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东洲学府的争吵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难道你眼瞎?”箫楠反问,不待东方极愤怒,不屑哂笑:“是了,你的确眼瞎,不然何至于屡次三番送上脸来给我踩,青城温家是一次,现在又是,真贱啊!”

    “你敢讽刺我!”东方极眼眸一冷,杀气澎湃,犹如斗兽:“找死!”

    一股可怕的冰意从东方极身上弥漫,让四周人如坠冰窑,紧接着一脚迈出:“开脉八重境,我轻易就能捏死的蚂蚁,你以为自己是谁?不知天高地厚,跪下!”

    九道铜钟巨鼎,道道都有山岳之巨,闪烁可怕的武符奥义,朝箫楠辗压下去,仅仅一击就证明此武技位列玄级中品,名东王大雷音神决,主司音武技。

    东方世家除却一门顶尖玄级上品武技,大雷音神鼎决是玄级中品武技里最强,威力远在神龙八音上,东方极直接施展出九道,有六道激发雷音武符,掌握到极高层次。

    “我是谁?不知天高地厚,跪下?对不起,生来骨硬,跪不来。”面对东方极一言不合直接施展音武技对付箫楠,学府多少人感受这股可怕的威势心头动颤,箫楠却以手为剑朝向巨鼎:“铿。”

    无数道剑痕从掌心释放,凝聚为六道熔金裂日般的绝世剑影,交错着映起五道炎之剑符,滚滚炎之剑符焚灼着巨鼎,整片立身之地都是燃烧的声音…

    巨鼎分崩离析,仿佛真正的神鼎裂灭,裹着炎流飞溅,犹如一颗颗可怕的流星陨落,学府师生弟子下意识的倒退,正面承击的地面转眼烙出成片的坑痕,无声的说着这一轮对决的可怕。

    “我就是我,天南箫楠,开脉八重,轻而易举可挡你这位洗窍三重,东洲府最强世家的天才东方极。”

    少年晃都没晃,清秀如玉的容颜仿佛画中书生,可带给世人的压迫超越成千上万的世间武夫,傲视东方极:“洗窍三重太弱了,没办法让我跪,至于你,将来连我一根手指都挡不住,”

    东洲学府,易云岚等院长级强者心里一万个天雷奔鸣:“这还是人么?跨越一个大品境对敌不死已是妖孽,他直接硬抗东方极,以开脉八重挡下洗窍三重!”

    五道炎之剑符,玄级中品剑武技,九阳熔金剑诀竟然完美掌握到第六式!请报上少年才一个多月前从武震空身上学到,一个月不到完美领悟到第五式!

    大元十三州,近些时日传闻此子玄乎,真正见面才知道少年比想象中更夸张,天剑宗箫远仙够妖,东方世家第一天才东方羽够强势,可和少年一比都不及!

    “你该死!”东方极神魂将现,要极致爆发,可神魂光辉为一道冷哼直接压制,正是易云岚:“够了,箫楠今日起为老夫弟子,剑院门下,不服去找三皇子。”

    “你不服?”箫楠淡淡凝视着神色变幻不定的东方极:“月前一别,你道我和东洲学府隔着天和海,然而现在呢?你不是自取其辱又是什么?说你贱,说错了么?难道要说你东方世家都很贱?”

    “这是直接打脸啊?”世人看向东方极,他正气的颤抖,不由心有怜悯:“箫楠来到东洲府,就证明东方极在青城对少年的羞辱都不成立,反而践踏自己和家族脸面,辱人者,人自辱,现世报来的真快!”

    “走。”易云岚招呼箫楠直接朝剑院行去,剑三思,剑狂,温倾城等人小步跟上,场中是瞪目结舌的东洲学府师生弟子。

    箫楠成为三皇子的人,意味着北武王府,东方世家,天剑宗都不能光明正大的针对他,再想想少年可怕的战斗力,不由为三大顶尖势力默哀,好像培养起一尊可怕的敌人。

    东方极沉默巍立,十指深陷掌心,无数的羞辱像亿万根针扎在武心上,月前,他还能压制箫楠,短短一个月,箫楠不仅可战胜洗窍二重的云希,还能硬抗窍三重的他不败!

    将来,真可能一根手指打爆他,带了那一天,他和东方世家如何自处?

    东洲,这一日陷入躁动,大元圣都,乃至十二州都不会平静,那个本该被封锁在东洲府外的少年竟然来到东洲府,展现出让诸大元为之动容的武道潜力。

    箫痕觉得天都是灰暗,竹净和云希等人更是浑身凉透,箫楠离去时没有看他一眼,可是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后台,都无声的告诉他们踢到大铁板了,余生颤抖吧…

    易云岚将箫楠安置在剑院武居后,就神色肃然的离去,得和东洲学府另外八院的高层召开会议,商议箫楠之事事,箫楠的到来完全出乎东洲学府和他易云岚的意料。

    箫楠享受着和剑三思等人难得的叙旧,互相道着近些时日的见闻经历,感叹时光如梭,好像快一年了,一年啊,在青城学宫相见又别离,又相见。

    “箫远仙,竟然成长到四转圣体,战级三品神魂,洗窍二重巅峰了,进展神速啊,不愧是武道天才!”

