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没有人生来卑微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人的命都是命,凭什么实力弱,就被当做臭狗屎般捏来捏去,先是宫师姐,现在是羽师兄,都可以随便欺凌他?

    斗天星宗,大师兄商,五师兄微,四师兄角都各有光芒魅力,令人想要亲近,唯独羽和宫,是如此令人反感。

    “小师弟,你没事吧。”微落地,看着箫楠衣袂尽碎,暴露在空气外面的肌肤有道道深入白骨的剑痕,血水正滋滋朝外冒腾,颇有担忧,换来箫楠勉强一笑:“没事。”

    “没事就好。”微松了口气,亦微微皱眉看向凝视他们的羽:“二师兄,过分了,要不是箫楠战斗力远超寻常神轮武者,修成灭星斗决,只怕已成掌下亡魂。”

    “凶险啊!”大师兄商,五师兄角,甚至于三师姐此时亦目光微重,尤其是宫,一丝深藏的愧疚流转在绝艳的玉脸,红润的樱唇微抿着散发着无声的歉意。

    她有千万种理由不在师尊面前认错,然而没有任何理由对上箫楠清澈的眼神时依然问心无愧,利用他拒绝羽师兄,本身就有原罪,又为他招惹来险些灭身之劫!

    然而,他们视为武技天资不如羽的箫楠,五个月才能修成灭星斗决,于先前认为自暴自弃放弃修行,结果却仅仅用了九日就修成灭星斗决!

    这狠狠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面!

    他们所认为世间没有完美武者,必有缺,武技天赋就是箫楠的短板,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少年就是完美武者,不论武技天赋,神魂天赋,都是极为完美。

    “师尊,弟子不会对你出手,然而,你准备庇护他一辈子吗,一个神轮四重境武者,值得?”

    羽神情漠然的望着单雄,仿佛生来就是一块冰,不曾拥有人世间感情,看都未曾看箫楠一眼,至始至终,都像高高在上的神灵,俯视最卑微的凡尘。

    “一个他随手可以捏死的人,的确并没有资格让他为之重视?”

    “二师弟,你过了。”大师兄商踏叶行来,目光亦有些冷,银甲于夕阳下泛着光辉,像尊无上战神守护箫楠:“退下去。”

    “嗯?”羽,神色微诧,身躯于诸人眼里微不可察觉的一震,武眸陡然凌厉,抿紧嘴唇后冷冷的启口。

    “一年时间竟然改变这么多,我是否再不回来,斗天星宗就没有我的位置了?呵,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带走一个人。”

    羽的眼神穿透千山万水般落在宫身上,千言万语仅此一人,隔着时间的无涯也磨灭不掉,反而更为刻骨铭心:“跟我走。”

    “嗯?”宫凝视眼前的羽,娇躯轻颤,竟恍若隔世,羽英气俊朗的五官有历经岁月的成熟,将天地踩之足下的张扬傲意,凌厉的从骨髓深处释放,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拦阻他。

    “羽,还是那么骄傲,一如

    其名,羽翼丰满,翱翔九天,生来非凡啊,而他,亦是斗天星宗公认的未来主宰,继承斗天星宗大主宰圣位第一人!”

    微师兄诸人发自内心叹道:“同处斗天星宗,都不曾走进他真正世界,不仅没有资格,亦不被认可,强如羽,有其五个亲传弟子都没有的骄傲!”

    他,仿佛生来就是命令众生的无上神灵,神意传达四海,万灵跪臣,没有人有资格对他说一个不字!

    一个圣地要想强大,得由最强的那个人统帅,此为恒古不灭至理,羽注定为尊,享尽斗天星宗之荣光。

    他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比自己强,一种不如自己,而要说服他的,只能是比他强大者。

    “你谁都带不走,因为今日,你得跪在圣祠认罪,此地乃斗天星宗,而你是斗天星宗弟子,不论以后想做什么,现在朝同门出手就违背宗门神律。”

    大师兄商,冷冷踏前,银辉落下,一柄画戟在手,闪耀着宇级三品神魂光辉,斜指羽:“回头是岸。”

    大师兄商亦是斗天星宗亲传至强者,虽然被羽压制着光芒,然而亦是五人中境界最强者,实力亦不会弱于羽太多,本身更是极罕见的银甲战神族人。

    身为斗天星宗大师兄,拜进内宗之日,就接过大师兄的权责,友爱师弟,维护圣宗威严,不准任何人踏过这条底线,羽是他师弟,亦不行。

    “这世间有一种武者叫做天生战神,生来就有惊人的修行天赋,掌握一种或者数种很强大的武技天赋,还能觉醒血脉神甲,一种随实力强大的神器铠甲!”

