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仙音楼的主人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阳老是他的授业恩师,传授东荒武界极为稀有的灵阵师传承,阵道至尊,指点修行,教他武道信条,许多次救他和父亲于危难。

    可以说没有阳老,就没有今日的他,饮水知源,阳老的主上,还是灵阵师传承源头,于公于私,都应该为他复仇,此为人子!

    “帝室不公,方有此劫,你们还不忏悔。”力圣不屑的讽刺回去,远处,药佛生捏药印,表态清晰:“元伟身为三皇子殿下,却阴谋算计别人,自作自受。”

    仙音楼上下,没有站在箫楠一方的人也心向少年了,帝室太过,违背人伦,必须付出代价。

    “放了他,我们退走。”元黑子持九节圣剑横扫,逼退阳尊的无穷指影,冷视箫楠,让退避到战场外戒备的元意倏然失态:“这…!”

    “不!”这个字,他终归没有说出来,就被元黑子,元春秋,元静以森然的眼神制止,嘴唇重新抿上,微微一颤的低下头:“元伟始终是元帝的嫡儿子!”

    元伟不能死在他们面前,这个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担。

    “对不起,我拒绝。”然而,箫楠森然一笑,直接拒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我改变主意了,不要你们跪,因为一群畜生的下跪忏悔并没有意义。”

    为了阳老,杀一个元伟远远不够,将来要夷平帝室!

    “铿!”然而,仙音楼的楼阁之巅陡然浮现一轮神辉,清冷的声音,将少年的五指撞开:“仙音楼,禁止杀戮,诸位,闹够了吧?”

    “嗯?”仙音楼上下,只见九重楼阁之巅走出一尊面掩白纱的持笛女子,立于阁顶,一双露在外面的秋水剪瞳仿佛黑夜般深邃下望,身材欣长,依稀可以感觉长相不差。

    她属于那种静静的掌握一切的女人,生命年轮气息不大,大概也就二十岁左右吧,境界却很难猜透,看似在神轮三重,又像在五重,七重,九重,奇妙的伟力遮掩着,看不透!

    “仙音楼主!”北武王元静惊喜吼道,看向箫楠的眼神充满张扬:“哈哈哈,你们可知道她是谁,她的背后又站着谁,还不快点放人。”

    “谁?”连同阳尊在内都神色一震:“元静身为北武王,权势滔天,好像没有必要忌惮任何人,对此女人却如视神天,除了身份比他还要高,找不到第二个解释了?”

    第一仙音楼,背后的主人十分神秘,三皇子是一说,大皇子也是,可没有想到还有仙音楼主,来历更加奇妙强大,一个小小的大元帝国究竟藏了多少龙虎。

    “哼,还…不放开我,她可是你惹不起的人。”仙音楼主的突然出现,将少年手腕推开丝毫,元伟获得喘息之机,狂妄的神色溢于言表。

    “啪!”然后回应他的是一个巴掌,清脆悦耳,惊得元伟目瞪口呆,也让仙音楼寂静如夜。

    元静为首的帝室大神轮瞪大眼,就连仙音楼主都微微一愣,充满意外:“额?”

    “仙音楼主,你最好别管这件事。”箫楠冷冷抬头望着她:“三皇子行恶,受伤害者登门复仇,合情合理,你不许仙音楼有争斗,然而之前怎么不见出现,在我掌握三皇子生死时出现,可是偏袒?”

    “额?”仙音楼被少年的狂妄震撼了一下,北武王元静都恭敬对待的人,身份会差吗,然而少年依然敢怒,不过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仙音楼主偏袒元伟啊!

    “你在跟我说话?你可知道,我轻易不出现,元帝都给让我三分脸面。”那女子意外过后恢复清冷,语气轻然,是完全不将少年放在眼里的骄傲。

    “何况,你知道三皇子的身份吗,我是为你好,他可不仅仅是大元三皇子殿下。”

    “连元帝都得让三分?”场中者心头一跳,这身份可真惊人,然而人们更加困惑了,这么牛逼的人,究竟是谁?又出面庇护三皇子,还道他身份不简单。

    “哈哈哈,箫楠,她来自于天绝古国,她的命令下,你还敢对三皇子下死手吗?”元静大笑,笑声充满狂妄。

    惊得仙音楼有人陡然失声道:“天绝古国,百国之地的小霸主,排名四十三位的强大帝国,竟然是他们的人!”

    “百国之地,小霸主?”药佛生诸人齐惊。

    东荒武界,百国为界,十界为域,大元帝国只是西面的百国之地最卑微的国家,实力在他们眼里就强悍可怕,在百国之地封霸的帝国走出来的人有多强?

    仙音楼主,来自天绝古国,要是普通身份,那自然不需要北武王惊喜,惊喜,无疑是因为她的身份不同凡响,思索到这点就让阳尊等辈心有颤抖:“好像麻烦了!”

    “天绝古国,相传是天神诅咒之地,以至于古国传承,向来男少女多,血液有诅咒力,形成天绝体,寿元短暂,寻常者活不过二十九,唯有凝聚神魂的天绝武者,可以打破桎梏!”

    “然而天绝古国武者,神魂全部是天绝神魂,何为天绝,既不能吞噬元气丹药修行,只有吞噬有生命力的存在的寿元命华才能精进武道,极为邪异!”

    “天绝古国,修行单一,照理来说,早晚会被武道大势埋灭,国运凋落,然而她们这种方式竟类似邪武技,精进迅速,还没有任何后遗症!”

