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三章帝都杀戮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洛家主,大事不好,洛府被攻,大长老洛泰正身亡,主宰命你速速回府!”

    苍穹落下道黑龙卫,又带来惊天噩耗,震的洛兵王本能的瞪大武眸,一股无法置信的感觉袭遍全身:“这会真的吗?”

    “洛家竟然都被箫楠血洗了,还折损一尊大神轮武者,洛泰正!”然而诸多打击在前,他不得不信。

    神元激杨,不由仰天怒吼:“啊…,狗杂种,我洛兵王不踏平箫家,不将你挫骨扬灰,将永坠阿鼻地狱!”

    “洛家,照理来说有洛川,洛泰正两尊大神轮坐镇,昨日到访的剑圣也逗留洛府,就算在闭关,也是威慑啊,箫楠一方何来的实力势如破竹?”

    文武百官无不动容:“大神轮啊,整个大元帝国也不过三十位,陨落一尊,都是帝国的天大损失,洛泰正竟然就此陨落,实在让人震撼!”

    “国运都因这场动乱受损了吗!”他们心悸的发觉元玄武的帝龙运竟然崩溃不少,境界有跌落之势,顿时大惊,大元国势,一丝一毫都系于元玄武之身。

    “洛府位置,剑影交错,神影激撞,神殿楼阁在崩塌,爆发大战!”元东流身如大雁从空落下,杀气森然:“敢在新皇登基之日作乱,罪无可怒,当调动神武卫镇灭。”

    遥遥望去,洛府位置,像是万星冲天,神魂光辉交错,武技碰撞,帝都诸势力和朝圣之人,无不被其吸引注意力:“八百年帝都巨头洛家是首次被人攻打啊!”

    “准。”元玄武感受着自身力量被削弱,对于箫楠的恨意达到极致,今日是他登基之日,都要闹腾,真是该死,愤然之下语气异常斩钉截铁。

    帝令之下,神武卫鱼贯而出,由元东流,元黑子,元春秋三尊帝室大神轮境带领,朝洛府极速驰援,北武王元静也发号施令,调动黑龙卫。

    “屈辱啊!”洛兵王有滔天之怒,极速回赶。

    然而赶到时,阳尊等人已经撤退进武道圣院,唯独留下感知之力,声震洛府:“洛府,今日之礼可满意?”

    八百年洛府,一地狼藉,神殿武府被毁灭大片,受伤之人数之不尽,连天绝秦家之人都遭受到波及,洛川摞拳立于院中,染血的身躯上犹有伤痕,遮掩不住一脸屈辱难堪:“满意吗?”

    “太满意了!”他哭都哭不出来,想要一头撞死在洛家祖祠,八百年洛家,毁于他之手啊!

    “哈哈哈,这仅仅是个开始,三日之内,洛府晚一天送回韩旋儿,就多承受我们一天的报复,三日不至,报复三日,五日不至,血洗洛家,七日不至,屠尽洛姓。”

    “洛府,有多少血可以流,有多少人命可以填,拭目以待。”

    “另奉劝相助洛府者,想步洛家后尘,即管来吧,大元帝室也概不例外,我等并不介意八百年帝都化灰烬,吼。”

    余声仿佛亿万道雷霆降落于驰援之人的心脏上,让他们不得平静,神色倏然变化:“阳尊代表箫楠,威胁他们若和洛府站在一起将有好果实吃!”

    “他的威胁可不仅仅是说说。”心里都打起了退堂鼓,以少年今日展现出来的报复实力来看,洛家就算交好秦家,光凭自身的力量也无法抗衡箫楠!

    八百年洛府,大元帝国四大金刚之首,论及大神轮武者,比北武王府都要多,可今日竟然被打击的接近于崩溃。

    “孽畜!”洛兵王咬碎血牙,狠狠一跺脚,激尘无数,本就摇摇欲坠的许多建筑砰然倒塌,然而根本不能缓解内心之苦。

    他有大恨,却无法奈何少年,只因武道圣院是绕不过去一道天堑,圣院院长莫圣金口玉言,圣院外随意,圣院内他说了算,他如何敢杀到圣院去讨说法?

    “他说过,会在三日内,要洛家交还韩旋儿,当时他们道箫楠狂妄,现在看来,他的确有此资格,这种疯狂的报复方式就算是大元帝室也吃不消啊!”

    元玄武始终阴沉着脸不发一语。

    昨日,少年登门洛府提亲,和洛府产生冲突,阳尊,力圣,药佛生三尊大神轮算是客气了,并没有全力施展修为,今日洛府少了洛兵王,以及剑圣闭关,便立即在一个照面内被压制下去!

