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臣服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谁敢擅自闯我天剑宗。”滚滚剑气星划天宇,宛若天罗地网从十九重剑峰来将箫楠笼罩,将夺其命。

    “一气化万剑!”千剑万剑,宛若万星陨落,隐约映射出道白衣人影,比寻常天剑宗弟子衣袂多了道三叶星剑,毫无疑问是天剑宗当之无愧的剑子。

    这剑子星光缭绕,喷薄龙力,强悍的洗窍七重境力量激扬苍穹,焚寂云朵,傲然之意隔着很远都能传递过来,身后是跟随的天剑宗师生弟子。

    这里面也有十九重剑峰的其余剑子,天剑宗十九山峰,山山有剑子,陨落一位,顶替上位,便是东洲第一剑山,天剑山护佑武统的不灭规则。

    “你以为只有你们有?”对此,箫楠冷眸深邃如夜,衣袂飞扬,万千剑气犹如群岳碎崩,激扬天宇,一瞬间将九天云朵撕裂,狂暴的辗灭来袭剑潮…

    首当其中的剑子“啊!”的一声被洞穿出无尽肉屑,撕裂的神魂在风云剑瀑下极速崩溃,后飞里拽拉出越来越长的纸片般稀薄魂影:“好强!”

    “是你太弱。”箫楠手指千剑万剑犹如不世剑神,任由滚滚降临的剑气不断错开,化为无以计数惶恐的人影将他围绕。

    一张张不同的容颜,有年轻,中年,苍老,稚嫩,清秀,沧桑,挂着相同的震撼,嘴唇啰嗦着难以自持…

    第二剑峰剑子,云截浪,洗窍七重境的天骄武者,竟然不敌眼前少年一击,当场被斩灭,连他的出手都快到根本看不见,这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云截浪很强,是天剑宗数一数二的年轻强者,剑子里排名第五,竟然只换来对面的年轻人一句是你太弱了。

    倏!倏!倏!

    剑起如沧澜。

    剑卷群山摇。

    剑落万星落。

    一时之间,竟又是数道剑辉驾驭着狂暴的神元之力,以极为玄妙的剑武技方式释放,绽放出无数凄寒的剑花,朝着箫楠疯狂布置出死亡剑狱。

    数尊剑子出手。

    剑子,云截浪在十九剑子威名不弱,他的死激怒了他们,同为剑子,平日里虽有内部竞争,然而,外敌一招了断云截浪,是狠狠的打他们的脸。

    剑,是要守护尊严,剑者,宁死不退,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他乃箫楠,当今神武王,万宫争霸赛第一人,小心!”

    周剑孤穿破云层,认出箫楠,而降临的天剑宗武者也有不少人惊醒,对比他的相貌,终于恍然大悟。

    “天南战神!”

    这四个字,如雷贯耳,席间大元十三州,犹如神灵君名,众生皆知,可是见到真人和武境里的气质仍有差距,更未曾想到他会降临于天剑宗!

    随着周剑孤从闭关之地出现于此,叫破少年身份,才一一如梦初醒,包括诸剑子,可惜出手之势如泼出之水难收。

    “灭。”少年犹如恒古神岳,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巍然,指手画天,剑剑如光,犹如万潮横推。

    数尊剑子凄鸣成片,直接被斩为尘烬碎屑,飞扬天宇,迎面扑击在降临山门的天剑宗武者脸上。

    腥味和粘稠感令他们毛孔一紧,酸水从腹中涌起,极速弥漫口鼻咽喉,堵的呼吸都重若千钧,像有一把把无形的手掌掐住咽喉。

    “天南战神,屠夫!”他们灵魂都在颤抖:“狠啊,真是狠到令人崩溃,这还是人吗,分明是地狱行出的索命魔鬼。”

    “五大剑子,全死了,第五剑子云截浪,第七,第六,第四,第九,全陨落,完全挡不住少年一击之力,灰飞烟灭。”

    “这种实力太妖!”天剑宗高手云集,此刻无不如临大敌的看着前方巍立的箫楠,从头凉到脚。

    堂堂东洲府第一剑地,却体会到实力不够的恐惧,眼前少年,好像拥有一己之力灭一宗的实力了!

    “箫楠,你如此狠毒,毁我山门,杀我天剑宗剑子,意欲何为,难不成今日要灭我天剑宗?”周剑孤踏足山巅,神色阴沉的凝视眼前的箫楠:“就凭你一人吗?”

    箫楠和洛妃仙珠联璧合,然而洛妃仙的实力可以忽略,唯独箫楠立足神轮二重境,冠绝大元年轻一代,然而似乎还不足以镇压整个天剑宗!