    “古国,人数虽少,竟然综合武力十分强大,兼以女子生来貌美,依靠和百国之地联姻维持生育,无形之中让天绝古国和百国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得以位列百国小霸主,倒也繁荣。”

    仙音楼主,代表的是天绝古国吗,那么她的分量的确连元帝都不能忽视啊!

    “那又如何?”然而,元伟脸上得意的笑意陡然一僵,升起的是不可思议,一双剑气弥漫的手腕冷酷的捏碎他的咽喉,无尽的黑夜席卷了他清晰的意志,只有凄厉的哀嚎充斥不甘:“你竟然敢!”

    元伟,在少年释放的锋锐剑气下直接被洞穿:“再高贵的身份又如何,无人执法公道,那么我自己来好了。”

    “仙音楼主,不好意思,你无法命我退让一分。”箫楠淡淡松开手,已经没有元伟的痕迹,只有缕缕空虚的元烟,象征着前一刻呼吸发生过惨烈的杀孽。

    除此之外,对灭杀元伟,就仿佛是挥一挥云彩般随意,少年当真潇洒霸道…。

    “他,竟然如此果决!”仙音楼陷入极大的震撼:“一代大元皇子,就这样陨落,连北武王都仰望的仙音楼主出面,可让元帝退让三分的女人说情都换不来丝毫生机!

    少年好狠的手段!”

    “三皇子!”李元安等天盟武者如遭雷击,一股绝望像黑夜般吞噬他们:“完了,荣华富贵成烟尘,他们的命运在这潮水暗涌的圣都也朝不保夕了。”

    “你犯下滔天大罪孽!”仙音楼主仿佛一缕风,从空而落,出现少年面前:“你不该杀他的。”

    女子香风袅人,朦胧的面容透着奇妙美感,一对漆黑的眼眸却视他如死人:“他的母亲是天绝古国的大公主亲侍,幽若。”

    她的语气有丝压抑的愤怒,少年出手狠辣果断,完全出乎她的意外,她原本以为自己出现劝阻,少年会知难而退的,没有想到智商那么低,不识抬举!

    “天绝古国,大公主!”阳尊脸上浮起极大惊意:“可是名绝岚芯的天绝公主,今年三十九岁,位列天府境的无双神女,威震百国之地,极受天绝古王眷爱的大女儿。”

    “你倒有些眼界。”仙音楼主扫了他一眼,淡淡移开,凝视微微皱眉的箫楠,眼眸里似浮起丝讽刺:“现在可知道后悔了。”

    “三十九岁的天府境!”场中,很多人下意识倒吸冷气。

    大元帝国,元意和元伟算天姿强大的帝王脉,也不过神轮低阶,洛家的洛天正后来者居上,也不过神轮中阶,这天绝古国的大宫主也才三十九岁,而立之年,缘何如此强大?

    别以为三十九岁,岁数很大,在武者中不过弹指一瞬间。

    境界越往后,修行越艰难,大元千万武者有谁能在三十九岁修行到天府境,也就一个武道圣院的院长莫圣为天府,但都几百岁的人了。

    三皇子的母亲是天绝公主的亲侍,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然而身后可是天绝公主,本身能以她的侍女身份为元帝接纳为妾,和天绝联姻,诞生下三皇子元伟,就证明天绝公主的地位权势!

    “箫楠,你死定了,等着云贵妃的报复吧,她若是召集天绝古国的力量,呵…,还有谁能救你?”元静等帝室强者像是徐徐从震撼中醒转,那一双双眼睛还带着难以置信般的惊愕怒视少年。

    元伟,元玄,元武,从帝室的普通帝脉到高级帝脉,再到今天的皇子殿下,死在少年手上的帝脉地位越来越高,数量也越来越多,也让王室的威严折损的越大!

    大元帝室,遭遇立国八百年来没有想象到的灾难,被一个来自于边陲之地的蝼蚁贱民三番五次踩在脚下,死死羞辱,比狗尾巴草还要卑贱!

    他们怨毒的语气类似于诅咒!

    “报复,我在意?”少年淡淡的扫过元静,嘴唇的讽刺说明了一切,他不在乎,一路行来,报复还少吗,何时退缩过?

    随即冷冷的望向仙音楼主,有一抹厌恶毫不加掩饰:“后悔,两个字,从来不在我箫楠的人生信条里,阁下管好自己吧。”

    “你决定偏袒元伟,就不要装的那么公正无私,要是真的圣洁无暇,怎么一开始不劝阻元伟别对我施阴计,身为仙音楼主,你洞察一切,为什么偏偏等到元伟落入下风时出现?”

    箫楠看到仙音楼主神色变了变,却依然不留情的继续讽刺:“要是换一种结局,我被元伟压制,掌控生死,难道仙音楼主,会出现叫他放了我?”

    “你!”仙音楼主,露出面纱外的美眸变幻不定,既羞辱,又愤怒,心情的变化,导致与四周的温度都降低许多,有缕缕寒雾飘出来。

    “恐怕不会吧,所以闭上你的嘴,要么一战,要么滚动。”少年冷冷的抬眉,那是敢和九天敌的骄傲,却让无数人为之心神摇曳,好张扬,好霸道啊。

    要是不知道仙音楼主的身份也就罢了,明知道她来自于天绝古国,代表天绝古国,国力比大元更强大可怕,天府武者人数远超大元,都依然敢怒,难道真的不怕死吗,天南屠夫真是逆天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