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武碑陵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她们很快醒转:“箫楠要去哪儿?”

    韩旋儿,慕浅浅,温倾城等纷纷跟上,留下听凤楼众学子犹自震撼。

    箫楠,新生擂台赛称王后,于听风楼展露惊人武技天赋,如此人物,会是天南废物?真不知道谣言如何传出的,那天南箫家有眼无珠,只怕会后悔莫及。

    “可怕的武技天赋啊!”元青握紧拳头,体会到和箫楠的差距,他必须立足开脉境,点燃龙脉之力,才有一战资格。

    凌战云,北寒锋,王飞鸿等更绝望,元青给箫楠提鞋都不配,他们天资不如元青,更没资格和箫楠为敌。

    “箫远仙,有敌了!”箫痕也在听凤楼,看着消失的箫楠,唇角浮现讥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可以积蓄实力,待到风云变化,将箫平山一脉踩在脚下,夺得家族大权。

    箫楠已经走进武碑陵地带,气温渐渐降低,苍穹都比外界暗淡,一面面九尺高的武碑散发武字武辉,万书页林般,整齐一致的耸立着。

    一万八千武陵碑,占地五十亩。

    人影或立,或站,或讨论,或皱眉沉思,至少过百之人,不乏高级弟子和长老,甚至有四级武居的开脉巨攀。

    武碑陵两侧是镇陵者居住之地的武塔,塔面记载奖励,和剑三思所言无误,破译三门任何品级的武技,可得特招令一枚。

    另细述了对应的神丹奖励。

    “武技天赋很重要。”箫楠扫了一圈,武碑上的武技残缺到可怕,破译难度,分成了一级武碑,到九级武碑,级别越高,难度越大。

    难度最低的一级武碑,也不亚于将九重剑剑武技拆分为千式!

    他能将一气剑,剑霸五斩,九重剑化简为繁,又化繁为简,帝武神魂的武技天赋很关键,可接近大成的人剑合一,让他和剑武技有奇妙的契合度。

    这才得以将剑霸五斩和九重剑当场学会,换做刀武技,箭武技,暗武技未必可以,想破译一万八千武碑陵,也得放在拳武技和剑武技上。

    “闯过武炼山四千石阶的新人王,来武碑陵了!”箫楠才挪动步伐,就惊动陵中许多武者,有不少见证过箫楠风采者惊呼出声。

    他们先前以为箫楠只是路过,现在看来是冲武碑来!

    难道,他要破译武碑?

    温倾城一行人赶至,许多听风楼弟子跟在身后,他们只是单纯好奇新人王行踪,结果看到箫楠朝武碑陵来,一传十,十传百,群拥而至。

    “狗屁的新人王?我只听说天南出了个废物箫楠,被堂兄夺去斗级九品神魂和未婚妻,也配闯武碑陵?”高昂的议论声突然被讽刺声压下。

    众人只见武碑陵深处行出一群人,出言的是位鹰鼻男。

    “金德诺?”箫楠已经行至一面剑武技三级残碑前,闻言看去,来者有不少熟悉之人,鹰鼻男名金德诺,出身金家镇,是箫远仙故交,顿时眼眸冷厉:“你找死!”

    金德诺和箫远仙同岁,早早拜入青城学宫,天资不如何,修为至今不过元灵七重,曾经也照过面,没有交集,现在竟敢挑衅,他只手可辗灭。

    “废物,你大胆!”金德诺顿时大怒,一位身穿紫衣长袍的男子拦住他,淡淡扫视箫楠道:“你眼前武碑为三级残缺,三年来破译者不下千人,无一人成功,劝你别白费力气。”

    “武碑陵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好好修行吧,虽说你被人夺去神魂,又为未婚妻背叛,经历痛苦,难免心浮气躁,可人需认命,远仙那边我自会劝一劝,有些事算了。”

    他神色淡淡,像在说无足轻重之事,为箫楠好,举手投足都散发着开脉境力量,筋骨点燃两道元脉,为开脉二重境,难免不将元灵境的箫楠放在眼里。

    千山慕,外门弟子排名第八十九位,今年十七岁,实力比杨北强,武技天赋也十分妖孽,可要说轻视新人王,有些好笑啊。

    听风楼前,箫楠战胜开脉一重境杨北,实力完全不能用等闲元灵境视之,听风楼中更展现惊人武技天赋,连授课长老,开脉五重境周志清都得俯首拜为师尊!

    他何来的自信叫箫楠滚出武碑陵?

    听风楼,跟随慕浅浅等到来之人神色古怪,人呀,怎么就那么自大呢?怕是还不知道箫楠的战绩!