    “我一人,足够平你天剑宗,今日来此,只为讨说法。”箫楠淡淡巍立,仿佛对周剑孤闪烁的眼神没有察觉般,事实上将他的想法洞察于心。

    “曾经,你纵容箫远仙夺我神魂,将我赶出宗门,更屡次派遣天剑宗武者,谋我性命,欺我父亲。”

    “你有何话可说。”他踏前一步,衣袂无风自动,看似清秀的容颜,在阳光余辉下,仍然有些稚嫩,可是那股子从骨髓深处释放出来的霸气令人无比动容颤抖。

    “你和箫远仙的恩怨早已了断,天剑宗也并没有如何你,你如今是大元第一人,谁不敬你,谁不臣你,难道还不够吗?”周剑孤眼神流转复杂的光芒凝视着眼前少年。

    一年前,他以为这少年不过尘埃草芥,随手可灭杀,结果却屡屡被打脸,结下大仇,眼睁睁的看着他强大崛起,时至今日,终于再也无法撼动他。

    “呵,这就是天剑宗的忏悔,我想,天剑宗没有必要存在了?”箫楠怒极反笑,见过无耻,没见过这么无耻,竟然可以将天剑宗对他的伤害推卸的一干二净。

    天剑宗,真是连他的丁点仁心都消磨的一干二净啊,逼他做一个恶人吗?

    “嗯?”天剑宗之人脸色一变,箫楠这是打算屠戮天剑宗,片尘不留?

    “轰!”周剑孤决然出手,身化神剑般斩开朵朵云层,流光掠影似的出现在箫楠身前:“这要看你有没这个资格。”

    阳尊等盖世强者,为何没有随行于箫楠左右,虽然想不懂,不过这无疑是个机会,随着他出手,仿佛一个信号,天剑宗长老弟子尽皆出手!

    “愚蠢。”面对这样的攻势,并没有出乎箫楠预料,他仅仅是眼眸流露出嘲讽,根本不见有何动作,胸口之地的龙莲倏然凝聚出道猿影。

    “吼!”猿影如岳,四肢撼空,吼动天宇,一股股银辉以它为中心疯狂爆射,犹如千浪万潮,席卷起整片天剑山岳,滚滚碎裂里扫飞天剑宗武者。

    “高阶天府!”周剑孤,口吐鲜血倒飞,眼睁睁的看着天剑宗数百年基业被毁灭,山岳崩溃,古殿碎尘,门人弟子如草芥般被割走性命。

    一道道天剑宗武者身影从苍穹陨落……

    血溅十九剑峰。

    银色爆猿的怒吼,镇压万物般,压下他们的凄嚎,也惊散整片天剑宗的斗志。

    “天剑宗完了。”这是周剑孤的心声,亦是整片天剑宗的绝望之语,幸存者,以他为首,无不如丧考妣般膝盖发软的砰砰跪倒在废墟尘埃里,寂然的眼眸倒映着灰飞烟灭的天剑山。

    “我若仅仅于此,岂会踏足天剑宗,说你们愚蠢都是抬举,一如当年,不知今日结局,现在,你们还是如此。”箫楠极为淡然的眼神凝视着这群将寂之人,没有慈悲,只有无尽的冷漠。

    他本有慈悲之心,奈何这群人有杀他之意,丝毫不反悔昔日之错,推卸责任,还想着将他灭杀,这样的宗门,有何资格留存世间?

    “昔日之事,罪在我周剑孤一人,有眼不识泰山,错把无上神材当草芥,羞辱于你,辅助夺你神魂之敌,给你造成伤害,我愿自尽,只求你放过我天剑宗。”

    周剑孤,苦涩的抬头,眼眸有恨意,更多是无奈;“望战神慈悲!”

    他举起手中剑就要自尽…

    “可怜的天剑宗。”东洲府,也在今日不得平静,那东洲最为强大可怕的第一剑山闹出来的动静是个人都能察觉到,是以无以计数的世家门阀,武者们都投以关注的视线。

    他们听到天剑宗的崩溃,也见证到天剑宗的寂灭,心里百感交集,昔日,一文不值的少年携飞龙之势登临天剑宗,欲雪前耻,仅仅一念就将东洲的天抹去。

    这是何等惊人的实力。

    “下一个会是剑霸楼吗?”很多人为天剑宗感到可怜的同时,也想到了和天剑宗并列的东洲第一剑楼,剑霸楼,剑圣的无上道统之地。

    今日,剑霸楼,本极为强势,统治之主剑霸道晋级天府,威加四海,东洲谁人不尊,风头隐隐冠过天剑宗。

    然而,别忘记,他得罪的人是谁,是箫楠,今日的大元帝国第一人,万宫争霸赛魁首,为斗天星宗相中的无上天骄,背后站着比大天府武者更强大的存在。

    他要灭剑霸楼,很难吗?

    “铿!”周剑孤的剑未能落下,被一道强悍的猿影震开,竟是银色爆猿听从少年意志出手了,于他愣然里,少年的声音冷冷扬起:“有一事我需问你。”

    “箫远仙,为你女儿周若心救走,可知前往何处,究竟是生是死?”

    箫远仙的生死,倒不是箫痕告诉他,而是他掌控大元后,很快就查询出来的事,天南也有人看到,箫家人也摘掉。

    他好像被周若心救走。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