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偶遇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紫虚界,王朝如星,圣地如雨,天骄如尘,美人如织,风光胜大元千百倍,希望他别迷了眼,安然归来,我亦为前往百国努力。

    洛妃仙,低头落上红色的鞋履,象征新婚的绣花依然美丽如新,令低落的情绪好转许多:“不论如何,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娘子,你甩不掉我。”

    明天,一定会更好,加油吧!

    温倾城,林韵仙,元恒,每个人心里都暗暗打气,斗志狂暴燃烧,支撑着他们为走出大元帝国奋斗。

    箫楠一行人离开大元地界,望着云空下无数黑点,徐徐风声过耳,邪公子和单老明显习以为常,他却多了丝感慨:“药宝斋赠送的神船竟有这等品质。”

    神船,名云海船,黄级上品神器,在云空速度比在江河还迅速,媲美洗窍境武者全力释放魂羽飞行,仅仅只需耗费少许元石激活飞行灵阵。

    “药宝斋,本身很神秘强大,开满百国之地,丹药到神器都有所涉猎,这艘神船在大元帝国算独一无二,可是放在百国就很寻常。”

    邪公子轻摇折扇,两侧疾驰的大风吹拂着发丝瑟瑟响,依然不忘卖弄风骚道:“阎浮生倒有心,赠你此物,我们只管睡上一觉,不费任何力气,明日就能抵达帝霸城。”

    “届时,经帝霸城绕过五大帝国圣地,抵达草山,便是斗天星宗。”邪公子言落,倒在船舱上,双手为枕,靠上脑袋微微眯眼养神。

    “嗯。”箫楠点头,此神船乃阎浮生所赠,可定位星盘标记的各地药宝斋位置,降落终点,极为好用。

    “师尊,百国,真的强者如雨吗,像你这样的武者有多少,遍地都是赤舒夜那等武宗级高手?”

    箫楠,又想到即将接触的百国之地,略有紧张的看向武震空:“圣地门阀,一宗一庙就胜过大元帝国一国之力,而神榜前十的国度又有多强?”

    闻言,邪公子微微挑眉,却没有做答,这是单老这个师尊的任务,而单老望着云海,此时侧过脸来,对视上箫楠渴求的眼神。

    “你,这些了解倒也不算离谱,不过流于表面,真正的紫虚界比你想象的更可怕。”

    单雄傲立神船,悠悠道来:“圣地门阀,都分五大等级,不必多言,大圣地一流在紫虚界不算多,也就七八处,大圣地之上的霸主圣地极为神秘,无需考虑。”

    大圣地,七八处,还不算多,这意味着最弱都有单老这样的恐怖实力,轻而易举捏死武宗三重天的存在,令人颤抖啊,箫楠武眸倏然瞪大。

    “中圣地,小圣地,更是多如牛毛,无以计数,实力强弱不一,也最为麻烦,行事有正有邪,行走百国,就算是大圣地弟子遇见也并不能大意。”

    “每个帝国圣地都有不同之处,或神魂,或特殊体质,或所修神决,才是立足于紫虚界的深层次之物。”

    “比如天荒古国是诅咒之国,天生天绝神魂,吞噬精源修行,龙泽国有一半神龙血脉,天生龙神魂,主力量,映月雪国主雪神魂,都非常可怕。”

    “这些帝国,你都见过,比你们大元帝国之人,领悟神魂千奇百怪相比,显得单一,然而单一的极致便最强,凡此圣地种族,才是上榜神榜者。”

    单雄言到此时,凝视震撼的箫楠道:“我们现在要见证真正的紫虚界,下面的山河会是你们大元帝国千百倍之巨,圣地门阀,随便站出个,可以轻易摧毁大元。”

    神船,铿的一声,仿佛撞破铜钟大吕,天音震耳,迎面而来的星辰元气,浓烈的令万千毛孔为之舒展,竟然是大元帝国两倍,神魂都仿佛在咆哮。

    “这就是紫虚界。”箫楠精神一震,只见无数星辰挂于苍穹,闪闪烁烁,比在大元帝国见到的更大更明亮,群星环聚,犹如伸手可及,犹如置身于无上星域。

    这并非星辰变了,而是星辰日月离百国疆土更低,洒落的星辰元气更多,此地比之大元更适合武者修行,而紫虚界的洞天福地的标准便是距离星辰日月越接近越高贵,其圣地也可能越强大。

    “比如,这处炎神帝国就主炎之力量,建于炎之山脉,实力等同中圣地,比四周小圣地要高耸,又比如这处星武庙,主星之力量,这座剑武塔,主剑之力量。”

