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顿悟和会议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箫楠等人站立不稳,可是却体会到极其强势的力量,比箫无悔和沈玉堂都强大,是何境界无法估测,而他们的内心仿佛撕开一道口子,无尽的光芒落下。

    箫楠更是陷入顿悟。

    一头绝世神龙盘踞于苍茫幽夜,身长不知尽头,龙首若山岳,突兀觉醒,龙眸若神火燃烧,声震万古长天。

    一声起,开天,万星出现。

    一声起,辟地,地升万丈。

    最后八音落,有人,万物,日月山河,时间,一切都是神龙创造,这便是神龙之道,神龙八音的伟力。

    他仿佛就是这条神龙,经历这一切,感受到创造的力量,仿佛一颗种子于心里发芽,竟不知觉的吼出声来。

    “第五音!”

    “第六音!”

    “……”

    武技阁前,一根根苍树不论粗细,呈回字形砰然碎裂,待箫楠睁开眼眸时,地上倒塌着许多碎木,而青砖大地上,印上一条婉转起伏,约有九尺长的龙影痕印。

    他神色惊愕,随后惊喜万分,自己竟然领悟出第五音和第六音,那顿悟见到的神龙演武竟然如此强大,感觉仅仅过了一瞬间,收获却太惊人。

    “可怕,逆天啊。”

    “我算见识到什么叫做妖孽了,不敢比啊。”

    韩璇儿,慕浅浅等人呆呆如木,苦涩的道,他们自认天资不俗,可遇到箫楠后,才发觉人生最残酷的就是对比了。

    “好小子,足足半个时辰的顿悟,身为元灵境,感悟到这个程度,颇为出乎老夫意外啊。”阳老负手行来,看着箫楠的眼神颇多赞誉。

    他见过不少天资出众的年轻武者,可是如箫楠这样的极其少见,武者顿悟,时间越久,效果越好。

    元灵境的武者能有一刻钟就十分逆天了,箫楠竟然顿悟了半个时辰。

    “我看你还是送他们各回各处吧,家族会议已经吵上天了。”阳老不待箫楠回话,便又嘴角一撇,仿佛十分不屑的道。

    箫楠一愣,随即明悟。

    家族会议上,肯定吵的不可开交,那五百颗培元丹的事,足够箫平山兴风作浪了,阳老的意思是让他暂避锋芒,或者说,根本没有必要搭理。

    他看向韩璇儿等人,见他们点头,便应道:“好,晚辈先行告辞。”

    他们朝阳老行礼,拿了神龙八音的武典,便离开箫家。

    这次收获不菲,除却箫楠,韩璇儿等人对神龙八音各有领悟,天资最强的慕浅浅和韩璇儿还掌握了一式。

    陈泽兄弟虽然没有入门,也掌握修行的钥匙,勤学苦练下,有机会掌握神龙八音,倒也没有气恼不如韩璇儿和箫楠的天资,毕竟差距摆在这里。

    阳老,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是他们内心最大的疑惑,天南镇缘何会有如此强大神秘的人物,而且在箫家,名声不显呢?

    “阳老,敢问箫楠少爷何在?”箫楠一行人离开不久,箫家会议阁就派人来请,看到只有阳老和满地狼藉的武技阁,略有错愕,却还是恭敬的问道。

    “出府了,自己去找。”阳老仅此一句,便转身回阁。

    弟子神色愕然,风中凌乱,这个时候,家族会议因为他吵的天崩地裂,快要大打出手,他却出府?

    心,真大啊!

    “家族必须恢复楠儿的待遇,每个月五颗培元丹,另则,拿出五百颗培元丹补偿,少一颗都不行。”箫家会议室中,箫无悔持剑以立。

    他的身前是碎成七零八落的会议桌,显然大打出手过。

    “箫楠杀了我两个孩儿,屠戮七长老,免其责罚已是开恩,还想要五百颗培元丹,别做梦了。”箫平山脸上透着怒火汹汹。

    这样的表态,他已经吼过很多次,现在不知是多少次,而且和箫无悔动手了,感觉再对持下去就是更大的火拼。

    可是,不能让!

    这对孽种父子害了他两个孩儿,还想要家族补偿,当他是什么?五百颗培元丹啊,家族一个月的收成才两百颗,箫楠金口一张,就要两个多月的收益。

    “无悔,家族对箫楠确有亏欠,但五百颗培元丹的要求过多了,最多一百颗,你总得给家族留点底,毕竟其他弟子长老也要修行吧。”箫星洗一脸疲惫的道。

    他和一众长老夹在箫平山和箫无悔中间,才叫不好受呢。

    哪怕一条狗,活的都比他们痛快,吃饱喝足,摇摇尾巴便是,何须勾心斗角,要不是为了家族,都想摞挑子不干了。

    “平山老狗,你强夺楠儿神魂,歹毒邪戾,报应不爽,何需怨人?我今天不是来商量的,而是命令。”箫无悔剑光一挥。

    箫平山等人下意识后退,桌椅化作木屑纷飞,须臾后,场中狂暴的气势才渐渐平静。

    可他们额上后背尽湿。

    箫无悔一言不和就要动手,现在完全不把他们当做一家人。

    “报,阳老有话转告。”正这时,去武技阁请箫楠的弟子归来了,带来阳老的意志,要求家族听从箫无悔的条件。

    同时,献上一部神龙八音,当武技的拓本在箫星洗手上展开后,大殿中,所有人呼吸都变的紧促。

    黄级上品武技!

