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一命神轮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凝神收心,一切痛苦都如云烟,直到神轮普照。”他很快被狱尊召回心神,全心冲击境界,顺利的话,大概三日成功,不成功就化劫…

    可是,会失败吗?

    “洛妖精,要是以为我陨落,肯定失去理智和阳老他们对抗武道圣院,实力差距悬殊,后果堪忧。”箫楠心里咬牙:“所以我必须成功!”

    “洛家小魔女被关进圣院地牢,还敢拒绝李存武师兄的示爱,她是铁了心要为箫楠陪葬啊。”有弟子朝天牢走近,交流声不断响起:“李师兄和九王爷交情至深,救她不过一句话的事,他是自毁前程。”

    “妖精竟然被武道圣院关押进地牢!”箫楠修行的势头一顿,不死不灭剑尊体摇摇欲坠,像要崩溃,好在狱尊及时出手渡来不死力,助他稳定:“不要分心!”

    “武道圣院,三大刑牢,天牢主杀,地牢主囚,人牢主惩,一旦被关进地牢,没有莫圣口语,九大神轮境长老的所有武令,别想脱困!”

    箫楠心里无法平静:“温倾城,林韵仙,阳老哪?只怕和妖精一样身陷囫囵!”

    “莫圣,你该死,身为圣院领袖,大元第一强者,竟不分是非,简直是元家走狗,不配为护国国师。”

    箫楠有焚天之怒,武道圣院关押他不够,竟然朝洛妃仙等人下手,只恨实力不够,不能一念踏平圣院!

    “洛妃仙自作自受,怪谁?九世帝命,美貌冠绝大元,多少帝都俊彦追求,视而不见,反而选择一个和大元帝室为敌的叛逆。一生都被箫楠毁了。”

    另外一位弟子名炎枫,哼道:“她和力圣等辈执迷不悟,毁坏多少武殿,杀灭多少弟子,院长慈悲给他们机会,要我说,直接处死都便宜了。”

    “没错,只是可惜无双容颜,大元帝国不知道多少年才能生出这样的美人,真羡慕箫楠,竟然可以得她倾心,我若能一亲芳泽,死也值了。”

    “哼,未必没有机会,据我所知,李师兄掌握一种神药,名听话水,只要一滴,再贞洁的女子也会乖乖就范,李师兄玩过她后,我们再上就啊。”最先开口的弟子名雷震阴笑道。

    “哈哈哈,雷师弟说的好,倒是我心急,不过就算箫楠,也不曾品过大元第一天女的妙处吧。”炎枫附和笑道,狭下的眼缝藏着道不出的猥琐。

    “大长老差我们前来查看状况,也是多心,进入天牢的武者,有几个人能挨过三道天鞭,都过了六个时辰,箫楠就是铁头桐躯,都该化作一滩血水了。”

    两人说着,不以为然的拉开天牢神门,打算履行公事后就离去,没有谁还认为一个被废之人还能活在天牢里。

    神门微响,炎枫还微有困惑的道:“圣院天牢的力量像衰弱很多,难不成是灵阵出现问题,真是奇怪。

    “啊,你竟然没死!”臂粗的武链闪烁武符,映衬出本来应该陨落的天南战神染血的身躯,犹如魔尊般的气息,仿佛恒古不灭的战尸飘武在苍茫大宇。

    箫楠像沉默的星石在涅槃,可此刻陡然睁开武眸,仿佛雷霆闪过天地,幽冷的声音,一如地狱里死神的召唤。“猜对了,可惜,死亡是你们的奖励。”

    “退!”炎枫和雷震怒吼,见到鬼般惊恐的释放神魂后退,都是兽神魂,为斗级九品,斗级十品,主速度。

    “铿!”可是根本来不及,连人带神魂直接被无匹力量卷过吞噬,虽说箫楠失去境界,但是九碎神轮决霸道无匹,又有狱尊为助力,对付两个洗窍一重初阶的圣院武者轻而易举。

    “死都便宜你们。”箫楠神轮漩涡陡然凝练一分,这两个人的力量源泉比天牢劫鞭要纯粹强大,竟然让境界复苏的过程加快了,冲刺结一命神轮更加顺利。

    一命神轮,代表一碎,极致九碎,就是九命,方是九九归一圆满。

    “真不甘…心啊!”炎枫和雷震想不懂箫楠为什么活着,杀天杀地杀万生的圣院天牢,创立八百年,无人能熬过三个时辰,为什么到了箫楠这里就出现意外。

    天命之人!

    他们找不到第二个解释,武心碎灭时刻充满懊悔,有九天武运的人,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存在,视为神圣的武道圣院,也不该和他为敌啊。

    “李存武,很好,等我复苏吧!”吞噬炎枫和雷震两人,箫楠没有丝毫内疚,他走到今天,算是看透这武道世界黑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为了生存就得狠。

    炎枫和雷震对妖精生出邪念,想要借助李存武对她下药后占便宜,也极是该死,难道不知道妖精是她的女人吗?没有一个男人会容许这种羞辱。

    “臭小子,你的实力还没有复苏,敌人却越来越多,真让人头疼,说不定会惊动武院,得抓紧涅槃一命神轮。”狱尊急迫道。

    “我晓得。”箫楠心里深深吐出一口气:“我在和天地争命!”

