能分配到五颗,现在家族的补偿,就是个笑话。

    “眼下,晋级神魂才要紧。”箫楠将一颗培元丹扔进口中,恨和耻辱都化作狂暴的修行动力,弱者于世间,贱如草,唯有崛起至可斩九天星辰,方能傲视宇内!

    丹药仿佛一座灵山炸开,无尽源泉喷涌。

    帝武吞噬一切,仿佛旋涡之眼,元气滚滚涌入。

    一个时辰后,培元丹的精华全部吸收,帝武神魂睥睨九霄,气息大不同,晋至斗级二品。

    箫楠眼眸微惊,帝武的吞噬天赋,竟如此妖孽!

    斗级一品神魂晋级二品,至少需要百颗培元丹,可现在,一颗培元丹就让帝武晋级二品。

    箫楠心里焕发斗志,眼眸灿烂若星辰,已可以看到帝武晋级斗级九品,战级,宇级巅峰的时候。

    箫平山,箫远仙,你们给我等着,世间王者轮回,今夕我为尘,归来时,凤卷云涌,就是箫家换主时。

    他继而,毫无犹豫的吞下最后两颗培元丹。

    箫家武试,已落下序幕。

    中途,也涌现出不俗的天才,有一位名箫痕的旁脉,是四长老的人,年仅十三岁,觉醒斗级六品神魂。

    箫痕,被人和箫远仙并论,认为又一位带领家族繁荣的天骄,至于箫楠,斗级一品,哪怕是双系神魂,想要重修回斗级九品,也不知要猴年马月。

    箫楠,天才光芒暗淡,属于他的时代过去了。

    “箫楠,滚出来。”第二日,晨曦初现,箫楠睁眼,神魂晋入斗级三品,境界突破元灵一重,耳畔突然炸开道怒喝,屋门四分五裂,闯入道人影。

    “拿了家族三颗培元丹,就你这个废物,也配,给我交出来。”他年仅十五岁,长相粗鲁野蛮,身躯魁梧如铁塔,腰挂青城学宫铁令,居高临下的俯视箫楠。

    神色里尽是桀骜不驯的野性!

    “箫霸虎!”箫楠起身,骨骼里发出微响,浑身上下似乎充满无尽之力。

    一夜修行,仅部分药力沐浴境界,却也因此重修回元灵一重。

    “还是弱了。”箫楠感应下,帝武神魂的战力接近斗级五品羿日剑,不需多久就能重回巅峰,甚至超越箫家第一人,箫远仙,可他仍感不足。

    若培元丹足够,何至于此?

    若世人知道他一夜时间,连破斗级两品还不满意,定会憋屈到吐血,多少天资不俗的神魂武者半年数月,都无法晋升半品。

    神魂之难以修行,为武道界公认铁律,他已经创造了记录!

    “箫远仙让你来此寻衅的?”箫楠目光最后落在黑衣少年身上,杀意激扬:“你有两个选择,一,自废修为,然后滚,二,我亲手废掉你。”

    箫霸虎,家主箫平山第五子,去年刚入青城学宫,神魂是斗级三品啸风虎,修为,元灵境二重中阶。

    他平日只服箫远仙,于青州学宫初归,就来寻他麻烦,要说没有箫远仙暗示,谁信?

    “废我,就凭你?”箫霸虎没想到箫楠敢如此嚣张,怒及反笑,拳动如山,一时卷起许多桌椅,形成狂暴的凤卷,将箫楠笼罩进去。

    他倒是看看,谁废掉谁?

    一个再次涅魂的废物,还是斗级一品,真当自己是以前的箫楠?

    虎拳,黄级下品武技!

    箫楠一眼认出箫霸虎修行之功,在箫家武技阁,除了高高在上的镇族绝学,黄级上品武技,九阳雷隐刀外,黄级下品武技中,只有寥寥几门可以比肩。

    武技和丹药一样分四级,每级却只有下品,中品,上品,武技是家族隗宝,珍贵而不易修行。

    “天使人亡,犹可怒,自取灭亡,唯可笑。”箫楠一拳迎击,施展的是同属黄级下品武技,泰山拳。

    大势如泰山,横扫无尽妖邪。

    “你,是斗级神魂三品!”箫霸虎惊呼,同修黄级下品武技,对武技力量深有体会。

    箫楠分明有元灵一重,神魂力量更远在他之上。

    他被泰山拳直接撕裂,泰山拳劲意接连落至腹上,如一片残叶般打飞,神魂离体,被帝武神魂直接吞噬!

    帝武睥睨苍穹,隐隐有突破四品迹象,最后光芒稳下,没有突破,可仅仅是一颗培元丹的事!

    “箫楠,你…好狠!”箫霸虎一路撕碎屋檐地砖,撞断院中央的大愧树才双膝着地,无比怨毒的抬头。

    一身武道气息崩散殆尽,俨然已废。

    箫楠平静以立,冷冷凝视于他:“我鼎盛时,你大哥箫远仙都退避三舍,凭你也敢嚣张?”

    箫平山一家夺他神魂,废他根基,要说狠,他们才是祖师爷。

    箫霸虎对上箫楠杀意深沉的星眸,所有的话都憋在喉中,心里震撼不绝,这真的是废材箫楠么?

    他是废材,自己岂不是连废材都不如?

    “箫楠,你竟然敢废掉霸虎?啊……,斗级三品!”箫平山挟箫家人惊闻动静,半刻钟不到就全部赶至。

    可他们陷入了深深的震撼。

    箫楠,竟突破到斗级三品神魂,元灵一重,就算有家族赏赐的三颗培元丹,也不至于一夜间脱胎换骨啊,难道是箫无悔动用私藏拔苗助长!

    对了,定然如此!

    箫平山震撼之余,就是愤怒,就算箫楠晋级斗级三品,难道就了不起么?神魂初始晋级容易,后期只会越来越难,耗费的资源成倍递增。

    他千不该,万不该,废了我儿霸虎,该死,真该死!

    “箫平山,你强夺楠儿神魂时,就该想过有今时今日,苍天有眼,报应不爽,今日谁敢动楠儿,杀无赫!”箫无悔赶到,大笑仰天,剑起长龙,威压涌向四方。

    箫平山神色惊变!

    开脉七重!

    箫无悔是箫家第一高手,也是天南镇唯一达到开脉九重境的强者,若非旧疾发作,时而陷入脉封状态,状态全废,加上实力逐日倒退,谁敢轻辱?

    可箫无悔今日尚有实力,若不计一切爆发,谁人可挡?

    箫平山余光一直注意大长老等人,看到他们明显为箫楠的成长动容,加上箫无悔的威势,竟心生犹豫,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我儿霸虎的仇一定得清算,等着瞧。”

    他十分果断,着人拖起箫霸虎,掉头就离开!

    箫楠冷眼以对,世间有一种人,夺取他人根基时,毒辣快意,轮到自己就愤世嫉俗。

    箫平山就是这种人,若不是自知理亏,绝无可能咽下这口怨气。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