    “为今之计,奈何?”洛川神色苦涩,仰天长叹。

    “可恨我秦家主力未在。”秦严扫过一张张受挫般的秦家随从之脸,尤其是在地上尘埃里静静躺着的秦家人尸骨上停留犹久,神色异常阴沉屈辱。

    天绝秦家,于大元帝国就是天神级的存在,竟然也遭遇如此大的伤亡,箫楠还真敢动手啊,最为可恨的是他竟然无法凭现有实力一雪前耻。

    “我元帝宫还有要事处理。”元玄武沉默过后,淡淡出声道,也不待神色倏变的洛兵王挽留,直接挥袖飞往元帝宫。

    洛川唇角浮现丝自嘲:“洛家以为得到一片天,失去的何曾不是另外一片天,哎,天不怜洛家。”

    “告辞,好自为之。”元东流撇嘴一笑,跟随元玄武而去。

    洛家之劫,在于洛秦联姻,然而昨日洛府里有些话也为他们所知,于洛家人眼里,好像天绝古国才是真正归宿啊。

    洛家,志不在大元帝国了,那么凭什么得到大元帝国庇护,看在君臣的情谊上驰援一把也够仁义了,但是没有必要为了洛府忽略自身的安危。

    “洛家主,我们先行告退,箫楠不好对付啊,小心为上。”左相,李孝宝为首,轻笑着带着文武百官风卷云驰般离开,一群人如何来就如何走,于他们眼里,更没有理由为洛家付出什么。

    “小人,一群卑鄙小人!”洛兵王愤恨到将吐血,却硬生生的忍耐了下来,开始迅速召集洛家幸存者,商议对策,这一天洛家和昨日不同,再无兴奋张扬,有的只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低落。

    同一时刻,帝都哗然,大元十三州朝圣元帝宫的生灵无不被震撼,一时间跪着的膝盖也不由自主的直了起来,好像元帝室就算换了新帝,也并没有比原先威严有实力啊。

    这个大元天下似乎还是会因为一个叫箫楠的少年风雨动摇!

    箫楠,铁血报复洛家,以此方式告诉他们,想扣押他的朋友得付出代价,三日内必送回韩旋儿!

    大元之人,笑话他天真自大,现在看来少年早有准备,今日之举无异于一个狠狠的巴掌打在他们脸上。

    告诉他们,你们猜错了!

    然而,猜错的何至于他们,还有元帝宫,洛家等四大家族,天绝秦家,论难过,只怕他们更加难过痛苦!

    “一个登基之日无法光芒绝世的帝王,在登基之都出现大叛逆,率领武道强者攻破重臣家族,却无法为重臣复仇平乱!“

    有什么资格称帝?

    他们跪拜元玄武时,武运如星幕,十三州共鸣,可是现在龙气震荡,星幕退去,帝龙运在衰退,和他们一样对大元帝室重新失去信心的人增多无数!

    “啊,我之帝龙运,我之霸帝神魂,我之境界,竟然衰落!”元玄武落地元帝宫,便于文武百官的眼里开始龙运离体,实力连连跌落。

    首先是境界被打落到神轮八重,其次是神魂跌回战级八品,依附于帝躯的帝龙运一颗龙眸像燃烧殆尽的灯火暗淡下去,倏然隐于元玄武大日神轮里。

    大元新帝,今日登基,聚集万灵朝圣之力递增武道力量,要狠狠压制箫楠,然而事实是他的帝龙运于今日被少年通过这种方式狠狠削掉许多。

    天下兴,帝王强,天下衰,帝王弱,天下乱,帝王崩!

    帝王武道,成也江山,败也江山,大势涛涛,来的快,去的也快,牵一发动全身,只能说元玄武时运不济,好不容易熬到继承帝位的时候却遭遇帝国大妖贼出世。

    “陛下息怒。”望着怒火焚天,双目通红,面容狰狞,欲择人而噬的元玄武,文武百官心有同悲,却也有丝惧意,以左相李孝宝为首垂下了头,以示尊敬。

    然而,文武百官可以给元玄武表面的尊敬,天下的百姓却不会在心里给他丝毫敬意,万宫争霸赛的学子也不会太瞧得起他。

    世道,毕竟以实力为尊,一尊没什么大功绩的帝王,仅仅靠大赫天下是无法四海归心的,这是元玄武的不幸啊,既生他,何生箫楠?

    “公子,你猜对了,这家伙不是个寻常之辈,果然让洛家栽了个大跟头。”

    仙音楼主得知消息,急忙赶来顶阁汇报,却见公子蓝淡淡立于窗台,一副早已知道的样子,才敬佩无比的明白为何大公主如此器重他。

    “不,我算错了,只知他不会轻易屈服,却没有想到如此果断疯狂,一击必杀,将洛家的一位大神轮境送上地狱,笃信洛家不敢拿人质动手!”

    公子蓝神色肃重:“他比我想象得更妖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洛家的选择是听从他的意志,送回那位名韩旋儿的奴隶,箫楠赢了。”

    公子蓝,没有仙音楼主预期里的兴奋,只有一股淡淡的凝重,以及复杂,随便一想便可以理解,他虽然算对了,然而更加意味着那天南少年的可怕。

    只不过,洛家真的会顺从箫楠的意志,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