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以剑名义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你比本尊想的突破更快。”第三重帝狱,狱尊侧躺在石床上,右手撑着臻首,慵懒的审视着箫楠,姿态仿佛女王检阅臣民,看到这一幕,箫楠颇有些无言。

    除了石床,四周还有精美石具,难道狱尊在十九重帝狱真的是无所不能?

    目光扫过,拢着狱尊娇躯的薄薄黑纱,根本遮不住多少肌肤,反而因为侧躺的姿势,布料绷的极紧,一股成熟气息不断涌入他的鼻翼,呼吸竟有些微微变粗。

    “别废话,开始转化剑体吧。”箫楠偷偷咽着口水,心里翻了个白眼:“有实力的强者都爱装比么?狱灵都不例外?”

    他心里暗暗把持,见过不少绝色,狱尊这种举手投足,都充斥着让人难以把持的成熟尤物却是独一无二,早点淬炼成不死不灭剑尊体,走为是策。

    “呵,很心急呀,也罢,剑骨转化剑体,痛苦非寻常人可以承受,支撑不住,可以叫出来,我即刻停止。”狱尊从石床上一跃而下,朝箫楠点出一指。

    十九重帝狱顿时如真龙复苏!

    十九重帝狱,掌万帝生死,囚龙极致,是世间少有同时具备不死不灭力量的神器,根本不知何等品境,箫楠至今才解封到第三重。

    这一指落下,不死不灭力,以箫楠为中心,疯狂贯入毛孔,占据血液,龙脉,丹田,气海。

    他仿佛被亿万道针扎,灵魂都像被撕裂,可仍然顽强忍耐,运转淬体法,不死不灭剑骨控制着灌入体内的不死不灭力,开始洗炼血肉筋脉。

    “呼!”四个时辰后,睁开眼,起身抖落层层血皮,露出玉般的肌肤,上面有锋锐剑意流转,轻轻握拳,力量强大无数,不死不灭剑尊体彻底形成!

    “可以增幅三成的剑武技威力,肉身硬度和愈合能力提高三倍!”箫楠挥拳打向身边的一颗大石,不动用元力,竟然在上面留下道深深雪白色的拳痕,拳头只是微微酥麻,简直逆天。

    开脉境武者,不动用元力,仅凭三重尊体击打硬石,很少可以留痕,毕竟仍然是肉身武者,除非是天府层次,可见他的不死不灭剑体有多硬!

    剑骨转剑尊体,同样是第三重尊体境,往后哪怕遭受再可怕的毁灭力量,也能保留三节剑骨。

    世间谁能不死,谁能不灭?只有无上神王,可是他不是神王,已经不死不灭,何等强大逆天!

    三节剑骨不死不灭,足够涅槃复苏,不过,复苏重生过程,不计寿元,复苏后,寿元不会变化,寿元犹如树轮,刻绘剑骨,寿元到了,仍然要死。

    这是天地武道法则,没有突破到无视武道法则的层次,违背不了,他也不能没事自碎剑体,遭受可怕毁灭,仍然要付出代价,不死不灭剑尊体是保障,不是肆意妄为的依靠。

    “小子,武道一途还是要靠你自己,可以滚了。”狱尊重新躺回石床,淡淡扫了眼欣喜的他,箫楠转化不死不灭剑尊体展现出来的忍耐力,让她微有动容。

    这的确是一个过硬的武道天才,不过,这小子,轻易和夜魔帝做交易还是让她不爽,难道不知道被算计了么?老家伙完全可以给出更丰厚的好处。

    “你就是嫉妒。”箫楠哼了声,狱尊知道他和夜魔帝之事并不意外,身为十九重帝狱的狱灵,实力高深,看到外界不奇怪。

    狱尊摇头,一副无言的样子:“白痴啊,盖世武者的好处很好拿么?”

    “三道魂鉴,本身是一种契约,五年内,没有前往药神宫山崖履行承诺,夜魔帝千里之外,可以借助曾经的魂鉴痕迹对神魂施展邪武技。”

    “什么?邪武技,契约!”箫楠神色倏变,连忙检查三道魂鉴,却听狱尊道:“别查了,三道魂鉴没有问题,只是气息可以留在神魂里,隔着多远都能感知到你。”

    夜魔帝,可以借此释放邪武技,可以是诅咒武技,诸如剑尊令,万寒灭元指,甚至更可怕,不过箫楠诡异,好像剑尊令都对他无效,神魂拥有无视邪武技力量!

