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一见血厄仙凡寂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身后,是猎猎箭矢声,还有身躯上流下的血液,洒在赤红色大地上,他如果不死,会永远记住今日。

    活着,一定要活着!

    “小子,人生固有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以你头颅成全我等,不好么?”夕无照穷追不舍,边出言干扰,释放箭矢武技,暗暗惊讶箫楠的坚韧。

    三个时辰过去,箫楠还不放弃,一路上流了很多血,身躯摇摇欲坠,可在最后关头总能咬牙支撑,不过开脉三重境,却做到能力以外之事。

    神魂武者,元力有限,元灵九重武者丹田元力容量约在六寸,开脉三重境也不过十二寸,箫楠支撑的时间,远远超乎意料。

    “滚,你们的大爷。”箫楠心里骂了夕无照一万次,人命只有一条,不信今生来世缘,说什么鬼话,可是他没有力气反驳。

    躲避箭矢,视野渐渐模糊,连血色平野都看不清,真的接近极限了。

    “小子,你撑不住了么?”夕无照大笑,弓神魂拉动,金色箭矢唏律律的释放,元力也频临告窑,身后武者更是面色苍白,站立艰难,前后算起来已经奔袭数百里了。

    铁打的人都熬不住。

    箭矢,划过,如星辰陨落,撕响身后的风声。

    真的要完了。

    箫楠苦笑,心生绝望。

    可就在此刻,嗅到一股泌入心肺的芳香,胜过万花绽放散发的香味,可更让人沉醉,但并不足以让他心神动摇,而是此香有剧毒!

    血液燥腾,身躯泛出层层黑意,血肉迅速腐烂,一股可怕的黑气,缭绕上来,吞噬生命,仅仅香味,就如此可怕,要是香味本身之物,该有多恐怖!

    但这是他的生机呀。

    帝武流转吞噬天赋,吞噬毒香,腐肉脱落,露出白骨,血液回流,精神一震,那虚无冰凉的丹田气海生出一缕暖意。

    “生机!”移星武决及时施展,朝前移动五十米,箭矢于后面弹射起长长的烟尘,却落了个空。

    “嗯?”夕无照等目有震惊,箫楠竟躲过去了,可就算如此,也断然不会有奇迹,他们迅速拉近距离,踏足此地,却神色陡然剧变:“不好,有剧毒!”

    身躯仿佛被无数毒虫缠上,滚滚黑气从血液中蔓延,爬上肌肤,最后迅速腐烂,哀嚎声不绝于耳,短短数个呼吸内,就有数位开脉境武者倒下去。

    急忙后退,却也看清箫楠已经半跪花海中央,浑身缭绕恐怖血气,像手指粗的毒蛇啃噬着,那些血花生三瓣,两瓣,一瓣,遍地都是,形成血红色的花海。

    “你们倒是进来啊,不是要我命么?不敢了?”箫楠轻笑着,伤势触目惊心,可是精神极好,天无绝人之路,此地遍生毒花,可以阻挡夕无照。

    “血厄妖花?”夕无照等追杀者,恐惧至极,神元流转,震下腐肉,逼出毒气,才稍稍镇定,再望向箫楠,惊讶不定:“你竟然宁愿死,也要阴我们一把,血厄花海下,你会死无全尸的。”

    虽然退的及时,仍有人沾染毒香,满地打滚,抓烂身上腐肉,黑血横流,最后死的不能再死,一进一出,前后陨落十几位开脉境,可见血厄花海可怕。

    “血厄花开九千年,不见红尘,不见仙,一见仙凡万古寂。”夕无照扫了眼陨落者,神色痛苦,还是被小孽畜阴了,损失惨重,眼前可是血厄花。

    血厄花,东荒武界,三大妖花之一,花开九千年,千年生一花,九千年蜕为彼岸轮回花,化身仙灵,威震天下,

    此为传说,世间没有开出九花的血厄花,花有寿,人有命,天有劫,血厄妖花历千年一劫,直到九劫圆满,是以极难成道。

    可就算如此也万分可怕。

    血厄花会释放毒香,沾染上,洗窍境大武者都将直接陨落,眼前的血厄花才只开一两朵花瓣,生长一两千年,夕无照等才捡回一条命。可那些不具备夕无照修为的开脉境武者就没那么幸运了。

    “你们就守着我,等我在血厄花海中蜕变,来取你们贱命。”箫楠化剑光疾冲进血厄花深处,眼前才三花血厄,于他来说是大补之物,要让夕无照失望了。

    他不会死,会藉此更加强大。

    夕无照看着血气缭绕的箫楠消失,摇头不屑,箫楠明显是不想死在他们面前,说的那么好听,结局注定凄凉,蔓延无尽的血厄花,真没听说有武者可以穿过。

    南屏山,不愧为万千妖灵乐园,连血厄花都生长,还好他们足够小心,总之箫楠死定了。

    “驻留几日,轮流巡视天穹,搜寻小孽畜,确定死讯,另传令真老,箫楠入血厄花海,十有八九陨落,不必再搜寻。”夕无照挥手,下达命令。

    “是。”身边人回道,立即有人释放魂羽,冲天而起,开始朝四面八方传达讯息。

    另外,两位开脉境七重武者,大松一口气:“小孽畜总算死在南屏山,可折腾的我们九祭门够呛,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夕无照笑了笑,谁说不是,以开脉三重境卑微修为搅动风雨,让高家,九祭门等势力联手围猎,放眼学宫,也唯此一人,就算死,也很辉煌了。

