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剑城的狗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可第一座剑钟最容易挑战,越往后越难,剑钟释放的雷霆威力越强大,一旦有武者全部挑战九钟圆满,更能得到剑神祝福,提升实力更多。

    东洲学府剑院创立,打出九钟圆满者不过三人,最后一位距今有一百九十年,剑院弟子早就不敢想那等天方夜谭的事。

    他们更多是接引剑钟雷霆淬炼,感悟九道剑钟的剑道武意,剑武技过了玄级,就要主修剑武符,万千派系,无尽妙意,十分精深,需感悟前人圣贤法修行。

    十等武居,十等武意,就有类似的效果,剑钟上的法,也蕴含助剑武者开悟效果,才是剑院弟子修行的真谛。

    剑院的武道场,对应的就是剑道,其余手段根本无用,唯有剑者可以修行,箫楠倒不是在意剑钟上的剑武意,想要的仅仅是接受剑钟神音淬炼境界,洗窍二重仍然太弱。

    “今日第五修行场,被我家公子包了,你不能进,可以做的只有一个字,滚。”第五修行场没有完全踏入,就听到一道霸道狂言,紧接着,一道瘦弱身影被打出第五修行场。

    气息是洗窍一重,浑身是血,被强大力量从剑悬山里击飞出来,撞开剑山外面的剑院弟子,喧哗里做鸟兽散,深怕被牵连,最后竟恰好跌到行来的箫楠身前。

    “嗯。”他可以躲过,可是这位弟子会摔得伤势惨重,完全没有必要,抬手遍布神元柔劲,将其接下,落地后,是张年轻朝气的脸:“箫楠师兄,是你,我叫方痕,十七岁,谢师兄出手。”

    “师兄可是我的偶像呢!”少年脸上满是激动,那种崇拜发自于内心,眼眸却愤然朝向剑悬山,显然不爽,让箫楠困惑:“剑悬山被何人包场?剑主知道么,为何,我不曾听闻。”

    四周武者人数不少,都神色微异于他竟然也来第五修行场,这让箫楠更加猜测包场者身份,映入眼的是一道洗窍二重巅峰的紫衣小厮立在剑悬山门前,冷冷的朝他望来:“不服,你想为他出头?”

    “嗯?”箫楠眼神冷厉,又看到剑悬山里有数道身影,分别是晨雪儿,周天将,东方世家的一位嫡系少女,围着一道年约十五的男子在第二座剑悬钟前试炼,耳畔响起方痕的声音:“他是剑城荒夜的第二子,荒相。”

    “荒相,剑城的人!”箫楠神色陡冷,他没有找剑城麻烦,剑城人反而来到东洲学府,在他眼皮子底下耀武扬威,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身为剑院弟子,晨雪儿竟然为荒相将剑院弟子拒之第五修行场。

    剑主易云岚可知道么,若是默许,很让人失望啊,可也说明剑城权势可怕,晨雪儿可是心高气傲的女人,很少为别人网开一面,为荒相做到这一步等于献上娇躯。

    “轰!”荒相,浑身释放着尊剑神魂,气息是洗窍六重境,生命年轮也不过十五岁,却十分强势的步步迈向剑钟,冲溃道道雷霆,很快抵达第二剑钟,随后走完第三剑钟,最后止步于第四剑钟第七步退回来。

    “荒相师兄,不愧是荒城天才,剑道天赋,放眼大元,古今无一,根本没有人可以比了吧,晨雪儿,我记得剑悬山九大剑悬钟,能过第四道剑钟的至今两百年未现。”东方家族的那位嫡脉女子张口道。

    “嗯,东方萍儿,你没有说错,剑院五千弟子,挑不出可以和荒相师兄比肩的人物,荒相师兄神武绝世,未来又是一尊剑圣吧。”晨雪儿美眸微泛星星的看着荒相。

    周天将略有尴尬,他也是剑院弟子呢,晨雪儿这样说可真不给剑院留脸啊,可不得不承认荒相优秀,连剑院最强的罗钟都不如荒相现在的试炼成绩。

    荒相微微笑着,一身白衣惹眼,有一股出尘的仙灵气息,望着第四道剑钟,感悟剑钟神音的赐福,破至第四道剑悬钟,他也觉得值得骄傲。

    剑院弟子,神色阴郁激奋,恨恨的望着第五修行场,晨雪儿,身为剑院副院长女儿,代表剑院,却将荒相放入剑院修行场,将他们剑院同门阻之门外,还贬低他们,恭维剑院无可比荒相,简直比荒相单单赐予剑院羞辱还让人难受。

    可身为剑院弟子又能如何?晨雪儿的身份摆在这里,剑院副院长的独女,谁敢冒犯,镇守门外的荒相走狗就不是他们可以对付,方痕年轻气盛闯剑悬山,下场就在眼前,这种羞辱让人痛苦却只能接受。

    “轰!”一道身影却直接闯至第五武道场,紫衣小厮微惊后,神色不屑,挥掌直击,眼前人比方痕的洗窍二重并没有强大太多,然而下一刻冷酷的声音就击溃他所有自信:“只有狗才会挡道。”

    一双肉手仿佛撞上极速旋转的铁轮,被绞的骨碎肉分,武道气息消失殆尽,整个人被抛飞出去,苍穹里,少年冷酷的言语,帝意般扩散着。

    “狗!他竟然说荒相的奴仆是狗,好大的胆啊,剑城之主荒夜的二儿子养的奴仆,就算是狗,也不是一般的狗,然而这才是箫楠,天南屠夫,不是么?”

