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龙芸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战级五品神魂,很强大?特殊体质,很了不起?神轮一重,不可战胜?”箫楠捏着两人头颅朝地面狠狠一砸,血液炸浆般喷薄,不待两人惨嚎,一脚踩上他们骄傲的头颅:“元家帝脉也不过命贱如尘?”

    “你!”元洪和元熙愤然挣扎,换来的是山岳般的重压,不得动弹,屈辱像亿万道寒针扎进血孔,通达五脏六腑,而少年的讽刺依然冷冷在耳畔扬起:“屈辱?痛苦?愤怒?”

    “然而,你们自视为天,夷平别人家族时可想过今日结局,这还仅仅个开始呢!”箫楠破关朝元洪和元熙出手,就有绝对自信。

    三日修行,帝武神魂突破为战级六品,以双系神魂的威力,雄浑的根基,对付这等黄级功法筑基的神轮一重境武者,简直轻而易举。

    “真嚣张!”东苑在场者不断倒吸冷气:“十五岁,位列洗窍九重,战级六品双系神魂,神魔般辗压两大神轮一重,大元年轻一代除他舍谁?倒有资格嚣张。”

    可笑他们先前竟然认为大皇子赢定了,奔走相告,视少年如尘埃般卑微,现在看来还早着呢,少年像一轮永不屈服的朝阳,再猛烈的风雨都照常升起。

    “龙芸师妹还不出手相助?”元洪和元熙这一刻流着大元最高贵血统的尊贵脸面像烂泥般被少年埋进尘埃,供千万人品头论足,这种屈辱让他们还不如直接死去。

    “阵师!”人们这才注意到平洲阵师公会的来者有七八位,武道修为也许不如何,布置灵阵却是好手,轻易就能将箫楠困住,等待莫圣来救援元洪和元熙。

    元洪和元熙代表大元帝室,先前对龙芸她们展现出极深的诚意,应该值得他们出手,少年未必可以轻易制服元洪和元熙。

    “你认为,她们会出手?”然而箫楠只是冷冷一笑,被点到名字的龙芸纹丝不动,平州来的阵师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维持平静。

    令元洪和元熙绝望,一抹痛苦和难以置信从脸上浮现:“为什么!”

    他们才生起希望,从地狱到天堂,又从天堂跌落地狱,人世间还有比这更残酷的打击吗,打破脑袋,都想不清楚为什么龙芸会袖手旁观?

    “这的确是毫无理由之事,然而肯定有她的理由,究竟是什么理由,宁愿无视帝室的脸面,袖手旁边,而站在箫楠一边?”东苑在场者人都为之惊愕。

    “小女子姓龙,然而不是龙芸,真名龙玥,这位是龙天君,我爷爷,玄级阵师,挂名阵道公会长老,但我们有一个共同身份,那就是青城学宫之人。”众目环视下,名龙芸的女子俏生生抬起脸,妩媚一笑。

    这仿佛亿万雷霆击在圣院之人心脏上,只觉得呼吸难以为继,无不瞪大眼眸:“龙芸,竟然是龙玥,那位老者乃龙天君,来自于青城学宫?”

    “你!”元洪和元熙只觉想吐血,灵魂都要被撕裂,每处血肉都充斥无法言说的震撼和难以置信,以及不断蔓延的绝望和屈辱像亿万只蚂蚁吞噬他们。

    他们只能在少年靴底下死死凝视女子,女子容颜竟然发生变化,呈现出一张更加美丽神秀,比先前追求的龙芸更美的脸来,然而带给他们的感受更为痛苦:“她是一开始就站在箫楠身边的人!”

    “可笑他们费尽心机讨好她,引进武道圣院,走过三处武壁,引至东苑,让他们见证箫楠破关,雷霆镇压他们,品受的屈辱酿成美味的浆果双手高奉,呸,世界上,还有比他们更加愚蠢无知的人吗?”

    “龙玥!”极速朝这里赶来的洛妃仙诸人落地,又惊又喜,随着这声道出,东苑聚集者无不常常一叹:“真的是他们!”

    “龙芸等人,是为箫楠而来,道出青城学宫四个字,意思就是和大元帝室为敌,又如何会助他们,可悲啊,元洪和元熙闹了一个天大乌龙!”

