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悲剧云欢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云欢,洗窍七重大圆满的云欢,竟然被箫楠一脚踩在地上,半个月前的强势,完全不见了!”

    星窍秘境里的在场者发出惊呼,就是再愚蠢也知道低估箫楠了,追随云欢的幸存者更是绝望到颤抖!

    “你以为这半个月,我次次退让,真的是不如你,不过是要一击必杀,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寻你,我箫楠的东西很好抢?”箫楠一脚踩碎云欢脊骨强势宣言道。

    半个月,他辗转四处修行秘境,在修复秘境的过程里拓印四道武源灵影,境界也突破洗窍五重境,辗压不过两重天差距的洗窍七重云欢天就是神灵踏尘。

    顶级神魂天才武者,就是这么可怕,对箫楠这样掌无上神魂者来说,一旦拉近到两重小境界差距,再强大的武者,也会任他掌控。

    “好强势!”少年这一刻的光辉像神圣,惊艳到每一位在场者,洛妃仙唇角有优雅笑意:“你从未让我们失望,我知道,你能赢的。”

    少年道她是心里永恒的月光,少年何曾不是惊艳她的时光,一步步行来,少年是战无不胜的天南战神!

    温倾城诸女都为少年骄傲:“箫楠,从不曾懦弱过,退缩,只是为了缩回拳头打出更强悍的力度,事实早证明很多次,云欢不过是又一个例子。”

    “不可能!”紫千极剑眸血红,他对洛妃仙道,选择箫楠,放弃他是不智,可是箫楠现在轻易辗压比他还强大的云欢,究竟谁配不上洛妃仙啊!

    “退。”可是他陡然惊醒,箫楠轻易战胜云欢,也意味着可以轻易战胜他,觉醒三世帝命,得到机缘,也远远不足以叫板眼前这家伙,驻留于此等死么?

    紫馨劝诫他莫和箫楠为敌,觉醒帝命也不行,道出箫楠在神魂海的强势,他嗤之以鼻,现在却异常心慌,承认紫馨对了,他错了。

    同一时间,很多羞辱过箫楠的大元十三州历练天才都动了退意,少年神魂海强势一幕,仍然烙印在他们心里,少年复苏强势,让他们惊醒少年仍是天南战神!

    “我准你们走了!”可是星柱冲出地面,转眼之间苍穹斗转,撑起一片星海,任何人都犹如陷进泥潭不得动弹,生死全为中间的少年掌控。

    少年,展现出来的阵道境界竟然可怕的突破黄级十品,为玄级一品,苍天啊,他半个月突破的不仅是境界,还有灵阵师修为,他们忘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箫楠还是一个灵阵师!”他们心脏剧跳的咆哮,却发不出一个字,这方空间里,连说话的资格都少年说了算,箫楠根本就是完全掌控这方星窍秘境的主宰!

    “我能掌神魂海,难道掌控不了区区修行秘境,说你们愚蠢,就是愚蠢,云欢找死,你们也来送死,给我呆着吧,你们的生死,现在起,我来定夺。”

    他早将星窍秘境,结合灵阵化为绝杀之地,猎杀一切来犯之敌,这群愚蠢的历练者近些时候羞辱他很爽啊,可想过会遭到今日意外?

    他不是圣人,没兴趣仁爱苍生,只求一世快意恩仇,犯他者,辱他者,都不会让他们好过,以牙还牙,敬他者,恩于他者,自当千倍百倍报答。

    “他们的生死,少年说了算,他们不过是少年随时可以捏死的蝼蚁尘埃啊?”不论是柳瑶等东洲学府天才,还是大元十三州之人都在心里苦涩的悲叹。

    少年仍然是天南战神,轻视他的人,将付出代价,可笑半个月以来,小武神宫甚嚣尘上上对少年的羞辱,到头来,却讽刺了他们自己。

    “我兄长乃云邪,圣院院长第八弟子,我若死在此处,我兄长定提三尺剑,斩尽天南箫家满门!”

    云欢早已武心绝望惧裂到接近晕眩,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会不堪一击,原本应该是踩着箫楠头颅的那个胜利者啊。

    “一个云邪不够看,告诉我,还有谁,”箫楠反手将云欢提起,朝着地面一甩,一声惨叫,伴随着血浆溅射,梦魇般的响彻场中者心脏上。

    他们骨头都像被冰针穿透,瘆人的感觉渗透灵魂,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也好过见证这血腥腥的一幕。

    “我还有大皇子!”云邪挣扎怒吼,换来的不过是更疯狂的施虐,不断和地面碰撞响起的骨碎声里,他终于明白自己只是少年手中的草芥:“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饶过我有眼不识泰山泰山之罪。”

    “放过我,我愿做你的狗,永远追随你,任你使用。”

    “不说让我做你的狗了,奉上我的女人?才有大大的武道前途?”箫楠拎着云欢,像人肉沙包般狂砸地面,无视他的凄嚎:“你自命为天,掌我生死,现在如何呢?”

