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南凰烈莲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阳老,这个名字,半个多月前在北武王府响起过,毕竟天剑宗半步神轮,被一指打爆并非等闲事,传闻天剑宗开始大力搜查此人消息,至今无眉目。

    紫千极现在连行宫都不回,直接回紫城,他也必须做出调整,边通知北武王府,等待命令,一边约束青城的王府势力,尽量低调。

    很快,行宫内有开脉境武者飞起,魂羽铺展,朝领近青城的大型城池飞去,北武王府驻扎在大型城池的势力才有黄级上品神器传音珠,可以直达天听。

    青城哗然,没想到箫楠拥有如此强势可怕的靠山,一出手就让紫城巨攀,紫家颜面大失,听说少年日译千座武碑,武技天赋妖孽惊人,将来武道成就不知多强。

    高家和九祭门万分果决的放弃成片产业,前所未有的低调起来,一股愁云笼罩在两个势力头上。

    紫千极代表北武王府,都不能拿箫楠如何,那先前因为紫千极,停止针对他们的势力,只怕会再度出手。

    惨!惨!惨!

    他们的产业很快被温家等三大豪门,青城学宫抢夺。

    高家和九祭门,产业只剩下了一成,已经想到最坏的结局,那就是保存余力离开青城,而在半个月前还是主宰青城的存在,一切都因为得罪一个名箫楠的少年。

    温家在吞并高家和九祭门的产业中,遭到王家和慕家,学宫的排挤,只是碍于温倾城和箫楠的情缘,勉强赏温震一口饭吃,却仍然放出话来:“温家得到此为止。”

    他们不许温家再参与吞并高家和九祭门,毕竟青城的产业就那么多,多一个温家抢夺,就减少他们的利益。

    “温家才恢复七成元气!”温震收到消息,极其不甘,高家和九祭门的产业有大部分抢夺自温家,温家只是拿回属于他们的东西,还要遭受慕万夜等人反对。

    可是慕万夜的解释,却是温家不配和他们并列,毕竟先前针对箫楠的也有温家,胳膊拧不过大腿,温家只能忍气吞声,心里却是有了后悔。

    得罪箫楠,真的值得么?那东方羽和箫远仙似乎并没有为温家带来什么利益,温家的根基仍在青城,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啊,温震于今日屹立家族后院湖前,神色落寞的叹息。

    青城,豪门争夺,暗流汹涌。

    武碑陵,箫楠结束一天的悟碑,再次破译千座,于王道阳等镇陵长老的崇敬注视下,拿到应得的淬元丹,和洛妃仙两人就着明媚的月光离去。

    他将洛妃仙送回到武技阁门前,却见阳老恰好走出,身边立着武震空,阳老看到两人,笑着点头:“郎才女貌,倒是挺有夫妻相的,只是武道路多艰,多少相负人,白头到老极少啊。”

    “我们同行而已。”洛妃仙下意思站回武震空身后,目光却狠狠的瞪着阳老,也不说点好话,要不是看在箫楠面子上,真要骂他咯,不过死老夫比师尊还强大,惹不起。

    箫楠神色微尴,转移话题道:“你老这是?”

    “准备回返天南镇。”阳老淡淡道,不待箫楠道,便伸手制止:“别劝,本来就是代你父来探望,你既无恙,也就放心。何况你父旧疾在身,不宜久留。”

    “旧疾?箫伯父可是受过剑城邪武技,万寒灭元指攻击,元脉堵塞,寿元日益削减,境界连年倒退,时而昏厥?”洛妃仙惊道。

    “嗯?”阳老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而箫楠武心波澜,瞪大眼,紧紧锁定洛妃仙,都未察觉声音颤抖:“师姐,你有救我父亲之法?剑城又为何袭击我父亲。”

    “你父亲没有和你说起过?是了,他怕你徒添烦恼,我这里有株南凰烈莲,对治愈阴寒伤势很有效果。”洛妃仙俏眸微讶,取出火玉制成的巴掌大宝盒,递给阳老。

    阳老打开盒子,一对火红色的凰影映现武技阁苍穹,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强大的火之气,让人从内至外都热腾腾,再傻的人都知道是宝物。

