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紫城来者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不必了,还轮不得我紫千级亲自登临学宫。”那少年抬起手,淡淡道:“平老,你持我旨意,调谴两位北武王府人马,告诉那箫楠,让他放弃针对高家和九祭门,就说是我命令。”

    少年的身份彰显无疑,紫城紫千级,修出八龙战体的剑天才,年仅十八岁,就立足洗窍大武者境界,竟是九王爷书信青平,将要降临青城的神秘人!

    “是。”平老尊敬的领旨而去。

    紫千极和那少女直接前往北武王府在青城的行宫,让平老先行,一是传达意志,二是提醒他们来了,至于对付箫楠,那不过是一句话,至少他认为是。

    他来青城,就是解决箫楠,紫馨于凌月峰遭箫楠羞辱,书信家族,紫城府为之愤怒,后来听闻箫楠陨落南屏山,才搁置行程。

    倒要看看是何等人物,连九王兄留下的青平调遣诸方力量都没有解决他,最可恶的是和洛妃仙走的那么近,难道不知道,洛妃仙是帝都洛家天女,唯他紫千极可配?

    九王兄的奴仆青平在行宫等候,搜集到许多关于箫楠的消息,应能派上用场,不过此奴嚣张,宰相面前三品官,现在被废后倒是缩在行宫,闻箫楠名便惊厥,有趣。

    紫城少主,紫千极的风采,真是了得。

    见证者呼吸紧促,算见识到何为名门天骄,举手投足都是自信,根本不将屠夫箫楠放在眼里,连见他的兴趣都没有,此行只为美人榜第一,洛家天女洛妃仙来。

    箫楠,正上完剑宫之课,剑道讲解,迎着明媚的阳光,朝四级武居回归,水榭阁前却遇到走来的周志清,只见他神色略略一僵,低头道了声:“徒儿拜见师尊。”

    “嗯,你还是开脉五重?”箫楠轻瞥了眼他的修为,微微皱眉,便挥手令其离去,嘱咐他好生冲关,择日会上他武居布置灵阵,提高修行效率,把周志清喜的连连道:“多谢师尊。”

    周志清,听风楼收的便宜弟子,初始,他对箫楠是一万个瞧不起,可少年南屏归来,连扫三大内门弟子,连开脉八重都能辗压,他这位开脉五重境讲师还算什么?便对箫楠心服口服了。

    箫楠对其没有放在心上,可这一幕却让很多人感慨箫楠今非昔比了。

    箫楠,继续回返四级武居。

    可眼前视野昏暗,多了两道开脉五重境武者的身影。

    “北武王府元落,元南,持紫城少主,紫千极之令,命阁下,立即停止针对高家和九祭门,违令,斩。”

    五大分宫经过的弟子驻足,看向箫楠的眼神带着不幸,才刚刚崛起,就要遭遇来自于紫千极的压制。

    紫千级,紫城最杰出的剑武者,竟然降临青城了,传闻,他以天级功法筑基洗窍,修出八龙战体,没有亲自出手,调遣两个北武王府的后辈前来宣传圣意,何等强势骄傲!

    “你们是北武王府的后裔?”箫楠眼眸微异,随即散发出丝丝嗜血的寒意,唇角流转出玩味,两人不过开脉五重境,十九重帝狱的感应下,倒是身具帝王脉,让人惊喜啊!

    “嗯?”元落和元南微愕,不明白箫楠为何此问,随即,元落冷笑:“没错,我们太祖就是元帝国开国之王,一代天骄元世祖,你还不跪下请罪。”

    帝王贵胄,先天高人一等,于他们看来,箫楠惧怕他们身份,此时下令,让学宫人称屠夫的强势少年下跪,何等痛快,享受那高高在上的美妙滋味!

    “是便好。”箫楠于世人惊呼中,剑霸五斩撕裂元流,直接出售,元落和元南下意识一惊,同时间,身后分别浮现虎神魂和鹤神魂,御拳前迎:“重王拳!”

    重王拳,黄级上品武技。

    王拳摇曳,巍巍如山,叠加他们开脉五重的实力颇为不俗,可两人还来不及镇定,漫天拳影就被击碎,剑光洞穿四肢,直接将他们钉在地面不得动禅。

    “啊,我们可是北武王府!”元落和元南发出哀嚎,十分不可思议,箫楠怎么就敢无视北武王府和紫千极,说动手就动手,而且那么强大,同为开脉五重,联手不能抵挡片刻。

    “今日起,不是了。”箫楠步步走来,直接摞起他们脖颈,不顾两人血流如注,转身掠向四级武居。

    五宫弟子,震撼无言。

    元落和元南,代表紫千极的意志,箫楠竟然直接镇压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生死,尽显天南屠夫风采啊,他们都看轻了箫楠!

    他们本来以为箫楠得让步,畏惧紫千极之威,可看来错了,但转而想到,那紫千级何等人物?箫楠此举无疑是直接打紫千极的脸,不出意外,将有大风暴席卷学宫。

    四级武居,箫楠带着元罗,元南进入十九重帝狱第二重,两道流转武纹的神链,直接贯穿他们的锁骨,捆上龙柱,使两人发出凄厉痛嚎。

    “十九重帝狱,啊,什么东西,你这该死的家伙快放开我们,不然表兄紫千极,还有北武王府,绝不会放过你。”

    “你究竟是谁?此地又是何处?”

