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霸戟破锋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斗天星宗,微冷的风抚过苍穹,将晚霞般的金辉驱散,山崖微晃,银月草像精灵般发出瑟瑟音,琼楼殿宇的楼铃响在每个人耳畔。

    这一战落下序幕,结果却完全出离诸人意外,有人想到开始,没想到结果,有些人猜测到结果,却不曾想到过程如此惊艳!

    大师兄商胜了,以一柄断戟,像个孤胆英雄,逆局破开毫无胜算的死局,战胜锋芒毕现,形如神灵转世的斗天星宗第一人羽。

    “断戟,断开之戟,戟断人亡,缘何有破锋之力,碎我隐身!”这一刻,被冰冷的戟锋掌其生死的羽,英气勃发的容颜依然无法置信。

    “霸戟破锋!”微轻语:“这不属于霸戟九式之一,更不是从中推演出来的隐武技,这一招不仅破开天剑羽击九,更有辗碎隐身的效果!”

    “超越地级下品武技!”箫楠神轮四重境的实力,本以为看不透两人终极一战才会如此,余光扫过微,角,宫却都发觉亦有迷茫。

    “犹如神天降临的神王掌转世伟力!”宫心情激扬,既为大师兄的强大动容,亦为这一战尘埃落定,赢下赌约欢喜,却又想到斗天星宗内乱因她而起渐生黯然。

    斗天星宗,星天永恒,不因谁而变过,汲取无尽元气沐浴草山,是星宗之幸,亦是星宗的悲,除却这片沉默的长天,历代星宗之人的恩怨,只能历代人解决,不会站出任何一个长者指点迷津。

    “戟断不假,然而,谁规定就必败无疑,既是毁灭,为何不是新生,我执至坚王心御断戟,以有缺对无缺,以不锋对至锋,如何不胜?”

    大师兄商银戟轻卷,便将羽打下地面,砰然跪地,骄傲的头颅不待扬起,便被银戟所压,耳畔响起清冷的声音:“此招乃我自创武技。”

    “我之武道天赋是不如你,然而,你之心骄傲霸道,却也何曾不是过刚易折,领悟不到武道真谛,而我有九分刚强,一分内敛,求上善若水,可悟霸戟破锋!”

    “大师兄自创的武技!”这一刻,箫楠诸人,更为震撼:“如此招式,超越地级下品,竟然是大师兄自创,好像比宫师姐自创的武技都要强大,得多逆天?”

    武技自创,一招一式,不能凭空化成,推演出来的武技,有时候以为能达到地级,实际也就是玄级,乃至于黄级,多数时候,武者能够创造出至强又契合自身武技不仅要天资,更需心性机缘。

    “本以为斗天星宗最强弟子乃羽,宗门上下亦视为铁律,就算是他们和大师兄朝夕相处亦如是想,现在却被彻底打脸。”诸弟子面面相觑。

    斗天星宗,今日过后,最强弟子的无上圣冠就交接给大师兄商!

    “你有那么强?”跪于地面的羽剧颤,一滴滴嫣红血液从脖颈流下,滴落在地面,触目惊心,却不敌他之心挫败无力,神色苍白,望着眸下盛开的红花宛若通往绝望深渊。

    他的骄傲霸道,斗天星宗第一人无上神名,将从此刻起被狠狠踩在脚下,臭狗屎一般,一文不值,而造成这一切的是曾经看不起的大师兄,商。

    “痴儿,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商之心性中正平和,能领悟霸戟破锋,你却输在自持神魂天赋强大,而忽视过刚易折,殊不知芸芸众生多的是克制你之人,武无止境啊。”

    大主宰,像风般行至羽面前,将他的挫败尽收眼底,摇头轻叹:“你输的不冤。”

    武道,天资第一,相差不大时,心性和机缘就变得重要了!

    “不,是你偏心,传他霸戟破锋,你明知我羽神魂,掌隐身天赋。”单雄之言,仿佛铜钟大吕令他陡然一震,不屈的抬起头,摞紧十指:“是你的错。”

    “呵,那么,你为什么不能修成?商却可以,你们拜进斗天星宗,听的是相同的道,修的是相同的法,吃的同样的饭,悟的却是不同的法。”

    “你大师兄听得进有柔至刚,而你听到的永远是至刚至锋,你沉浸斗天星宗第一人荣耀时,享受草山上下的崇拜,也关闭了聆听外界质疑的声音。”

    “武道来自天地,来自众生,来自于一草一木,一尘一土,你不念,不听,不闻,不问,不见,修什么道,炼什么武,在偏执的深渊永坠是唯一结局。”

    单雄之言悠悠,亦令箫楠诸人若有所思,武道自然,遵从吾心,刚强之人,修行霸道武技,柔软之人,修行阴柔武技,中正之人,修行防御,找到合适的武道才是最为重要。

    “何况,光以武道天资论,你也并非无敌。”单雄又是一句话,将本就陷入痛苦不堪的羽狠狠击痛,血红了武眸仰声怒道:“够了,就算打击我,也没有必要提这种谎言。”

    他的武道天资在斗天星宗是无敌的,过去是,现在是,未来是,不会因战败而改变,此为他深入骨髓的骄傲!

