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换天命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单雄,一一点名百国圣地,极为霸道,然而,武道世界,强者为尊,拳头就是道理,何况这些势力支持过余金花羞辱箫楠,现在也没什么无辜。

    “斗天星宗的承诺,千金难换,一经许诺,绝不改变,单老对箫楠许的诺也犹如神灵法旨般尊贵,少年才是今日主宰他们命运的关键人物!”

    单老的话仿佛晴天霹雳般狠狠贯穿在场者,身躯倏然颤抖,瞳孔放大,心如鼓跳。

    “请箫楠公子将老不死当个屁放了,若是气不过,就鞭打老妇一顿,万请公子放过折若和慕府。”

    余金花老眼闪烁着犹豫,一番挣扎后,咬咬牙朝箫楠磕头请罪:“老妇先前刻薄,自知该死,然而,公子乃良善之辈,请大发慈悲,折若丫头命苦啊。”

    砰砰砰!

    一个个响头是如此清脆,在寂静的武道圣擂里成为最响亮的声音,不断回响,令许多人为之动容。

    余金花,先前多嚣张的人啊,堂堂大天府武者,现在卑微到这一步,为了宗门和弟子,算是彻底摒弃尊严,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然而箫楠会慈悲吗?

    先前,余金花仰仗修为,当着千万人的面掌掴他,践踏他,羞辱他,极致人世间的恶毒,一幕幕犹在昨日。

    少年当时怒吼宣言,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必让余金花和千山慕府付出代价,掷地有声,犹如以灵魂起血誓,充斥着刚强。

    他们很多人当时并不相信少年可以做到,然而,谁能料到,数日不到,余金花的报应就来了,不仅跪拜在箫楠面前磕头,还不一定能换来少年的原谅。

    少年若愿意,可以立即让她死,以及整个千山慕府陪葬。

    这大概是史上最昂贵的巴掌吧!

    余金花现在经历的羞辱,比起少年承受的耳刮子犹有过之而无不极,真是算一报还一报,苍天饶过谁,只能怪她太嚣张刻薄了。

    “师尊!”折若精致的容颜仿佛染上霜白,娇躯微晃着,全凭意志坚持着未曾晕眩,银牙紧咬,摞紧十指,仇恨的凝视箫楠。

    今日,她们师徒遭受的羞辱,全部源自于此人,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只是,心里愤恨之余,也有极大的难堪,想先前视少年如草芥蝼蚁,轻而易举就能辗压的杂碎,纵然少年展现出极为逆天的武道修为,也不曾在意。

    身为百国天才,就像众星拱月般神圣灿烂,岂是少年可及,然而现在却被她看不起的蝼蚁轻易践踏尊严和骄傲,简直无法容忍。

    仿佛亿万蚂蚁侵食她全身,将她的身心一点点吞噬,不仅痛苦,而且充满了一种无力感,就像命运作践了她。

    “你无需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箫楠做人可不似你们一般欺软怕硬,纵然没有单老,今日这一幕也迟早会出现,以我天资,你们认为做不到吗?”

    箫楠早已今非昔比,见识心智都大大成长,透过折若的眼神完全洞察她的心思,淡淡一笑,有些不屑:“人总得为自己的选择承受结果。”

    “嗯?”场中者心头一跳。

    箫楠的话很霸道,然而。他可以以斗级一品废魂之身成长到今日力压群星,傲立大元帝国年轻一代巅峰,得斗天星宗无上主宰看重,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长为无上巨攀,复仇千山慕府!

    折若,不该单纯的认为少年就是好运气!

    他是真正有资格威胁到百国圣地的天骄武者,只不过命运眷顾,他得单老看重,提前有复仇的实力!

    “斗天星宗,讲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么,我也不能让单老为我破例,余金花掌掴我的那只手,砍了。”箫楠冷冷张口。

    “不!”本就感到不妙的折若,下意识绷紧娇躯,一股惊慌的感觉令她脱口而出:“住手!”

    “轰!”可是晚了,余金花倏然发出痛苦的惨喝,一条血淋淋的右臂连同衣袂都被可怕的力量席卷着飞上苍穹,竟是被干脆利落的斩去一臂。

    “这就是代价。”单老仅仅是抬了下眼皮,连出手都根本看不到,古井无波的容颜也谈不上感情般轻启嘴唇:“还有呢?”

    “还有?还要有什么,还不够吗?”这一刻,连圣九和陆剑都接近于晕眩!