    “大师兄要出手了!”微轻声解释道,然而他微微凝重的眼神告诉了箫楠,并不希望这场战斗爆发,终归是斗天星宗内损之事,不利。

    师尊会出手吧?

    “你以为赢得了我?”羽冷冷的凝视着商,余光却是望着单雄,然而,却见他很沉默,淡淡的看着苍穹,竟然默许道:“我也想看看你这一年有多大进步。”

    “不过,我和你赌,你和大师兄一战,你,赢不了。”单雄语气淡漠,却透着不容置疑的霸气,令箫楠在内为之一怔:“师尊何来之信心?”

    羽,既然是斗天星宗亲传第一人,看武道气息就比大师兄要锋锐啊!

    “我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抱剑巍立的羽没有笑意,因为他这一刻所有的精神都被大师兄的压迫吸引住,清冷的武眸倒映那柄画戟有被焚寂的灼热感:“大师兄商,这一年时间亦进步极大。”

    “赢了,你带走宫,或者留下来,宫跟你,斗天星宗之圣位亦属你,我绝无废话。”单雄不置可否的张口,于宫即将爆发中抬手镇压住她:“这是我的意志。”

    “师尊!”宫俏脸失去血色,美眸掠过痛

    苦,在圣祠承受人世间最残酷的刑法,被言贬为妖,依然怀着希望,此时竟寂灭了:“这才是最无情的放弃!”

    “这对宫师姐太过无情,虽然,她很胡闹,然而被师尊以此方式惩戒,依然很受伤害,精神的打击远胜肉体的刑罚!”箫楠和微师兄亦动容。

    “人得为所为付出代价,斗天星宗给你们胡闹的机会,那是因为这是你们的家,然而,离开这家,你们绝没有机会继续胡闹!”

    单雄冷冷的扬起手:“你们在斗天星宗毕业之前,必须要明白何为愚蠢的代价,那种代价承受不起!”

    武道世界,才是人吃人,斗天星宗都无法适应,也没必要出师了,没有武者一辈子躲在大圣地就能继承前贤荣光发扬光大武道传承。

    “若你输了,放弃宫,朝你小师弟道歉,跪于圣祠三年,三年不准踏出一步,永远给我绝了傲心。”单雄斩钉截铁的道。

    这一缕曙光令频临绝望的宫微微振奋,寂灭下去的武眸亦燃起光芒,只要羽战败了,她就解脱了,然而,强大如斗天弟子第一人的羽会败吗?

    “好,我答应!”从宫身上深深收回目光,羽英气勃发的容颜有丝异样的落在箫楠身上,第一次正视他:“师尊竟然为你做出这样的赌注,输了,朝你道歉?你认为受得起?”

    你,一个小小的神轮四重,受的起我的道歉,呵,宇世之内,无人配的起吧?

    这是羽不需要道出来话,站在此处显露出来的风度便无形中说明一切,毕竟世间有比语言强千万种的东西,那便是无声的力量!

    强者,生来就是道理,根本不需要和弱者讲道理!

    “我认为受的起。”承受着这种无形的羞辱,羽每根发丝都近乎于释放着山岳般的威压,令箫楠心脏不断承重,骨骼脆响,血液逆流,十指深深镶进掌心,然而,亦挺直胸膛直视于他。

    “如此强势回击!”大师兄商在内所有人为之一惊,一股讶然流转于场中央,需知,实力如箫楠这样的武者面对羽,大凡连膝盖都是软的。

    “你敢道歉,我就敢受,你敢跪,我就敢接,没什么不敢,你又不是天王老子,给我时间,超越你,很难吗?”

    少年轻然笑了,随着这一笑,加诸于身的压力也变轻了:“我现在是不如你,但谁不是从弱小爬上来,傲立九天,你强大,然而,曾经的你也弱小过。”

    没有人生来卑微,世间有几个人是含着金钥匙出生,若自暴自弃,自命卑微,这一生也就如此了!

    “这就是他从卑微崛起为天骄的根源吗?”感受着少年的自信,连羽如此骄傲霸道,亦有些武眸凝滞,好像有些看不透这个小师弟了。

    单雄,却是对身边的弟子越发喜欢

    ,大声狂笑。“说的好,楠儿,我辈武者,斗天战地,不臣天,不跪地,不求命,为自在逍遥战,为天心无愧斗,管他是强是弱,就是亿万个不服。”

    “小二,你看懂了吗?我说你和大师兄一战必败,只因你活在梦里,斗天星宗第一人的荣冠里,这是你的荣耀,亦是你的枷锁,自命不凡之人必会败于平凡!”

    单雄手指羽,仿佛指着一块凡石,掷字有声:“你!输!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