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亿万神光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一位是天南新晋战神,一位是大元久负盛名的帝都九杰,论天资,箫楠稍胜一筹,论境界,荒万剑稳胜,倒不好说谁更有胜算。

    九层武塔,越往上,难度越大,考验武者天资和境界,以此来论,究竟谁会是武塔之主?

    可是无形中击碎大元十三州历练天才的骄傲,武心被浓浓的苦涩充斥,武塔之主,不论是哪一位,都不会是他们。

    差距面前才明白自身的卑微。

    “强者,在武道世界呼风唤雨,尊荣极致,弱者只配匍匐,恒古如此,弱者都想成为强者。”毒无邪仰望一追一赶的两道身影,心有烈火汹涌。

    曾经也年少,满怀激情,经历大元帝室的背叛后,生出厌世之心,少年带给他一缕希望,一颗枯老的尘心仿佛浇上甘露般复苏活力。

    “荒万剑竟然追上第三层了,真不愧是帝都九杰,实力极致强势!”历练者看到荒万剑冲击上第三层巅峰,虽然有第三层的神器被箫楠搜刮走许多的原因,留下的普通不少,不需要耗费多少精力。

    仍然感到压力,再不行动,这武塔的武藏就要被荒万剑和箫楠两人搬空,还轮得到他们吗?

    “冲!”不知道是谁先动,人潮瞬间汹涌朝武塔顶端冲击,血液像神花绽放,一位位天才武者,迅速陨落。

    神圣武塔褪去圣洁,化为地狱浮屠,收取人世间冤魂,天才们大部分死在争夺武藏上,极少部分是被神器的武意反噬致命。

    “尘世之间,最毒不过七情六欲,最苦不过爱恨别离,众生皆孽,有情必苦,”洛妃仙感慨道,

    “相传,顶级武道,讲究心历万劫,涅槃明净,不修武道,武道自成,心念释放,就是万般武道臣服,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种法?”

    “若有,神圣现身说法,尘世也能少很多杀戮吧。”

    她们也攀上武塔,朝箫楠追去。

    荒万剑是大元顶级天才武者,撕破脸皮朝箫楠全力出手,箫楠压力会很大!

    她们辅助少年,少年会多很多胜算,不论是洛妃仙的万阴天妖体,还是温倾城的神魂天赋冰神禁锢,都有扭转乾坤的作用。

    武塔上不断雨点般坠落人影。

    进入小武神宫的两百人,早缩减到不足四十位,还多了些生面孔,并不是一开始就进入小武神宫的天才武者。

    这些人隐藏在大元十三州历练者里,气息和天才们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有施展的武技都是暗武技,血武技,速度诡异阴邪,神魂偏重于藏虐刺杀天赋。

    毒无邪,冷眸闪烁:“这些人无疑是大元帝室的走狗,也就是臭名昭著的刺杀组织,血狱司,黑衣帮,天刺宗为帝室培养的刺客,不过披上层和帝室无关的外衣掩人耳目。”

    大元帝室,利用特殊途径进入小武神宫的爪牙,数量超人意外,除了元武身边那拔人,仍然有从万书武殿四处涌入武塔进行夺宝,不过没有主动攻击别人,也没有朝箫楠一脉挑衅。

    这让毒无邪倒不急于动手灭杀他们,隐约觉得事情不同寻常,他们好像有备而来,像等什么人物到场,是谁?难道是元武?至今未现,究竟在做什么?

    “元武,莫不成是要掌控万书武殿?”毒无邪顿时一惊,又十分理智的摇头否定:“三百年来,见证历练者许多,可从来没有谁能掌控万书武殿呢?”

    武塔上最耀眼的两道身影像星辰灿烂到让人仰望!

    箫楠登上第五层,荒万剑跟随在第四层巅峰,两人没有丝毫慢下来,许多神器盘旋在身后,拿出一件,都会让大元十三州七成武者疯狂。

    可是两人斗志都被激发到极致,眼里只有谁胜谁输,谁最先攀登到塔顶,夺取到最多神器,谁就是王者,武塔之主!

    谁都不曾注意到武塔上的血液徐徐流动,像有了生命般,般朝着塔尖汇聚,有一股不同的气息在酝酿,像是神兵复苏,也像意志觉醒…

    “小子,不对劲,武塔给我的感觉越来越妖邪,像在汲取人命复苏,要活过来,走,离开这里。”狱尊的声音透着丝惊惧,以至于箫楠才登上第六层的脚步顿了下:“有何不妥!”

    荒万剑轻而易举的超过他,很快就攀至第七层,傲视于他:“哈哈哈,天南战神,你也不过如此,继续嚣张啊,不行了么?只能止步于第七层?”

    “弱者就应该认命,臣服于强者!”