    剑院众弟子心惊肉跳后,武眸释放出无尽狂热,他们刚才想过也许有人会为剑院站出来,也许是那位大狂徒,然而,直到他真的站出来,才惊艳于他的勇气。

    他们不敢的事,何以少年就敢,同样是人,为剑武者,以剑为名,可是他们愧对剑武者的骄傲,少年才是一身剑骨不灭,一路从天南行来从不言退。

    “箫楠师兄,这才是我应该追求的武道啊,永不低头,不跪天不跪神灵,只尊吾心,可惜我太弱,我要追逐师兄的脚步强大!”方痕眼神崇拜的颤抖着,不会有人知道一个少年终其一生都以一人为丰碑。

    剑院弟子,没有人轻视方痕,对箫楠何曾不是生出极大认同,道屠夫无情,屠夫的刀至少朝向畜生,自诩为人的某些人,却朝向自己人。

    “是你?”荒相转过头来,脸皮轻轻抽动,降临东洲学府剑院后,他也知道剑道大会发生的事,箫楠一出手,四周惊呼议论,就立即确认是他,剑城的死敌箫无悔的孽种,竟然朝阿黄出手!

    晨雪儿等人都被变故惊动,见此一幕,神色都很不好,可怕的梦魇竟然降临第五武道场,难道不是在享用武道圣院赏赐下的五百颗小武丹么,他们的智商如何知道少年半日时间就吞噬完毕,晋级洗窍二重境。

    “剑院弟子,来剑院第五武道场修行,有问题么?还要向你们解释来历出身,荒相,剑城剑子?”箫楠淡淡轻瞥几人,令他们神色一僵,晨雪儿恨道:“你为什么总是和我过不去!”

    箫楠,搬出剑院,直接堵住晨雪儿对他的发难!

    剑院弟子有权行走剑院修行场,晨雪儿身为剑院大师姐,却为荒相一介外人封锁专属剑院弟子的第五修行场,理呢?

    这事要是没有捅破就算了,剑院弟子大多数没这个能力和底气叫板她,可是这个该死的天南屠夫诚心欺辱她,难道不知道她是一个女孩子么,剑院副院长的女儿。

    “和你过不去?不,你太看得起自己,在我眼里,凡尘最下等的红尘女都比你强,她们卖的是皮肉,你卖的却是尊严。”箫楠走向第一座剑钟:“和你过不去的是剑院的尊严!”

    “剑院,东洲学府,九大院之一,创立七百年,第一任剑主,方无海,一剑扫九大神轮,第二任剑主,天星子,创三大玄级上品剑武技,奠定剑院圣位,直至第七任剑主易云岚仍然为剑院荣耀奋斗。”

    “我初入东洲学府,都知道剑院神历,你身为剑院副院长之女,莫非不知道,剑院弟子第一律,要以剑院为荣,为剑院而战,谁会如你般吃穿剑院,还干吃里扒外的事。”

    “我力虽卑,今日也要证明,剑院仍有人可破第四座剑钟。”箫楠来到第一剑钟前:“我今日只是来修行的,如果打了某些人的脸,很不幸,是他自找,荒相,你现在滚出剑院还来得及。”

    “少年是来修行的,顺便打破荒相的修行记录,挽回剑院无人超越荒相的事实,他要为剑院尊严战斗,真的可以做到么?”晨雪儿惊讶到竟暂时忘记羞辱!

    “他竟然还说,荒相现在滚出剑悬山,还来得及!”

    荒相眼眸微眯:“是么?”

    “主子,他是箫无悔的孽种,竟然叫你滚,啊!”紫衣小厮,名阿黄,缓过一口气来爬起来,神色充斥着难以置信,还有一抹悔恨,早知道是威震剑道大会的箫楠,就不该愚蠢到阻挡他。

    箫楠的战绩,可是能够镇压洗窍三重境的万武圣体箫远仙啊,他阿黄,还大大的不够看啊,可笑先前竟然视箫楠和方痕一般,真的被废的不冤。

    他随荒相初至东洲府,今日才降临剑院,是以不曾见识到箫楠,不然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乌龙,以洗窍二重境的实力,轻视一尊可以秒杀洗窍三重境武者的妖孽。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