    “这半个月多嚣张啊,连夺我三处神墟,要万阴天妖体侍奉,借助三处秘境祸害多少无辜女子,以女子元阴修行,造无间地狱,很爽吧!”

    云欢的武道,完全就是夺女子元阴修行上去的,那血扇上的九道浮屠,熔炼了多少女子的元血啊,半个月来更色增加无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他第一次见到云欢,就杀定云欢了。

    一击重杀,云欢四肢齐断,可仍然没有咽气,形容十分恐怖凄惨,凄厉哭饶:“杀了我吧,求你,给我个痛快吧,上苍有好生之德,来世,我会做个好人!”

    “被你害掉的人可没有来世。”箫楠伸手打出他一颗眼珠:“想死,有这么美的事,其他人可以死的痛快,唯独,你,不行。”

    “你来到尘世是怎样的一个人,回归天地,便要还回怎样的一个人,一样东西都不能少,以你每寸血肉,血祭无辜冤魂。”

    箫楠挖下云欢另外一只眼,手起手落,顺势摘走他的耳朵,舌头,鼻子,然后是五脏六腑:“我自认不是君子,可是也见不到你这种人渣,用女子性命修行,该死,该杀!”

    “啊!”云欢只能神魂在咆哮,这种痛苦却丝毫不会减少:“我兄长乃云邪,威震圣院,必将为我复仇,你活不出小武神宫,恨啊,天南贱狗…。”

    他真愿意永远没有遇到箫楠,这根本不是人,就是一个梦魇,他曾对少年的定义是随意践踏,可是结局竟然换做自己。

    “让他来,来了,我一并送入地狱,让你们云家兄弟团聚!”少年双手沾满血腥,仿佛一尊魔鬼,仰望着不存于任何痕迹的星空,冷眸流转着斗志。

    傲然的宣言回荡于星窍秘境!

    “你的确只能做我的狗,然而我看不上。”

    云欢,曾要少年追随,奉献洛妃仙,换取前途,当时少年拒绝,今日要奉少年为主乞命,少年却是以掌控者的身份拒绝他,定他生死,何等的逆转,强势到可怕啊!

    “少年眼里,云欢只是一个垃圾,连给他做狗的资格都没有,真正从骨子里看不起云欢,祸人妻女,坏其性命,这是禽兽,云欢不配活着!”

    箫楠的身影,在洛妃仙诸女眼里却是那么高大,就连柳瑶等被禁锢的女子都为之动容:“他是在为枉死的女弟子讨血债!”

    东荒武界,有武以来,没有正邪一说,所谓的邪武技,只是邪恶,并不代表修行了,就有人公开审判你,道德这种东西在武道界根本不存在。

    马长卿,云邪,云欢这样的名有姓天才,都用这种办法修行,虽然很邪恶,但不显于人前,也没有祸害到惹不起的人,是以根本不会有人为那些可怜的冤魂做主。

    只道弱者如蚁命,天地时去尘。

    可是今天,一个少年不为自己受过的委屈愤恨,反而是为他不曾相识谋面的冤魂复仇云邪!

    这种动机,赢得了女弟子和一些历练者尊重,他们好像从来不曾真正了解过这位天南狂徒,他狂,他傲,但是有情有义,有骨有血,有时候狡猾,还有些无赖,从来不会以强欺弱,和这世界有一丝好大的不同。

    “他也不是那么讨厌啊。”秦可欣俏脸生起一抹复杂,好像他对箫楠的观感,正在不知不觉的变化呢,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冲击着,糟了,该不会是心动的感觉吧?

    云欢的那些幸存者,已绝望的跪下了:“我,我们…愿奉箫师兄为主。”

    强势不可一世的云欢,轻易都陨落了,他们算什么啊,能不能活着,都在于少年一句话。

    紫千极有感同身受的危机,一股洗窍五重天的战力爆发,是剑王决,剑剑绝世,可方动便被无匹星辉洞穿身躯,钉死在地面上。

    他血液喷洒,挣扎不起来。发出怒嚎:“箫楠,我不是云欢,我没有为恶,你不能杀我。”

    “杀你,不需要理由,只因为你屡次三番犯我,羞辱我,轻贱洛妖精,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然而,你珍惜了么?”箫楠直接扬手,星光合拢,紫千极不甘的涅灭:“九表兄不会放过你的!”

    “哥哥!”身后是紫馨撕心裂肺般的悲鸣。

    箫楠出手狠辣果断,完全没有给紫千极任何机会,他忍这个垃圾很久,紫千极今日来此,不就是想看他死在云欢手上,再好羞辱一番。

    很可惜,他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