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三系神魂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箫楠哥哥。”温倾城柔美的玉脸浮现惊讶,有一抹欣喜淡淡升起,像明媚的月光,惊艳了岁月。

    这才是她心里的箫楠哥哥,不论山河险阻,诸敌环立,只管一剑迎之,生死看淡,不屈似武道天神。

    “我之神魂,名帝武。”箫楠像道不世神剑出鞘,每一步落下,就亮起龙影,环绕武躯,气势力量节节攀升,九步后达到极致,一声怒吼从灵魂深处爆发般响彻云霄!

    这道怒吼,像万鼎撞击,扩散在诸人的朵,渗透进血液心脏,犹如亿万只大手狠狠一摞。

    掌其生死命!

    帝武,像沉寂万载的神古至尊冲碎枷锁,跃出灵台,挥拳似天弓:“此为我之神魂第一天赋,战神。”

    战神,好霸气的天赋!

    帝武,虽为战级六品神魂,带给洛府众人的感觉却有战级七品威力,缭绕的武符每个字都好像能镇灭恒宇,衬托的神魂异常威严高大,隐隐想要跪俯。

    “神魂很强,战神天赋至少是至尊级,不过似乎无法撼动秦舞四人形成的瑰丽景象。”

    他们的四绝神魂是应景之作,祝福洛妃仙和秦严的大婚,既比试神魂实力,也是比试诚意,少年施展神魂之力,却无法布置出应景之做,又有何用?

    “不知所谓。”秦书,秦棋,秦画,秦舞四绝眼眸流露出讽刺。

    “此为,神魂第二天赋,吞噬。”

    少年却没有理会任何人,御使帝武神魂施展吞噬天赋,顿时亿万星辰元气从天地四面八方涌进,形成惊人的天漩星柱,疯狂灌进帝武。

    帝武力量节节攀升!

    战级六品下阶。

    战级六品中阶。

    战级六品巅峰!

    战级七品下阶!

    帝武散发的威压,让空气都凝练成精钢,诸人只觉得呼吸更为困难,心如鼓响:“这又是至尊级天赋!”

    吞噬天赋,主吞噬之力,少年据说运用到第三种层次,可以形成神环增幅实力,也能形成防御之盾抵挡武技,吞噬星辰元气反而最初级的手段。

    “战级双系神魂。”秦严骄傲的脸上也隐有动容,大元帝国这种微不足道的小国,竟然可以看到一个双系神魂,确实意外,毕竟双系神魂,在百国之地排名靠前的帝国都极为罕见。

    可也仅仅是动容罢了,出身天绝古国秦家的他,眼界不同于大元武者,见识过的天才多了,双系神魂稀有,但不是无敌,也就比之武命神魂略强。

    表演吗?

    洛兵王冷眼旁观,秦严是第一次见到箫楠神魂,他身为大元帝国本土强者,早通过诸多途径对少年神魂实力了解匪浅。

    神魂双系主天赋后,不出意外还有本命天赋和变异天赋,然而除此之外又能代表什么?

    帝武神魂仅仅是战斗神魂。

    “我之神魂觉醒天赋,帝道永圣。”

    “我之神魂变异天赋,日月并行。”

    果不其然,箫楠紧接着释放出最后的神魂天赋。

    帝道永圣形成神环,神甲般罩在帝武身身上,日月武珠复苏,盘旋两肩,犹如日月朝圣,衬托的帝武神魂宛若一尊绝世神王坐立虚空,布武九天。

    一共展现出四种神魂天赋!

    战级六品神魂而己。

    洛府,有些寂静了,就连洛兵王也不例外的微微张着嘴,他们不是没见过少年的神魂,然而真正见证到四种天赋一起出现依然忍不住心生颤抖。

    举大元帝国,九成九武者的战级神魂,也无非是觉醒两种天赋,然而少年就觉醒了四种,简直是妖孽。

    神魂,分为斗,战,宇,王,帝五大品级。

    斗级之后,神魂都会觉醒一次本命天赋,还有可能变异,一旦在大品境没有觉醒和变异,就只能期待下个品境,所以觉醒本命天赋和变异天赋越早越好。

    少年觉醒的神魂天赋数量近乎于完美,意味着他有可能修行到神魂的八种极限天赋,然而要知道他是双系神魂,一旦修行到极限,就可以掌握十种神魂天赋。

    十种啊…

    这就是双系神魂的可怕之处,在斗级一品神魂时,箫家道少年觉醒的是废魂,天剑宗不重视,大元帝国就算知道也只会嗤之以鼻。

    然而一旦突破斗级,双系神魂的可怕就出来了,简直堪称神魂至尊。一旦成长起来,拥有无限可能,这才是少年展现给洛家的底牌吗?