    她当时要不是算到这点,将出手提醒和拦截下来三道魂鉴,夜魔帝,可能失算,箫楠误打误撞白的一桩好处。

    “原来如此,不过那糟老头,坏的很,真不该信了他的邪。”箫楠恨恨道,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帝武神魂的战级本命天赋是帝道永圣,无视一切剥夺力量,夜魔帝安的是这心思,倒可以放心了。

    “走了,我会抽空来看你的。”箫楠随口道了句就转身踏出是十九重帝狱,心里却是说:“会来多看看你熟透了的样子的,狱尊,真是有魅力的女人啊。”

    “这次药城之行收获颇丰,突破开脉七重,破入黄级八阶灵阵师,借助灵珑玉可以发挥出黄级九阶实力,还修行出不死不灭剑尊体,东荒世界十九种最强的特殊体质!”他出现林府静室。

    目光闪烁,梳理着这段时间的收获。

    堂兄,快半年了,你还记得一年之约么?天剑宗的荣光是否让你忘记犯下的恶行,不要紧,我很快就会亲上天剑宗,灭你圣体,碎你剑骨,废你神魂!

    灵台上,帝武神魂的三道黑色魂鉴,可斩大洗窍境武者的盖世魂鉴,就算是剑霸意,那种开脉七重巅峰也不堪一击,才是目前最强依仗。

    “轰!”可突然之间,耳畔传来滔天剑鸣声,初始在天外,很快就至眼前,笼罩整片林府:“箫楠,给老夫滚出来领死,灭我徒儿,损我北剑威严,该杀,杀,杀!”

    三道“杀”字声,每道都仿佛天崩地裂,惊动整片林府和许多药城武者,齐齐投来视线。

    箫楠推开房门,仰天上望,一道白衣身影,巍立苍穹,白须飘扬,脚踩无尽剑影,宛若剑魔,死死锁定着走出来的他。

    “老匹夫!”这个人化作灰,箫楠都认得,青城武擂上,将邪武技剑尊令打入他体内,诅咒他永世沉沦,赐他耻辱和痛苦的北剑学宫大长老,同样是伤害他父亲的剑霸道同门师弟剑霸意,该死之人!

    剑霸意和剑一鸣,不是回返北剑,追杀父亲和阳老么,竟然去而复还,药城城门前发生的事知道了?剑君邪的剑尊神决对他毫无效果,剑君邪也死了。

    “听说剑一鸣和剑霸道,联合北武围剿箫无悔,结果扑了个空,反而被偷袭,剑一鸣已经死了,北武损失惨重,连北武王都惊动。”

    “真别说,这对父子是狠人啊,老子灭了北剑宫主,儿子灭了剑君邪,剑霸意是回来报复了。”

    听着林府议论,箫楠明白剑霸意为何独自一人出现在药城,原来父亲那么强势,杀死北剑宫主剑一鸣,让北武实力大算,肯定是阳老出手了!

    “剑霸意,你敢来林府撒野,想死不成,凭剑王决,可以肆意妄为?”林震乾等围聚过来,看着苍穹,神色寒冷,哼道,寂灭眸神魂释放,主因果力量。

    一时间有无形的紫色魂丝贯穿无尽剑影!

    剑霸意神色剧变,倒旋转退至林府门前,剑影如潮退去,可强大的剑意依然笼罩林府:“林震乾,我和箫楠的恩怨,难道你要干涉不成?和剑城为敌,和北武为敌?”

    一柄炎金色的神剑,从剑霸意九剑剑体里拔了出来,显现出黄级上品神器的威势,龙吟震霄,正是他修行出的炎龙剑尊骨。

    可是在林震乾面前祭起剑尊骨,何用?

    战斗力,林震乾强过剑霸意,林府又是药城巨攀,光林婆婆一人,就可以拍死剑霸意,剑霸意凭什么嚣张?

    “我之剑骨有剑城亲赐剑号,二十三剑护法,剑骨如剑城,林府不想和剑城为敌,就给我滚。”

    剑霸意手持炎龙剑尊骨,剑意凌天,压迫的林府众人齐齐神色一变,林震乾都暗道:“糟!”

    剑城,可十分强大,剑州在大元十三州排名前三,出了名的实力惊人,剑城是剑州的主宰,剑护法代表剑城!

    林府为了箫楠得罪剑城,很不划算,林府说到底是丹道门阀,战斗实力不如以剑为尊的剑城啊,可难道就此拱手让出箫楠?箫楠对林府有恩啊。

    不得不说林府陷入两难!

    看在眼里,剑霸意更加嚣张:“哈哈哈,老夫要求不高,要和箫楠公平一战,你们有什么可拦阻的,箫楠,你要是有种,就滚出来领死,难道连生死一决的勇气都没有!”

    洗窍七重,挑战开脉七重,剑霸意真是有脸啊,说的出口呢?剑武者没脸起来,连神王都要害怕,为了对付箫楠,连剑城都抬出来了。

    “真卑鄙!”林韵仙,很愤然,可被一只大手拦下迈出的步伐,她惊诧回头,只见箫楠昂头冷视剑霸意:“你要挑战我,我答应了,是不是会死的很惨?”

    整片林府,包括药城哗然,这他麻的疯了吧?

    剑霸意何等境界,你何等境界,生死一决?还问人家,我会不会死的很惨,答案不用说了好么?

    这一战毫无悬念,箫楠要死的很惨很惨,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他何以不智到这等程度,自寻死路?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