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一朝破观微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一日,两日,三日过去。

    少年灵台上的剑影越来越多,从两百五十道,增加到四百九十道,势头仍然不见停止,仿佛可以一直领悟下去,不见极限,天资可比肩武王转世。

    九百九十九道剑影,观微第一重,莫非真被他突破,仅仅七日时间,大元武道历史上,可从来没有人七日悟观微,少年做到这一点,将载入史册!

    九王爷,东方羽,箫远仙等在场的天才脸色都添上一层阴霾,少年的强势,就是他们的弱势,少年的幸运,就是他们的不幸。

    李元安微微笑着,对他来说,箫楠是三皇子一脉的人,越是强势,越是有利于三皇子夺取圣位。

    武道圣院的人打量着少年,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什么,少年的强势,显然也出乎了他们意外。

    人们终归不可能因为箫楠,错过剑圣的剑道布武,很快调整心情,纷纷投入到自身的武道感悟里,个别资质超然者,也出现悟观微征兆,有剑影呈现。

    剑霸楼,继少年后,掀起一轮悟剑小高潮,剑影横空,巍巍绝世,交映的东洲学府的天穹仿佛是无上剑域,可是根本无法和箫楠的威势相提并论。

    他们凝聚的剑影大部分都在百道以下,个别的才一两道,只能算初窥观微,真正接近观微领,才知道少年多可怕。

    四品武境,品品如天堑,人剑合一,到观微,就仿佛武者神魂从斗级一品,晋入战级一品那般艰难,武境修行,是媲美神魂修行之难的武道。

    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停留…

    第四日,箫楠灵台出现五百道剑影,第五日,六百道,第六日,七百五十道,第七日,第一道晨曦落下,盘旋在少年灵台前的剑影达到八百九十九道。

    少年宛若剑神,不是剑圣,更是剑圣,举手投足都有剑的威势。

    九百道,破!

    少年仍然没有苏醒迹象,反而捏剑印若神灵,一股绝世剑之气息流转着,锋芒击穹,打出道道乱流,道道剑影吼动天宇。

    剑圣的布武渐进尾声,很多人获益匪浅,可是如何和剑霸楼前,那道清秀的身影相提并论,一人夺走所有光辉,七日时间,掌握到九百道观微剑影,再过九十九道,就是正式踏足观微一重!

    一入观微,完全就是天和凡,剑道立即提升两倍,施展任何剑武技能都能打出两倍威力,还是人剑合一的基础上提升!

    同等境界根基的武者,一为人剑合一,一为观微,将直接被观微秒杀。

    这就是观微境的可怕!

    剑武者,以踏足观微为荣,没有例外!

    可是浩瀚东洲,只有大神轮剑圣剑霸道观微大成,门下大弟子秦川,也才观微三重,万万剑霸楼弟子,更是徘徊在人剑合一大成和观微门前。

    他们可是最接近剑圣的人,聆听剑圣教导比任何人都多,仍然无法踏足这一领域,眼前少年才十四岁,接触武境才多久啊,就要打破桎梏,做到大元武道界,千万剑武者都无法做到的创举。

    人们的心颤抖了,深深体会到绝望和无力,一见箫楠道成空么?若是如此,愿此生不见,好在这少年,今日和箫远仙生死决,落败化尘的概率极大。

    可怕的天才,一旦陨落,也就不足为虑,死去的天才连草都不如。

    “不会突破观微的!”箫远仙摞紧十指,咬唇以对。

    剑霸楼上,剑圣的剑道讲解声渐寂,箫远仙内心的紧张却渐渐加重,第一次生出无法战胜箫楠感,这当然是错觉,源自于这家伙悟武天分带来的压力。

    箫楠这个妖孽,前有剑院连破十等武意,又有东方世家接连登临十二道武命星阁,事实证明,永远不能猜测少年的极限,让他深深体会到威胁。

    他现在才掌握五百道剑影,距离观微还有很大一截距离,可是箫楠咫尺天涯,只差九十九道,若破入观微,生死决胜算将大大削减,对他不是一个好消息。

    “没那么容易吧!”九王爷等人不由同时皱起眉头,剑霸楼秦川,更捏紧十指,武眸不移箫楠丝毫:“一定不要突破,观微,不可能被一介剑霸楼的叛徒之子所悟!”

    身为剑圣大弟子,剑霸楼的荣耀,当日箫无悔,就是他代师放逐,曾经摞下过狠话,箫无悔,以及他的后裔,终此一生,都没有资格踏足东洲府剑霸楼半步。

    他初见箫楠,敌意深重,一要遵守当年自己许下的诺,不许箫无悔的儿子有踏足剑霸楼的机会,哪怕是东洲学府建造的剑霸楼都不行,二来,箫无悔当年牵累师尊剑圣被剑城放逐,他之血脉都该死。

    可是现在,箫无悔父子好生强势,北武王府,东方世家,天剑宗都压不住这对父子,前后打破万寒灭元指,剑尊令诅咒,强势聚首东洲府,更有一尊大神轮阳尊支持。

    箫楠今日,若悟武观微,也意味着大有希望胜过箫远仙,往后将强势踏足剑霸楼,剑霸楼万万弟子,将沦为最悲凉的尘埃,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结局。

    “剑!”少年在世人眼眸里,增长的剑影终于出现停滞,停留在九百三十道,本尊有觉醒迹象,让所有人紧绷的心都略略松懈:“总算没有突破。”

    秦川大松了一口气,额头上满是冷汗,他都已经在想少年今天突破了,他该如何是好呢?好在苍天站在他这一边,可是下一刻就陡然神色剧震:“不!”