    “可是还不够吧?”诸人心里疑惑,帝武神魂的确超凡,展现四大天赋,可秦舞四绝珠玉在前,四种武命神魂依然胜于少年,最重要的是少年无法打破洛府中四绝形成的神迹。

    琴棋书画,依然像一卷永恒的图刻驻留,仔细看,有无形的神魂气息从秦书,秦舞,秦棋,秦画四人身上释放,维持着神迹。

    这依然是对少年最强而有力的挑衅。

    “仅仅于此吗?”秦严捻起酒杯,有些失望的递至唇边,一股淡然的失落扩散着,让更多人为之赞叹,竟然惋惜敌人,秦绝的心胸真是少见。

    “这就是你要让我们绝望的资格?”洛兵王张口,身边至始至终都沉默不语的洛天正摇头,洛家名宿洛泰正抬手带着不耐:“箫公子闹够了吧。”

    一尊威严强大的神魂金光灿烂,如披战甲,可现在不是战斗,是要演练出超越四绝神迹的手段,少年却做不到。

    “够了?”然而,少年不屑一笑,连动也不动,傲然道:“你等凡夫俗子不曾见过九天之高,又如何知道鲲鹏志在千里,麒麟一跃百步,我箫楠若仅仅于此,又何必站出来呢?”

    “嗯?”所有人一怔。

    “我之神魂第五种天赋,战神鼓。”然而,只见少年轻吼如帝尊宣旨,武眸张扬,视洛府在场者如无物,只因下一刻,他将让这些自命不凡者者绝望。

    帝武神魂猛然绽放出万千金辉,整片洛府都像笼罩金霞日落,光芒灼痛诸人武眸,可还来不及适应,金光就凝聚为一只绝世大鼓。

    大鼓巨如磐石,凝实无比,两面鼓皮金灿灿像烈日,上面铭印古朴的武符,一股强势霸道的神威镇落于所有人心头!

    鼓,也是一种武命神魂,本该属于单独神魂,然而却成为帝武神魂释放出来的兵器,在少年口中,唤作第五种天赋。

    “第五种天赋?”无人平静,包括天绝秦家,从席位上一一起身,瞪大武眸如怒铃!

    “这!”阳尊诸人像看妖孽般瞪目结舌。

    洛府,坐席全空,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他们高贵的身份在帝都极少会因为谁站了起来!

    但此刻却因为一个人,一个名箫楠的少年主动站起。

    非是故作姿态,而是一种本能的震撼控制了他们的心。

    洛兵王颤抖了。

    洛天正颤抖了。

    洛泰正,整个洛家,乃至整个洛府,甚至于关注洛府里面发生之事的武者都在颤抖。

    纤毫之处的毛孔到五脏六腑的角落都充斥着一种叫做震撼的东西。

    “这意味着少年觉醒第五种天赋,而第五种天赋照理来在宇级神魂才能出现,少年的神魂不是宇级,那么只有一种可能!”秦书,秦画,秦棋,秦舞,四绝早无骄傲,有的只有被恐惧占据的内心!

    这一刻,他们隐约猜测到少年接下来要做的事!

    “我之神魂,战级六品三系!”少年,背负双手,淡然出尘,仿佛一尊空灵神王傲视九天,唯独声音冰冷无情的击碎在场者内心可悲的饶幸

    “轰!”少年头顶的帝武神魂抬手,一只灵秀似玉的手掌轻轻落向战神鼓。

    一刹那,却于见证者眼里延长为永恒烙印,融进血液,雷霆般不断回荡着少年之语。

    战级六品三系神魂,果然如此,唯有这样才有第五种神魂天赋。

    “咚!”一声鼓响像道地平线上的海,初始微微迷蒙,继而迅速蔓延扩散,席卷洛府。

    “完了!”秦舞四绝,随着这一声鼓响落下,无力的瘫软落座。

    胜负将分!

    来自天绝秦家的他们,带着骄傲而来,将承受羞辱,这是身为神魂武者的本能感应。

    他们本身也是神魂天才,能够察觉到这一击战神鼓音下,和四绝神迹的联系被直接切断,仿佛至尊的觉醒,要主宰此地,亵渎者皆死!

    大元将有一个无法逾越的传奇诞生,今日在洛府凡对少年流露过轻蔑者都将绝望,不,那都是轻了,世间最大的绝望是见证绝望,可无处可躲!

    “咚咚咚!”帝武神魂又是三击连落,三声鼓响,一响比一响震撼,四绝神迹烟火般破灭为无尽神辉,漫天飞扬,衬映着那尊傲立洛府中央的神影如九天至尊,主宰万界。

    “输了!”秦画,秦棋,秦书,秦舞四人被绝望和无力充斥全身,胜负落定,可滋味也并不好受。

    “一败涂地。”骄傲的天绝秦家人脸上是难堪,笃定胜局在握的秦严亲侍秦绝也流露出一抹苦涩,而秦严则是眼眸深沉得像看不见底的深渊,那股宠辱不惊的气质首次消失。

    洛兵王张着嘴:“这!”

    “真牛比啊!”洛天正,吞咽着唾沫,看少年如视神圣。

    他骄傲,霸道,偏执,然而是建立在实力和天赋上,今日在一个人面前,被狠狠踩碎所有自持之物,真相告诉他,你不配和他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