    神兵剑体带着很多光辉,五彩斑斓,都来源于收服的神器,每件神器都增幅了他的力量,衬得他像颗不断壮大的神阳朝第八层,第九层冲击,志在武塔之巅。

    “箫楠彻底被荒万剑超越,到了第六层后,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吧,做到这一步也殊为不易了。”看到这一幕的诸武者心里发出明悟般的感慨。

    洛妃仙诸女,也神色微微遗憾,功亏一篑,要逊于荒万剑么?

    “那些神器气息变得极为虚幻!”然而谁都不曾注意到少年的脸色异常的震撼,从荒万剑身后看到的神器,像是缺少灵魂一样,和之前的强势完全不同。

    “八百年,小武神宫迎来多少历练者,搜过过武宫多少次,万书武殿还存在着集满重宝的武塔,轮得到你们来收取,不觉得很讽刺么?”狱尊语气郁躁惊怒:“还不快走!”

    “嗯?”箫楠眼眸陡然瞪大,内心像是有道绝世天光冲破黑夜般震撼,以至于语气无比颤抖:“狱尊,你是说!”

    “神器是假的。”狱尊吼道:“以你们的实力,有何资格掌握数十件玄级神器,乃至于整座武塔,莫圣这等天府境的大元老怪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局。”

    “一个局!”轰隆隆,箫楠仿佛挨了记晴天霹雳般,毛孔紧缩,直欲晕厥,理智支撑着他下意识转身下掠,朝着洛妃仙吼道:“快撤!”

    “撤?”洛妃仙诸女一震,可是源自内心的信任,让她们仅仅迟疑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和少年同一时间转身掠下武塔。

    “箫楠,发什么神经呢,被荒万剑直接吓破胆了吗?可他要是这样的人物,也配不上天南战神的称号了。”武塔上攀登的历练者无不是一惊?

    “哈哈哈,箫楠,你这个懦夫,永远不会比我兄长强大,竟然不战而退,是否恐惧我兄长将成为武塔之主,掌你生死。”荒相也登上了武塔,大笑着。

    视野里荒万剑已势如破竹般冲上第九层,聚集了武塔所有人的仰视:“我才是武塔之主,哈哈哈,余者皆蚁命!”

    这种荣光,众生仰望,高高在上如神灵,只属于他一个人,身后是数十件玄级神器,上百件的黄级神器,神光辉映的他下一刻就要飞仙般神圣。

    箫楠,那等天南蝼蚁,也配和他争,他才是当之无愧的无敌天命!

    武塔上下,谁不朝圣,谁不低下骄傲的头颅,深深自卑,感慨帝都九杰终归是大元最顶尖天才,不论天南战神多么有威胁力,最终仍然是他荒万剑被封武塔之主。

    “轰!”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听到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嚎,一道极致邪恶的血影从塔尖冲起,贯穿荒万剑,将他从巅峰陡然打落,所有神器光辉都化作泡景。

    “啊,武塔,有妖邪,是…局!”荒万剑八十一道星窍像烛光般破灭,武道气息消失一空,前一刻还无比强势的帝都九杰,已经沦为一个废人。

    他厉声咆哮,心里充满着悔恨,一心为掌武塔,竟然修为被废,夺走无尽精气,前一刻,还是高高在上的帝都九杰啊。

    “这究竟是何物?”武塔上的生灵,却都没有资格震撼了,只因这一刻,道道可怕的血锁,有指头那么粗大,闪烁着异常可怕的武符,穿出塔体,贯穿历练者,转眼汲取走过半的历练者性命。

    亿万道神光,像雨点般从那尊可怕的血影身上爆射出来,吼动乾坤,山河惊:“哈哈哈,一入地狱千年寂,魔前一跪不为仙,本尊复活了。”

    “元霸道,可还在世?哈哈哈?等着本尊君临天下,屠光你们。”

    武塔剧烈颤抖着,是道道人影被卷没,只有少数一部分历练者,才万分幸运的失去一部分修为和精血跌回地面!

    “究竟是何物啊!”望着森罗地狱般的武塔,一张张年轻朝气的脸庞是宣纸般的苍白,武眸里尽是凄凉的惨然。

    一具具尸骨迅速干瘪成人皮,凄凉的怒吼憋在咽喉里,只能发出类似于野兽般的低吼,无尽血液都涌向一尊涅槃化形的极大血影,场面十分的血腥!

    这尊血影浑体是流动的血液,变幻不定,唯有五官和四肢才能依稀看出人形,巍立在塔尖,血腥的气流从口中喷出,又汲回更多的血气,将整座武塔化作他的国,宣读着他的无上凶威。

    夺取到手的神器武藏丹药,全部破碎,连荒万剑和箫楠的收获都保存不住,任历练者心酸不甘都根本无用,这原本就是虚妄。

    从未得到,何来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