    “我之武道,不跪仙,不跪天,只尊吾心,心是苍穹,武无极限,心若尘埃,永世卑微,观微也敢拦我?剑既是剑,为我所掌,无物可阻,哈哈哈!”少年倏然张眼,捏剑印似神王临尘。

    一剑,从眉心现,朝苍穹斩落:“观微破!”

    少年,无我无相无众生,仍然沉浸顿悟,心若冰清神天,仿佛漂浮在极致云端,看一切天地万物都是那么清晰,一颗尘都被放大到星辰那么大,纹路闪烁入心。

    每一柄拟化的剑影细微处都被看到,他仿佛是天下万剑的母鼎,知剑至极,当然只是顿悟下的错觉,可是不妨碍他一剑扬落,震起六十九道剑影,和九百三十道剑影叠合!

    一时,剑震苍穹万道辉,仅此一剑,整座剑霸楼仿佛画中景,竟然撕拉一声,从上到下齐裂对分,大地上渐渐蔓延出一道千米长的巨型剑痕,宽度达到五十米,恐怖的剑气从沟堑里涌上来。

    在场者惊的迅速后退,而剑圣剑霸道,看着倒塌的剑霸陷入沉寂,脸上有难以压抑的森然,还有一丝阴冷:“箫楠,竟然真的破入观微!”

    “观微,难住万千武者的四大武境的第二武境,竟然被箫楠破了!”人们看着倒塌的剑霸楼,哑然无声,九王爷等天才者为首凝滞了呼吸,好像听见内心尊严的破碎声。

    箫远仙目眦欲裂,内心仿佛被万剑齐刺:“怎会如此!”

    少年,一朝悟观微,打破万千武者的桎梏,七日剑圣布武,只有他一个人,从初窥观微到正式踏足,其余人都不幸的沦为附庸,大元世人传颂今日,只会抬高少年,贬低他们,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我箫楠,何须入剑霸楼,剑霸楼,配不上我箫楠才是,我命既天,我意既武,剑霸楼不存在也罢。”少年傲然睁眼,无尽剑气席卷苍穹,雷霆似肆虐过在场者武心:“好嚣张!”

    少年竟然说,剑霸楼不存在也罢,那一剑斩剑霸楼就是证明么?

    “剑霸楼,你们有何话可说,自视为天,自视为剑道圣地,布武天下,为何,只有我这介被你们拒之楼外的蝼蚁悟了观微?为何拒绝我入内的剑霸楼,无法承受我一剑,这就是你们剑霸楼的骄傲么?”

    箫楠冷冷的扫视呆愣的剑霸楼弟子:“剑霸楼,不过如此,剑城的一条狗罢了,你们的骄傲狗屁不是,凭你们也配布武天下,教导万万剑武者剑道?”

    “你剑圣,也只配收箫远仙这样的人为徒,以及秦川这样的废物,像你这样的可笑之人,一生都不可能拥有天才弟子,因为你的剑道太垃圾。”

    秦川高大的身躯陡然站立不稳,嘴唇上有鲜血被牙齿咬出,武眸愤恨凝视箫楠,重复着:“他竟然敢如此羞辱剑圣,他的师尊,以及剑霸楼。”

    箫远仙,骄傲的眼眸,被灰暗取代,看在眼里,人们叹息之余,望着箫楠神色微异:“他竟然如此羞辱剑霸楼,剑圣剑霸道,疯了,以为自己是谁啊!”

    “呵!”剑圣眼眸中倒映着无尽剑意,胸脯起伏不定,以他剑心,竟然也怒了,多少年了呀,竟然有人让他剑心动摇,呵,眼前这个少年,有意思。

    “不服?秦川今年六十岁,观微三重,我才多大,十四岁,破境观微,并没有大神轮剑道宗师指导,谁强?”

    “我父箫无悔,四十岁出头,掌握战级三品异变剑神魂,修为厚积薄发,突飞猛进,成就远超越在你门下时,相比之下,你剑霸楼多庸碌之辈。”

    “我前去雪州,天衍山,师从刺圣,刺圣和你剑圣同为大神轮武者,昔年师从天剑宗,却敢和天剑宗为敌,一身骄傲,死之前悟武天府,胜你剑圣千倍万倍,你有何不服?”

    箫楠的言语,句句诛心:“你剑圣却不敢对敌剑城,剑城威势下,你贱如狗般献出小弟子箫无悔以乞命,你名为圣,不过是世俗乞徒,卑微至极。”

    “圣,这个字,你不配!”

    ‘你不配;’三个字,雷霆似的在场中者血液里滚动,神色震撼,剑圣更是杀气弥漫,像要吞天。

    可不待他反驳,少年踏前一步道:“你一定想说,我和箫远仙的生死约,必败无疑,他将是你最后的救渎!”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