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恐惧降临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神武王威名如神天,是龙得趴着,是虎得卧着,管你是大元帝国多牛比的人物,都得掂量清楚在青城学宫门前杀人的影响。

    毕竟,此地代表神武王的脸面。

    他们不相信少年敢这么狂,将他们都杀了,然而,似乎忘记刚才,少年拂尘般扫灭许多爪牙,此时的断言,不过是自欺欺人。

    “发生什么事!”青城学宫,参与重建者都被惊动,道道身影犹如剑光般朝外门扑至,人影如雨,神光如织,转眼站满宫门。

    这里面有箫楠熟悉的旧人,昔日同门师兄弟,也有认识他的长老,然而他现在的实力,就算不借助神行百变改换容颜,仅仅依靠神元变化也不会被实力不如他者出来。

    “这不是苏服,护武宫二头领,往日多嚣张的人啊,怎么会被人控制在手中,揍的这么惨,手下都被杀了一大片,活生生像条被阉割了似的瘟狗?”

    青城学宫,人声鼎沸,许多人又惊又疑的审视箫楠和洛妃仙:“你们是谁,为何在青城学宫门前闹事,可知此地乃大元第一人神武王的武道场!”

    “千防万防,还是让青城学宫知道老子的狼狈,隔日,满城尽是老子的笑话了,该死的小畜生啊!”苏服羞愤欲绝,恨不得在箫楠手掌背过气去。

    他想着要是活下来,非要让这小畜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不是小畜生,何至于连累自己遭此羞辱,然而却忘记是自己招惹箫楠。

    “可恨!”然而,想死也并不容易,少年的手掌仿佛蕴含举世伟力将他的神元都压制在丹田,别说死,就是动弹都难,只能异常痛苦的听着青城学宫之人对他的议论。

    这些议论谈不上恶意,然而对一个有尊严的人来说,简直无异于狠狠的往他脸上拉屎撒尿,将他最尊贵的骄傲,踩得支离破碎。

    “奇怪的气息。”熟悉之人里,有个人名剑永浩,望着箫南和洛妃仙微微皱眉,他是青城重建总负责人,昔日剑院院主,剑三思一派的长老。

    眼前之人,似曾相识,尤其是那女子的气度更是惊艳啊,然而又感觉很遥远陌生,像是蒙上浓厚的面纱,这种矛盾的感觉交织着令人难受。

    或许,武震空院长在此,就完全不一样了吧,实力啊,才是掌控一切的前提,最本质的才华能力。

    武震空院长和剑三思等老辈主力已从帝都赶来,想必今日或许明日就能到来,届时也能轻松了。

    青城学宫重建,而归附的势力惊人,以他的能力真的掌控不住大局!

    “还不速速放开苏服!”一行人簇拥着尊五十岁左右的银衣大汉,长相凶恶,身躯短小肥硕,露着颗光溜溜的黑脑袋,油光腻亮,张口就是命令般的口吻。

    这人有洗窍五重境,并不放在箫楠眼里,在青城却是当之无愧的霸主,想必就是苏服口中的大头领,身上时而流转的血煞气,证明此人作风狠戾。

    “大头领,救我们啊,这狗崽子杀了我们很多兄弟,不能饶了他。”地上的爪牙如蒙大赫的惊叫,惨淡的脸色,浮现劫后余生的大幸。

    一双双本来充满绝望的眼神,此刻复苏生机,充斥着狰狞,扫视箫楠时,就像占据上风般下一刻就能报复回来,将箫楠千刀万剐!

    这就是天底下最卑微走狗的真实模样,碰到强大者,像狗般卑微,一旦风头转换,就流露出趾高气扬的小人姿态,恨不得将失去的尊严千百倍夺回来。

    “你完了。”苏服被箫楠控制,不能说话,也不敢说话,可是不妨碍他以眼神隐晦传达得意,阴狠中藏着幸灾乐祸:“箫楠真敢杀他吗?”

    这杀千刀的狗崽子以为说敢杀他,就是有胆量,要是敢,早动手了,大元,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违抗神武王的意志!

    大元帝国的天命变换太快,君不见,强如元玄武执掌的大元王朝有多么强大,转眼之间就被神武王覆灭,神武王的种种战绩,至今高挂武境,日夜大元十三州呢。

    “屠霸。可是心狠手辣之人,行走大元十三州时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归顺青城学宫,打的名义是改邪归正,骨子里的血性戾气可不少,这小子伤他的人是找死啊。”

    青城学宫,许多人下意识皱眉,极为怜悯不幸的打量箫楠和洛妃仙。

    “气度非凡,来自大世家吧,可惜,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在青城学宫行此事,打学宫脸面,有理也站不住脚,年轻气盛,不识大体。”

    屠霸一行人名声不好听,也并不如何受他们待见,但是带着许多物资来投诚青城学宫,学宫既然接纳了他,他们并无理由支持外人欺负于他。

    学宫诸长老在武震空未在的情况下开会商议,争议不一,最后还是以微弱优势通过他们的投诚,青城学宫重建是用人之际,这便是理由。

    屠霸,原本组织也不叫护武宫,进入青城学宫才改的名号,意为守护神武王,被眼前少年欺辱了,这打脸的是神武王,他们说不定为了神武王的脸面也要出手相助屠霸。

    “倒是又来了一条狗,就是你在借用神武王名头敛财,劫掠路人,行恶青城,这群爪牙是遵从于你的意志,如此恶行,也配为青城学宫接纳吗?”