    很快,南屏山脉中围猎箫楠的势力收到消息,全部停止搜捕箫楠。

    箫楠陨于血厄花海的消息传回青城,青城震撼,那个惊艳青城的少年,还是挡不住诸方围剿,被逼入血厄海海,陨落了么?

    高家,九祭门,温家,王家,和箫楠交恶的势力之人大喜,少年不幸,是他们的大幸。

    洛妃仙来到箫楠位于武炼山的四级武居,静静伫立,武心泛者涟漪,读心术都施展不出来,因为心都乱了,最后只有一声轻叹,转身。

    人生不若初相见,何必秋风悲画扇,既要离别,何必相遇?

    温倾城等心系箫楠者,不愿接受结果,一踏出武居,四面八方都是关于箫楠陨落的言论,仿佛一根根利齿扎入心扉,索性留守武居,不闻不见。

    可是不相信又能如何,没有人能在血厄花海下活下来,除非是武王级别的强者,可那等人物也不敢轻易闯血厄花,何况箫楠仅仅是开脉三重境。

    “应该都认为我陨落了,夕无照,等着我的复仇吧。”

    箫楠盘膝环坐血厄花海,浑身笼罩血气,仿佛缩小的血龙飞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抹去伤势,收回望着苍穹的目光,嘴角有淡淡讽刺。

    那上面,有几道人影收起魂羽,离开了…

    一日过去,巡视苍穹的人,应该确认他的死讯,但不排除多探查几日,那又如何,血厄花海地势高低弯曲,往里面深入,很容易隐藏身形。

    他脸上渐渐恢复血色,敷过神魂丹,帝武吞噬血厄花香补充,伤势好了八成,随着夜幕降临更深,起身站起。

    夕无照,高家,九祭门,还有北武王府,我都记住了!

    箫楠目光透着森冷杀意,月色下犹如沐血战神。

    脚边的血厄花,微微轻颤,随后花瓣竟片片凋零,有少许直接枯萎,被帝武过度掠夺,就是东荒三大妖花,也承受不住,可见箫楠神魂吞噬天赋的霸道。

    东荒神魂武者若见到,绝对瞪目结舌,血厄妖花,红尘仙灵不敢撩锋,只有吞噬别人,别人避如蛇蝎,竟被箫楠霸道掠夺,出现枯萎,还有没有天理?

    “嗯?”箫楠脚步略略一顿,看着此幕,沉默的张手释放元力,沐浴即将凋零的血厄花:“有取有舍,我也不赶尽杀绝,万生万物,生存不易。”

    血厄妖花,万千世人眼里的魔花,邪恶可怕的象征,可是相比人心之毒,血厄妖花单纯美丽,立于此地只针对侵略者。

    即将枯萎的血厄妖花,沐浴元力,立即复苏许多,至少能够存活,散发血辉,摇曳花瓣,月色下,竟有魅惑之美。

    “倏!”箫楠趁夜色朝前行去,未行百米,竟有道尖锐的破空声从左侧响起,下意识一躲。

    那竟是道血色影子,观其威势,竟是脉级三阶妖兽,血厄花海,为至毒之海,唯一能生存的妖兽,只有血灵。

    血灵是一种奇妙妖兽,靠汲取血厄花香成长,长相酷似飞虎,约有两个巴掌大,浑体血红,流转武道气息,可变幻形态,时而薄如纸,时而硬如钢,十分难以对付。

    眼前这只并不强大,事实上,血灵也是依血厄花海的强大来成长,眼前这片血厄花只开到一瓣到三瓣,诞生出的血灵不会太强大,脉级三阶,也就是开脉三重天。

    他念动时,映空剑握于手,五道剑辉齐发,身前血灵接连挥爪,强力反击,可是开脉三重的力量,如何是他现在之敌,直接就被击杀击毙。

    血灵,也只估算到他是开脉三重武者,却没有估算出他真正实力。

    滚滚血气从血灵涌入体内,十九重帝帝狱剧烈一颤,那第二重门开启的缝隙更大,此只血灵竟然是血灵王,品阶不高,却蕴含妖兽王血!

    他为之振奋,看样子,可以在血厄花海,历练修行些时日,汲取花香,强大神魂,也可以搜寻血灵王祭奠十九重帝狱。

    第二重帝狱只要开启,便能大大增强实力。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