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宫师姐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斗天星宗,更授予角无上神决,不动神魔金刚决,想必,也唯有他如此清澈明净之人方契合此武技,倒也是冥冥中万法皆定。

    原本,他尚自困惑不动神魔金刚决为苦修极致法,摆在斗天星宗三千年无人阅,不是万般契合之人,无一法可修者不会做此选择吧。

    现在却明白,角,以其资质连黄级武技也难以看懂,只有不动神魔金刚决重心性,历练万劫万苦万难来成就的特殊武技方契合他。

    这点而言,倒也算苍天有眼,关上一面窗,又赐予另一处得窥光明之地,然而若有的选择,只怕他宁愿生而完整,也并不想要这种残酷的施舍。

    “小师弟,亦是有故事之人啊,对抗天境时显露不屈霸气,像是曾经受过压迫!”微和商相视一眼,从箫楠感叹读出许多意蕴。

    然而,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往事和神秘,身为师兄,不会去追究,只会站在一起,彼此守护。

    芸芸众生,谁人不争?谁人不苦,一日未立足巅峰,一日就于劫中争渡,大部分人凄凉落幕,少部分方能崛起,成就不朽巨头。

    他们修行武道,求不灭不死,芸芸众生中的一,这条路很难,可是必须坚持,唯如此,方配得上巍峨草山之巅。

    “嘻嘻嘻,草山来新人咯,好玩儿,让我瞧瞧实力如何,太差劲的话,我可不认这小师弟,哼。”

    陡然之间,有千百银辉在箫楠身边飘起,形成滚滚狐影,透着磅礴之力,朝着他疯狂挥击银爪:“杀。”

    “大龙赋。”箫楠竟被这些光芒刺的神魂灼痛,极致的危机感从心头升起,下意识吐出滚滚龙音。

    龙御九天,万光焚尘,一连串剧烈的撞声中辗灭无数狐影。

    狐影这么弱吗?

    虽然出现突然,然而实力也就像神轮三重境的人释放出来的玄级下品武技,还不足以威胁到他,若以此试探,无疑是多此一举吧?

    “宫,快住手,他是你小师弟,你太放肆了。”单雄却神色倏变、

    微和商在内纷纷醒转,脸上流露急色,只听微急道:“三师姐,别乱来。”

    “铿!”万道狐影为神龙击灭,却又光辉倏起,照影箫楠身后,幻聚起只雪银色巨狐,碎山裂地般挥下巨爪,此一击,将平静苍穹打成逆涡,不断疯狂旋转。

    这一击速度之快,变化超乎想象,也完全超乎箫楠意外,原来万道狐影,根本不是结束,仅仅是个开始,他太大意了!

    万道狐影是迷惑之击,碎裂后方能留下精纯本源,精纯之源汲取对敌者武技实力投聚后方,瞬间合出更强的隐武技,以最霸道的方式偷袭一击!

    这种手段熔炼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却又在此基础吞噬敌人之力,形成换位,可谓骤不及防,如

    此武技,堪称精妙逆天!

    “龙啸九天!”然而,巨狐得意狡黠的眼眸陡然浮现出丝意外,银爪激震,竟是和巨形神龙之首对撞,于少年身后竟是万道金光极速聚集成神龙。

    大龙赋,为神龙八音转化而来,是箫楠最精通的音武技之一,收发由心,最为重要的是对敌时敌人多弱,他都不会掉以轻心,感知全面聚集身躯一丈之地及时应对。

    大龙赋,也可以瞬间色由千聚一,本身就是音流,是以更快,凝聚更强之力抵挡巨狐、

    “铿!”苍穹为画,似乎微微一晃后,银狐和神龙互相破碎,磅礴之力,穿透两侧因为强大神元剧烈流动形状的磨盘大逆涡。

    “有些实力,小看你了。”箫楠被砰然震退,却只听微微一哼,松开的心竟陡然绷紧,身后竟又多了道影子。

    独特的异香冲进鼻翼,有惊人的弹性,隔着短暂距离都令感知触及到的他心头激荡。

    “宫,斗天星宗三师姐,竟然实力如此强大,出手的天狐武技竟然蕴含三种变化!”

    “第一击,千狐齐发,第二击,照影后击,第三击,牵引真身速击。”

    箫楠心头惊震万分,战斗本能却不弱,于此处猛的咬牙,竟是于即将碰到她时横移出去,接连九闪,移星摇曳,日月弃震,于九米之外落了下来。

    移星神决,一念一移是五十米,九闪便是四百五十米,增幅帝武神魂变异天赋,日月行可以放大加倍达到九百米,然而,竟是于宫的魂界被削弱百倍速度!

