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公子蓝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少年,焚尽神血,放手一战?”余声落进场中者心里,随血液滚动,凝聚为一尊睥睨九霄的霸道神影。

    无所不战,战无不胜!

    他道洛家欺世盗名,看似尊贵,实则卑贱不堪,以无辜女子性命威胁他,手段毒辣残忍,倒也有理,武者立足天地,仍然要遵守人伦原则。

    “洛府,一门四相的大元超级世家,也没有想象中高贵洁白啊。”许多受邀之人看向洛兵王的眼神充斥着股讥讽。

    “你放肆!”一道道刻骨的目光伴随少年冷酷的言语仿佛化作亿万道寒针扎进心脏,冰封血液,令洛兵王险些气晕。

    这大元之地,也只有少年敢如此对洛家说话!

    “不死不灭!”这四个字,重若千钧,便是资格吧,以至于洛兵王也不能忽略:“世间,谁人不死,谁人不灭?”

    然而,不死不灭剑尊体气息不能骗人,超越轮回圣体,星辰神体,双子妖体,唯有帝体才有!

    “帝体!”洛秦两家每个人血肉都被恐惧充满,像亿万只蚂蚁啃食体内斗志,连每块骨都在颤抖。

    特殊体质,帝体为尊,一种能成长到帝体的特殊体质,象征着无上潜能,少年才十五岁啊,未来难保不能立足无上帝体,那得有多可怕?

    “洛兵王,你要攀秦家高枝没问题,然而有必要往死里得罪箫楠吗!”洛家人望向洛兵王的眼神充满怨恨,浑然忘记,他们也和洛兵王一样羞辱过少年。

    得势时嚣张跋扈,遭遇危险时就推卸责任,某种角度,洛兵王比他们有担当,所以洛兵王是家主。

    时势造英雄,除却第一代开国之主知江山得来不易,智慧通达,往往接任者一代不如一代,其余者,坐在洛兵王的这个位置也不会比他高明。

    可是所有人现在都知道,错了,少年不死不灭,拥有绝世武道天赋,前途该有多显赫,有谁能阻止他崛起?真的不如天绝秦严?配不上洛妃仙吗?

    “本家主绝不相信有人不死不灭,就算有,也不会是你,哼,我倒要看看在万宫争霸赛,你被元意击毙后,是不是真能不死不灭!”

    洛兵王冷酷哼道:“洛府,和秦家议亲圆满,送客。”

    “送客”两个字充斥着滚滚元力,化为大片剑气席卷少年,不能让他三跪九叩滚出洛府,踩碎其尊严,然而,也休想救走韩旋儿,体面离开。

    “铿!”阳尊等人倏退,元力释放横扫剑气,退至少年面前,已化去所有剑气,再看洛秦两家已经齐聚,洛兵王将韩旋儿扔进囚笼,再度被枷锁禁锢。

    “璇儿。”箫楠挥舞武神权杖迎前,可挡住他的是洛川,剑圣,洛兵王三尊大神轮,以及秦严为主的秦家人,仿佛镇世神岳般挡住去路。

    牢笼,被洛家拉下去,仿佛一轮银月远去。

    “别管我,你要夷平大元学宫,为凌烟她们复仇雪恨。”笼中少女,朝着箫楠吼道,声音凄然,泪如星落,令少年心肠欲裂,恨欲狂:“啊!”

    战神鼓铿铿做响,神龙八音转化成百上千道金龙肆虐洛府,怒张的龙爪,似将洛府撕灭天地间,笼罩其威势下者无不从头凉到脚。

    “韩姐姐!”温倾城和慕浅浅追出的身影被洛秦两家的强大气场反震回来。血液像朵朵凄冷的梅花绽放空中,触目惊心。

    一瞬间,受了不轻的伤势。

    可是不敌心里的屈辱痛苦,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敌人带走,这种无力让人疯狂,也传递到箫楠每个人心里:“洛家欺人太甚。”

    “这种羞辱啊,终将用血来偿还。”少年目眦欲裂,听到了自己内心的誓言,而身后,洛妃仙无双的俏脸充满愧疚的垂下头,一双明眸浮现黯然:“她爱箫楠,然而家族如此待他,却是因为她。”

    “洛家神威,不可亵渎。”神龙八音,为三尊大日神轮挡住,最终化漫天金雨充天,衬托的洛兵王神圣无双,为掌控天下之霸主,今日他们赢了。

    “洛家,你们坚信我箫楠不如秦严,不能撼动你们,不具备不死不灭之力,然而,若我可撼动洛家,真正不死不灭,你们洛家如何自处?”

    少年冷冷凝视洛兵王,仿佛已平静,唯独一双眼眸森然无情,视洛家人如死物。

    “是啊,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少年真的拥有不死不灭的能力,洛家只怕会危险!”

    在场者,顿时见到洛家人神色剧变,连眼眸都浮现迷茫,似乎被少年的话撼动坚定的意志。

    “届时,我要洛家毁灭。”少年冷酷道,转身,声震大厅:“洛家留下韩旋儿羞辱我,证明自己是大元霸主,不可亵渎,然而我只需要三日,三日内,洛府必送她亲至圣院武符。”

    “你们洛家届时会成为大元真正的笑话!”

