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剑圣压场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白痴。”箫楠根本不理会洛兵王的威胁,伸手拍击武道圣树,圣树微震,天音如瀑,犹如亿万金光普照,笼罩黄浩为首的五百位圣院弟子。

    “他竟然真这样拒绝洛家!”洛兵王没有想到少年如此果决,好话说尽,半点后门都不开,所有的圣音,都给了武道圣院。

    百国天才,亦脸色极糟,杀意激杨:“这家伙,难道认为一个黄浩的友情,抵得过他们一群百国天才武者的重量?”

    “铿!”圣院弟子沐浴圣音,接连收获好处,神魂晋级光辉,破境之音,不绝于耳,如轮轮烈日交织。

    百国天才和洛家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精气神饱满的走出来,迎接着一群无缘沐浴圣音之人的嫉羡目光,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欢喜!

    见此一幕,百国天才的心情只有更糟,所有的好处都被圣院弟子拿走了,他们最后还是失之交臂。

    “多谢箫楠师弟,让为兄护你回府吧。”黄浩朝箫楠大马金刀的行了过来,紫色长刀凝聚为长龙般的光环,缭绕在腰间,吞吐雷电,极具威势。

    身后,一群圣院弟子看向箫楠的眼神卸去许多冷意,敌视和寒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隐晦的敬意,以及感激。

    只不过碍于在场的元家之威,不敢直接表达出来。

    “此子,虽钢,却恩怨分明,快意恩仇,不说真君子,至少是个好男儿。”莫圣神色微有复杂,对于箫楠的观感,好像随着接触,总是在变化。

    少年像一个读不透的谜。

    “有劳了。”箫楠朝黄浩轻然一笑,经此一事,黄浩的恩情,完全偿清,也算履行了有恩必报的原则。

    “亏大了。”温倾城撇嘴,声音低低的,犹有丝郁闷,圣音珍贵,就这样送出去了,为了个鸡毛小恩。

    “得亏出老血了,老妹儿啊,你这男人天资不错,就是心眼儿太好,放在百国之地是得吃大亏的,你往后还得管着点,嗯,你们几位也得长眼儿。”

    邪公子闻言,大拍额头道,看了温倾城,又分别叮嘱洛妃仙,林韵仙,直将她们的脸皮子臊成花儿般鲜艳,如水秋眸略带恼怒的瞪视邪公子。

    仿佛在道:“瞧你说的浑话,谁有资格管他呢。”

    呵…,本公子可不瞎。

    邪公子脸皮极厚,笑着无视了,只不过还在为箫楠送出的大人情心疼。

    这买卖亏啊,黄浩是为了维护圣院威严才站出来对付公子蓝,实际上有阳尊在场,公子蓝等天绝才俊也奈何不得箫楠。

    箫楠却视黄浩为恩人,为报恩义,激发圣音笼罩圣院弟子五百人,给出的好处,远胜所谓的黄浩出手之恩。

    “我准你走了?”然而,箫楠一行人还未动,圣院之外,陡然落下道白衣剑影,强大的气势立即如万岳千山压制场中,引所有人心头齐跳:“天府境!”

    “剑圣!”百国天才也许对于此人不熟,然而大元之人绝不会陌生,此人正是白衣剑圣,大元帝国东洲最强大的剑道修行者,剑霸道。

    “剑老。”洛兵王踏前行礼道,顿时,所有解释都圆满了,敢威胁箫楠,无视阳尊,真正的底牌是剑霸道,剑霸楼第一强者。

    只可惜,依然来晚了一步!

    箫楠诸人,退后许多步,才于这股气势下稳住身躯,神色异常凝重:“剑圣,于数日前从东洲降临洛府,就展露破境天府征兆,随后闭关,短短几日过后,竟然完全突破了!”

    这一点,从洛兵王对他的称呼就知道,大神轮境,帝都四大金刚家族之首的掌舵手,却谄媚的称呼剑霸道为剑老,明显就是以其为尊。

    “武道宴,老夫来迟了,所以还要再听一次圣音,请你激发圣树吧。”剑圣,仅仅是对洛兵王的示好微微点头,就转而冷冷的凝视少年。

    一股极强势的天府威势辗压了过去,犹如亿万星辰爆炸,形成的可怕冲击力,降落在身上。

    “唔!”箫楠倏然一颤,鲜血狂飘,肌肉像玻璃般被重锤击碎,出现不计其数的血痕,整个人重重跪向地面,双手及时握拳拄地,方撑住下跪之势。

    “轰!”狂暴的碰撞下,大地颤抖,以少年为中心迅速坍塌。

    四周之人,倏然后退,躲避着这股可怕的威压!

    箫楠!

    洛妃仙诸人大惊失色,想要站前,却见少年四周形成无形的剑域,横挡一切来犯者,若是靠近,只怕被扫成齑粉。

    剑霸道,竟然一到场,就给了少年一个下马威,这是真正彰显天府境的强大啊!