    眨眼之间,断掉一条大天府的手臂,让她承受极致屈辱和痛苦,竟然像挥尘般轻易,这还是人吗,都道斗天星宗霸道强势,今日见之,更胜闻名。

    “唔!”余金花痛苦的蜷缩着老迈的身子,头颅和地面贴平,就像弯曲的虾米试图通过这种方式缓解痛苦,丑陋的脸上不断流淌着汗水。

    “师尊!”折若三两步跃至她身边,迅速抱着她,玉脸凄冷,未语泪先流,转而杀气凌厉却极力克制的凝视箫楠:“现在够了吧?”

    她这种仇恨就像从骨子里发出来般,令人不寒而栗,也使千山慕府的许多弟子心头剧跳。

    “这白痴,难道不怕激怒箫楠,还以为自己有资格威胁他吗,找死不要紧,别连累他们啊。”

    “你觉得不公平,是因为我借助强势的外力达到目的,你觉得愤怒和委屈,然而,你们先前欺辱我的时候,可想过我的感受。”

    “你没有想过,更不会觉得不公平,实力为尊,这是你们的宗旨,凡是比你们弱小的人,死就死了。”

    箫楠语气很冷,字字句句却犹如惊雷般落在折若心头上:“轮到你了,就觉得世事不公,呵,真有趣啊。”

    “放心,我不是你,不会因为些许羞辱恨不得屠人九族,今日我可以借助单老将你们全杀了,然而,那终归不是我的力量。”

    “所以到此为止,往后千山慕府不犯我,我不犯千山慕府,千山慕府若犯我,我必百倍奉还,你们的师徒的命也是我施舍的,包括你们现在还能保留修为。”

    “滚吧、”箫楠冷冷的收回目光,看也不看折若一眼,这种表态,反而让她和余金花如在梦中:“少年并不打算赶尽杀绝?”

    “这就放过了?”武道圣擂,包括洛妃仙在内,都大为愕然,一张张不同的容颜浮现不可思议之色,却也让原本抱着必死之心的元家之人燃起希望:“箫楠会不会像放过千山慕府般,放过他们?”

    “好,够霸气,我单雄没有看错人,斗天星宗的宗旨就是和天斗地斗人斗,斗尽世间一切敌,超脱自我,“

    单雄大笑,好不快意,随即朝向折若师徒哼道:“还不滚?”

    “多谢公子大恩,我余金花对天起誓,永不和公子为敌,若有违背,五雷轰顶。”余金花反应过来,立即拉着折若,率领千山弟子磕头谢罪。

    折若,起身扶着余金花离去,俏丽的容颜上依然挂着茫然,余光紧紧凝视少年,怕他反悔,又期待他反悔,无法相信世间有如此光明磊落的人物。

    她自问若是谁得罪了她,肯定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不会就此罢休,箫楠的选择让她的武心信仰生出动摇,一直以来的为人之道真的对吗?

    箫楠,转而将目光落回到元玄武等人,就远没有那么客气了,森然抬手:“单老,我希望他们永远成为傀儡,守护大元。”

    大元帝国,八百年前就是小国,八百年后依然是,元家并没有努力想着壮大帝国,只是不遗余力的剥削子民,既如此,就让他们为这片土地做些什么吧。

    “这是要炼他们为傀儡?生生的活死人,生不如死,箫楠并不打算放过他们,他们错了,千山慕府的待遇轮不到他们。”

    元玄武等大惊,然而还来不及反应,便被滚滚银辉席卷,无尽意志被神秘力量拽入深渊,渐渐吞噬五感,却完全不能阻止!

    这种无力令人崩溃!

    “箫楠,你不得好死,我于黄泉之地,诅咒你万劫不复。”元玄武愤怒的咆哮,充斥着绝望,却只能看着元家人于凄厉中迅速石化。

    他到这一刻才终于明白,原来少年恩怨分明,有些人可以宽怒,有些人却是绝不会原谅,比如仅仅是单纯羞辱过他,那还能活命,可若是有人针对过他的亲朋好友,就注定了结局。

    元家,曾经追杀过他,朝他父亲箫无悔下手过,也对他的朋友凌烟等人下毒手!

    “啊!”很快,一尊尊银色石人立于擂台上,面孔栩栩如生,不同的是失去了语言能力,完全沦为傀儡。

    紧接着是元玄武,元东流,元静,保持着先前挣扎的姿态,然而已经不属于人了,这就是他们为此要付出的代价。

    “真是不甘心啊。”很快,连赤舒夜都陷入了永寂,虽然他是武宗级强者,然而在斗天星宗宗主这等巨头面前,根本没有抗衡之力。

    “元家,显赫一时的大元帝族竟然落的如此下场。”

    武道圣擂许多人,心潮起伏,仿佛像是经历了场梦,难以置信,可前有慕天之死,又有余金花师徒的结局,现在的局面倒也不至于令他们晕眩。

    他们只是没想到,少年一朝崛起,竟是强势可怕到这等程度,转眼换了大元的天命!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