    他们的震撼中,弟子将阳老转告的话一五一十的道出,无一遗漏,原本阳老并不想掺和箫家内斗,不过箫楠确实值得栽培,索性助其一臂之力。

    “他,以元灵六重境,默写出妖族黄级上品武技,神龙八音?”

    “半个时辰顿悟,修成第五音和第六音?”

    “阳老,言他为五百年罕见天骄,不世天才,家族真龙?”

    箫星洗重复着弟子的转告之语,脸上的震撼越发浓郁,而其余长老执事何曾不是置身梦中。

    这等天赋当真近如妖,神魂被夺,都能破而后立!

    今日一战惊艳天南,又有神龙八音武技的贡献,还有阳老的支持,似乎五百颗培元丹也不是难以接受?

    阳老,来历神秘,修为强大,他们根本摸不透底,坐镇家族已有十几年,威信却是箫星洗等老人不敢忽视的。

    他相中的人,必有其价值。

    “我不信,此事定然有假!”箫平山看到一群老不死神色动摇,就知道糟了,他更接受不了箫楠有如此奇迹,这意味着他们这一脉有大威胁啊!

    “我儿箫楠以前是家族第一天才,以后也是,哪像箫远仙,靠不光彩的手段抢夺楠儿的根基,哼,野鸡插上凤凰的羽毛,也成不了凤凰。”箫无悔从未如此畅快过。

    九天有眼,哈哈哈…。

    楠儿遭遇厄难,却似烈火锻钢,反而更上一层,争气,太争气了。

    箫家武试时,楠儿还说,我必将扶摇直上九万里,宽慰他无需沮丧,自己当时不信,如今看来是他这做父亲的错了。

    可是错的好,太好了。

    “先拔两百五十颗培元丹,后续在三日内送至箫楠别院,可有异议?”箫星洗猛然合上武电,抬头道,眸有光辉。

    他已决议争取箫楠,家族不能放过如此天才。

    箫平山一急,可是还未张口,便听。

    “附议!”

    “附议!”

    一位位长老执事,此起彼伏的表态道,声音嘹亮,透着中气十足。

    箫平山顿时如遭雷击,感觉心脏被一个个巨锤击的四分五裂,这一局彻彻底底的输了,箫无悔父子的复仇,赢了!

    这群该死的老畜生,天生的墙头草啊。

    箫楠已经离开家族,将韩璇儿,慕浅浅送回各处,开始回返家族。

    天南镇虽为古镇,但比十万年后的大城还要广阔,殿宇街道,井然有序,各种商铺措施一应俱全,其中还有许多箫家的产业。

    箫家为天南三大世家之首,并不是空口无凭,要撑起一个家族,离不开世俗产业和修行资源支撑,整个天南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产业都属于箫家。

    “楠少爷武极登巅,破而后立,可喜可贺。”

    “武神庇护箫楠少爷,来日必将登临东荒之首,统御万灵。”

    “天南第一天骄,楠少爷实至名归啊!”

    很多人朝箫楠打招呼,随着武技阁前一战,他的威名再次回来,世人的看法又改变了。

    相比半个月前,他遭遇厄运,天南之人的冷嘲热讽,极尽贬低,现在可以说不可同日而语。

    他只是淡笑着回应,心态却极其平静。

    “天南第一天才?好大的名头啊,连神魂都被堂兄夺去,未婚妻都跑了,说不定在天剑宗已被睡大肚子,不知道你天南才俊是何感受?”适时,一道万分不和谐的声音尖锐的响起。

    王家一行人走来,领头的是王家管家王忠,轻蔑刻薄的藐视着箫楠,身后跟随着一大群随从,手上提着许多货物,显然采购归来。

    他身边立着王家旁脉中的第一天才,王震乾,以十分戏谑的眼神扫视箫楠。就是他的存在,才让王忠有此底气挑衅箫楠。

    王震乾,元灵六重巅峰,斗级六品神魂,王家除王飞鸿外的最强年轻武者。

    “天南的第一天才,可不是未婚妻都跟别人跑掉的绿毛王八,那简直太讽刺了。”

    “天南第一年轻王者,只能是王家二少爷,你们眼珠子可擦亮点,莫认错人了。”王忠见箫楠沉默,得势不饶人,拽过身边的行人冷哼道,随后一把扔出去。

    引得沿途之人心有余悸,离的远远的看着。

    这是一场蓄意的报复和挑衅!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