    单老手掌为无上神尺般,分云划雾,将片片山川地脉完整的映入箫楠眼眸,只见不论寻常山川,还是河流大海都远胜大元帝国的版图巨大和辽阔。

    “巍巍紫虚界,壮哉!”箫楠狂吞唾沫,彻底被惊到。

    大元帝国是百国之地的边缘极致,属于蛮荒末流,资源贫瘪,还极为封闭,是以不为百国势力所重,也才能为大元先祖所开疆拓土统治。

    然而,这也意味着大元帝国的弱小,真正走出大元,才知道山河是如此,星辰可以那么大,星辰元气可以如此充裕,圣地可以如此神圣…

    单老,指的炎神帝国,犹如火神般魁伟,立足大地山岳,似和天地比高,星武庙,缭绕星辉,隔着千米云空都能看到武经从庙宇释放,剑武塔释放剑之气息。

    这些圣地都建立在更高更耸更辽阔的山川地脉上,一个小圣地就有大元一州之大,中圣地更是有数州之距,而诸如炎之神国等帝国王朝,统治的疆土更是大无边。

    紫墟界,最不值钱的好像就是土地,多的是名川大河,古代遗址,不知其境界,而这才仅仅是一界之地,相传,东荒大陆,十界为域,然后诸域合为东荒。

    倏…

    一道极为灿烂的虹光从西南方极速掠来,不待箫楠反应,便见狂风掀起他的衣袂,而虹光亦显现出真容,竟然是只碧玉色的巨形玉蝶,其上坐着一群武者。

    这群武者,一女三男,人数约莫四人,三人都是年轻人,一为男子为老者,看似是护法,操纵玉蝶,而他们的眼神也在打量箫楠一行人。

    “啧,神轮二重境,竟然敢带两个仆从上路,不知道是那个帝国走出来的杂鱼,也实在太弱智了。”这群人中有个华服少年,腰配碧笛,顿时不屑的撇嘴。

    另外一个年轻男子和老人,也顿时失去兴趣,淡淡的收回目光,摇摇头,仿佛在说,太弱。

    他们显然将单老和邪公子,当做箫楠的随从,实力寻常,事实上,根本没能看透他们的修为,以箫楠的眼力估测,三个年轻人的实力也就神轮三,四重左右,倒是老人有神轮五重大圆满。

    “嗯?”箫楠有些愕然,看了看邪公子,又看向单老,发现他们仅仅是微微抬眼,扫了眼突然而至和他们飞行方向好像一致的几人便失去兴趣,令箫楠一人变得更为尴尬:“好像又被轻视了啊。”

    这三个年轻人,也便是腰挂长笛的男子最强,有神轮四重大圆满,神魂为武命神魂,木属,音神魂一类,主召唤,和腰间笛子般配,年龄也才十九岁左右,在大元就是绝世天才,确有资格骄傲。

    “楚云霄,你少说两句,出门在外,遇见便是有缘。”四人中唯一的女子,有些抱歉的朝箫楠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同伴性格骄傲,但人不坏,自我介绍下,我名李欣涵,这位是陈平,楚云霄,南老,我们都来自天云国,意前往斗天星宗拜师,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箫楠没想到女子会主动询问,比楚云霄和另外两人客气多了,看她姿容倒也极为甜美,果然长相和心性有关,只不过很快又被她的话吸引走,竟然是前往斗天星宗拜师。

    嗯?

    单老和邪公子倏然惊醒般,微微抬眼,扫视这群人,眼神闪烁不定,但有一种足以让箫楠明白的情绪流转着,那就是不屑。

    这样的水平,前往斗天星宗,太弱了吧?

    斗天星宗,是出了名的收徒严格,比老子在的宗门都要牛叉,这群白痴。

    邪公子虽然不知道单老为什么传出斗天星宗收徒的消息,吸引来这些拜师者,然而不妨碍他对出云霄一行人的不屑:“不自量力。”

    “我唤箫楠。”不过箫楠很快醒转,李欣涵以礼待他,他不能失礼,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然而,还不待道出此行,就被粗暴的打断:“够了,谁有兴趣知道你是谁,前往何处,弱鸡。”

    “额?楚云霄,好狂!”箫楠亦脸色微怔,随即弥漫上冷意,看向那打断他出言之人。

    却见他极为不耐烦:“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有错吗,瞧瞧你的修为,你的穿着,所御神器,不过黄级上品,药宝斋出产的低级之物,配和我们说话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想瞧欣涵单纯美丽,想要借机交好,攀上高枝,你这样的人我看多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白费心机。”

    “哼。”他挥手,打断想要插话的李欣涵:“欣涵,此行以我为主,便需听我之话,唯有我知道斗天星宗的考核内容标准,才能让你们有进入斗天星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