    李存武,出身帝都名门李家,父亲李孝宝,官至左相,借助父辉,武道之路极为顺利,位列帝都九杰第三,洗窍大圆满境,还被莫圣收为亲传弟子!

    人品却异常卑劣,玩弄过许多女子,和邪恶的元武有的一比,这些稍有实力背景的天才,都很嚣张跋扈,强迫女人的卑劣手段都能轻易使用,必须尽快打出天牢,否则,洛妖精有危险。

    境界,再度突飞猛进。

    元灵破入开脉,很快开脉一重圆满,开脉二重,开脉三重…。

    这种复苏涅槃若为大元武者知道,绝对目瞪口呆。

    古往今来,没有人在修为尽废后,于一日不到的时里重新立起武基,九碎九灭神轮就是如此霸道!

    这功法可以说是神轮境第一邪霸功法,成则成,不成则灭,也就少年有不死不灭剑尊骨为最后复苏底牌,才敢拼着失败的风险去搏命。

    大元武者是不会有人冒险修行!

    天牢外界,武道圣院。

    “李师兄,真的要如此做吗?这听话水可以让女子服从,可是事后会伤损神魂,武道永远不得寸进,洛妃仙不是寻常者,身后站着洛家,要不,等等炎枫和雷震探查天牢回来再议?”

    一行圣院弟子,以李存武为首,于夜色下朝地牢走去,站在他身边的紫衫弟子名西永,一副很精明的样子,略有担忧踌躇:“毕竟那天南战神有些妖邪。”

    “哼,妖得过我李存武?”李存武抬起眉头,无喜无悲的神态,挂在一张颇为正义凛然的脸上,剑眉轻杨,额心有水纹印,是十分罕见的重水尊体,极少在男子身上出现,倒是添了层阴柔的美感。

    可是这股被正义的外表下,掩盖着最大的邪恶。

    不知觉,一行人来到目的地…

    一座笼罩黑色武符里的圆形地牢出现眼前,像是倒扣的天碗,分割开的牢笼缭绕着隔绝探索的光雾,浑体由洗窍境黑蛟骨打造,加持灵阵,至坚极致。

    “西永师兄,你太胆小,天南孽种肯定身化血水,炎枫和雷震师弟也就例行公事,就算他能逃脱天牢,难道一个修为尽废的人可以威胁到我们?”另外一位弟子晒笑道。

    很快,这群人都发出不以为意的嬉笑声,围绕中的西永涨红脸,有心争辩,可看到李存武冷酷的脸色,话到口中又变成:“倒是西永多心了。”

    “哼。”李存武挥手,祭起一方武令,令上的古字极有威严,还有一道象征刑法的圣院权杖,无疑出自大长老古巨明。

    地牢需九大神轮长老武令合一才能开启放人,但是要进去查看关押者只需一令。

    “轰隆隆!”地牢神门开启,李存武为首走进去,还特地整理了下衣冠,尤其是用有些汗液的掌心擦了擦腰间挂着的玉佩,毕竟要见的人是大元第一美人,接下来的手段虽不人道,可也要保持潇洒的一面。

    “心不宁,事不可为。”西永却是微微落后一步,生起极大的不安,在经历过一番挣扎后,悄无声息的在夜色里离开地牢,相比于美人,他更在乎自己的命。

    “一群畜生穿上人皮,耀武扬威,以为变成人,实际上是沐猴而冠,你们想要拿祸害其他女弟子那套来对付我,难道不怕惊动莫圣,消息传到我洛家又该如何?”

    洛妃仙看到这群人,天狐神魂在眉心轻轻闪烁,美丽的容颜浮现冰冷的讽刺,站起来的兴趣都没有,仍然静静坐在书桌前沐浴月光。

    “洛姐姐的神魂精通读心术,肯定知道这群坏蛋要做什么!”邻牢的温倾城诸人纷纷一颤,怒视李存武:“你们用心不正,也配武道圣院弟子?”

    “骂吧,实不相瞒,莫圣院长不在武道圣院,前去大古墟,探查真相,说是要还事实于大元千万人,可是谁在乎真相啊,真相就是你们心心念念的天命箫楠已死。”

    李存武笑着,温柔的眼神扫过洛妃仙:“我问过很多次你,可愿意和我成亲,但是你屡次三番拒绝,既然如此就别怪我无情。”

    “我李存武要得到的女人,就没有谁可以逃出手掌心,你洛妃仙也不会例外,不着急,你之后,还有温倾城,林韵仙,药仙子,哈哈哈…。”

    手掌出现一瓶指长的洁白玉瓶,牢光下充满圣洁,可里面却是能让女子失去贞洁的邪恶之水,光是气息就让温倾城等人陡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