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君临此地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嗯?”这一刻,包括李思云在内,所有人都转向绝幽珞,大概明白七皇子的意图,今日设宴君临楼,排场不小,诸多权贵响应,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想要追求绝幽珞。

    绝幽珞,天绝帝国的七公主殿下,极受天绝帝尊宠爱,才貌不在大元双仙,林韵仙,洛妃仙之下,百国之地,都有众多倾慕者,而七皇子为之动心再正常不过。

    “元安,不自量力。”

    然而,公子蓝和王依韵相视一眼,分别浮现出一抹嘲讽:“九王爷元意,才华权柄,为大元翘楚,被百国圣宗择录,雄鹰展翅高飞,也未必配得上绝幽珞,何况元安呢?”

    “舞很不错,不过,我更期待明日的万宫争霸赛,想必更精彩。”绝幽珞神色淡淡笑道,美眸涟漪起伏,有丝出神,此刻,竟然想到另外一个人。

    “箫楠!”

    那个臭家伙实力不强,可是于武道宴惊艳万分,让她吃瘪难堪,以至于记住他,来自大元边陲之地名天南的世家少年,却拥有极为逆天的武道修行天资。

    “本皇子也极为期待结果,不过,以九王弟的实力坐稳大元魁首并没有问题。”元安碰了个软钉子,无奈的笑了笑:“就是不知道会选择何处百国圣宗。”

    百国圣宗,降临大元帝国,择取元玄武和元意入门,以交好武宗级强者赤舒夜,这是元家之幸,元家,不仅有血脉飞黄腾达,又有武宗级强者赤舒夜坐镇,今非昔比,并非高攀不上天绝帝国。

    元安凝视着绝幽珞,无疑是在暗示她,可惜看到的是一片淡然,好像绝幽珞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一般,顿时,挫败感又深了一分,十指在衣袖摞紧,一股郁闷感席卷全身,以至于充满无力感。

    绝幽珞,为何像神月一般,美丽而难以触及啊?

    他若是知道绝幽珞想着箫楠,肯定连吐血的心都有,自己不惜放下皇子之尊,千方百计吸引她,却被一介出身远不如他的人比下去,竟然轻易吸引走绝幽珞的芳心。

    尤其是这个人还是大元帝室仇人,争夺大元帝室权柄,对抗过天绝帝国,羞辱过绝幽珞!

    他竭尽全力想要得到的东西,竟然被仇人轻而易举就拥有,真是一种莫大的反差,想必世间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绝望吧。

    “元意的实力,的确要过于他呢,可惜,要不是和天绝为敌,本姑娘,倒是可以保下他,算了,明天再看吧。”

    绝幽珞,连接话的兴趣都没有,心里默认元安的推断,只是有丝不快缭绕心头,情绪迅速低落,瞧着这片繁花似锦的君临楼都觉得无聊。

    “七皇弟说的是,哼,看元意如何虐死箫楠,我大元帝国何时轮的到一介鼠辈窥觑,极是该死。”六王爷元过冷冷哼道。

    话音方落,四王爷元横皱眉打断道:“六弟,你大意了,箫楠此人不可小觑啊,斗级一品废魂之身,一路打进帝都,有武命眷顾。”

    “武命!”君临楼,陡然一寂,人声鼎沸一下子消失,很多人脸上浮现沉思:“少年,真像武命眷顾的样子,元家是在和武命为敌啊!”

    “武命,这种东西说说罢了,还真信,胜者为命,败者为寇,莫说武命站在我们元家,就是站在他处,若他死去,还有个狗屁武命?”

    六王爷元过不屑一笑:“四王兄,你真是朽人忧人,多虑了吧。”

    “多虑,哼!”四王爷元横脸皮一抽,素来知道六弟张扬跋扈,无法无天,什么话都干说,然而涉及到武命,岂是他有资格论。

    “好了,六王兄所言虽粗,却也有理,胜负,都得拳头说了算。”元安淡淡一摆手,立即定鼎,响应声成片,谁又敢违背此地身份最高者的意志呢?

    君临楼重新恢复热闹的样子。

    议论里,好像明日的万宫争霸赛已经有结果,九王爷元意代表的元家已经赢了,箫楠一败涂地,将承受极为可怕的代价。

    “砰!”四王爷元横张嘴,却为一道刺耳的碰撞声打断,回头看去,君临楼的一位侍女竟然将茶盏撞到大司农之子左诚身上,他立即拍案起身:“好大胆的奴才。”

    “小女子冒犯了,请公子原谅,月冷,愿为公子清洗衣衫赔罪。”这位侍女受惊般后退,砰然跪于地面,不敢抬头,紧抿红唇,额前是左诚掌下颤震的宴桌,不断的发出铿铿声。

    “君临楼的人竟如此没规矩?”所有人都皱起眉头,望了过来,好不晓礼数的狗奴才,竟然敢称小女子,难道不应该自称为贱婢?