    大元,谁都知道,青城学宫,因为北武王府分崩离析,青城学宫的弟子对大元帝室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并非谁都是箫痕那样可以轻易出卖灵魂归顺大皇子。

    “洛姐姐。”龙玥轻然一笑,算是打过招呼,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对此,洛妃仙,温倾城都晓得,诸人只是关注着事态变化,担心箫楠是否会被仇痕冲溃理智。

    “啊,该死啊,恨。”元洪和元熙脸上渐自嘲和会很,可仍然有一抹对生的渴望,而此时圣院的主宰莫圣也极速赶到,口喧:“箫楠手下留情。”

    “战斗,前后不过九个呼吸,离得最近的洛妃仙诸人身在东苑才能迅速赶到,可是莫圣身在西宫,闭关修行,而圣院规格不小,此时赶到,足见对元洪和元熙性命的看重。”在场者心头一跳。

    莫圣毕竟为大元国师,守护大元武道!、

    老王虽迁怒他,然而将崩,而大皇子成为一字并肩王,承此大统,展现出来的是明君格局,魄力手段都十分不错,值得辅佐的样子。

    元洪和元熙,身份并不简单,元洪是北武王府七王爷,元熙是五皇子嫡长子,天资不俗,帝室栋梁,能保下他们,既是功劳,也是对大元国势的维护。

    “晚了。”元洪和元熙脸上方浮现喜色,下一刻,少年张口,两人连挣扎一下都无法做到,直接被被吞进,只听少年冷酷道:“大元帝室造的孽将以血来洗刷。”

    “你莫圣没有资格求情。”冷冷的声音回响东苑。

    每一个字都像亿万雷霆震没武者心脏,最后化为烙印融进他们血液,不断重复着少年的声音:“莫圣没有资格求情?”

    少年竟然道大元第一人,天府境的武道圣院院长莫圣,没有资格求情,这是何等张扬霸道,又是何等轻视于他,难道他不知道迁怒莫圣的结果吗?

    “你难道以为有万宫赌约前就可以为所欲为!”莫圣脸色陡然阴沉,有杀机在酝酿,以至于四周的温度都低了许多度,像是冰雪风雨将来。

    “别忘记强者尊严是不容亵渎的,尤其是莫圣这样的大元顶级存在啊!”可是所有人又被少年手段吸引:“这是什么武技?”

    少年武道资质极为妖孽,人尽皆知,然而现在施展的这种武技竟然直接以口吞人,这不是洗窍境武者该有的手段,神轮境,天府境也绝对不行啊!

    “你敢动手吗?”少年讽刺的凝视他:“如果你不介意天下人道你莫圣言而无信,废止万宫赌约,害怕赌输,那就动手,可是大元帝室仍然国威大损,臂膀尽断,无人归心。”

    “你还修行了邪武技?身后有另外的师承指点,难道这才是你敢和大元帝室为敌,无视本圣的底气所在吗?究竟是谁,何不引见一下呢?”

    莫圣深深凝视着少年,既有杀意,又有狰狞,也有屈辱,以及忌惮,还有无奈,最后都化作长长的一叹:“你可知道人要有自己的根,如此狠辣,损折的是大元国运,以及你的根基啊!”

    “笑话,大元国运,和我有关吗?”箫楠不屑一笑,嘲讽在脸上愈发浓郁,审视般的轻瞥了眼莫圣:“大元帝室,以强凌弱,犯下累累恶行,可想过有损大元国运。”

    “北武王府欺我,辱我,杀我,可想过损折大元天才,将有失国运,小武王凌虐凌烟,陈雪儿,视她们如狗如尘时可想过伤害无辜,有失国运?”

    “九王爷元意颠倒黑白,污蔑我在小武神宫枉杀无辜,你武道圣院庇护于他们时,囚我于天牢,夺我武宝,可想过有失国运,三日前夷平我家族,可想过有失国运?”

    “你们什么都没想过,国运只是大元帝室元家的国运,和我等蝼蚁有什么关系?君视我为蝼蚁,难道还要视他们为神天,我只会视他们为草芥蝼蚁!”

    望着神色渐怒渐暗渐惊的莫圣,箫楠掷地有声,摞紧十指为拳怒声道:“你为何不管他们是否公道,反而要求受迫害者忍气吞声,本末倒置,何等可笑,你莫圣眼里的国运,难道就是如此不堪和可笑吗?”

    “若是,你守护的国运分文不值,不因我而亡,将来也会因千千万万个箫楠而灭亡,世间,没有永垂不朽的王朝,你,最好别管,因为,你管不起。”

    少年朝洛妃仙等人示意过后,就纵身掠起,没有回返武府,而是以雷霆之势横扫圣院的帝王脉,以生死决的方式向他们宣战,今日是复仇之战!

    三日前,大元帝室敢对箫家下死手,那么就得接受他的报复,身在武道圣院,莫圣的主场又如何,难道就得忍气吞声,这不是他的行事法则。

    莫圣以为他身后有人,有有所忌惮,这对他有利,然而不论有没有这层缘故,他都会报复,别忘记他不是圣院的人,不需要遵守圣院规矩。

    “少年的话,倒也不无道理?”圣院许多人一时沉默,望着静静巍立,看不出神色的莫圣,心思起伏:“帝室如此倒行逆施,视他们如猪狗,难道他们还得视帝室为神圣,今日箫楠,难保不会是明日他们?”

    “少年要开始雷霆报复了!”很快,他们醒转过来,关注到少年离去时的杀气森然,顿时激灵灵一震,怕是圣院风起云涌,帝室神威又要大损了,大皇子元玄武,会做何应对?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