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窘迫的紫千极 (第三更)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洛妃仙等人瞪目结舌,和王道阳一样化为泥塑木像,甚至不如他们镇定,毕竟他们已经麻木。

    “怎……会!”紫千极惊呼,可很快被一道凌厉的目光直接警告,王道阳伸手噤声:“住嘴,任何人不得喧哗,干扰我宫天才破译武碑,违者,视为学宫敌人。”

    紫千极愕然,身为紫城少主,何等尊贵,竟然被王道阳警告,他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可更多的目光冷冷扫视来,其中包括剑三思等五宫宫主,他们虽然在乎紫千极,可箫楠现在做的事,功在学宫,千秋万代,天王老子都得让步,何况紫千极。

    紫千极气怒难消,一双武道神眼愈发寒冷的锁定那少年,他竟然夺去自己的风采,没有他的存在,自己在学宫万众瞩目,现在却被忽视。

    平老杀气流转,学宫竟然轻视少爷,可是他仍然克制着,因为此行紫千极还要求婚洛妃仙,不宜闹得太僵。

    美人榜第二,紫馨也在场,见到紫千极,刚想上前相迎,却见到连哥哥都被警告,顿时怔在场中央。

    她美眸看着武碑陵中的少年,心绪复杂,少年屡屡创造奇迹,论武道天赋少有人及,紫千极可比肩的只有境界,可笑她当初狂言,少年配不上洛妃仙,如今看来其言太武断。

    何况云剑山之行,她还欠少年一条命,至今无以为报。

    “第三十座。”箫楠终于破译到三十座,可是破译的速度反而更加狂暴的递增,仿佛开启神魔之眼。

    第三十一座,第三十二座,第三十三座…

    学宫之地,无人平静,武炼山,武技阁,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都惊动,今日武眸里,只有一个人,万众瞩目,那就是名箫楠的传奇天才。

    没有人再敢去猜他的极限,因为他早已打破极限,也无人敢比肩,因为古往今来无人做到。

    此刻,场中的紫千极成为最尴尬之人,他本想来此显摆,没想到却被忽略,真是该死,早知道就不来武碑陵。

    “我们走。”紫千极挥袖离去,准备等箫楠破译武碑结束,好好谈一谈,箫楠会识时务者俊杰。

    平老神色不屑:“下等人,永远仰望不到九天星辰,大元从来不是你们说了算。”

    剑三思等神色一僵,大元王室为尊,北武王府就是王室力量,帝国就好比宗门,学宫就是宗门内的小堂口,堂口内的武者,如何跟王室贵族相比?

    箫楠略略一顿,继续破译武碑,心里有淡淡的讽刺:“大元的确掌万灵生死,但无法掌握东荒万国,紫千极只看到大元,他看到的却是无尽东荒。”

    格局不同,差别极大。

    “感知用尽,明日继续。”箫楠破译到星辰移转第二日,临近午时,才停止破译,脸色微微苍白的停下手,而最终破译武碑数量达到九百三十座。

    破译武碑,耗损感知,就算武技天赋为金级十段,连夜下来,也十分吃不消,反正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

    “箫楠,你为学宫做的贡献,学宫铭记不忘。”王道阳如梦初醒,望着少年感叹道:“学宫有些事处理不当,你看是否重新对高家和九祭门展开清剿?”

    王道阳估算后,将四百颗淬元丹装入丹袋递给箫楠,沧桑的老脸充满欣赏,少年破译一夜武碑,世人眼里,艰深似天地神书的武碑,于他闲庭信步可破。

    五大分宫弟子下意识看向五宫宫主,五宫宫主神色尴尬,他们先前听从紫千极之令,撤回针对高家计划,没想过箫楠有惊人的破译武碑天赋,于学宫万分重要。

    他展现出来的能量,值得学宫推翻答应紫千极的条件!

    “学宫有心,不过弟子相信武道之路,一步一个脚印,弟子自行解决吧。”箫楠笑着转身离去,连日破译武碑,铁打的人都熬不住,得回四级武居调整。

    王道阳朝五宫宫主哼了声,走回陵塔,其余武陵长老也摇头跟上,显然对五宫很不满,徒留宫主和长老面面相觑,彼此尴尬。

    “活该。”洛妃仙幸灾乐祸的笑出声,轻踢脚步,一扫阴霾的转身离去,看在眼里者,心道:“箫楠冲冠一怒为红颜,很得洛妃仙欢喜呢,平日里多冷若冰霜的人啊,都眉飞色舞了,女人呀,矫情。”

    温倾城等女子,心里默默叹道,也许唯有如此完美的妃仙姐姐,才能和箫楠哥哥般配吧,那紫千极,终将为箫楠哥哥超越,毕竟他也做不到连破千座武碑啊。

    箫楠去了武技阁,将资源全部兑换成天元丹,方回返武居,未多久,行至水榭阁,再过去就是武炼山。

    “留步,我家少主有请。”箫楠身前陡然多出道身影,正是紫千极身边美婢,名绿萍,神色显得十分不友好,箫楠打脸主子紫千极,也间接羞辱到她。

    箫楠朝绿萍身后轻瞥,水榭阁石桌上摆好三杯水酒,紫千极就坐在右边,身侧是双手负后的平老,再身后是涛涛湖水,让人意外的是洛妃仙亦落座左侧石凳。

    她朝箫楠微微点头示意,让箫楠对紫千极的邀请看不懂了,紫千极追求洛妃仙,应该巴不得他离的越远越好,难道是要在洛妃仙面前羞辱他?

