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白骨红血峰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天意啊!”朱清竹正为箫楠退出影月指笼罩心生懊恼。

    见状,和千山幕等毛骨倏然,四大豪门好雄浑的底蕴,连开脉九重武者都请动了,隐忍至此出手,一击必杀,换做他们是箫楠也得死!

    箫楠孽畜,有登天的本事都要死的连渣骨都不剩,整个青城学宫绝不会有开脉境弟子在如此险境下翻身,除非那是神王附体!

    “来得好,哈哈哈!”箫楠众杀招加身,却不惊反喜:“一念地狱,一念天堂,今日剑指我者,欲取我命者都得死!”

    神龙八音’顺势施展,整片苍穹仿佛水波似的停滞!

    斗级九品,帝武神魂如神王傲立苍宇,吼动乾坤。

    龙音化神龙十道,百道纵横,直接震灭三位黑衣刺客。血洒九天,惨嚎伴随血肉残骨,如神花凋零!

    加身杀招如残草齐碎,难以沾染少年衣枚,少年黑发飞扬,傲立如神魔,成为今夜绝唱,于凌月武者眼眸灿烂惊艳:“箫楠,竟然挡住了!”

    领头的开脉九重境刺客嘴角咳血,面生无尽震撼:“你!…,竟保留着元灵三重境修为,难道你也有符阵,对了,灵阵印!”

    他的自信和骄傲浑然不见,剑辉一收,转身就退!

    “开脉九重,半步观微不敌箫楠?”场中者惊骇,随后恍然:“并非不敌,可是因为身在凌月峰,反而自陷牢笼,埋没优势,被开脉三重的箫楠压制成渣。”

    他们可以说做了最愚蠢的选择,那就是估错少年的实力,为此得付出极大代价。

    “我们快逃!”朱清竹也被神龙八音波及,这种大范围攻击音武技很耗损神元,可是更甚其余武技强大,可以轻易辗灭她们,再晚就真得长眠凌月峰。

    她身躯染血,被千山幕扶着,身边两个跟随者被波及陨落,此时见众人呆呆如木,不由急声道:“你们想死,老娘还想活着呢,还不快走。”

    “走?山河辽阔,天高万丈,鲲鹏可跃,但无你们归宿,今日,一个都走不了。”箫楠睥睨众生,念起念落。便是摩诃九剑惊雷决起:“全部给我留下来。”

    剑如惊雷,萧萧下,覆盖凌月峰,许多离的远的武者都在退。

    那领头的刺客和一位幸存刺客,却被惊雷剑如雷霆贯身!

    “不甘啊!”领头刺客留在黑衣外的眼眸,徒留无尽绝望和愤懑,残存意志,不可避免的陷入永夜。

    “他可是开脉九重,半步观微,放在青城学宫是副宫主,于外界也是高手,捏杀箫楠如神灵扫尘!”

    现在竟然被箫楠屠戮!

    开脉二重境的蝼蚁,干掉开脉九重的他,真是老天爷瞎了狗眼,打瞌睡了,可一切都悔之晚矣,只怪他不该接这桩刺手的生意。

    五大刺客,陨!

    “啊!”朱清竹和千山幕被席卷来的剑河波及,如失控的奔马跌倒,朱清竹两颗眼珠已毁,但可以感觉还有惊雷落下,顿生绝望:“不要!”

    “箫楠,我命令你住手,你敢杀朱清竹,紫城绝不放过你。”紫馨赶到,可话语方落,便见朱清竹被雷霆彻底肢解,耳畔响起少年轻蔑一笑:“紫城,我在乎?”

    他犹如神王巍立,四道灵阵印环绕,元灵三重境修为并不强,可足以横扫此地一切敌,冷漠的目光扫过紫馨,落在朱清竹一行最后一人,千山暮身上:“轮到你了。”

    在场者不寒而栗,新人王心肠可真狠,朱清竹虽不如洛妃仙倾城绝世,可也是十分出众的美人,说杀就杀!

    紫馨绝世的容颜都生起惊惧,少年于此地,有足够实力虐杀她,的确有资格无视她,自己还得担心刚才的话,有没有激怒少年呢。

    “一切都是朱清竹师姐的主意,不要杀我,我自废修为,向你三跪九磕。”

    千山暮瘫软在地,朱清竹炸开的身躯像滩涂地的泥土黏在身上,闻言像条狗似的匍匐磕头,竟连夜归真的骨气都不如。

    “卑鄙!”紫馨气的想吐血,朱清竹一行人,主要因千山暮雪和箫楠的恩怨,才出手挑衅箫楠,最终陨落,千山幕现在推卸的一干二净,是个带把的男人么?

    “武碑陵时,你说箫远仙才是天命,我箫楠只是贱命,应该接受命运的安排。”箫楠步步如仙,朝其走去,千山暮惶恐后退:“我,我,我!”

    “你说的对,命分三六九等,可那不是天说了算。”映空剑贯穿千山幕,在他惊骇的面容下,耳畔响起最后的忠告:“选择比天命更重要,帝尊走错路都失王图霸业,何况你一介蝼蚁。”

    千山幕张着口,多少遗憾和愤怒,徒留人世间,为诸人感同身受,那是‘悔不当初’四个字、

    可正如箫楠所言,选择比天命更重要,天命终是虚妄,选择却看得到,他的选择错了,错在不该和少年为敌!