    “我需要箫远仙怜悯?千山暮,谁给你的自信?”箫楠怒极反笑:“箫远仙不过窃取我武果的盗徒,一年后,我自会上天剑宗夺回一切,将他骨头一寸寸辗碎。”

    “至于我要破译几级武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箫楠冷冷的收回目光道,武碑陵将武碑划分一到九级残缺度,三级残碑极难破译,确实难到了不少武者。

    可是他还是有自信,不会多此一举。

    千山慕是为首者,千家镇弟子,一行人中实力最强,除外就是名蓝月瑶的女子,修为也是开脉两重境,两人比金德诺和箫远仙更亲近。

    昔年,他为箫家天才,未和箫远仙决裂,彼此倒也客气,如今箫远仙拜入天剑宗,声势无双,为了抱箫远仙大腿,学宫相遇,竟齐齐针对于他,世态炎凉,足以可见。

    “废物箫楠,真以为成了新人王,就能和远仙匹敌,也不撒把尿照照自己,妄想破译三级残缺武碑,配么?”

    金德诺不顾蓝月瑶拦阻,竟从原地消失,出现箫楠面前:“我来教你做人。”

    身化影剑,剑如影直刺箫楠眉心,竟是盛怒之下,一举夺箫楠性命!

    影宫,黄级上品影武技,流影剑!

    金德诺元灵七重境修为,释放斗级五品神魂影燕,精通藏匿和速度,武技和神魂组合,快到肉眼难见,等若瞬移。

    千山幕冷眼以对,未曾拦阻。自己也算好意,箫楠竟然如此不识抬举,一年后上天剑宗夺回一切,做什么春秋大梦,远仙可是第一剑峰首座亲传弟子。

    可是他余光扫过,却发现四周许多人神色古怪的看着他,顿生困惑,青城学宫的弟子都被新人王慑服了,竟不觉得他很可笑么?

    “滚!”一声惊雷龙吼响彻武碑陵,便见金德诺剑断人毁,于空中惨嚎一声,落回千山幕身前,却已死无全尸。

    箫楠衣袂微微飞扬,头也不回,声震九霄道:“我箫楠再废物,也轮不到你们连废物都不如的走狗轻辱,死一个金德诺,就是警告!”

    “再犯,杀无赫!”

    他如剑如神,一击斩元灵七重,影宫武者金德诺!

    强大的威势,让武碑陵瞩目,少年铁血,再展锋芒!

    “你!你!你!”千山幕手指箫楠,身为点燃两道龙脉的强者,都难以置信箫楠竟然瞬斩金德诺,就算是新人王,实力也无理由如此强大啊!

    震撼过后,便为愤怒取代:“你敢杀人!”

    学宫除凌月峰,流云桥,南离洞三处之地,可是禁止自相残杀!

    千山暮身边的人都被箫楠实力震撼,那一句‘杀无赫’在血液中滚动,带来冰冷刺骨的冷意,一时间竟怨毒惊惧的瞪视箫楠,不敢再说什么。

    可金德诺好歹是他们的同伴,就算先出手有错,也不该被箫楠击毙!

    “我为何不敢?”箫楠淡淡道,目光仍然在身前的武碑陵上,迅速推演剑武技,金德诺要他之命,死有余辜。

    “学宫有规矩不假,可没说不容许反击,箫楠不还手,难道等着被金德诺杀死?”温倾城等人冷视千山幕,敢出手就要有死的觉悟,做人别那么矫情。

    四周弟子深以为然,金德诺以元灵七重的卑微修为去招惹箫楠,死的不冤。

    “武碑陵,禁私斗,再犯者,杀无赫。”镇陵塔上遥遥传来声音,镇住愤然的千山幕,他身躯一凉,倏然惊醒,朝向那个方向万分不甘心的咬牙道:“是!”

    “你变了,曾经的你有强大天赋,可心怀仁慈,是很多人心中的月光。”蓝月瑶是个很美丽的女子,美人榜排名第九,此时目光落寞的望着箫楠。

    少年曾经是多少人心里的神月,高高在上,温暖如光,照亮人心,许多年轻武者以其为偶像,她曾经也是,可是如今的箫楠近在眼前,却远在天涯。

    “我变了?”箫楠仰视石碑,声音略有波动:“你不曾遭受抽魂废丹之痛,亲兄爱人背叛之苦,如何明白,死生契阔,唯刚者自强的道理!”

    他摧毁一个少女心里最美的愿影,可是并不后悔,重来一次,还是如此,武道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难道他要坐以待毙,任金德诺屠戮?

    他当然知道蓝月瑶为何如此,蓝月瑶年长箫楠三岁,常随千山幕往来箫家,年少时的箫楠喜欢追着她玩耍,少年觉醒强大天赋后,为她解决过很多麻烦事。

    曾经,一剑为她斩马家镇轻薄子弟马元琪。

    曾经,一剑横扫九位劫徒,自己负伤。

    曾经,一剑上雪莲山,寻来雪灵鱼三道,赠她做生日礼物,少年感动了她,她也记住少年,可她今日因为箫楠的狠辣而失望,至少她心里的少年不存在了。

    “蓝师姐算了,仇恨蒙蔽一个人的眼睛,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多说一个字。”一位十四岁的少年名夜归真,充满敌意的看着箫楠,朝身边的蓝月瑶劝解道。

    “我们去破译第九武碑吧,努力那么多时日,是时候破译出来了。”

    “今日,青城学宫将记住我夜归真。”

    “蓝师姐,你也将因我夜归真,而荣。”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