    “打击你?”单雄摇头:“战败于你大师兄,你还有什么值得打击的地方,斗天星宗,武道天资第一人,是你小师弟,箫楠,而不是你。”

    “这些便是证明,不管你接受不接受,真相就在这里,你,已经没有资格骄傲,在他面前摆架子,就算以武道天资定斗天星宗未来大主宰圣位亦是他。”单雄手掌一挥。

    一面灿烂武镜辉映天穹,一幕幕箫楠进入斗天星宗发生之事完全呈现,比箫楠亲自经历都要清晰。

    “你的武道天资可如他?你可是一夜时间入天地道?灭星斗决,九日可成?圣祠试炼能闯九道心境关?”

    “大仙主,君无名,为之赐福。”

    “这等成就,你行吗,本主宰没有记错的话,你样样不如,让我来告诉你,他之武道资质,十格,入天地道,一夜,九日,修成灭星斗决。”

    “同境一战,你必败。”

    单雄踏前一步,犹如君王般直视神色如丧考妣的羽:“醒了吗!”

    醒了吗?

    羽,英气的脸颊浮现惊骇,两耳尽是雷霆滚滚,击碎所有骄傲,下意识看向箫楠,桀骜不驯的眼眸折射着难堪的狞意,里里外外都写满我不信!

    “你以为,随口说几句,我就能信?”他双手捶地,仿佛一只受伤到极致的困兽,殊死一搏,爆凸的眼球,充满期望的扫过场中张张人脸…

    可惜,看到的是无声沉默,这便是最有利的证词。

    单雄所言,也许能假,然而这些弟子都是斗天星宗最天赋异禀之辈,骄傲深印骨髓,并不会接受一个什么都不是小师弟被美化成无上天骄!

    算上武镜的画面,结果,早已证明…

    “呵,我早该想到的,我。”羽像个斗败的公鸡,再也没有丝毫傲意,失去所有气力般垂着头,苦涩在脸颊扩散:“若非如此,羽怎会选择他。”

    “若非如此,你,怎么可能选择他!”他扬起头颅,怒视宫。既有深爱,亦有痛苦,以及浓浓的不舍,诸多感情交织,仿佛酿成苦酒在心里滚动着不得言。

    箫楠,武道天资比他强,宗门考核比他优秀,同境一战,轻易就能战败他,长相也不差,仅仅半月不到,就俘虏师尊和宗门上下的欢心。

    “大师兄为了你对决我,三师妹为了你离开我,呵,视我如尘,轻贱我,羞辱我,这就是你的实力,干得好。”

    羽挣扎的起身,摇摇晃晃,于所有人错愕中朝箫楠弯腰低头:“我认错。”

    “羽,认错了?”这一幕,令大师兄在内惊讶,好像,骄傲如羽,不是如此低头之辈啊,经此一事,去掉了傲气了,有所改变吗!

    “我接受。”箫楠眉头微皱,羽到这一刻依然在讽刺他是靠着师尊和大师兄撑腰,颇有怨气和毒辣,然而,想到斗天星宗,亦心里微叹,拱手还礼:“此生陌路吧。”

    羽,是他二师兄,但仅此而已,他会尊敬大师兄,五师兄,四师兄,却不会尊敬他,一个归来之日就要杀他者,根本不配得到他的友情。

    “铿!”羽的武眸陡然浮现寂灭之光,武宗级,武道神源像太阳般裂出可怕的光辉,竟要自毁,牵动山崖剧烈颤抖,惊醒大师兄诸人:“不要!”

    “禁!”一只手掌宛若神灵意志凝聚,苍老却充斥着力量,抬起印天,便压回羽爆发的力量,将其一举抓过来,草芥般掷于地面,怒道:“赌约只完成一半,要死,也不是现在。”

    “呵,我跪于圣祠之日,何时刑满,何时自灭,你便管不得了吧,师尊。”

    羽凄然抬头:“反正,我一无所有,生于世间亦是多余,死,再好不过,省的丢了斗天星宗的脸面。”

    羽,竟然一心求死?

    箫楠诸人稍松开紧绷之心,师尊及时出手救下羽,算是避免他当场自爆横死,不过听到他的话又是一惊。

    羽,今日算是彻底被打崩了武道之心,师尊本意是要他戒骄戒躁,可不是要他武心泯灭,形如废人!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