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开脉二重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他最多穿过八段飞云桥。”五宫之人也来了,拳宫洛禹农扫了眼,下了结论,嘴角轻扬,透着十分明显的讥诮,等着看箫楠笑话。

    影影胜冷哼:“最多七段,开脉四重的飞云守卫密集区,以他目前的实力,穿透不过去。”

    “止步六段,也犹未可知,六段飞云桥有三十位的开脉三重守卫,他和杨海对决极限是抗衡九位影狼,不可能再多了。”暗无邪对武陵碑事耿耿于怀,当仁不让的贬低箫楠。

    议论的声音没有遮掩,传遍飞云桥,有意让箫楠知道,好像要破坏他的武道之心,以五宫宫主级武者的身份,行小人之事,实在让人不耻。

    “卑鄙!”韩旋儿低声道,剑三思和剑狂也来了,纷纷面露不愉,暗无邪等盼不得箫楠好,也见不得剑宫强大。

    剑三思恒道:“有些下三滥的东西,嫉妒我们剑宫弟子优秀,只能逞口舌之利,就算箫楠只能通过飞云桥八段,乃至七段,六段又如何,他才开脉一重。”

    “暗宫和拳宫,今日死了不少四大豪门走狗弟子,得谅解下,哪像我们剑宫高手如云,光箫楠就可领衔学宫新生,是他们几辈子都羡慕不来的天纵奇才。”剑狂放肆大笑。

    场中人不合时宜的笑了,还真是剑宫的风格啊,得势不饶人,可也难怪,有箫楠如此逆天的弟子,少不了得意下。

    洛禹农等目欲喷火,牙磨的蹦蹦响,心里憋屈至极,却无法发泄。

    洛禹农阴沉沉的哼了声:“那祈祷你们得意弟子箫楠,可以通过飞云桥吧,也让我们分享下荣光。”

    命宫,阳宫两脉宫主相视摇头,剑,拳,暗三大分宫争斗越来越明面化,尤其是三日前箫楠遇刺,激怒剑宫的神经,三宫随时都可能火拼。

    “轰!”箫楠已经从剑霸五斩,切换到九重剑,一道紧接着一道,指如神剑,刚锐至极,竟速如破竹的冲击过飞云六段,七段,八段:“平天拳!”

    飞云六段是开脉三重飞云守卫密集区,七段是开脉四重,八断的是开脉五重!

    箫楠出乎世人意料,一气呵成的冲过高出自身境界的飞云区域,身躯噼里啪啦做响,于冲刺过程中,境界跳涨到开脉一重下阶圆满,中阶,上阶。

    实力增强,自然也具备更雄浑的爆发力,也就八段飞云桥有点难度,可平天拳开道,拼着挨了数处外伤,也闯过去了!

    “可怕,就剩下九段,和十段了,他会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以开脉一重境修为闯过飞云桥的武者么?”剑狂为之惊呼,他虽然和暗宫,拳宫斗嘴,可也不认为箫楠能做到这一步。

    箫楠却又一次让人意外!

    暗影胜,暗无邪,洛禹农脸色羞怒交加,仿佛吃了苍蝇般恶心。

    看在眼里者不由摇头,又被打脸了吧,箫楠入学宫以来,屡屡创造奇迹,难道还没有觉悟么?或者内心的不甘做崇,暗宫和拳宫两宫宫主也是可怜人啊。

    “绝不可能!”暗影胜和洛禹农,仿佛被拔了牙的猛虎,痛的不由咆哮,无法接受箫楠的逆天,坚信箫楠是极限了。

    可话语方落,那少年便以狂猛的速度冲击过九段,十段!

    箫楠承受的压力瞬间大到极限,肉身都在狂暴的飘洒血液。

    那些开脉六重,开脉七重的飞云武者攻击,影子似的抽在他身上,带起可怕的碎骨声,压出许多血浆,可是他赢了,站在飞云桥尽头。

    双手撑地,浑身沐血,黑发倒飞,身躯不断颤抖,气息混乱,整个人频死一样,环聚于身躯的四道灵阵印,此刻光芒暗淡的摇曳着,砰砰碎裂。

    “竟然通过了!”飞云桥寂静如夜,世人片刻后如梦初醒,箫楠有灵阵师的传承,倒是忽略了。

    箫楠释放灵阵印,凝聚灵阵,不需要完全挡住开脉六重和开脉七重守卫的进攻,只要一瞬间,最后以强大爆发力冲过去就好,过程危险,有陨命危机!

    他完全是以生命为赌注,可是赢了,哪怕拼的一身是伤,也创造记录,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以开脉二重境闯过飞云桥的武者,狠狠打了洛禹农等的脸面,告诉他们,只要他想,就没有不可能的事!