    “咳…,剑!霸!道!”箫楠于无数双不同情绪的眼眸中坚强的抬起头,凝视着此人,看到他脸上的傲然,眼眸里的冰冷,以及掌握权势后的嚣张气焰,然而都不敌自己跪于此地的羞辱!

    竟然,险些跪了!

    天府境啊,就让他跪了,而天府之上,还有武宗,武王,武帝啊!

    他真的是太卑微了。

    “铿!”惊人至极的一幕出现,少年背负无穷剑威,任由身躯溢出滚滚血液,灵台释放帝武神魂,不死不灭剑尊体闪耀着气势站了起来。

    “你想站起来,问过本座了吗?”剑圣冷酷的容颜,浮现丝意外,然而,转而就是更强势的气势释放,可以明显感受到冰冷的温度又降低了许多。

    少年再坚强又如何,今日,他一定要慢慢玩死他。

    “铿!”

    “铿!”

    “铿!”

    “…”

    天府威如天神,是为天府,一念平山岳,一意焚山河,绝不是空话。

    道道剑气般的威势,纵横交错的穿透少年之身躯,带着他的身躯时而朝左,时而朝右,血肉像草芥般削落,尘埃般飞扬…

    血液,粘稠的像雨水,滴答滴答落…

    可是少年竟然轻轻的笑着,坚强而顽固的是上升着身躯,一双目光燃烧着无敌的固执,甚至缓缓朝剑之魂域走去。

    他的路到这一步得自己走,天府境剑霸道,已经不是阳老这种大神轮可以对付!

    他也许会死!

    可是,他并不惧死,只因,不死不灭剑尊体可以让他涅槃重生,而若是真的跪了下去,尊严一旦碎裂,武心有缺,一生永憾,才是真正无法复苏。

    “他可知道真会死?”这一刻,谁人不动容,世间男儿,都道自己铁骨铮铮,然而有几人真能无事生死?

    不死不灭,四个字听起来极为强大,是少年特殊能力,可是不曾死过,如何知不灭,可经历死又多多大魄力。

    折若等百国天才动容,至少扪心自语,他们做不到少年这等程度,于超越自身实力太多的顶级强者面前,还是会选择低头吧,这也是武道世界的千古至理。

    莫圣,本打算置身于事外,见此一幕,竟心生动摇,不得不说,箫楠越来越让他喜欢,以及赢得他的看重,不应该就此陨落。

    “我保证,你一个呼吸内不跪下,必死。”剑圣完全被触怒了,大神轮境的他,奈何不得这小孽种还情有可原,现在都突破天府,还不行吗?

    脸,还要不要?

    然而,他换来的只有少年淡淡的轻笑,丝毫不停止的脚步,已经触碰到了剑之魂域,一往无前的气势,充斥这片区域:“跪?是不可能的。”

    “我不会朝任何人跪,更不会向你跪,至于武道圣音,你也休想听到,你想要的,在我身上,什么都得不到,包括想让我永远死去,都,做!不!到!”

    “轰!”少年决然撞上魂域,一只脚流着淋漓鲜血,触目惊心的白骨映入魂域之外者眼里,竟是以必死之念跨了出来。

    他是真的疯了!

    人们倒吸冷气。

    洛妃仙等却为之红了眼睛:“不要啊,箫楠!”

    “那就去死吧。”剑霸到合上眼,剑之魂域寂灭,万万剑光芒大绽,却倏然凝聚成黑暗的剑漩,将少年整个吞噬了进去。

    速度快到极致。

    “吼!”黄浩紫刀云动,邪公子九岳封天,洛妃仙诸女手段齐出,都犹如泥牛入海,根本无用,反而被震的武体剧疼,神元溃散,面色苍白:“完了。”

    天府之下,皆蝼蚁!

    洛兵王冷酷的笑了:“现在,才知道,谁赢了。”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是真金。”折若幽暗抬眸,有时候天才的确如星辰耀眼,可是一旦寂灭,就和尘埃没有什么区别。

    活着的天才,才是天才。

    “箫楠,看来还是我赢了。”秦严淡淡的收回视线。

    不远处九王爷元意,大元帝尊元玄武相视大笑:“人生潮起潮落,真是此起彼伏,前一刻,失意的是他们,这一刻,得意的就是他们了。”

    原本享尽目光的今日武道宴主角,箫楠,死!

    他连万宫争霸赛都撑不到。

    帝都许多势力,为少年悲哀,可惜了,一代天骄,命运无常。

    相比之下,圣院弟子,内心就对剑霸道多了丝缘恨,站在少年这边了,毕竟才拿了他的好处。

    剑霸道,以天府之尊,多出少年百年的修行岁月,持强凌弱,算个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