    “笑话,我的衣服,你洗的起吗?别说一件,就是一根金线都比你的命贵,贱奴,你以为求饶就有用?”

    左诚,不仅没有息怒,反而更加愤然,上前一步就要掀起婢女,吓得她花容失色:“公子,我有错,然而,是你轻薄我,我只是被动抗拒。”

    “左公子息怒。”关键时刻,李思云踏前,雪白色衣衫气劲飞扬,有千万生命气息凝聚的无形气滕舞动,将左诚挡住,竟是位掌握滕神魂的神轮一重境武者。

    “你要包庇她,君临楼,何时,一个婢女比客人更重要?”左诚凝视李思云,微微发麻的手掌,甩了甩,神色却极为冰冷、

    其声,引的元安等人无不武眸释放冷意,这才发觉道跪于地面的侍女很美丽,虽不如李思云出众,比起君临楼其他侍女也极为不俗了,怪不得左诚动心了。

    左诚为人轻浮,在大元帝都是出名的,十有八九是真的朝她动手动脚了,而侍女不从,才有此争锋,不过侍女终归是侍女,如何能违背主人意志?

    李思云是头牌,可是这件事始终是君临楼侍女以下犯上,冒犯左诚,左诚可是大司农儿子,大司农在大元帝国是正一品官,的确该计较。

    “小女子,大胆向公子求个情吧,看在月冷是新人,不懂君临楼规矩,饶她一次,我代她赔罪可否。”李思云俏脸微苦的朝左诚再度行礼。

    眼神示意月冷站起来离去,月冷急忙起身,可是脚步才动,却见左诚冷冷一哼:“我准你走了?”

    一股更强大的威压直接将名月冷的侍女压跪地面,连李思云都被震退数步,无法阻止,才震撼的发觉左诚竟是神轮二重境武者,境界比她还要精深。

    “滚过来吧,原先打算临幸你,不过看你这么不乖,给你个机会自尽,否则,本侯爷出手,你九族都得死。”

    左诚言至此时,朝李思云冷冷的看了眼:“李思云,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应该不会有异议。”

    “左公子!”这一眼,便让李思云僵在原地,张开的口又重新无力合上,苦意更浓郁,于月冷饱含期望的眼眸中,略略暗淡的叹息一声,退至一侧。

    她终归只是君临楼头牌,稍微高级点的尘埃草芥,真论起来,也仅仅是大元权贵眼里的玩物,无非价码,而整个君临楼本身就的元家的私产。

    先前,左诚,早就可以直接辗压她,释放滕神魂也没用,这是实力,何况七皇子元安,四王爷元恒,六王爷元过都没有开口,便说明一切。

    一个君临楼贱婢的命是没有人在意的,生死轻如鸿毛,她根本没有资格说不,思及于此,一抹悲哀淡淡的流转,做女人,还是得做洛妃仙啊,潇洒。

    她至今都想不懂洛妃仙何来的勇气,拒绝天绝秦家,而又慧眼识珠,茫茫人海里挑的真命天子,也真的敢赌,就不怕输了,一无所有?

    “我,左公子,求你,月冷真的错了,只望你慈悲,家里还有母亲弟弟需我供养,我不能死。“

    月冷,俏脸苍白,看着左诚狞笑着走来,身躯瑟瑟发抖,却不敢后退,只能不断磕头,绝望的神色越来越深,一滴泪水流下,就是晶莹水珠成串:“命啊。”

    她认了,能不认命吗,李思云姐姐,都动摇不了这些权贵的意志,她算什么,大元帝都很寻常的商女,只不过稍有姿色才得以入君临楼,卑如尘埃!

    也怪她,初来乍到,首次遇到此事惊慌失措,也是遇到左诚这等霸道嚣张之人,若是别人,也就一笑而过,不至于咄咄逼人,现在,却是要以性命为代价。

    “铿!”然而,左诚的手掌撞上金刚般竟无法辗压月冷,反而被直接震飞。

    君临楼无一惊,只见楼外轻然踏进一道身影,如视蝼蚁般的望着他们轻笑:“真有趣。”

    这人,一身武袍,相貌清秀,好像才十五岁,有股淡淡的从容流转,仿佛立身之地,就为主场,却不是他们所认识的人,竟然出现君临楼,是谁?

    “阁下因何下此毒手,为何笑,若为友,有美酒佳人,若为敌,元家号令大元十三州,顷刻之间,可让你灰飞烟灭。”

    元安望了眼落于远处,摔得七晕八眩,艰难爬起,满脸愤恨怨毒的左诚,有些凝重的看向箫楠:“这像书生的男子好可怕霸道的实力!”

    神轮二重境的左城诚好歹也是玄级筑基,大元帝都有名号的天才,不然,也不至于敢在君临楼嚣张,却不敌此人一击。

    “谁啊?”绝幽珞都稍稍来了丝兴趣,身边,公子蓝和王依韵皱起眉头:“此人有些似曾相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