    元落和元南再无先前嚣张,被武链锁在龙柱上,只觉得体内的帝王血脉滚滚不断被汲取,可又有无尽元气涌入体内,生出新的帝王血脉,沦为被圈养的猪狗!

    “我是谁?十九重帝狱之主,你们好好呆着吧,若有能力自尽,请便。”箫楠淡淡扫了眼元落和元南,转身走向另处帝血河。

    第二重帝狱,星辰灵气的浓度将大大提升,是时候验证下。

    “放开我们,痛啊,我们愿意做狗,做一条听话的狗,箫楠,念在我们没有对你出手,饶命!”

    “太痛苦了,生不如死,请你杀了我们吧,求你了,啊……,行行好吧!”

    元落和元南挣扎着,却被武链牢牢锁在龙柱上,动惮不得,连咬舌自尽都不行,每时每刻都忍受削骨抽髓的痛苦,那身后十九重帝狱的攀天龙柱完全掌控他们的生死。

    沦为猪狗,生杀予夺!

    他们此刻恨透自己,没事儿,为什么示好紫千级,主动招惹箫楠,简直不知死活,箫楠掌有十九重帝狱,明显不是等闲之人,可笑先前竟然命他下跪。

    箫楠根本不理会元落和元南,他非嗜杀之人,但知道武道世界人吃人,以实力为尊,元落和元南既然决定持紫千极意志来为难他,就得做好被反杀的准备。

    箫楠盘坐如神王,滚滚星辰元气如斗旋,不断涌入万千毛孔,于帝血河上掀起微微波澜,体内龙脉欢呼沸腾,开启第二重帝狱后,元气果真为外界两倍。

    外界环境越完美,汲取的元气越强大,现在他身处四级武居,涌入帝狱的元气,一个时辰等若一颗神魂丹,十个时辰就是一颗天元丹,可谓无比充沛了。

    可以期待,随着帝狱不断开启,只会威力越来越强大,一日修行,抵得上别人十日,百日,千日,将是何等壮观。

    “青城学宫,想必已知紫千极降临,不知道会不会停止针对高家和九祭门。”箫楠平静的修行着,心里却已经想过很多种结局,经历那么多杀戮,还是有觉悟的。

    青城惊动,箫楠拒绝紫千极一事,让世人咋舌,没想到箫楠那么狠,不给紫千极留丝毫情面,他们随即留意北武王府在青城的动向,紫千极只怕不会善摆干休。

    同时间,箫楠未死的消息,传回天南,箫无悔大喜,仰天狂笑:“天佑我儿,哈哈哈,阳老,你代我前往学宫,看看楠儿吧,我极是挂念他。”

    “好。”阳老凝视容光焕发的箫无悔,却神色微有凝重,箫无悔病情越来越严重,元脉冰封,不去青城,由他代行,是不想让箫楠担心啊。

    他想到少年,又转而振奋起来,少年屡屡创造奇迹,让人惊喜,也是时候去看看,顺便采购些丹药为箫无悔医治。

    原箫家,箫平山却陷入癫狂,大骂老天无眼,而他也担心天剑宗的箫远仙只怕不好受,倒是箫星洗等老辈长老看着喜怒无常的家主,心里默默叹气,当初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

    箫远仙于这日默默立在云海前,陪伴着温婉柔,仰天无言,十指渐渐紧摞,聆听心头痛苦,世事无常,他以为自己赢了,可还是笑早了。

    第二日,青城众人关注的紫千极踏出行宫,目标青城学宫。

    紫千极看不出喜怒,美婢绿萍和平老跟随,只有他们才能感受到少主身上的冷意,那是帝王般的愤怒,将有人血祭,会是那不知进退的倒霉鬼箫楠吗?

    青城学宫,肃然以待。

    箫楠,走出四级武居,迎着晨曦光辉,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修行一日一夜吼,龙脉内灵气充盈,精神好极了。

    今日是时候去破译武碑了。

    他朝武碑陵飞去,上一次破译武碑,还是半个月前初入学宫,连破六座武碑,得了天元丹,但主要是为压制夜归真,现在再破译武碑,却是为丹药。

    斗级十品神魂晋级战级,以目前积累,还需要二十颗天元丹。

    他落地,收起魂羽,直接走入武碑陵,惊动许多人注意,五宫弟子脸上都浮现惊讶。

    “箫楠,竟然还来武碑陵,他难道不知道紫千极已经见过五宫宫主,学宫决定停止针对高家和九祭门?现在事情解决,紫千极应该去见洛师姐了。”

    有位暗宫弟子若有如无的道,声音漂入在场者耳中,分明是有意,此人出自暗宫,名暗嘉元,为武技阁长老暗破坚玄孙,排名内门第十五,尚在元恒之上。

    暗宫和箫楠的矛盾,人尽皆知,他说此话,无疑是对箫楠的挑衅和讥讽,世人一时之间想要看箫楠的表态。

    却见箫楠微微一愣后,神色淡然的往前走,开始破译武碑。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