    武道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实力不行,得罪强者,轻则陨落,重则连累家族,几百口,上千口人,乃至于一城一王朝一武界都要被屠灭,神历上举之不尽。

    “少年初入青城学宫,不过元灵七重,短短时日竟然崛起至此,前后陨落他手的开脉境武者已升至二十位!”凌月峰武者看着少年,心里又如万马奔鸣。

    “你个刽子手。”紫馨愕然后,想到和朱清竹的姐妹情分,悲伤和愤怒像火焰交织,于元脉中汹涌!

    可是风声掠过,一双大手已经摞住她的秀颈:“朱清竹出手一事和你有关么?”

    紫馨身边许多武者下意识后退,女弟子看到紫馨的处境,忍不住脸色苍白:“箫楠连美人榜第二,开脉七重境的紫师姐都不放过么?”

    “说!”箫楠并非嗜杀之人,可有人想杀他,绝不会留情,无关她是第八美人,还是第二美人。

    “人间炼狱啊!”五宫宫主赶到,看到秀美如玉的凌月峰化白骨红血峰,到处都是血水轻流,不由暗暗咂舌,却很快留意到被箫楠和紫馨。

    命宫宫主寒如烟为之愤怒:“箫楠,速速放开紫馨,她是学宫内门第六。开脉七重武者,父亲为紫城城主紫雷双,如有不测,你担当得起么?”

    “放开她。”暗宫宫主暗影胜和阳宫宫主阳无极神色冰冷的踏前一步,凌月峰的灵阵力量只对开脉境有效果,可是却被剑三思和剑狂拦住:“着啥急呀,几位。”

    “敢伤箫楠一根毫毛,你们死。”洛妃仙踏月而来,凌波以立,若瑶池圣女。明眸扫过,寒如烟三宫宫主立即噤若寒蝉、

    洛妃仙只有开脉九重,可身后的武震空是一尊大神。他们得罪不起,可难道坐看箫楠一位开脉二重境的蝼蚁逞威,实在是不甘心啊!

    “诸位宫主,不问我箫楠遭遇刺杀,却担心嫌疑犯,就因为她父亲是紫城城主,她为开脉七重,我箫楠身份实力不如,就忘记我也是学宫弟子么?”箫楠冷视五宫宫主。

    五宫宫主神色一滞,哑口无言,五大刺客暂且不说,朱清竹可是和紫馨交往深厚,她率众击杀箫楠,背后谁知道有无紫馨授意,箫楠有理由针对紫馨。

    凌月不禁弟子生死斗,换而言之,就算箫楠要杀紫馨,也只能认命啊!

    “我没有指使朱清竹。”紫馨竭尽全力张嘴道,箫楠凝视她眼睛许久,伸手拍她胸口,震出龙莲,搜走所有珍藏,方将其冷冷甩出去、

    “看在五宫宫主面子上,饶你一次,再敢挑衅,斩!”

    他根本不在乎紫城,倒是五大分宫很看重紫馨,身在五大分宫,还是要给他们点面子。

    紫馨为寒如烟扶住,五宫宫主神色略松,箫楠还是懂事的。

    紫馨却死死瞪着箫楠,胸口的火辣辣,让浑身涌动难言的羞耻感,她堂堂开脉七重境武者,竟被开脉二重羞辱到这等程度,她发誓,一定让箫楠品尽世间痛苦。

    “九祭门的罗云松!”剑三思见紫馨一事解决,也不在多言,踏前撕开五大刺客的黑衣,五大刺客的面容像烟云变换,最后定格,为学宫辨认出。

    领头刺客身份明显,毕竟开脉九重,半步观微,最弱都有学宫副宫主大层次,就算属于别的势力,也会被人暗暗记住,何况九祭门就在青城一带。

    “四大豪门太猖狂了,这是第二次指使刺客于青城学宫逞威,学宫必须采取反击,罗云松不是喊过奉温家旨意么,那就从温家开始。”剑狂森然道。

    “箫楠,我们立即召开长老阁会议,必然给你一个交代。”剑三思摞下此话,便带着人离去,剑宫武者都为箫楠不平,四宫也支持,毕竟四大豪门太过了。

    箫楠到底是学宫学子,两度遭刺,再看箫楠不爽,也不能熟视无睹,何况箫楠短短时间破境开脉二重,展露过人天赋,于学宫十分重要。

    “只怕不仅是温家。”洛妃仙莲步轻移,摇曳生姿,顾盼之间,透着十足的魅惑,活脱脱一妖精。

    箫楠却暗暗皱眉,不敢忘记峰外之事,收拢心神,思考此次遇刺、

    行刺的刺客公然喊话奉温家旨意而来,有如此好心的刺客?明显想让学宫注意温家罢了,不过温家也不值得同情。

    武炼山遇刺一事,离不开温家,反正温家也屡次三番针对他,因此被学宫针对,也没什么好冤枉。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