    “洛妃仙的眼光可真好。”韩旋儿美眸里既欣喜又暗淡,如何能忘记九龙阁,少年如天神降临,扰乱她的芳心,可是她知道和箫楠的差距从此刻起更大了。

    “吼!”箫楠沐浴飞云桥的武道赐福,滚滚元气化九道水龙从桥上冲出,狂猛的灌入体内,可以明显感觉气力增长,洗涤伤势,元脉第一道若烛火点燃。

    境界,毫无阻碍的突破。

    开脉二重!

    龙力加身,青龙经幢再现,四周云流全部被扫开,二十里飞云如洗。

    “走?”暗影胜扯了下身边呆滞的暗无邪,两人领着暗宫弟子灰溜溜离去,拳宫洛禹农也没有久留。

    箫楠展现出的实力很可怕,不过开脉二重境,就具备横扫开脉五重境的力量,再多嘴也不过自取其辱。

    “哈哈哈,我剑宫弟子就是如此了得,箫楠名副其实的五宫新生王者。”剑三思好不张扬,剑狂一同大笑,十分得意。

    四周人看在眼里,心生认可,得徒如此,剑宫大幸啊。

    “三十七龙力!”箫楠眼眸锐利,境界突破开脉二重后,体内龙力奔腾,帝武神魂增幅,可达到七十四龙力,再遇到先前的东方玄,已可以秒杀了。

    箫楠走下飞云桥,四周学宫弟子已经目如朝圣,毕竟以开脉一重,冲击飞云桥成功,箫楠又完成一项创举!

    “师尊。”箫楠朝剑三思打过招呼,又和韩旋儿,凌烟,陈雪容等寒暄过,便朝洛妃仙道:“飞云桥比邻就是南离洞,风光华美,奇绝青城,师弟想邀请师姐前去游玩。”

    “箫楠,你真无耻。”洛妃仙微微眯起星眸,南离洞和飞云桥都是不禁杀戮,可南离洞是淬炼体质的修行地,高年级弟子极多,小师弟明显是拉她保驾护航。

    洛妃仙还是应了,南离洞是肉身修行之地,武者过了开脉境,都要去见识下,以期修行出特殊体质,让小师弟提前见识下,也是有好处的。

    两人并肩朝南离洞行去,这一幕不知为多少弟子心碎,美人榜第一的洛妃仙,真的和箫楠走在一起了。

    韩旋儿黯然,咬唇不语。

    凌烟等看在眼里,心里叹息,情之一字最难解,剑三思和剑狂却欣喜,洛妃仙是帝都洛家天女,又是武老弟子,箫楠和她走在一起,剑宫可稳坐五大分宫之首。

    箫楠两人行了一刻钟,一股炙热至极的火气迎面而来,眼前出现南离洞景观,正要细细打量,有道白衣身影挡住视野,淡然若神月映空:“洛仙子,明焚有礼了。”

    “这位想必就是新人王箫楠,在下阳宫门下,阳无极亲传弟子,内门第七,明焚,倾慕洛师姐已久,没想到洛师姐竟会选择箫楠师弟,师弟运气可真好。”

    他剑眉飞扬,身材高大,尽显英气,若非道出的话略显刺耳,箫楠对明焚的第一印象并不糟!

    箫楠眉头微微皱起:“我运气的确不错,屡次化危为安,说来,真得感谢老天爷赏武道这碗饭吃,明焚师兄,谢谢你抬举,不知你还有疑惑,需我指点?”

    明焚一上来就展露自己排名,说他运气好,实际上,心有不甘,尖锐刻薄的影射他配不上洛妃仙!

    他又何须客气,你说我运气好,运气也是武道实力的一种,那就承认了。

    洛妃仙俏眸含笑,余光淡淡扫了眼脸色铁青的明焚,和箫楠移步绕道,明焚想羞辱箫楠,箫楠却不给明焚机会,真是够狡猾。

    “那箫楠师弟就为我们演绎下武道运势,南离洞九大悬山,对应九火战体,你可否修行出来?”明焚额上青筋毕露,显然被箫楠气的肝疼,竟从身后阴恻恻道。

    箫楠止步,眼前九座岩山冲天起。

    每一座都不高,也就百米,环聚一起,形成山腰圆形平台,九座岩山坑洞密布,从下到上,无以计数,岩火奔涌,九山之间,仿佛千龙穿梭。

    五大分宫弟子,许多人站在岩台上面修行,以各种方式引火淬体,不乏强大者修出一火战体,二火战体,立在岩洞上,承受更强烈的岩火。

    “明焚,我能不能修出九火战体,和你有关系么?”箫楠看着这副壮观的场面,不由感概武道盛世,武者力争上游,自强不息,每个人都在努力。

    可总有一些人吃饱了撑的,整天针对别人。

    明焚就是此人!

    “箫楠,武者破境开脉,都会淬炼体质,问鼎更强武道,九火战体,为强者标配,你不是强者,和洛师姐在一起,不妥。明焚淡淡凝视箫楠道。

    他太有优越感了,自诩内门第七,觉得洛妃仙无论如何都不该和箫楠走在一起,内门十杰才是她的选择,再不济也该轮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