    箫楠和剑三思交流,得知堂兄箫远仙近况!

    一年之约,他好像仍然不能以绝对优势,对箫远仙形成辗压,除非破入洗窍境,以刺圣传承的天级功法筑基,

    可是短期内要破洗窍境,最好的方式就是血祭第四重帝狱!

    开启第四重帝狱,接受武道灌顶,现在的开脉八重境,最少可以问鼎开脉九重圆满,届时运转天级洗窍境功法,一举突破轻而易举,桎梏,对他拥有双系神魂的武者来说并不存在!

    “易云岚,三皇子和大皇子争权夺利,东洲学府本可以置身事外,你应三皇子要求收留箫楠,得罪北武王府,天剑宗,东方世家,大皇子四大顶尖势力,置学府于龙权漩涡啊。”

    “你该当何罪。”东洲学府议事宫,九大院主齐聚,一位音院主朝着易云岚发难道:“何其不智,将我等都拖入漩涡中,真不明白你欠了三皇子何等人情,浑然不顾东洲学府中立学策。”

    另外几位院主,都神色不善的望着易云岚,易云岚擅收箫楠打乱学符方针,影响到学府的立场了!

    对此,易云岚皱了皱眉道:“我观箫楠潜力惊人,每遭劫难,都凤凰涅槃,实乃大气运者,有他相助三皇子,三皇子实有位登九五日。”

    “可笑至极,一介开脉八重,放在东洲学府算什么,东洲学府强者如雨,仅仅是一州学府,圣都武道圣院更是可怕,圣院天才谁不比他能力更强?”

    “他们都无法辅佐帝王脉,一举定乾坤,箫楠就行?你好歹也是大洗窍境,院主级强者,别那么白痴。”

    音院院主名月琅君,更是讽刺,随着声落,响应者更多,和易云岚唇枪舌剑,一时间议事厅吵成一团,主位上的东洲学府府主禹寒,老脸阴沉。

    整个大元,因为九龙多嫡动荡,东洲学府都将卷入,想必整个东洲府今日也不得安宁,事实如此,东方世家和天剑宗接到箫楠光明正大进入东洲学府,都极震惊愤怒。

    “我的第九座剑府,为什么有外人居住,你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鸠占鹊巢!”箫楠并不知道外界动荡,和剑三思闲聊一番后送他们离去,方走出武府就遭到一拔剑院年轻武者行来。

    为首者是个可人女子,十五岁的年纪,大眼睛晶莹明亮,十分惹人怜爱,可现在很愤懑的瞪视箫楠,身边都是剑院弟子,明显以她为首!

    “赶紧滚,晨雪儿师姐的剑府,你也敢踏足,真是瞎了眼,我们才出门历练三个月,学府剑院就变天了,竟多了些不知来历的猫狗乱蹿圣地!”有位开脉八重的绿衣剑院男弟子站前手指箫楠喝斥道。

    一股可怕的气势朝着他压来,竟然是道道剑浪,九重剑,黄级上品武技。

    “圣地?”箫楠直接眼眸闪烁,便将这位武者连同剑浪击的粉碎,随即眼神冰冷:“是么?我要是不让呢?这座剑府有主了,不服找我师尊易云岚,滚。”

    他直接向前走,步步生剑影,强大的威势扩散,惊的晨雪儿等急忙避让,以此开出条大道,带着剑三思,温倾城等人行了过去。

    这时候,那位开脉八重弟子方砰然落地,浑身是血,凄厉声不绝,竟是丹田神魂尽废!

    晨雪儿等好不愣然,疯了么,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在叫板谁?整个剑院,除了易云岚,近乎于只有她最大了,眼前讨厌的小子是从哪里滚出来的,要造反!

    箫楠很快和剑三思等人交流中得知晨雪儿身份,竟然是剑院副院主的独女,这幢剑苑是她早前看中,别说这座,整个剑院的剑苑只要她想,都属于她。

    所谓的圣地,并非名圣地,是她给自己相中的剑府起的名字,意思是神圣不可侵犯,只有她可以进入,她还给自己的剑苑排名,分别是第一座剑府,第二座剑府,第三座剑府,一直到所谓的第三十五座剑府。

    她相中的剑府,基本上剑院不会有弟子长老不识趣的入住,易云岚都卖她面子,只是三个月前这拔人离开学府去历练了,是以根本不知东洲学府迎来了外人。

    他们连剑三思等人都不认识,更何况箫楠了,见到剑府被占据,只有被愤怒冲昏理智的怒火要焚尽万物,眼前这家伙竟然无视了他们,不管是谁都会死的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