    “南凰烈莲,好东西啊,老夫当年倒有幸得过此物,我代箫无悔,谢未来儿媳厚礼,哈哈哈,楠儿,你跟妃仙好好亲近,余下问题,她会解答。”阳老合起宝盒,身影连闪,已消失。

    武老看着洛妃仙,又看着目光不离洛妃仙的倔强少年,摇头转身,仿佛在说你惹下的麻烦自己解决,不过阳尊也是,既然知道,何不告知。

    “箫楠,我对伯父之事知之不多,只是曾惊动圣都,为很多人传颂。”洛妃仙苦笑,继而将自己所知道出,最后飘然回阁,告诉他切莫冲动。

    “剑城!”箫楠于月色下无声以立,洛妃仙知道不多,可他大概知道了箫无悔受的苦楚。

    昔年,箫无悔和他母亲司命闻琴相爱,可是剑城之子,荒夜也倾慕司命闻琴,设计将她掳至剑城,箫无悔冲冠一怒闯剑城,一身伤势便为剑城所致。

    那一战,好像司命闻琴陨落,箫无悔带伤归来,从此沦为病鬼,承受苦难,人不人,鬼不鬼,全拜剑城所赐。

    剑城,是大元十三州,位列第三的剑洲府超级巨城,论势力比天剑宗还要强大,是掌控剑洲府的巨攀,以至于箫无悔师从的剑州府云城北剑学宫迫于压力,将他放逐,其师剑霸道对外称无此弟子。

    剑霸道,后来从剑洲府离开,远来东洲,说不定就有此层原因,毕竟为箫无悔之师,也受到排挤,可是根本改变不了,他迫于压力,放逐父亲的罪孽!

    “我还看不到东洲以外的天穹,可终有一日,会为爹娘讨回公道,要问一问剑城可悔,问问北剑学宫可有公道?”箫楠心里有恨。

    北剑学宫,可知道那样做,无异于落井下石,箫无悔当时该有多失望,多难过,剑圣剑霸道为剑客,本该宁折不屈,可是他所为有剑客风骨么?

    父亲,竟然还对他那么尊敬,想到此,他就为父亲不公,十几年岁月,父亲承受多大的委屈和痛苦,剑霸道,你最好给我个交代,不然就算你是剑圣,我也敢斗。

    怪不得箫无悔说,他还不够资格知道关于娘亲的事,除非巍立东洲巅峰,原来杀害娘亲,击伤父亲的敌人比天剑宗还可怕,不过我并不后悔知道!

    月光下,他慢慢走回武炼山。

    六千武炼石阶承载少年的孤独,愤怒,迷茫,然而待站在武居前,已重新振作,不论如何,还有洛妃仙,阳老,温倾城,很多亲人朋友,奋发朝前才是真。

    第二日,阳光照过武居,落在床沿上。

    箫楠盘膝正坐的身影动了动,站起来,脱离十九重帝狱,道道斗旋气流收敛,元脉奔鸣,经过一夜修行,又有所精进,不过今日得去慕家了。

    目光望向武府外,嘴角泛起笑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箫楠在这个世界,只会越来越强大,哪怕紫城,北武王府,天剑宗,乃至剑城,敌人越来越强!”

    他离开武炼山,朝慕家而去。

    “箫楠哥哥,你来了,爹已备好酒宴,不过有些惹人厌的家伙,箫楠哥哥别太在意。”箫楠遵守慕浅浅约定时间来到慕府,慕浅浅已在等候。

    慕浅浅明亮的瞳孔泛起光辉,挽住箫楠就朝府中走,不过似乎想到什么,不愉的嘀咕道。

    “慕家主,对我不自信啊。”箫楠听明白了,慕万夜为确保万无一失,请了其他人来,还惹到慕浅浅不快。

    慕家灵阵只是黄级五阶,他是五级灵阵师,修补黄级五阶灵阵轻而易举,不过鉴于在飞云桥展现的灵阵造诣,世人还认为他是四级灵阵师,可以理解。

    “爹爹有时候糊涂。”慕浅浅不满的翘起红唇,身后的女侍万分尴尬,心道:“大小姐,你在另外个男人面前如此说家主,真的好么?”

    “箫楠,你来了。”箫楠穿过慕家前院,来到宴会之地,见到很多熟人,而慕万夜看到箫楠,大喜站起,朝在座的引荐道:“这位就是声名鹊起的学宫天骄,箫楠。”

    陈星墨等青城势力,箫楠见过,可仍有些生面孔,十分热切的响应慕万夜,起身行礼。

    “来青城前,我还在想近来搅动青城风雨的人是何等风采,现在看来不过如此,沾名钓誉,极是平常。”而就在此刻有声音冷冷道,充满不善,让场面立即冷场。

    箫楠朝其望去,出声的是位白袍少年,年约十六,目若星辰,腰挂五阶阵师印,很嫉妒的看着慕浅浅挽着他,身边坐着位七阶阵师修为的金袍老者。

    “箫楠,这位少年名马其诺,身边是谷于大师,两人是师徒,都是少见的阵师大才,你们可印证切磋。”慕万夜有意劝和,马其诺却抬手哼道:“不必了,四阶阵师看得多了,没兴趣多费唇舌。”

    “慕家主,开始看阵吧,至于不自量力的某些人,还是站在边上学习,也许开窍,能破入五阶阵师。”马其诺起身哼道,其师谷于淡淡扫了眼箫楠,便随弟子前往灵阵之地,对箫楠很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