    身后,阳尊等人,一张张不同容颜透着同样的冷酷,不管少年有何办法,他们都宁愿选择相信,只因少年创造的奇迹,大元无人可比。

    “我拭目以待。”洛兵王也有压力,可依然冷冷道。

    身为洛家家主,做出决议,就不会反悔,坚信能赌赢,少年的不死不灭力大概是通过特殊方式释放,吓唬谁呢,打死他也不相信大元帝国有人拥有这种能力。

    武者,三灾九难百劫千苦,一不小心,修行路上就是陨落,如能不死不灭,得多么逆天,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天南少年身上。

    “呵,你不会失望的,一如我踏进洛府前说过,你们只会绝望。”少年淡淡道,就无视身后洛府诸人的神态,十指紧摞着朝回返圣院。

    今日在洛府受到的羞辱太深,坚硬的武心也出离愤怒啊,然而因此而怒并不羞愧,只让他感觉在这孤冷无情的武道界,血仍然是热的。

    洛府动乱告一段落,赢家,在大元帝都眼里仍然是洛家!

    箫楠,虽然精彩艳艳,举大元无双,展露战级三系神魂,第五种神魂天赋战神鼓,不死不灭剑尊体,威逼的洛秦两家光芒暗淡,可最终仍然改变不了洛秦联姻的意志。

    大元第一美人,洛妃仙,属于天绝秦严的妻子,至少在洛家的意志上是如此。

    “最可惜无力的是他没能救出韩璇儿,听说,她是少年在天南的知己红颜,昔日,少年和王家为敌,为对付他,王家将韩旋儿囚于九龙阁,也是少年出手救得一命。”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天南战神初露峥嵘,连击九道龙钟,夺得九道龙气,连莫圣院长都没有达到的成就。”

    “今时不同往日,韩旋儿被囚禁的地方可是洛家,大元帝都四大金刚世家之首,龙潭虎穴,洛家不放人,没什么希望抢夺回来了。”

    “三日内,教洛家放人,他倒是真敢说,不现实的事,天真了。”

    大元帝都,议论着,只当少年离去洛府的宣言为笑话,为其惋惜,倒也不敢道他不自量力,毕竟展现出的天资潜能已不是他们有资格看不起。

    天才强者,就算输了,也依然值得尊敬,何况他如此年轻,才十五岁,却敢和洛秦两大为敌。

    “说吧,十几年来,为何没能掌握大元国命,反让元玄武登基,你可知道,大皇姐对你很失望啊。”

    大元帝室,此刻也有波澜,却发生在三皇子元伟之母,云妃居住的云仙宫,一道紫衣人影背对于她淡淡立足正殿仰首天花板低沉道。

    一袭素雅的紫衣轻垂地面,往上看是男子欣长巍峨的身姿犹如神山巍立,一股淡然从容,却将天地尽掌手中的气度淡淡扩散着…。

    “公子,你智慧通达,手眼通天,当知道那老元帝多疑,始终听不进去我的话,对伟儿登帝一再犹豫,而就在几日前,伟儿遭遇不测…。”

    惊人的是云妃竟然卑微的跪于那男子的脚下,充满虔诚的将发生之事一一道来,最后略有惶恐道:“公子可要在大公主面前为我周旋一二。”

    “箫楠?”那被云妃唤做公子的男子始终漠然,唯独道这个字的时候眉心略略添了丝冷意,可也仅仅如此,像看不透的深渊略有波澜的迅速从容,眼眸饱含智慧道淡淡笑道:“他真有如此能力?”

    “本公子初来乍到,倒是不知道大元小国还是有人才的,似你所言,元伟的确不是他的对手,能将神轮九碎神决修行到第六碎,有趣。”

    “有趣”两个字从他口中道出充满随意,隐约还有些不以为然,要知道箫楠现在可是威震大元帝国的人物,可见男子眼界之高。

    然而下一刻,便见云妃的腰间亮起千里传音珠的光芒,里面浮现箫楠在洛府的情况,许多洛府中人亲眼见证的画面也释放出来。

    云妃已然瞪大眼眸。

    “战级三系神魂,第五种天赋战神鼓,不死不灭之力!”他眼角的笑意隐去,脸皮都抽了抽,变得极为不自然,先前听云妃报告少年灭杀元伟的过程都没有如此情绪波动过。

    “公子!”跪着的云妃抬头唤道,她可从来没有见过眼前男子如此失态过。

    这降临的男子是天绝公主都器重的人,全名叫什么无人知道,负责传达大公主意志,以及运筹帷幄,大公主身边的人也只唤他公子蓝,其实力深不可测。

    然而现在却因为箫楠动容,可见少年的强势啊,箫楠,真的有一种让人记住他名字的神奇能力,可一样拥有让人恨之入骨的才华。

    “哦。”公子蓝似乎略有惊醒,唇角浮现一丝笑意,摇摇头,大步转身朝宫外走去:“你就不必为我安排住宿了,我住仙音楼。”

    语气潇洒中,依然有丝掩饰般的冷意,他初至大元,就记住了箫楠,一个有趣的少年,然而该如何对付他呢,掌控,还是,消失?

    他像道风来过,也淡淡的消失,留下云妃一人如从泥潭捞上来般大口喘息,而宫装已经湿透,如玉肌肤紧贴在衣袂上,对此她却只有狼狈的苦笑:“可怕的公子蓝。”

    她好歹也是神轮一重,多年修行,快要触摸到神轮二重,却也只能在他面前跪着,提不起丝毫的异心,而且每个念头都像能被看透,这就是公子蓝的可怕,传闻公子蓝的神魂和所修功法都是窥测人心。

    这是一个神秘又可怕的家伙,同一个阵营都不想面对,然而竟然来到了大元帝都,那么也就是说,天绝古国的主利很快也会来了。

    秦家,那仅仅是小小的一部分,是有自己的任务,不算代表天绝主力。

    箫楠,你的噩梦到了啊!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