    越是自命不凡的天才,越喜欢在绝色佳人面前彰显不俗,而有什么比在洛妃仙面前,羞辱他,更让箫楠自尊心受挫,又让洛妃仙知道两者差距呢?

    “叙便叙。”箫楠微微皱眉,便洒脱应约,和洛妃仙碰过面后,落座正对身前杯子,里面有酒,只听紫千极请道:“君子品茶,英雄饮酒,请。”

    酒名大武袍,意武者披袍,唯能者可称武者,极烈,却有利于修为,没有开脉巅峰境不适合饮,但帝武吞噬万物,区区烈酒难不住他。

    “嗯。”他握住酒杯,酒杯纹丝不动,上面有无以计数的元力缭绕,重若千钧,源头就是紫千极,举起杯饮:“世间,并非人人可称英雄,箫兄弟,你说是么?”

    紫千极淡淡微笑,余光注意到洛妃仙俏脸冰冷,可他不以为然,羞辱箫楠,不过顺手为之,真正意图,是要告诉他,有些东西,你高攀不起。

    “英雄,君子?”箫楠指尖轻弹,瓷片混合着酒水四溅,紫千极及时释放元力才挡下,可华丽的长袍上仍然沾染少许,只听少年道:“在下只知大口饮酒,快意恩仇,来,换大碗。”

    元力束缚酒杯,修为不如者拿不起,可是打入元力,就能引发元力混乱,紫千极想证明他高攀不起,那么他就告诉紫千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大胆!”平老和绿萍动怒,而洛妃仙纤手光辉缭绕,已待应变,好在紫千极拦住他们,抹去身上的酒液,深吸口气朝箫楠冷笑道:“换大碗给箫兄弟。”

    “酒不错。”箫楠端起平老压着怒意端上的酒,直接饮尽,起身扔下大碗道:“可是人不如何,天王老子的佳酿也没鸟味,告辞。”

    紫千极主仆三人,心头惊愕,大武袍至烈,开脉巅峰可十日饮一杯,箫楠不过开脉五重境,一碗下去,脉炸人亡都有可能,可竟然安然无恙…。

    “站住。”绿萍率先反应过来,身影一山,拦住走出亭外的箫楠:“我家少爷,没有准你离去。”

    “滚。”箫楠神龙八音直接贯穿她,绿萍倒飞着落回紫千极脚下,凄吟声回响水榭阁,血液如柱,只听箫楠道:“狗链没牵好,乱咬人,废而不杀,已抬举。”

    “小辈,你好胆。”平老大怒,紫色拳岳摇曳,光洗窍境气息就震退箫楠,承受极压,血液逆流,身躯不自觉的要跪下,五道元脉生出撕裂感,仿佛蝼蚁卑微,难以撼天。

    “影月指。”洛妃仙如瑶池神女挡住他面前,双手连挥,数十百道影指击在那落下的泰岳上:“青城学宫,不容外人撒野,何况紫城可杀他,可敢杀我?”

    影月指咔咔速灭…。

    箫楠只觉得强大的后冲力涌来,洛妃仙带着他连退数步才卸去,胸口紧贴如玉肌肤,触感清晰入骨,直到洛妃仙闷哼一声,鲜血溢出口角,才惊醒他。

    洛妃仙,竟然为他挡下平老大拳印!

    “老匹夫,仗势欺人,待我崛起九天时,必踏灭紫城。”箫楠目呲欲裂,洛妃仙以天级功法筑基洗窍,可才洗窍一重,和立足五重境的平老相比,隔着天地鸿沟,大境界越往后,修为差距越明显。

    紫千极屡次三番羞辱他,大丈夫快意恩仇,出手打废绿萍,并不后悔,要面对的凶险也考虑到了,可是洛妃仙为他受伤,仍然是他不曾想过的!

    青城学宫,道道身影如剑掠来,转眼之间遮天蔽日,齐齐落下,竟是颜顾等,神色极冷的扫视平老。

    “你为了一个天南废物,值得么?不过开脉五重,蝼蚁似的垃圾,庇护一时,能庇护一世?”紫千极走上前来,扫了眼箫楠,轻蔑的移开目光:“你这次不死,算命好,但有些人,你没资格接触。”

    “我择日会向令师武老提亲,其实已得伯父口谕,只需武老许可,妃仙,我紫千极才是配你之人。”紫千极挥手,带着平老和地上的紫瑶离去。

    平老临走时,不屑扫了眼箫楠:“不自量力。”

    他可以灭杀箫楠,箫楠什么都不是,可是洛妃仙身后是洛家,何况现在颜顾来了,也失去再次动手的机会。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