    “好美。”他落地后,便也看清眼前女子:“宛若洛妖精,然而比之她更多了丝古灵精怪,像是从天上坠落凡间的瑶池圣女。”

    一身雪色衣袂宛若雪花云彩轻贴在如玉般的肌肤,精致的瓜子脸有着令人窒息的妩媚神秀,黑色秀发及腰,纤细的腰身下是极为修长的玉腿虽裙摆摇曳若隐若现,宛若羊脂玉般无丝毫瑕疵。

    她踩在银月草上,未穿鞋履,十指却光洁如玉,隐隐有晶莹的水珠落在涂抹着凤仙花的玉指粉甲上,于银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泽,尤其是足脖以红绳结珞为铃,于清风下摇曳出动人心魂的铃音。

    正面对敌,再心性冷酷无情的男子都会被迷惑的乱了方寸吧,何谈以至强武技跟她对决获胜,要知道她实力也极为不俗,

    “然而,竟险些害他性命!”他又神色倏然一冷,所有的惊艳都消失无踪,唯有冷冷的戒备,凝视着眼前女子,无情的眼眸仿佛视她为无物。

    “哼,你的身法速度倒是真快耶,只怕不仅是依靠速度武技,还有神魂天赋吧?”

    此时,她微微仰着玉脸,一双灵气充溢的黑宝石眼睛俏生生审视着他,有着看玩具般的兴奋,亦有些意外于对她

    美貌的忽视:“你比起微和角两个傻瓜可好玩多了。”

    “哼,不过,我刚才施展的仅仅是最近自创的玄级下品武技,银狐变,要是施展的是我最得意的武技,可是极强大的,就算以同样境界,你刚才也不可能逃出去。”

    少女微微翘起红润的樱唇,露出口皎洁的贝齿,俏脸上行写满得意之色,却令箫楠微微一愣:“什么,刚才,宫师姐,还手下留情了?”

    她施展的武技名银狐变,玄级下品,蕴含三种变化,第一击千狐齐发有迷惑敌人之心,令人掉以轻心大意,第二击讲究出其不意的偷袭,最精妙的无疑是第三击,以最后余势将本尊之身极致移换到敌人后面出手。

    这三击,就有三种方位变幻,如同银狐般狡诈诡异,多变迅速,无怪乎称为银狐变,真是很精妙厉害,威力远远超越玄级下品了吧!

    等等,她竟然说,这是自创的,还是几天前自创,要是施展最早之前创造的武技,会将他揍的鼻青脸肿,根本无还手之力!

    “自创武技!”他疯狂吞咽着唾沫,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着,然而,犹疑的目光却为对面的绝色女子捕捉到,冷冷一哼,轻笑着挥起小粉拳。

    “你不信吗,要不要试试我其他武技,保证你会信的。”

    “胡闹,这是你小师弟,箫楠,身为师姐,有你如此打招呼的,也就是你小师弟天赋异禀,换做其他人,早就遭你毒手了。”

    单雄吐出一口气,收回弥漫十指的斗天星气,上前来对着宫没好气的一哼道。

    “你自创的武技,以后还是要慎用,武技是拿来对付敌人,守护身边人,切记。”单雄对上宫可怜楚楚的眼神下意识语气一软:“你朝小师弟道个歉就算了。”

    宫,真的太顽劣了,好在关键时刻收手了,要不是如此,他说不定得出手拦阻,最后免不了狠狠惩戒这丫头,犹是如此也令他心里恼怒。

    箫楠,现在可是他的心头肉啊。

    “真的自创武技!”箫楠倏然一震,师尊所言,无疑证实一事,那便是三师姐的武技,果然都是自创的,而且很强大,尤其是银狐变这种玄级武技更是难以想象。

    武技,虽然每个武者都能自创,然而越强大的武技,越考验创造者的实力和天资,能创造出银狐变,可见三师姐的天资该有多妖孽啊!

    微和商互相对视一眼,暗暗为箫楠抹了把冷汗,真危险啊,还好宫手下留情了,没有像整他们一般那么狠,不过听她话外之意,往后有小六苦日子过了。

    “师尊,你这么快就不疼宫儿了?心里眼里全是小师弟,人家不过是图个好玩罢了,自有分寸,有你这般训我的吗?”

    宫,露出一口雪牙,小恶魔般的得意一

    笑,朝着箫楠走上前,举起的小粉拳砰的声落在他肩上,疼的他眉头一皱,只听她道:“小师弟,你很不错吗,往后师姐罩你了。”

    “这,算是道歉?”箫楠微愣,额有黑线,然而,宫师姐的实力,真要辗杀他也轻而易举,出手时压制到神轮三重境也的确是手下留情了!

    “师姐言重了。”他拱拱手,心里却有些添堵,武道世界,弱者如蚁,实力卑微者就是臭狗屎啊,今日还好身在斗天星宗,若是面对其他强大敌人!

    这后果根本不堪设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