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暂时的平静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万万武者迅速躲避,撤离出剑霸楼,连剑霸楼弟子都不例外,望着苍穹,目眦欲裂,心如刀绞。

    “恨,恨,恨,阳尊竟然灭杀剑霸楼大师兄秦川,剑圣必胜啊,不雪耻,剑霸楼无以立足东洲府。”

    “这就是大神轮的手段么?”箫楠神色向往:“大日神轮,九重极境,一重神轮,一重天,四等神轮,天地玄黄,一等比一等强大,黄级神轮,可以增强神轮境一倍龙力,天级神轮就是四倍!”

    大神轮境,比洗窍境,又是天翻地覆的差别,阳尊和剑圣修行的是何品神轮,可不论如何,都能秒杀成排的洗窍境武者。

    “轰!”两人一错既分,东洲学府的九院院主级居,齐齐被削掉一截,龙力在苍穹奔腾碰撞,见此一幕,九院院主脑门上浮现黑意:“这究竟是谁的武道场?”

    “东洲学府,外人不许撒野,两位想生死决,请离开东洲学府,学府是求道之地,不是斗武场,谁再先出手,视为学府死敌,杀无赫。”东洲学府,天才院伸出,有道苍老声音扬起。

    一道雪白色的神影,巍现虚空里,很苍老,很瘦弱,白发垂腰,白眉如拂尘,老眼浑浊,风吹可灭般衰朽,气势却压的剑圣和阳尊齐齐一退,目有惊异:“大神轮!”

    一尊大神轮,还是四等神轮,黄级神轮之上的大神轮武者,出自东洲学府天才院,为何从未听说?

    “师伯,你…还在世?”东洲学府,府主禹寒,神色惊愕,就是无限惊喜的站着行礼。

    整座东洲学府齐惊:“禹寒师伯?辈分比东洲学府前府主还大,好像和刺圣一个年代的老不死,名袁山,号力圣,接近五百岁!”

    “天啊,五百岁的老怪,在世者,这是真的么?”谁人不震撼。

    武者寿元随境界增长,大洗窍境是一百三十九年,大神轮是三百八十年,一路突破下去,可永生不死、

    可有几人能踏足?大元帝国,连神轮境都很稀有,活到五百岁的武者,都可以成为他们眼里的老怪物了。

    这一类型的大神轮武者,筑基神轮十分强大,神轮前的根基也异常雄浑,生命力超越寻常神轮,吞服神丹宝药,活到五百岁是没有问题的。

    “我等拜见力圣!”大元十三州的在场者心头齐震,纷纷上前行礼,这样的人物竟然在世,还藏在天才院里,东洲学府不愧是大院十三州排入前三的首府学院。

    “嗯。”对此,力圣祥和的还礼,可是谁都不会忽视他的表态!

    袁山,铁面无私,可仍然有偏袒箫楠的嫌疑,不许阳尊和剑圣在东洲学府动手,可是阳尊已经灭杀剑圣大弟子秦川,不和剑圣对决也赢了。

    箫楠一脉,今日成最大赢家,箫楠解决昔日夺他神魂者箫远仙,阳尊击毙放逐箫无悔的秦川,给剑霸楼带来双重打击,剑圣名为圣,可今日过后,只怕威名要大打折扣了。

    “呵…,力圣。”剑圣笑了,十分的冰冷,挥了挥手:“走,今日因果,我记住了!”

    他直接带剑霸楼的人离去,余光如剑,扫过箫楠和箫无悔父子,今日之辱,全拜这对父子所赐,很好,宿命安排他们是敌人,那就不死不休吧。

    “剑圣退去了?”大元十三州的武者微有惊讶,可随即醒悟,剑圣是一个人,阳尊加力圣却是两尊大神轮,他能有机会出手么?身为圣,除却实力,还有清醒的头脑。

    这场波澜壮阔的争锋,终于自剑圣退避将画上一个句号。

    “箫楠,英雄出少年,见面更胜闻名,老夫武道圣院古玄,奉圣院令,前来授你武命星盘考核奖励,接下吧。”随李元安到来的圣院武者,以那老人为首,笑盈盈朝箫楠行来,递上丹药,便挥手道:“告辞。”

    “五百颗小武丹!”箫楠接过古玄递过来的储丹袋,灿烂的丹华让血液流动加速,仿佛置身星辰海洋,吞噬下去,绝对可以突破到洗窍二重境!

    小武丹,黄级五品丹,十分珍贵,东洲学府每个月都赏不下太多,圣院一口气却能拿着五百颗,真不愧是大元帝国第一学府。

    “多谢圣院。”箫楠朝古玄等人的身影拱手,圣院没想象的那么糟糕,虽然冷傲,可还是公正的。

    “武运绝世啊。”场中者都嫉羡少年的收获,今日连踩北武王府,天剑宗,剑霸楼的脸面,还收获武道圣院大礼,举大元都找不到比他更得意的天才少年了。

    大元的未来,似乎可以预见一颗星辰闪烁大元星穹。

    洛妃仙等发自内心为少年高兴,这是他应得的,武道之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哼,希望某人,真能君临大元圣都,来年同场较技。”九王爷元意轻瞥箫楠眼,带头离去,帝都九杰级的天才,自然纷纷响应,不会停留于此。

    紫千极,席梦瑶,九王爷,东方羽等,都和少年不对付,偏偏少年越发强势,留在这里,简直是添堵。

    很快,剑霸楼下就空出大片的位置,和先前熙熙攘攘的样子大相径庭,正应了一句话,看他人楼起楼塌念念间,若今日是剑圣一脉赢了,会留下来举杯大庆吧?