    箫楠更加确定屠霸的身份,出乎所有人意料,竟然丝毫无惧,反而冷冷的回视屠霸。

    “神武王,难道真会顺你们心意,在乎青城学宫的脸面,无视人世间的是非曲直?纵容你们行恶?”

    “如你这样的人,于青城学宫就是耻辱,有多少,今日我杀多少,一个不留,你有什么遗言要说,趁早。”

    “铿!”少年犹如神岳般移前一步,竟是杀意激扬,视屠霸等人为无物,当真好张扬,好霸气。

    苏服后面的人既然露出狗脑袋了,也没有必要再浪费多少时间,顺藤摸瓜,对青城学宫展开大清洗就是,以他的实力,轻易可成。

    “什么?”站满外门的青城学宫之人呼吸一滞,见鬼般的凝视少年,隐约有种看白痴般的眼神。

    “他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此地是青城学宫,神武王昔日求学之地,屠霸为洗窍五重天,也是青城有名,他能够战胜苏服,未必能够战胜屠霸啊!”

    退一万步,就算他可以战胜屠霸,难道青城学宫是他可以随便肃清整顿的,竟然说要清除类似屠霸这样的人物,此事轮得到你来做吗,可笑。

    原本,许多青城学宫之人,对少年有些同情,然而此刻尽皆被冷漠取代,脸色隐约有些不屑。

    “大元天命已换,然而大世家子弟的骄狂却并没有被神武王踩碎一空,神武王,还是应该肃清宇内,将他之威名永远的传递到大元十三州诸世家门阀心脏。”

    “你是在找死?”屠霸仿佛听错般错愕的瞪大眼,随即森然冷笑,直步踏前,拖出一柄大刀,卷动狂云,龙力奔腾,朝前狂劈,势要横扫千军万敌!

    此刀决,玄级武技,血龙九战,霸道刚烈,杀人一千,伤敌八百,从第一刀起,燃烧一成神元,一刀比一刀强,不待施展到第九刀,敌人往往已被屠戮。

    “轰!”狂刀拖出长龙般的刀光,嘶吼着恐怖的洗窍星光,已至箫楠头颅前,可见屠霸的速度和他肥硕的身躯并不符合。

    箫楠瞳孔微微一冷:“自取灭亡!”

    “你真是我见过最愚蠢之人。”苏服和地面的爪牙笑了,屠霸的实力可是远远比他强大,此少年看起来也不会超过十九岁,以为能够战胜?

    他竟然还敢说屠霸找死,真是见过嚣张的,没有见过如此嚣张,真以为自己是神武王,下一刻死于血咱刀,就该悔恨和护武宫为敌了!

    “确实愚蠢。”青城学宫之人连连摇头,却个个都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毕竟现在的青城学宫今非昔比,为神武王武道场,箫楠亵渎神武王,不管以何种理由,都极是该死。

    然而,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崇拜万分的神武王就站在眼前呢…

    “这群白痴。”洛妃仙已经无语了,只能无奈的摇头一叹,连怜悯的眼神都懒得施展给他们,天使人亡,犹可怒,人要做死,不可饶。

    “轰!”狂暴的刀气,宛若千龙合一,刀芒绝世,势可劈山断流,于苍穹拖拽出道长长宽宽的雪色弧流,随着刀势疯狂的辗落于少年。

    少年被刀芒完全覆盖,像是神海汪洋席卷下渺小的一片枯叶,隐约才能看到身影,而地面宛若琉璃般以少年脚心为中心裂开八道巨缝,地龙起伏般掀起地衣的扩散…

    “铿!”然而,万千光芒却不及一指耀眼,一指顶住刀芒,和霸道狂暴的血刀九战相比,犹如天地之间最卑微不堪的草芥,轻柔不堪一击,却拥有此伟力。

    “怎么可能!”所有人为之惊呼,随后只见屠霸惨烈哀嚎,身躯被瞬间卷起,指如千剑万式,将其戮出无以计数的血孔,浮萍般跌坠于地。

    “还要我死吗?’

    少年走出凌厉的刀芒,衣袂飞扬,傲立场中,却仿佛无上神圣镇压在所有人心脏上。

    “究竟是谁愚蠢?”

    他淡淡的声音,将护武宫所有人的战意冰封,一股凉意从脚心席卷全身,只觉得热腾腾的血液,倏然冰冷,像是从阳世之间,跌进九天地狱,生死都要被眼前的男人掌控。

    屠霸,一击之间,就被少年辗压,毫无还手之力,施展血战九击也像尘埃般羸弱,太可怕了,这种实力,绝对远远超越洗窍五重境。

    眼前的那人,究竟是谁,大元十三州,有哪个世家之子如此可怕?

    年龄,才十五岁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