    “君临圣都么?我会的,还会将北武王府连根拔起,一如今日,你们十万分的绝望。”箫楠迎着夕阳轻笑,声量不大,无声的自信却,让洛妃仙等女子芳心微震。

    少年承诺,从无虚言,过去是,现在也是,将来也会是。

    九王爷脚步一顿,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倒是紫千极闻言,恨恨的转过头来道:“凭你,也想和九表兄比?不自量力,九表兄可是洗窍九重,来年也许就是神轮。”

    “神轮!”多少人闻言动容,九王爷已经窥到神轮境了么,箫楠,绝对没有希望超越了,整个大元年轻一代都要俯首。

    “九表兄,可是东荒武界最强大的十九种特殊体质之一,神龙星辰神体,主星辰力,立足星空下,汲取星辰元气速度十倍,修行进境可比万武圣体,哼,某人又有什么?真以为赢了箫远仙就无敌?”

    紫千极不屑的言语里透着恨意:“九表兄永远是你的梦魇,妄想抗衡北武,不自量力,可笑,就是小武神宫历练,你能否幸存下来都是未知之数。”

    他言到此处,已和紫雷霸身影消失于东洲学府,唯独紫馨回眸一望,透着浓浓的复杂,似乎有抱歉,责怪,还有似愁郁,少女之心如海底针,可绕指柔,又能化金钢神剑,猜不懂。

    “元意,星辰神体!”箫楠下意识的心头一凛。

    十九种东荒最强体质,一帝二圣三妖四神九天尊,妖体和神体大成都可以媲美一转帝体,十分特殊,如席梦瑶是双子妖体,神龙星辰神体也很可怕。

    元意是何神魂,若是星辰神魂,配合星辰神体,施展星辰武技,威力递增不知多少,怪不得那么嚣张,不愧是北武王府最年轻的天才王爷,

    “你好自为之,别以为天下无敌,世间比你强大者,数之不尽,虽然我可以感应到你修有特殊体质,但想必是无法和双子妖体和星辰神体比肩的。”

    席梦瑶,莲步轻移,竟俏生生来到少年身前,轻轻扫了他一眼道。

    身后席慕玄,神色不耐,席梦瑶向箫楠提示有何用,元意不是箫远仙,元意是大洗窍,从不曾荒废星辰神体的修行,就算不破大神轮,也不是少年在来年的万宫争霸赛可以叫板的。

    “谢了。”箫楠态度淡淡。没有兴趣和席梦瑶爷孙说什么,难道告诉他们,他掌不死不灭剑尊体,成长起来媲美大成帝体么?不会惧怕任何特殊体质,说出来无人信。

    如此态度,换来席慕玄反感:“走吧,某人一战成名,少年得志,根本听不进去你的提醒,何必浪费时间在一位不会有交集的人身上。”

    席梦瑶,俏脸略略难堪,和紫龙王转身离去,爷爷是对的,她虽然现在没有箫楠强大,可是双子妖体和武命神魂注定将来傲立九天,反而不是箫楠可以追赶…

    “洛妖精,还是万阴天妖体呢,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瑰宝呢,比你席梦瑶强多了。有什么可狂妄的、”林韵仙轻声嘀咕道,立即换来很多人侧目:“万阴天妖体!”

    “这种体质十分玄妙,先天精通万般妙处,却不伤元阳,媚到骨里,却是武道至圣,和天狐妖体在一起的男人修为将一日千里。”男人们顿时眼神更加血红的敌视箫楠。

    箫楠微异,看向洛妃仙,却见洛妃仙俏脸羞红,恶狠狠的回瞪:“看什么,这事情解决了,还不快走,乘凉么?”

    “林韵仙,叫你胡言乱语,你个该给撕烂嘴的臭丫头。”她又朝林韵仙咬牙切齿,明眼人都看出来是真的恼了。

    林韵仙撇嘴,自知理亏,低头不敢语。

    万阴天妖体,看来楠儿捡到宝了。箫无悔和阳尊相视一笑,十分旁若无人,挪揄的样子让洛妃仙更加无地自容,十指紧摞衣袖,想捂脸。

    这种小女儿家的姿态,一时间迷倒万千东洲学府男弟子,很多人完全失去了魂似的,让看在眼里的箫楠摸了摸鼻子:“怪不得叫妖精呢。”

    洛妃仙拉起箫楠手直接离去,不能再留了,再留下来非要羞死人,万阴天妖体在帝都不是秘密,可是在东洲府知道的人不多,都怪林韵仙没个把门的嘴,找个机会,非撕烂她的小嘴巴。

    “师姐,万阴天妖体,为什么对男人有好处,又是怎样辅助修行的呢?”箫楠可以听见身后父亲和阳老的轻笑,不过却没有跟上来,连林韵仙都主动给她们留出相处空间,只因这一战了断后就是离别时。

    她们来东洲府是打着参加天才宴的名义,天才宴结束,也没理由过多逗留,何况小武神宫将启,还要回去修行,为历练做准备,分别也就数月,不算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